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0章 .变态厂公
    此为防盗章, 防盗比例50%, 24小时后可看到正常更新  就是这一眼他们都看到了倒在血泊里的高亚琴, 以及一地狼藉的客厅, 这时候, 江东临再想关门已经来不及了, 冲上来的邻居把他推开, 人命关天,一群人急急忙忙把高亚琴送去了附近的医院, 勉强保住了性命。

    当时屋内的情况看见的人可不少, 即便江城想说是高亚琴自己失足摔伤的也没人会信,加上江南城和江西进两个孩子当时早就已经被吓得六神无主, 让人套出了不少话来, 高亚琴还没醒呢, 江城就被公安的人给带走了。

    高亚琴爱江城, 毋庸置疑, 可是她更爱自己的性命, 等她醒来之后知道在自己摔倒撞到博物架后, 江城眼睁睁看着她血流一地却不送她去医院救治, 当下就寒了心, 她醒来第一件事, 就是闹着要和江城离婚,并且要求一双儿女的抚养权和家中绝大部分的财产。

    只可惜, 屋漏偏逢连夜雨, 这婚离不离暂时不说, 高亚琴还没出院,就被纪检部的人隔离调查了,江城那些年做的一些贪赃枉法的事被爆了出来,其中也有不少高亚琴参与的影子,她本就不是什么心性坚定的,重伤未愈,加上纪检部施加的庞大压力,终究还是抵抗不住,把这些年做过的事一件件招了出来。

    两个人的公职全被取消不说,江城因为行贿受贿,蓄意伤人罪判处了三十年的监禁,高亚琴比他好一些,因为共同参与销赃,最后被判了十年。

    至于江家的房产和一些积蓄全部被充公,包括当初晏旬给高亚琴的剩下的那一小部分金条,他并没有索要回那笔财产,毕竟历时太久,没有足够的证据表明那些东西是他的,其实只要那些财务不再属于江家,晏旬的目的就已经达到了。

    她已经将近四十岁了,等十年后再出来,没有工作,没有积蓄,等待她的是什么样的生活可想而知。

    七八年,家庭成分对于一个人而言还是很重要的,包括对于正在念大学的学生。

    江城最疼爱江东临这个儿子,即便是认罪,也努力将江东临从所有的事情里逃脱出去,高亚琴就没那么好心了,当初她对江东临好,除了讨江城的开心,也有恢复名声的意思,毕竟当初晏旬一落难,她就立马和他离婚,在多数人看来是可以同富贵,不能共患难的绝情女人,改嫁后,她急需一个好名声帮她甩脱前一段婚姻留下来的坏名声。

    现在她都要坐牢了,当然想也不想的把江东临参与的那些事全都说了出来,争取减刑能够早点离开监狱。

    高亚琴这辈子就没受过什么苦,即便在她小时候高家没落的时候,好歹也还是工人之家,在吃穿上并没有苛责她,嫁到晏家后,她过上了少***好生活,即便后来离了婚,有晏旬给的那盒金条,她的日子依旧富裕。

    监狱对她而言,和地狱差不多,她无法忍受粗糙的囚衣,无法忍受掺着糠麸的伙食,更无法忍受十几个人一间大通铺,十几二十天没法洗一次澡的生活,为此,她绞尽一切脑汁想要争取减刑,江东临是她咬出来的第一个人,但绝对不会是最后一个。

    最后江东临也被判了两年,因为罪证不足,大学没法上了,又留下了这么严重的污点,他的未来,几乎一片黑暗。

    唯二逃脱的就是江南城和江西进两姐弟,江家和高家只剩下一些远亲,没人愿意养这两个早就被宠坏的娇小姐和贵公子,最后两人被送去了福利机构,他们才十三岁,福利机构能保证他们在十六岁之前的生活,至于以后,就得靠他们自己了。

    晏褚没有想到一切会进行的那么顺利,诚然这里面有他父亲插手的原因,可是江家人狗咬狗的结局,还是超乎了晏褚的想象。

    他想起了7当初说的话,这里面或许也有新手世界任务难度较低的原因吧。

    对于此时的他而言,江家人已经是过去式了,现在的他正站在产房外,焦急的在外头来回踱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