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3章 .啃老族的逆袭之路5
    !

    仇镬(huo)是一名大三的学生, 同时还是京市赫赫有名的仇家菜第十九代传人,他祖上据传从明朝初始就在宫里头当御厨, 后来满军进京,因为一手好手艺,依旧在这个位置上做的稳稳当当的, 后来改革开放了, 仇家的老太爷又被应招去当了国宴的大厨,直到仇镬他爷爷那一代, 才开始经营自己的饭点。

    说起来,仇家的菜系传承有序,即便是在文.革那几年,也没遭什么灾, 家传的菜谱得到了最好的保留, 很多外界已经失传的菜肴, 在仇家的菜谱上, 却还记载了一二。

    对于华国的老饕来说,没吃过仇家菜, 那还真不能说自己吃到了最正宗的京菜。

    仇家的巅峰是在他爷爷那辈, 等到了仇镬他爹还有他几个叔叔的时候,手艺怎么学,都学不到仇家菜三分精髓,为此仇老爷子干脆放弃, 将目光定在了几个孙子上。

    仇镬他爸排第二, 但他却是仇家的长孙, 也是仇老爷子最看重的一个。

    在他之下,还有大伯生的二堂弟仇鼎和三叔生的三堂弟仇甑(zeng)以及四堂弟仇鬲(li),这是一对双胞胎。

    从几兄弟的名字看得出来,仇家人对做菜的热忱。

    镬是古代煮牲肉的大型烹饪铜器,鼎是古代烹煮用的器物,甑是古代蒸饭的一种瓦器,鬲是古代用于烧煮或烹炒的锅,用这些烹饪器物来给儿孙起名,同时也代表了仇老爷子对这几个孙儿的期待。

    今时不同往日,仇家菜因为传承有序的宫廷御菜这个名字,规模是越做越大,尤其仇镬的爸爸,他虽然在做菜上不精通,可是在经营菜馆上,十个仇老爷子都比不上他一个,说起来,仇家菜也是在他爸的经营之下,才有了今天这样的规模。

    现在仇家菜这个招牌,市值已经将近十个亿了,所有儿孙都盯着这块金字招牌,想从老爷子手里将它夺过来呢。

    仇镬对此倒没有必争之心,只可惜他那个大伯和三叔就盯着他们父子不放,总觉得他们父子会贪墨了他们的家产似得,这一点,就让仇镬很不爽了。

    真要说起来,当初爷爷经营的仇家菜还只是弄堂里的一家小饭馆呢,真正帮着把仇家菜做大做强的,还不是他爸,倒是大伯和三叔,什么都不用做,光等着拿属于仇家子弟的分红,滋滋润润地生活还对着他爸指手画脚,这样的做法,才该叫过分呢。

    天底下御厨的后代多了去了,也不是没有人家拥有他们这样的传承,可诺大的华国,真正将这块牌子做起来的又有几人,说来说去,仇镬还是觉得他爸的付出功不可没。

    因此,原本对继承仇家菜没有执念的仇镬在被几次三番针对后,忽然就开始发愤图强起来,发誓要打败几个堂弟,光明正大从爷爷手里继承仇家菜馆。

    只可惜,做菜这种事还是得靠天赋,即便已经用了九十九分的努力,就因为少了那一分天赋,仇镬就始终被他三叔家的那个双胞胎中的弟弟仇鬲压着一头。

    不过今天就不一样了,仇镬得意洋洋地将自己做好的叫花鸡端上了。

    仇老爷子性子古板,仇家的子孙不论身在何处,每个月的月底总是要回仇家老宅吃顿团圆饭的,而团圆饭的菜肴,则由仇家的子孙亲手烹制。

    每人一道菜,当天评论出来最优秀的厨师,就能得到仇老爷子给的彩头。

    现在仇老爷子已经隐隐露出要退休的意思了,每个月他给出的彩头贵不贵重不重要,重要的是在这个家宴上露脸,让老爷子知道自己的本事,到时候,在选择传人的时候偏向谁,这一点一滴积累的好感,就很重要了。

    仇鬲已经连续两次获得优胜了,刚刚他端出来的那份孔雀朝阳,收获了全家人的好评,珠玉在前,仇镬端上来的这份菜只要有一点没做好,恐怕就会在这个堂弟的对比之下,黯然失色。

    此时看他端出来一盆黄泥裹着的东西,大家就猜到他做的是什么了,左右就是叫花鸡富贵鸡之类换汤不换药的东西,没什么新意,恐怕不会让仇老爷子的满意。

    仇三叔看着自家二哥笑的得意,他会经营饭店又怎么样,没有生一个有本事的儿子,将来仇家菜这个招牌,还不是属于他们三房的。

    众人的视线仇镬并不在意,他拿出一个小木槌,将黄泥小心的敲开,在那瞬间,一股奇异的香味,随着那团热气散发开来。

    “这香味......”

    仇老爷子精神一震,年纪大了,味觉退化的很快,可是闻着这股味道,他居然久违地感受到了**分泌的急迫感。

    仇镬看着爷爷的反应,心里定了大半,面上有条不紊地将包裹着叫花鸡的荷叶解开,露出里面刷过酱汁,泛着晶莹光泽的鸡肉。

    安静的屋子里,出现了几声可疑的口水吞咽声,因为仇家子孙多,也不知道这个声音到底是从谁身上穿来的。

    作为一家之主,仇老爷子没动筷子,谁也不敢动。

    面对这个显然与众不同的叫花鸡,仇老爷子郑重地观察了叫花子的色泽,闻着那诱人的香味,他将筷子伸到了鸡胸的位置,挑开鸡皮,伸向那个最不容易入味,又容易做柴的鸡胸肉。

    不知道到底是用什么样的法子,汤汁已经完全浸润到了鸡肉本身,即便是在最难入味的鸡胸的位置,仇老爷子也能感受到筷子夹住鸡肉的莹润饱满。

    他将微微冒着热气的肌肉放到嘴里,然后耐心咀嚼。

    “这——”

    片刻后,仇老爷子睁开眼睛,不敢置信地看向了一旁的大孙子,这个味道细嫩,回味咸鲜的叫花鸡,真的是他这个在烹饪上并不算出众的孙子做的?

    他们仇家,可从来没有做叫花鸡的配方。

    老爷子已经动过筷子了,看他的表情,这个叫花鸡的味道,似乎十分不错,围观的仇家人也忍不住了,纷纷朝那个叫花鸡伸出了筷子。

    因为人多几乎一人一筷子,就将这只本就不大的叫花鸡夹成了鸡骨架。

    他输了,在将鸡肉放到嘴中后,原本自信满满的仇鬲颓然地想到。

    他从来就没有吃过这样的叫花鸡,可想而知,这极大可能是这个大堂哥的自创,这让对自己的手艺和天赋有着强大自信心的仇鬲,一下子有些迷茫了。

    余光瞧见了亲爹脸上的骄傲,和其他亲戚脸上或青或白的古怪神情,仇镬的心情就像是三伏天吃了大冰棍,要多爽就有多爽。

    最后家宴结束,毫无悬念的,仇镬取得了这一次家宴的头魁,与之前几次不同的,他还得到了被仇老爷子拉过去开小灶的机会。

    “刚刚那道菜,是你自己想出来的?”

    仇老爷子对着大孙子沉声问道,不是他不相信这个孙子的天赋,而是改良一道经典菜的味道,是连他都没有达到过的成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