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7.我想做好人
    ,精彩小说免费!

    此为防盗章, 防盗比例50%,24小时后可看到正常更新  他记得晏褚对高亚琴那个女人一直都抱有很复杂的感情,一边怨她放在自己和后头生的那两个弟妹身上的感情远远超出对他的关心,一边又因为那是他唯一的依靠, 对她有着无法言说的孺慕之情, 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每次只要他抬出高亚琴, 晏褚都会乖乖听话, 并且想要刺激到对方,高亚琴也是最好的武器。

    “还不是亲爹回来了, 就看不上当初辛辛苦苦把他养大的亲妈了, 说起来东临你爸还真亏,白帮别人养了这么多年的儿子, 也没说给点补偿,要不是今天咱们来燕京找同学,人家怕是要躲你们一辈子呢。”

    江东临的好哥们自然是站在他那边的, 加上江东临平时在朋友里面是出了名的大方讲义气, 这会儿看出来他似乎对那个继母带来的弟弟有些不满, 不用他有什么暗示,就十分主动的站出来帮他怼人。

    “晏褚不是那样的人,或许只是误会,可能开学太忙, 他还抽不出空来回家。”

    江东临可是好哥哥, 这时候当然得帮着弟弟说话, 可说是帮忙,实际上还不是暗里又讽刺了晏褚一把,开学太忙,这都开学两三个月了,难道还忙吗?

    他说话的时候一直默默关注着晏褚的表情,看着对面那个表情没有丝毫变化,从头到尾都拿他当空气的青年,江东临那么好的涵养心计,都有些憋不住了。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当初下乡插队的名单上写的是你江东临的名字,只是因为你不想去,于是我的母亲,苦苦哀求我,在我没有同意的情况下去街道办换成了我的名字。”

    晏褚想不明白,就对面这个沉不住气的男人,怎么就把原身逼到了那种程度。

    “不要解释你不知情,那天晚上你是怎么求她的,我都听见了,你不就仗着她想要经营自己好名声这一点,让她牺牲了我这个她本来就不喜欢的儿子吗?”

    晏褚阻止了江东临的反驳,他只想快点解决这些事回家,他爸和媳妇还等着他回家烧饭呢,家庭煮夫的生活是很忙碌的。

    “下乡插队那两年,她只在最开始的几个月给我寄了一件棉袄,一些布票和粮票,等她那少得可怜的愧疚心一消失,就忘了我这个被她亲手送去乡下务农的儿子,你口中所谓的关心,抱歉,我一点都没有感受到。”

    晏褚实在想象不到,难道他不是高亚琴的儿子吗,为什么她对于后来生的那对龙凤胎能够那般疼宠,对于他这个儿子却这般忽视。

    “晏褚,你误会了。”

    江东临看着边上人,包括自己几个好兄弟异样的眼神,赶紧解释:“当初知青的名单上写的就是你的名字,我怎么可能做出让你代替我下乡的决定呢?”

    “再说了,父母的钱都是他们自己辛辛苦苦挣得,这些年也没少我们吃少我们穿,你怎么能因为你下乡后高姨少给你寄东西就心生怨恨,实际上这些年家里的生活也困难,弟弟妹妹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家里的开销很大,因此委屈了你,我很抱歉。”

    江东临巧言善辩,他一脸正气,说话很有说服力,边上的人听了也不禁有些动摇。

    世界上那些年被送下乡的城里青年不知凡几,尤其是在场的学生,也有不少是作为家中几个兄弟姐妹中唯一被选中的那个去乡下支农过的。

    家里条件好的,偶尔会寄点东西过去,条件差的别说支援了,在粮食紧缺的那些年,家里人还想他们从农村弄点吃的寄回家里去呢。

    这么想想,江东临说的那番话似乎也不无道理,好歹江家养了晏褚那么些年,不能因为后来给的东西少了,晏褚就为此记恨上了江家还有他那个生母啊。

    “江城没告诉你吧?”

