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2.啃老族的逆袭之路4
    此为防盗章,防盗比例50%, 24小时后可看到正常更新  高亚琴运气还不错, 即便流了那么多的血, 最终还是保住了一条性命。

    那天她和江城吵闹的动静不小,尤其是后来动手摔砸东西的时候,把边上邻居都给吸引过去了,只是夫妻吵架也算是家务事, 旁人不好插手,直到江东临回家了,才跟在他身后悄悄往江家房里瞧了一眼。

    就是这一眼他们都看到了倒在血泊里的高亚琴, 以及一地狼藉的客厅,这时候, 江东临再想关门已经来不及了, 冲上来的邻居把他推开,人命关天,一群人急急忙忙把高亚琴送去了附近的医院, 勉强保住了性命。

    当时屋内的情况看见的人可不少,即便江城想说是高亚琴自己失足摔伤的也没人会信,加上江南城和江西进两个孩子当时早就已经被吓得六神无主, 让人套出了不少话来,高亚琴还没醒呢, 江城就被公安的人给带走了。

    高亚琴爱江城, 毋庸置疑, 可是她更爱自己的性命, 等她醒来之后知道在自己摔倒撞到博物架后,江城眼睁睁看着她血流一地却不送她去医院救治,当下就寒了心,她醒来第一件事,就是闹着要和江城离婚,并且要求一双儿女的抚养权和家中绝大部分的财产。

    只可惜,屋漏偏逢连夜雨,这婚离不离暂时不说,高亚琴还没出院,就被纪检部的人隔离调查了,江城那些年做的一些贪赃枉法的事被爆了出来,其中也有不少高亚琴参与的影子,她本就不是什么心性坚定的,重伤未愈,加上纪检部施加的庞大压力,终究还是抵抗不住,把这些年做过的事一件件招了出来。

    两个人的公职全被取消不说,江城因为行贿受贿,蓄意伤人罪判处了三十年的监禁,高亚琴比他好一些,因为共同参与销赃,最后被判了十年。

    至于江家的房产和一些积蓄全部被充公,包括当初晏旬给高亚琴的剩下的那一小部分金条,他并没有索要回那笔财产,毕竟历时太久,没有足够的证据表明那些东西是他的,其实只要那些财务不再属于江家,晏旬的目的就已经达到了。

    她已经将近四十岁了,等十年后再出来,没有工作,没有积蓄,等待她的是什么样的生活可想而知。

    七八年,家庭成分对于一个人而言还是很重要的,包括对于正在念大学的学生。

    江城最疼爱江东临这个儿子,即便是认罪,也努力将江东临从所有的事情里逃脱出去,高亚琴就没那么好心了,当初她对江东临好,除了讨江城的开心,也有恢复名声的意思,毕竟当初晏旬一落难,她就立马和他离婚,在多数人看来是可以同富贵,不能共患难的绝情女人,改嫁后,她急需一个好名声帮她甩脱前一段婚姻留下来的坏名声。

    现在她都要坐牢了,当然想也不想的把江东临参与的那些事全都说了出来,争取减刑能够早点离开监狱。

    高亚琴这辈子就没受过什么苦,即便在她小时候高家没落的时候,好歹也还是工人之家,在吃穿上并没有苛责她,嫁到晏家后,她过上了少奶奶的好生活,即便后来离了婚,有晏旬给的那盒金条,她的日子依旧富裕。

    监狱对她而言,和地狱差不多,她无法忍受粗糙的囚衣,无法忍受掺着糠麸的伙食,更无法忍受十几个人一间大通铺,十几二十天没法洗一次澡的生活,为此,她绞尽一切脑汁想要争取减刑,江东临是她咬出来的第一个人,但绝对不会是最后一个。

    最后江东临也被判了两年,因为罪证不足,大学没法上了,又留下了这么严重的污点,他的未来,几乎一片黑暗。

    唯二逃脱的就是江南城和江西进两姐弟,江家和高家只剩下一些远亲,没人愿意养这两个早就被宠坏的娇小姐和贵公子,最后两人被送去了福利机构,他们才十三岁,福利机构能保证他们在十六岁之前的生活,至于以后,就得靠他们自己了。

    晏褚没有想到一切会进行的那么顺利,诚然这里面有他父亲插手的原因,可是江家人狗咬狗的结局,还是超乎了晏褚的想象。

    他想起了007当初说的话,这里面或许也有新手世界任务难度较低的原因吧。

    对于此时的他而言,江家人已经是过去式了,现在的他正站在产房外,焦急的在外头来回踱步。

    “小褚啊,你放心吧,女人头一胎生孩子没那么快的,丁丁的身体养的很好,不会有什么事的。”

