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87.每次重生都有人想杀我7
    ( )

    “你这孩子, 见到人了都不喊一声哥哥。”

    鼎香园的包厢内, 一个打扮时髦的中年女人推了推身边低着头只顾着玩手机的年轻小姑娘, 说这怨怼的话, 神色间却并未有真正的不满。

    “阿褚啊,姿姿这孩子被红姨宠坏了, 你别往心里去,她平日里最惦记的就是你这个哥哥了, 也就是来之前和阿姨有了一些争执, 现在还生闷气呢。”

    高红温婉地笑了笑,余光注意着丈夫的表情, 对继子说道。

    “哥。”

    晏姿被亲妈在旁人看不见的地方狠狠戳了一下, 终于不情不愿地开口。

    眼前这个男人配当她哥吗,同样是爷爷的孙子孙女,要是她出生的早,当初爷爷那两套老房子肯定有她一份, 哪像现在,全让晏褚占了便宜过去。

    亏他还是个男人呢,都不知道自己挣钱买房, 还和她这个妹妹争, 臭不要脸的。

    晏姿可是从她妈嘴里听说了,爷爷留下的那套老房子终于要拆迁了,赔偿工作都已经开始了, 按照爷爷那套老房子的面积, 起码能拿两百多平的回迁房, 换成普通三居的,那就是两套房子,外加补偿款还没算呢,起码也得有个两三百万吧。

    晏褚已经有一套市中心的大平层了,他要是稍微要点脸,就该把那套要拆迁的老房子分她一分吧,可这么多天过去了,对方一点响动都没有,显然是打算做葛朗台,占着爷爷的遗产不放了。

    晏姿心里有气,她爸那个偏心眼的总说现在家里的住的这套房子留给她,可这不是还没给吗,等二老蹬腿了,她都是当奶奶的人了,还在乎这么一套房子?

    再说了,这套房子本来就该是她的,作为她爸和她妈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买的房子,法律上她妈都占了一半,要是她爸死了,她妈就占了四分之三,剩下的四分之一才是她和晏褚分的,这么一来,对方的份额几乎接近于零,那就是没有。

    既然如此,本该属于她的房子,又何谈是给她的呢?

    晏姿从小就听她妈说这个同父异母的哥哥有多讨厌,对方的存在不仅瓜分了她原本完整的父爱,还瓜分了本该属于她一个人的家庭投资,要不是她从小就学着讨好爸爸,现在还不知道被忽略到哪个角落里去呢。

    这就是重男轻女,这就是不公平!

    晏姿低下头,愤愤地想着。

    不过她这趟回来,最开始的目的,其实是为了她男朋友。

    这是她高中时期交往的男友,因为晏父很舍得在女儿的教育上花钱,从小到大她念的都是有钱人比较多的国际学校,要不然,凭晏父的资历和收入,家里绝对不至于只有现在自住的这么一套房。

    晏姿的男友就是学校里比较有钱,却不怎么会念书的一个男生。

    对方在国内念的大学,一毕业就直接进了家里的公司,也没出国深造,前不久晏姿听闺蜜说这个男友似乎有别的花头了,担心失去这个金龟婿,这才匆匆忙忙跑回国的。

    她家的条件,听上去很不错,爷爷奶奶曾经都是医生,爸爸和同父异母的哥哥也是医生,而她又在国外留学,一看就是文化素养很高的家庭,未必特别富裕,但绝对是一般家长喜欢给孩子挑选的儿媳妇的类型之一。

    晏姿一直都是以此为傲的,可这趟回来后,才从男友的嘴中得知,他妈并不满意她的家世背景。

    也不是不满意她的家世背景,其实是不满意她的家资,嫌她有一个哥哥,嫌她就一套房,现在还没登记在她的名下,担心这样的家庭,过分将资源倾向于儿子,将来她嫁过去,会挖婆家的贴娘家。

    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即便是富裕人家,可想而知底蕴也一般,偏偏晏姿发疯一般想成为有钱人家的少奶奶,她不想工作,念书也只是为了更好提升自己的身价,她就想着舒舒服服过着买买买,和同阶级的朋友喝下午茶的生活。

    因此在听完男朋友敷衍的话后,她信以为真,将矛头对准了晏褚。

    只要对方将那套拆迁的老房子让给她,有了两套京市的房产,外加几百万的现金,至少就能证明她不是毫无资产的了吧。

    这个想法和高红一拍即合,不过她没有女儿那么贪心,她就要一套房子和一半的赔偿金,有了这些,女儿的未来就不需要她担忧太多了。

    这一场鸿门宴,除了晏父什么都没看明白,其他三人,早就已经心知肚明了。

    “你妹妹也是有心了,这一趟偷偷摸摸回来,居然是为了给我庆祝生日,我都一把年纪的人了,以往也没特别重视这个日子,偏偏就你妹妹还记挂着。”

    晏父很开心,哪一个父亲被儿女那样惦记着,能够不开心呢。

    “姿姿有心了。”