    晏褚似乎没听到旁人的窃窃私语,眼神微眯,看着江东临问道。

    “什么?晏褚,我爸好歹也是你的继父,即便你不愿意唤一声爸爸,好歹也该叫他一声江叔吧?”

    江东临一副恳切的模样,心里简直乐开了花,果然不论怎么样,晏褚都是那个没脑子,一激就怒的傻子。他倒是希望他能够更配合一些,要是能自己搞坏自己的名声,记一个大过那就最好不过了。

    “看来江城确实没告诉你,也是,他哪里有脸说呢。”

    晏褚笑了笑:“当初我爸离开前,可是给了我妈整整一盒金条的,即便按照当年的汇率,也能换个十几万,那时候我只有七岁,我爸给我妈留下那些东西,只是想要她把我好好带大,那么大一笔钱,别说只是当时还是孩子的我了,就是普通的小家庭,吃好喝好,也足够用一辈子。”

    十年前,万元户这个词还没出现呢,一个家庭的存款能有一千,就已经很富裕了。

    “你还记得你当初住的是什么样的房子吗,让我提醒提醒你,合溪口那三间小平房你还记得吗,那是你们江家的老房子,在我妈和你爸结婚后,你们一家搬到了齐林路的四合院里,你们占了最宽敞的正房,而我住的是另一边的厢房,从那天以后,家里餐餐都有肉,你开始有许许多多的新玩具,背新书包,穿新衣裳,江东临,你以为这一切都是你改得的吗?”

    晏褚一步步逼近江东临,明明脸上还是那般冷静自持的表情,却让他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压力,他不敢相信,这样的压力是他从自己从来都瞧不起的继弟身上感受到的。

    “我的生母,我曾经是那么尊敬她,可是她对于我的疼惜,还不足你对这个继子的十分之一,你们现在所住的房子,所穿的衣裳,所享用的珍馐美食,江东临,你去问问你的父亲,这一切,是不是原本该属于我的。”

    晏褚气势逼人,将江东临吓退了好几步,直到撞到了他身后站着的一个青年,退无可退为止。

    “我爸爸不计较,那是因为他宽和,不论你们一家做了什么,至少没有为了钱在我还小的时候直接借口感冒发烧将我害死,我不计较,那是因为我还记得,高亚琴,她曾经是我的妈妈,虽然这个妈妈,在我七岁那年就消失了。”

    一阵清风吹过,正好有沙进了眼。

    晏褚眨了眨眼,忍不住用手揉了揉眼眶。

    “事已至此,我不想再多说什么,只求以后井水不犯河水,相安无事。”

    晏褚的眼眶带着微红,尤其是进了沙子的左眼,隐隐泛着水光,在旁人看来,这是何其克制的一个男人,即便受了那么大的伤害,依旧坚强的不愿意在众人面前落泪。

    比起那些过分卖惨的,不知道为什么,偏偏就是他这副平静到极致的模样,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忍不住为他心疼。

    说到底其实还是看脸的,反正边上那些年轻姑娘都心疼坏了,听着晏褚刚刚讲的那些话,再看着他强忍着不哭(大雾)的表情,恨不得替他质问那家没有良心的人,尤其是他那个生母。

    江东临一口老血哽在嗓子眼,这是怎么回事,他这么从来没听爸爸说过,可是看着晏褚的表情,他直觉这是真的,难道自己心中那个吃他们家的喝他们家的拖油瓶,才是他们家最大的金主?

    他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

    “你真的隐婚十二年了吗?”

    “请问你和妻子离婚的原因是什么?”

    “晏影帝,你的妻子是于娜娜吗,晏影帝,你能给大众一个解释吗?”