    黄茹花对着女婿说到,现在她真是庆幸自己当初没有阻止闺女和他的婚事,不然上哪找一个家世好,人品好的女婿来。

    在林丁丁生产前一个月,黄茹花和林广国以及长子林丁男一块来了首都,现在就住在晏家,林广国毕竟是生产队的大队长,不能请太久的假,在首都待了一个星期,就和长子拎着晏褚给买的礼物,大包小包的回乡去了,至于黄茹花留在了首都,她得伺候完闺女坐月子,看看情况再走。

    “亲家公,你也坐着吧。”

    黄茹花对女婿的这个爹很是敬重,大学教授,搁以前那就是给秀才举人教课的能人,她以前见过最厉害的人就是公社主任了,现在晏旬排在了她心里最厉害的人当中的第一位。

    “没事,亲家母,现在我也坐不住啊。”

    晏旬有些慌,里头正在生产的是他儿媳妇,即将出生的是他的孙女或者孙子,他错过了儿子的成长,这一次,他希望自己能全程参与到孙女或是孙子的成长中去。

    “哇哇哇——”

    隔着薄薄的产房门板,传出来一声婴儿宏亮的哭啼声,这下子别说晏褚和晏旬了,就是一开始很冷静的黄茹花都忍不住激动了起来,三个人团团围住产房的门,就等着护士把孩子抱出来。

    “是个男孩,等会护士会抱孩子去做一下基础的检查,以及清洗称重。”

    一个带着口罩的小护士抱着一个被裹得严严实实的孩子出来,粉粉的一团,刚出娘胎头发已经足够茂密了,因为羊水没有擦干,湿乎乎的一缕缕黏在脑袋上,皮肤皱皱的,和小老头似得,可是在晏褚眼里,世界上就没有比他更好看的孩子。

    这就是当父亲的感觉吗?

    晏褚看着软乎乎一小团,似乎还没有他两个巴掌大的孩子,压根就不敢碰他。

    “护士,我的妻子怎么样?”

    晏褚没有忘记孩子的妈妈,对着抱着孩子的护士紧张的问道。

    黄茹花对这个女婿的满意又多了几分,男人都重视孩子,当初她生丁男几个的时候,总是刚生完所有人就围着孩子去了,等到看够了孩子,才想起她这个孕妇,若说黄茹花这辈子对林广成有什么不满的,估计就是这一点了。

    可有什么办法呢,村里的男人都这样,你要是说自己不开心了,人家还嫌你矫情呢,和自己的孩子吃什么醋。

    晏褚无意间的做法让丈母娘对他的满意度又加了一分,也得到了那个小护士的另眼相看。

    自从计划生育政策出来,产房的小护士经历最多的就是生产完一群人围着她孩子是男是女,连女方的亲属也是这样。

    是个女孩,多数人都会失望的散开,连孩子都懒得看,如果是男孩,那就欣喜若狂,围着男婴像是在看什么宝贝,把刚刚生产完的产妇抛在一旁。

    像晏褚这般第一反应就是问产妇的,小护士见的还真不多。

    “产妇没什么大碍,只是生产时脱离,暂时睡过去了,等会估计就能醒了,她就出来了,一会儿会送去病房,你们可以在这儿等着,也可以去病房等着。”小护士说完,抱着孩子又进了产房。

    等林丁丁再次醒来的时候,丈夫就坐在自己的病床边上,在她的另一边,是洗完澡,香喷喷的粉嫩小猴子,正闭着眼,睡得香甜。

    “丁丁,这是我们的孩子。”

    晏褚抱起一旁新鲜出炉的儿子,凑到林丁丁的面前,在此之前,他帮她在身后垫了几个枕头,方便她能坐起身来。

    “他好小,好红。”

    林丁丁家乡的风俗,未出嫁的女孩是不能进产房也不能接触未满月的孩子的,因此她看到的孩子多数都是已经脱离了刚出生时皱巴巴的小老头样的孩子,皮肤也没有现在那么红。

    “刚出生的孩子都是这样的,咱们的儿子很英俊。”

    晏褚也不知道自家儿子这模样在婴儿界里排几番,但是在他眼里,绝对是最帅的没错。

    林丁丁就是晏褚的脑残粉啊,这一点在结婚之后有越发明显的征兆,她虽然觉得儿子的模样似乎并没有丈夫说的那么好,可还是选择了无条件接受。

    腹有书香气自华,林丁丁相信有晏大哥这样的爸爸,孩子即便模样不好,靠内在美也能吸引很多女孩子的目光,不用担心找不到媳妇的。

    “真好。”