    晏褚笑了笑,然后转头,看向了晏父:“爸,这趟来,我也是想找你商量一下爷爷那套老房子的事,马上就要签拆迁协议了,到时候回迁房和补偿款怎么分,您出一个方案吧。”

    他冷静地说道,也没错过在他说出这句话后,晏姿和高红眼底一闪而过的热切和贪婪。

    “拆迁?”晏父平日里呆医院的时间更多些,还真没听说老房子要拆迁的事。

    “嗯,一个礼拜前传出来的消息。”晏褚点点头。

    一个礼拜前,也就是晏姿从国外匆匆忙忙赶回来那段日子。

    晏父沉默了,他说呢,以前闺女在的时候,都不一定记得他生日,出趟国,反而记挂的那么清楚了,想着这些日子高红旁敲侧击地说着家里房子拥挤,说着女儿留学回来总要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私人空间的话,心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都是钱和房闹的,一心希望家里所有人都能相处和谐融洽的晏父,不由有些心累。

    “当初那套房,是你爷爷临终前说好要给你的,而且都已经过到你名下了,分再多,那也是你的。”

    如果女儿光明正大地说,她不想和父母住,想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凭他对女儿的疼爱,或许也会厚着脸皮,让儿子在要回迁房的时候,分出一间六七十平的小房子出来给女儿,算是他这个当爹的偏心,就算被儿子埋怨,他也认了。

    可现在娘俩拐弯抹角的弄这些虚的,就让晏父心里提不起劲了。

    其实那些东西本来就是分给儿子的,当初他和前妻离婚的时候就已经分好的,与其他这里先开口反悔,闹的前妻那边也开始不消停,还不如从一开始就将所有的贪婪扼杀在摇篮里。

    “老公。”

    高红忍不住扯了扯晏霖的衣摆。

    晏褚刚刚那话的意思,不就是让他作为主事人,划分一下那套老房子吗,明明可以给女儿争取点福利,丈夫为什么不愿意呢?

    是他重男轻女,表面上疼爱女儿,实际更重视晏褚这个儿子,还是他对前妻依旧念念不忘,连带着爱屋及乌延续到对方给他生的这个儿子身上?

    高红不满地胡思乱想。

    “爸,你偏心眼。”

    晏姿没有高红那样的克制力,当即就坐不住了,噌地站起身,指着晏父,眼眶泛红地说道。

    “都是爷爷的孙子孙女,那套拆迁房,凭什么就没有我的那一份?”

    “凭什么,就凭那套房子是你爷爷给你哥的,而你运气不好,没生在你爷爷去世之前,就凭那两套老房子当初就值两三百万,而这些年,陆陆续续,我在你身上花的钱,就不止这个数目了。”

    晏霖被女儿给气着了,拍着桌子,大声吼了起来。

    “再说了,我出钱让你读书,让你学习礼义廉耻,不是让你现在用手指指着你爸我的鼻子骂的,你有给家里挣过一分钱吗?既然没有,家里的东西,我想怎么分配,也不是你能插嘴道。”

    “老公。”

    高红慌了,她还是头一次看丈夫这么责骂女儿,要知道,以前丈夫对女儿一句重话都没有说过。

    都是那个搅家精,高红瞪了晏褚一眼,每次对方出现,家里就不会有好事发生。

    “你瞪什么瞪,我看这个女儿就是被你教坏的。”

    晏霖看见了高红瞪向儿子的眼神,他算是明白了为什么他再婚后,儿子宁可住寄宿学校也不肯回家,当时他还当儿子大了,需要自己的私人空间,现在才意识到,很有可能,当初这个看似贤亮温婉的妻子,在他不知道的时候,给了儿子很多气受。

    这么想着,晏霖对儿子的愧疚反而更深了。

    “爸,我看现在我似乎不适合在场,房子的事暂时搁着,您别气伤了自己的身体。”

    晏褚拿起公事包,转身离开,在走到包厢门口位置时,对着晏父说道。

    晏父知道这个儿子一直都是比较淡漠的,难得这样情绪外露的表达对他这个父亲的关心。

    “路上小心些。”晏霖点点头,事到如今,他也熄了希望一对儿女能够手足情深的心思,不如就将他们隔得远远的,也好打消妻子和小女儿那些贪婪的心思。

    “哼!”

    在晏褚离开后,晏霖显然也没有心思吃饭了,气哼了一声,他对着面色难看的妻子和女儿警告地说了一句:“老房子你们就别想了,要是真对那老房子感兴趣,咱们就算算这些年我们花在姿姿身上的钱,算算咱们现在住的这套房子,真要说公平,这些东西,都该给阿褚一半。”

    “做人啊,最要紧的,是知足,你们学校现在可没到放假的日子,要是不想念书,赶紧找一份工作,之后几年的学费,正好还省了。”

    说罢,晏霖气呼呼地紧接着晏褚离开。

    “妈,你看爸。”

    晏姿哪里受得了这样的责骂,气的直跺脚。

    “你爸这次看来是真生气了,姿姿,你赶紧买最近一班的机票回学校吧,你放心,妈帮你看着呢,一定不会让你吃亏的。”

