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章 少宇被噬
    脚底石块越来越小,顾少宇心悸不已,到底该怎么办,他还没想好,平缓心脏跳动刻不容缓,再这么下去,怕是要交代在这。

    “不管了,试试再说,总不能待在这里等死。”

    脑海闪现无数想法,但却没有种能够平安度过此难,每种想法都很冒险,可眼下没有时间多做考虑。

    揉搓右眼,让自己强行流出虚空之泪,他想到的完美方案就是利用虚空之泪的特性包裹自己,试着走出去,设想很美好,但由于无法动用假丹之力,眼眶流出的虚空之泪少得可怜,顾少宇把眼睛弄得生疼,也无法让其流出更多泪水,缓缓流出的青色虚空之泪逐渐包裹全身,形成层轻如薄纱的泪罩,仿佛只要轻轻戳,就能破除。

    怀着忐忑心情朝前走出,顾少宇迈步jin ru熔浆,没有想象中的炙热,切如常,心中稍安,快步朝前走去,比武场不算太大,地底崩裂的岩浆也就漫过腰间,用不了多久便能逃出生天。

    滋滋!!!

    股黑烟自腰间冒出,隐约闻到焦味,顾少宇低头看去,顿时亡魂皆冒,只见虚空泪罩抵抗岩浆同时,自身也在消融,虽然虚空之泪拥有切割空间的能力,但周围岩浆太多,而虚空泪罩又太薄,两两相抵的情况下坚持不了多久。

    来不及多想,顾少宇迅速朝前走去,只盼能在虚空泪罩触底消耗前走出比武场,如此才有活命的机会。

    但事与愿违,虚空泪罩实在太过薄弱,这才走出小段路程,便要坚持不住,腰间以下火热片,伴随走动,岩浆温度再次升高,虚空泪罩的消耗愈加快速。

    “还差点,还差点!”

    顾少宇心有不甘,却又无可奈何,啵!的声,虚空泪罩彻底破碎,汹涌翻滚的岩浆将其吞噬,眨眼消失。

    “臭小子!”

    场外,陆瑾撕心底里般狂吼,听道比武场内出现意外,他就马不停蹄的赶来,对于顾少宇,他很是喜爱,虽然没有收徒成功,但还是忍不住关心,这么有趣的小子实在太少,可其还是晚来步,眼睁睁看着顾少宇陷入岩浆火海,英年早逝!

    随之而来的,还有老天师,他轻轻拍了拍陆瑾肩头:“故人已逝,不要太过悲伤,我去喊人清扫番,或许还能收到遗骨。”

    陆瑾大手挥,怒叫道:“此事不会就这么结束的,比武场地,决不可伤其性命的规定可是你定下的,武侯府的那小子居然敢杀人,哼!我要将他挫骨扬灰,以祭顾少宇在天之灵。”

    “何必如此,武侯府可不是那么好惹的,不要妄动。”

    “哼,你天师府与他有交情,我可没有,这个公道,必须为少宇讨回来!”直接摆手,陆瑾制止老天师继续言语:“无需多言,待罗天大醮结束后我就去趟武侯府,这口气我忍不了。”

    现场气氛明显不对,老天师也没多说,只是轻叹几声,又望了望比武场内的岩浆,只是这看,平淡眼眸泛起波澜,嘴角大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