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章 顾迁延(12)
    “嗯,真的,我不骗你,我爷爷是苇城市书法家协会的,协会里也有写瘦金体的,但是写得都很一般,瘦金体是最难的楷书,没人能达到徽宗的境界,而你的,可以说是有一番韵味,不比协会里那些人的差。”顾迁延。

    上官猗摇摇头,“你可别这么说,我觉得我写的好难看,我那爷爷就经常说我把瘦金体写成那样是歪门邪道,其实你要说实话,不用那么客气。”

    顾迁延突然变了脸色,“难道我对你的字有真实的看法都不行?我说的都是真心话。”

    顾迁延一脸专注地说道:“我超喜欢你这字,你能不能教我,我想学,收我为徒吧!”

    上官猗尴尬,“我觉得我真得不行,我都不敢说我会书法,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教你!”

    “艺术的东西的确是看天赋,绝大部分人一辈子都是平庸之道,可天才十几岁就能成为一代宗师,可我就是喜欢你的字,你就教教我吧!”

    “等等……”上官猗。

    上官猗又拿起笔,写的还是很慢,写了好几遍,还是那样涂涂写写,换了好几张四尺纸,写了快一个小时,写下“穠芳依翠萼,焕烂一庭中。零露沾如醉,残霞照似融。丹青难下笔,造化独留功。舞蝶迷香径,翩翩逐晚风。”顾迁延放眼望去,目露精光。

    “徽宗就是那种不世出的天才,以画法写字,极具美感,即便不懂书法的人,看过都会有极佳的感受,你知道吗,瘦金体就是我最喜欢的一种书法,我也一直在学,可学不会。”顾迁延说。

    “可我写的根本就不是,我只是照着瘦金体字来练,可好多东西都变了,甚至可以说是扭曲了,不过我心里面的确能想象到一种书法字体,是我写不出来达不到的,所以才会觉得我写的很难看。”上官猗说。

    顾迁延回,“我也有那种感觉,心中有一个境界,完完全全达不到的境界,所以才会一直练下去。”

    上官猗点头,“我又回到最开始说的,是成了习惯,就难以摆脱。”

    顾迁延:“你收不收我为徒嘛,师傅!”

    “哈哈!”上官猗,“徒弟。”

    “那这《闰中秋月》和《秾芳依翠萼》我就收下了,我带回去给我爷爷看。”顾迁延说。

    “这两个没写好,要么我再写过,不过你也看到了,我写的比较慢。”上官猗说。

    顾迁延:“不用,已经让我大开眼界了,我怕你再写完太阳都要下山了。”

    “既然我都收了你这徒弟,要么为师再露一手。”上官猗说。

    顾迁延惊讶,“你会国画?”

    上官猗摇头,“国画我真不会。”

    上官猗又铺开张,左手拿起毛笔,沾满墨水,洋洋洒洒写下,“《淮南子》云:‘木叶落,长年悲。’斯之谓矣。乃歌曰:‘建章三月火,黄河万里槎。若非金谷满园树,即是河阳一县花。’桓大司马闻而叹曰:‘昔年种柳,依依汉南。今看摇落,凄怆江潭。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也是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哇!”顾迁延忍不住惊呼。

    “这是哪篇?”顾迁延又认真看,“这行书水平我们倒差不多,看似行云流水,细看就会有很多瑕疵,不过你左手写行书,也算绝技。”

    “庾信的《枯树赋》。”上官猗回答。隔壁家爷爷姓庾,庾信是他祖上,庾信的诗文就研读了好几遍,上官猗也受了影响,潜意识里写了段《枯树赋》。上官猗说:“我是双撇子,左右手都会写字,前几年才发现左手写行书几乎上手就会,右手写惯了楷书反而写不来。”

    “师傅身怀绝技,徒儿佩服。”顾迁延说着向上官猗鞠了个躬。

    “哈哈。”上官猗笑道,“你都叫我师傅了,不过我想知道一件事。”

    “你想问我多大,是不是怕我比你大?”顾迁延回。

    “厉害。”上官猗点点头,“我**年的。”

    ”我也是啊。“顾迁延。

    ”几月?“上官猗。

    ”六月。“顾迁延

    “月初月中还是月尾?”上官猗又问。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