    林丁丁小心翼翼的抱着睡得正甜的儿子,看着一旁眼神温柔的丈夫,一瞬间,幸福的感觉充斥了她整个心房。

    “叮——主线任务完成度百分之一百,新手世界任务全部结束。”

    随着007的声音出现,晏褚的意思一下子从身躯中脱离开来,按照他现在的视角,此时的他飘浮在半空之中,能清晰的看到房间内的场景,那一个晏褚正握着妻子和儿子的手,从头到尾,自己的意识离体,似乎没有任何人察觉。

    “你比我想象中优秀,但这只是新手世界,任务难度将会是你之后经历的世界中最低的,现在新手任务结束,你可以选择留在这个世界中,直到生命的终结,也可以选择结束任务,留下复制体,他会继承你所有的思想情感,相当于完全克隆的你。”

    007从半空中出现,说实话,他对晏褚很好奇,以前不是没有做类似任务的宿主,他们选择报复的手段无一例外极近残忍极端,而晏褚从头到尾都处于一种清醒的状态,仿佛原主的共情对他没有任何效果。

    太冷静了,冷静的让007有些惊讶,他仿佛能很好的隔离自己和原身的情感,当初扼杀了那么多优秀宿主的情绪共情,对他而言影响似乎不是很大。

    或许它能有所期待,它的十七号宿主,能走的很远。

    “留在这个世界里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吗?”晏褚看着此时躺在床上,笑靥盈盈的姑娘,以及那个粉粉皱皱的孩子,神色莫辨的问道。

    “只需扣除一百积分,即可留在任务世界,直到生命终结。”

    “那我选择留下。”

    晏褚笑了笑,这还是他第一次成为一个丈夫,成为一个爸爸,所以他想留下。

    “好。”

    007的机械眼深深看了晏褚一眼,下一秒,晏褚就觉得灵魂一荡,回到了自己的身躯当中。

    感受这手中温热的触感,晏褚想着,他不知道之后将会经历一个个任务世界的自己会不会对亲情爱情产生不一样的态度,但至少在此刻,他真的拥有并且珍惜过。

    *****

    在第一个任务世界,晏褚活到了七十七岁,在送走了林丁丁的那一年,他回到了当初两人相逢的那个小村庄,在第三天,彻底脱离了那个世界。

    “晏褚,我们离婚吧。”

    这是他进行任务的第二个世界,难度相较于新手世界更高了,他还没来得及接受剧情和原身的记忆,就听到了一声疲惫而又颤抖的女音。

    晏褚看着眼前那个穿着宽松的女式睡衣,无助的窝在沙发里,显得格外瘦弱的女人,沉默了片刻,冷淡的应了一句。

    “好。”

    女人怔忪了片刻,眼底一片水光,似乎想要做出微笑的表情,似解放,似心碎,轻咬着下唇,起身离开。

    从头到尾,晏褚都坐在自己的位置,看着那个女人消失在了通往二楼的楼梯上。

    直到人走远了,晏褚闭上眼睛,开始吸收起了原身的记忆,等看完这个世界的大致走向,明白委托者的任务要求后,冷静如晏褚,也忍不住吐出了一个“靠”字。

    晏褚回过神来,暂时没去管那三百积分,带着一群知青和乡邻,热热闹闹朝林家赶去。

    因为晏褚的长辈远在都城,婚礼里里外外都是林家人操办的,村里也有不少说闲话的人,觉得表面上林家是嫁女儿,实际上和招赘没区别,贴钱捡了一个上门女婿。

    这些话不好听,黄茹花实在是烦死了那些多嘴的八婆,她心里清楚一个正常男人的自尊心,懂点道理的知道这些闲话,不会迁怒媳妇,要是遇到个黑心的,听到这些话,还不把错都怪在媳妇和媳妇的娘家头上?

    自卑又自傲的人天底下多了去了,心机深的就在心里给你记着,等哪天他占了上风了,有你好瞧的。

    黄茹花这性子就是容易想太多,但是她愁的也不无道理,好在晏褚并不是那种小心眼的人,再说了,其实村里人包括一部分知青说的也有道理,现在的他确实像是个吃软饭的,工作是媳妇舅舅安排的,房子是媳妇家里之前的老房子,聘礼就只有原身带着的那个欧米茄手表,就是那个手表,也就是走个场面,到时候还是会作为林丁丁的陪嫁还回来的。

    晏褚听了那些流言完全就没有生气的意思,只是越发觉得他媳妇好,老丈人和丈母娘宽和大方,他能做的就是对他们更好。

    时间见证一切,总有一天,别人会知道岳父岳母把丁丁嫁给他,是亏了,还是赚了。

    *****

    “听说了吗,高考恢复了?”