    这些都是记者,他们冲在最前面,毕竟第一手爆料意味着丰厚的奖金,记者们也是要吃饭的。

    那些粉丝相较于记者更疯狂了一些,能在这个时候围在经纪公司外的多数都是超级死忠粉,或者说是偏低龄化的狂热女友粉,她们不相信晏褚隐婚多年的事实,想听晏褚亲口承认一切都是假的。

    “记者朋友们,我们晏褚会择日召开新闻发布会,到时候你们想知道的问题我们都会一一回答,晏褚很累了,麻烦你们让让,放晏褚回去好好休息。”

    刘江涛都快被挤得变形了,不过作为一个优秀的经纪人,在这个关头他也只能保持的微笑,不然等第二天见报的估计就不是他想看到的新闻了。

    晨心的保全做的还是很不错的,即便无数人挤着,他们还是安安稳稳的把刘江涛和晏褚护送上了车,然后拉起人墙,阻挡住了那些想要挡在车头的人,直到车辆顺利离开,他们才放行。

    那群记者可不是好糊弄的,当下就拿起摄影机跑到了自己的停车位,跟着晏褚保姆车离开的方向追去。

    而剩下的一部分人看正主都走了,也没了守在晨心的意思,满脸丧气,也三三两两的离开。

    大约两个小时过后,一个皮肤较黑,穿的特别新潮时髦,带着一副酷酷墨镜,穿着打扮走嘻哈风的青年大摇大摆的从晨心娱乐的侧门出去,这道门通常都是一些练习生走的,别人就是看见了,也只会感叹晨心的艺人不是走演绎挂的吗,什么时候想混嘻哈圈了。

    那个青年径直走到车库,找到一辆很普通的大众汽车,上车关上门后摘掉了眼上那副过于夸张的眼镜,赫然就是一开始随着刘江涛离开的影帝晏褚,只是真人在这儿,不知道刚刚走的是哪个了。

    而同一时间的另一边,一群记者开车跟踪晏褚的保姆车,看着他们在大马路上来回的兜圈,要不是记得某国王妃就是因为狗仔在马路上追逐而丧生的,他们都想直接加速超车把人堵住了。

    好不容易保姆车终于找了个地停了下来,“晏褚”和刘江涛也从车上下来,记者们纷纷冲了过去,正打算追问影帝那些问题呢,就看到那个穿着影帝在直播节目中那套衣裳,身形和他十分相似的男子拿下口罩、眼镜、帽子,赫然一个路人,哪里是他们追的晏影帝啊。

    “大家来的正好,咱们晏褚特地替各位定了几桌酒水,你们也累了大半天了,吃顿好的补补。”

    刘江涛这时候不避了,反而笑着迎了上去。

    “晏褚是真的累了,大家放心,不出一个礼拜我们晨心一定会召开记者招待会,大家也体谅体谅他。”

    这会儿记者们才意识到他们现在停车的位置正是h市有名的五星饭店,虽然被耍了有些生气,不过对方的态度和准备实在太充分,让人想生气都不知道该生什么气。

    都是混这个圈子的,他们能不知道明星对待他们的态度,更何况晏褚现在正处于风口浪尖的位置,想躲着他们也是正常的。

    刘江涛看着那些记者的态度都软化了下来,笑的眼睛更弯了,就和笑弥勒一般,把那些记者迎到了酒店内。

    阎王易见,小鬼难缠,这些记者,能不交恶当然是最好的。

    *****

    开着助力的大众汽车,晏褚犹豫了许久,没有选择回自己这两天暂住的公寓,而是回了他刚来到这个世界时的别墅。

    因为晏褚常年在外拍戏,所以在这个家里他的东西并不算多,当初他离开的时候,并没有收拾自己在这个别墅里留的东西。

    晏褚站在门外,掏出口袋里的钥匙,也不知道她在离婚后有没有换锁。

    “咔哒。”

    门正常的打开,晏褚朝玄关处看了一眼,进门的地方整齐的摆着一双女士拖鞋,看来家里的女主人并不在家。

    根据记忆,晏褚很正常的打开一边的鞋柜,拿出一双男款拖鞋给自己换上,然后关上门朝屋里走去。

    他没有上楼,而是选择坐在沙发上,等于心妍回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