    高红有些害怕忽然严厉起来的丈夫,她从结婚后就没有工作过,家里的家事也是由保姆完成的,她的任务就是带女儿,接送女儿上下学,她习惯了丈夫按时给她家用,然后悠闲自在地喝喝下午茶,偶尔还能买一个包包首饰的清闲生活,可不想到了中年,反而将自己平静的日子打破了。

    反正现在是不能在老虎发怒的时候捻他胡须了,还是得等,等到闺女留完学回来了,丈夫又忘了今天这件事后,徐徐图之。

    “我不想回去。”

    晏姿期期艾艾的,她回去了,她男朋友怎么办啊。

    “不回去,那就听你爸的,把学退了,赶紧工作。”高红没好气地说道,她是看准了,闺女一定会老老实实回去上学的。

    “妈——”

    晏姿跺了跺脚,看着铁石心肠的亲妈,拎起背包离开。

    “这都什么事啊?”

    看着一桌子没动的饭菜,高红捂着额头叹气,也不知道,前头走的那两个,有没有人把菜钱给结了。

    *****

    “晏褚,这是我亲手为你做的便当,里面都是我的拿手好菜,你,你可以试试,看看喜不喜欢。”

    趁着科室里的人没有注意到的时候,蓝沁用病例本盖着一个饭盒进来,将饭盒小心放下后,羞红着脸离开。

    这些日子,说是男女朋友,实际上两人之间的关系没有任何进展。

    没有普通情侣的牵手逛街,没有普通情侣早晚上的短信问候,两人之间的相处,似乎还停留在之前同事的状态,蓝沁觉得,或许该主动出击了,因此她特地早起了两个小时准备了这份爱心便当。

    不是说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就要抓住一个男人的胃吗,她对自己的手艺还是很信任的。

    晏褚看着离开办公室又把门关上的女孩,然后拿出了实现藏在公文包里的实验用小白鼠。

    “吱吱——”

    饿了许久的小白鼠钻进了饭盒里,大快朵颐起来,没过十多分钟,忽然开始抽搐,直至身体彻底僵化。

    “大家别喝办公室那桶饮用水。”

    晏褚拉开办公室的门,对着几个来不及去食堂吃午饭,只对着面包胡吞海塞的同事喊道。

    “饮用水可能有毒。”

    话音刚落,正在喝水的人直接将嘴里的水喷了出来,惊慌失措地看着晏褚。

    “今天不是愚人节,不用开这样的玩笑吧?”办公室里资历较老的张医生平静下来后,对着晏褚说道。

    他今天可喝了好几杯茶水间的水了,真有毒,他早被毒死了。

    “我养的宠物鼠喝了办公室桶装水里倒出来的水,以及一些食物后,死了,在此之前,它很健康。”

    晏褚的话惹来了办公室同事的惊疑,所有人都自觉朝晏褚的房间走去。

    “大家先别吃办公室里的所有东西了,我把这只老鼠拿去化验室化验一下,看看到底死因是什么。”

    张医生当机立断地说道,看到晏褚桌子上那杯水,以及开着盖子,似乎没动过多少的便当:“大家刚刚吃的那些东西,最好也保持原本的位置不要去动他们,万一——”

    张医生顿了顿:“万一检查出什么,警察总是要找证据的。”

    一个医院的同事,还可能牵涉到投毒,化验室的医生很给力,很快就检测出小白鼠的肚子里存在过量的氰/化/物,好好的食物里,怎么会存在□□呢?即便医院不想惹麻烦,科室里的医生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着想,依旧坚定选择报了警。

    办公室里存在的可疑物品都被警察带走,作为小白鼠中毒的第一现场,晏褚的办公室,是警察检查的最仔细的。

    同时他也被警察单独询问,询问他近期是不是得罪过什么人,那个人有杀他的动机。

    从头到尾,晏褚都观察着林倩、刘畅、蓝沁的表情,可是三人的表情很自然,每一个,都不曾出现过心虚惊慌。

    如果真的如同他的猜测那般的话,这也是必然的。

    “晏褚,你没事吧。”

    在下班的时候,林倩将晏褚拦住。

    “你看,你和我分手后好像诸事不顺,没准我们互相旺着对方,和我复合,你身边就能少很多这样的麻烦呢?”

    林倩一脸劝慰地说道。

    “不用了,我还以为受过高等教育,你不该说出这样不带任何科学依据的话来。”

    晏褚冷淡拒绝,然后转身离开。

    林倩咬了咬唇,气呼呼地回到了自己的车上,重重关上车门。

    说好了不复合不复合,她到底是怎么回事,都说事不过三,她这都是第三次求复合失败了,恐怕晏褚心里都看她笑话了吧,又不是没男人,非吊在他身上不可。

    林倩的心情很复杂,又有一种被拒绝的愤怒,同时也有一种莫名恐慌。

    重重锤了一下方向盘,她在心里打定主意,过段时间,还是转科室算了,宁可去急诊室,也不能再和晏褚待一块了,时间一长,她怕自己都能精分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