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5.我想做好人
    ,精彩小说免费!

    三天的时间, 网络上那个刚在小范围内火了一把的帖子#八一八我史上最悲惨的同事#的热度就已经悄悄退去了。

    一来是因为网友们的忘性大,网络上离奇的故事层出不穷, 在没有后续佐证的情况下,谁会将注意力放在这个帖子上呢。

    而来帖子的内容太过荒谬,没人相信有人真的能倒霉到那个地步,前脚借车被人讹上, 后脚随便扶个老太太, 又被冤枉是他开车撞的人。

    你说这样的事随便哪一个在身边就是小概率的事件了,一个人能够在同一时间段同时碰到两个,和买彩票中头奖的几率差不多了吧。

    因此在热度过去后,网友们就不再关注这个帖子,直到有一个自称在法院工作的人, 确认了这个帖子的真实性。

    那个自称是法院工作的网友透露他所在的法院正巧受理了一个案件, 和那个帖子中楼主所说的借车案十分相似, 同样是将车借给了堂哥,结果出了车祸,开车的司机,加上车内的三个乘客全都抢救无效死亡,而那个死亡的司机, 正是借车的堂哥。

    车子的真正主人将已经死亡的堂哥告上了法院, 同样被告的, 还有四名死者的家属, 被告的罪名是敲诈勒索。

    有一部分网友同情故事里那个汽车主人的遭遇,可同样觉得他的这个做法未免太过偏激,毕竟华国人讲究死者为大,那些人都死了,他们的亲属愤怒也是情有可原的,汽车主人不想赔钱那就不赔呗,将人以敲诈罪的罪名告上法庭就不好了。

    因为故事进展的更新,原本热度已经稍稍退去的帖子重新开始回归大众视线,尤其是在那个最早发帖的人掉马,被查出ip地址,顺藤摸瓜摸到他的公司后,这个劲爆消息的热度一下子冲到了热搜前几的位置。

    当初林福寿等人在晏褚的公司外面闹,甚至引发了斗殴曾被路人拍下,上传到网络,只是水花很少,倒是林秀娥那个限量版的香奶奶的鳄鱼包被不少人认出,曾经被小范围的转发过。

    现在网络黑客通过查找ip地址,查到了林秀娥等人的公司,这段斗殴的视频就被翻了出来,林福寿等人曾拿着花圈去晏褚的公司门口闹事的事,自然也就瞒不住了。

    这么一来,故事的可性度又高了不少,有不少看到新闻的,又有认识的同事在晏褚公司上班的,就忍不住打电话过去询问自己的朋友,问问他们公司是不是真有那么一个倒霉蛋,晏褚扶老太太反被讹并不是什么秘密,公司里很多人都知道,因此那些带着好奇来询问的网友们,这才相信,原来真有那个一个倒霉蛋,能够倒霉到那种地步。

    所有涉及到这个故事的人都被扒了出来,首当其冲的,就是这个故事里最中心的人物——晏褚。

    网络上议论纷纷,但是因为两边都没有有力的证据出现,所以暂时舆论的态度还是比较中立的,不论是晏褚该不该赔钱,还是他到底有没有撞老太太,都各有各的支持者。

    只是很快,随着网络上悄无声息地出现了几份警方出具的尸检报告,舆论开始有了变化。

    尸检报告中,当时作为司机的晏天血液内的酒精浓度已经到达了醉酒驾驶的程度,而车上的其他几名乘客,同样也都饮酒过量,在车祸发生的时候,他们的意识很有可能都是不清醒的状态。

    对于酒驾,稍微有点三观的人都是拒绝的,毕竟这样的行为不仅仅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同样也是对社会的不负责任,因此在得之借车的晏天是酒驾开车后,原本不少同情他的人都闭嘴了,觉得这样的人死了才干净,省的危害社会。

    可是同样的,也有另一个观点,开始逐渐引起了网友的注意。

    这种观点开始渐渐出现,想来也是,关系好到都能将家里的新车借给那个堂兄了,对他的那点小毛病,车主晏褚真的会是不知情的吗?

    要知道,法律规定的物权责任法也是有条件的,晏褚要是知道晏天有酒驾的习惯,这件事里他就是过错方,林福寿等人要求赔偿,合情合理,相反晏褚反过头来将几个受害者告上法庭,那就显得吃相难看了。

    两边的人谁都说服不了谁,趁着这个热度,徐淑芬等人,居然接到了一个网络新闻的邀请,想请他们还原事情的经过。

    “我的儿子,确实有酒驾的习惯。”

    徐淑芬有些艰难的,对着摄像机说道。

    这是现场直播,直播的画面同步上传到网络上,因为这个#八一八我史上最悲惨的同事#的帖子火爆,直播一开始,就有了几万人的观看,并且随着口耳相传和网络转发,在线观看的人数越来越多。

    在徐淑芬承认儿子晏天有酒驾习惯后,整个网络都被引爆了。

    “徐女士,也就是说你是知道你儿子有酒驾习惯的,除了你自己,还有谁知道吗?”主持人拿着话筒朝徐淑芬问道。

    “家里人都清楚,我儿子胆子大,酒量好,一般程度的醉酒并不会妨碍他开车,以前家里面聚会,吃饭的时候喝了酒,儿子照样开车送我们和一些亲戚回家,所以不仅仅是我,家里的其他亲戚也是知情的。”

    徐淑芬知道这些话说出来后,儿子的名声算是彻底臭了,可她又有什么办法呢,儿子死了,可她和老头子还活着,总不能把两个人的养老钱都赔进去。

    再说了,她儿子死了,凭什么杜鹃的儿子还过的好好的,那个奸诈的小畜生居然还去法院告她,这是徐淑芬无法忍受的。

    “所以你的意思,车主晏褚在借车前,就知道晏天有这么个酒驾的习惯了?”主持人面上沉重,心里却十分愉悦,他已经可以想象到这期节目的火爆了,作为主持人,他也能小火一把。

    “那么请问林先生,你们家里的孩子,事先知道晏天有酒驾的习惯吗?”主持人将话题抛到林福寿身上。

    “不清楚,在此之前,我和晏天不熟,而我的外甥女去世了,我们也没法从死者口中听到回答。”

    林福寿抹了抹眼泪,一副为了早逝的外甥女伤心的模样。

    晏褚看着电脑屏幕里的直播画面,小窗口中,出现了好几个人的照片,有替林家和章家打官司的江律师,同样也有那个姜家人口中的人证。

    令人惊奇的,那些人此时的活动画面居然丝毫不变呈现在电脑的小窗口中,在他们的不知情的情况下,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在晏褚的监视当中。

    果然如他预料的,姓江的律师是打算和他打舆论战了,但是他们恐怕都不清楚,在网络上,他才是无敌的王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