    1977年十月,一则令人震惊的消息,传遍了附近的几个村庄,消息是有人从县里带来的,几乎在同一天,所有得到消息的知青都疯了。

    没有一个知青不盼望着回城,包括那些已经在村里娶妻生子的,对他们而言,回城几乎已经成了执念,他们的亲人在城里,他们的梦想在城里,比起贫瘠的乡村,繁重的劳务,显然城里体面轻松的生活才是他们习惯的生活方式。

    林广国看着原本分配给知青的那块田,今天没有见到一个人影,拿着旱烟枪,吧嗒吧嗒抽着烟,深深的抬头纹,满是愁绪。

    “这算是什么怎么回事呢。”

    黄茹花这两天一直提不起劲,又是擦桌子,又是拖地的,只要一停下来她就头疼。

    “当家的,你说晏褚那孩子”闺女已经结婚大半年了,除了还没怀个孩子,几乎没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甚至可以说掉福窝里了,当初背后说闲话的,现在谁不羡慕她闺女啊。

    晏褚是个有责任心又体贴妻子的,现在他一个礼拜六天的时间在公社小学教书,晚上回家,帮着媳妇烧水做饭,村里的大男人哪个会帮媳妇干这个。林丁丁的小日子,晏褚都不让她碰凉水,连贴身的小衣都是他帮着洗的。

    家里的收入就更不用说了,他在小学教书,一个月有二十块钱的工资,刚过手还没热乎,就全都交到媳妇的手里了,不抽烟,不喝酒,不打媳妇,夏天的傍晚,还常常能见到小夫妻在河边或是山脚下散步纳凉,常常能看到林丁丁手里捧着一束漂亮的野花,问谁摘的?还不是晏褚特地采来逗媳妇开心的。

    村里的男人可能会觉得晏褚这么做太没男人的脾气,老婆娶进门不就是生儿子加使唤的吗,不听话就打,打服了就该知道怎么服侍男人了,他对老婆这么好,让人觉得没了男人的骨气。

    女人们对此嗤之以鼻,一群没心肝的大老爷们儿懂什么,对着一个个不爱洗澡,又抽烟又喝酒,每天臭烘烘就想着钻被窝的臭男人,晏褚这样的好丈夫,简直被对比成了天神。

    当初还在背后偷偷嘲笑林丁丁眼瞎找了个中看不中用的男人,浪费了她那好家世的同龄女孩,别提多后悔了,早知道晏褚是个这么体贴的丈夫,她们自己就上了。

    再加上这个丈夫模样还是出了名的俊俏,简直让人嫉妒的抓耳挠心,翻来覆去睡不着觉。

    “别瞎想了,晏褚是高中生,这次高考恢复怎么会不参加,今天队里统一帮他们报名,他和丁丁的名字都在上头。”

    林广国虽然诧异闺女居然也报名参加了高考,可是对于闺女的成绩他心里还是有数的,估计就是凑热闹去的,相反晏褚,那可是来自都城的高中生,高考考上的希望很大,到时候一个大学生,一个乡下小村姑,即便晏褚记挂着妻子,没有当陈世美的意思,日子一天天过下去,夫妻俩的差距越来越大,这日子过得,怕是也难。

    黄茹花的担心还真成了真,她把抹布往桌子上一甩,和丈夫一样,同样没觉得自家闺女报名有考上的希望。

    “当家的,那名单不是得过你手吗,要不你把咱们女婿的名字,悄悄的,悄悄的”

    黄茹花还是不好直说让他把女婿名字从名单上去掉的事,毕竟这是太阴损,她一个普通的农家妇女,虽然担忧闺女,可也实在没法坦荡的说出这样的话来。

    “你还想不想闺女好好过日子了。”

    林广国白了媳妇一眼,尽知道出瞎主意,自己把名字从名单上一去,等到时候要考试了,其他人都收到了准考证,就晏褚一人没有,让他怎么想,又不是傻子。

    “放心吧,咱们女婿不是那样的人。”林广国眉头紧锁,看的黄茹花撇了撇嘴,一边说着女婿不是那样的人,也不知道是谁大晚上的,翻来翻去睡不着觉。

    *****

    “林丁丁,你男人来接你了。”

    结婚后,林丁丁找了活补贴家用,他们这边靠海,有一些工厂会分出一些活来,让附近几个村子的妇女帮着织网,一群女人边聊天边干活,林丁丁手脚快,一天下来能挣个两三毛钱,一个月下来钱不多,却也能减轻一些家里的负担。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