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1.我想做好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为防盗章, 防盗比例50%, 24小时后可看到正常更新

    林丁丁的爸爸是生产队的队长,她嫡亲的舅舅是公社书记, 她二叔是附近几个村唯一的赤脚大夫, 还有一个小叔在县里的运输队开长途货车。

    林家和林丁丁姥姥那边,这一代就只有她这么一个闺女,其他叔叔舅舅生的全是儿子,所有人都把她当自己的闺女宠着。

    她模样清秀, 弯弯的眉眼, 小巧挺翘的鼻尖,樱粉色的嘴唇, 并不是那种一眼就让人惊艳的大美女, 看着却十分舒服。

    作为农家的女儿,即便再怎么受宠, 基本的家务活还是要做的, 林丁丁前头还有三个哥哥,一家子劳力已经足够了,她并不需要下地挣工分, 平日里她只需要喂养家里的鸡鸭,以及帮一家子洗衣服做饭, 因此她的肌肤比起城里娇生惯养的小姑娘肯定是粗糙一些的,肌肤算不上白, 带着些许健康的麦色, 多了几分精气神和活力。

    “灶房不知道有没有热水, 这药得用热水冲着吃,晏大哥,你先去炕上躺着,别冻着,加重病情。”

    小姑娘性子挺爽利,可对着心上人还是多了几分羞涩,脸颊上两坨可疑的红晕,眼神闪躲,从进门到现在就没直视过晏褚眼睛。

    晏褚被小姑娘赶上了炕,看着她忙里忙外的,忽然间意识到,这个时候,原身似乎已经借着林丁丁对他那点好感,似有若无的对着小姑娘表现出自己暧昧的态度了,恐怕现在在林丁丁的眼里,他们俩是两情相悦的。

    渣,真渣!

    晏褚在心里狠狠唾骂了原身一句,转念一想不对啊,现在他就是这个世界的晏褚了,那在小姑娘的心里,那个和她互生好感的男人岂不是他了?

    他赶紧打开任务面板,果不其然,原本进度为零的主线任务,现在显示的进度为8%,意味着林丁丁现在的幸福度为8分,如果这时候他忽然告诉对方,其实我不喜欢你,之前是你自作多情了,恐怕这进度一下子会成负分吧。

    晏褚有些为难,你让他赚钱很简单,可让他和小姑娘谈恋爱,他不会啊。

    “厨房正好有热水,晏大哥,我帮你冲了药粉,你赶紧趁热喝了。”

    林丁丁从门外进来,一手端着碗,一手拿着热水壶:“水壶我就放屋里了,你想喝热水随手就能倒。”

    “谢谢你,丁丁。”晏褚看着人家小姑娘忙里忙外还挺不好意思的,赶紧接过她递来的碗。

    盛药水的碗就是普通的饭碗,晏褚在接过碗的时候,难免碰到了林丁丁的手指,小姑娘还是第一次和他这么亲密的接触,当下就羞得缩回了手。

    “那个,你喝了药早点休息,我、我就先走了。”

    小脸蛋红的都快冒烟了,林丁丁看着炕上那个即便生着病依旧俊秀的让人挪不开眼的男人,纤长的手指拧着衣角,都快把衣服拧成抹布了。

    “等会儿丁丁。”

    晏褚想了想,人家小姑娘特地给他送药过来,总不能让人家白白走这一趟吧,从小到大接受的教养也不许他那么做。

    “这是我之前进城的时候买的麻花,还有这包糖果,是我妈寄来的,你们女孩子应该都喜欢吃这些甜甜的东西。”

    晏褚是代替他那个继兄来当知青的,在钱财上,那个家庭并没有过分亏待他,甚至那个亲妈为了表达她当初的迫不得已,隔山差五就会寄点东西过来。

    原身是个吃不了苦的,每次进城总得买一点好东西改善伙食,这些东西,他几乎都是独自一人享用的,从来就没有想过和别人分享。

    晏褚在这一点上比原身强了千万倍,再说了,他现在生着病,吃那些东西都尝不出味道来,还不如哄小姑娘开心呢,她开心了,意味着离任务完成就更近一步了,那么他也就开心了。

    林丁丁心里头别提多甜蜜了,以前晏褚虽然待她和村里其他姑娘以及那些女知青都不一样,可从来没像今天这样对她那么温柔过,他还送她麻花糖果,多么贵重的东西,这让对两人之间的感情还有些忐忑怀疑的林丁丁一下子就定了心。

    这也怪晏褚,他虽然继承了原身的记忆,可对这个世界的代入感还不够强,自然没有意识到,在他那个时代再便宜不过的麻花和糖果,在这个缺少零副食品的年代,是多么珍贵的东西。

    也是他的这个举动,彻底让林丁丁相信,对方真的是有点喜欢她的。

    林丁丁心里头开心,可还谨记着妈妈的教导,她和晏褚现在还没定下关系呢,不能收人家这么贵重的东西,当下就要拒绝离开。

    晏褚没想那么多,以为小姑娘客气,拿起被原身放在枕头旁的小包裹,起身下炕,拉过小姑娘的手,直接放到了她的手上。

    他、他、他牵她的手!!!

    林丁丁感受着手掌接触时微微燥热的温度以及那细软的触感,心跳快的仿佛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似得。

    哪里还顾得上拒绝,当下就跟被踩着尾巴的小猫咪一般,扭头就跑了,手里还拿着刚刚晏褚塞给她的那包零嘴。

    看着落荒而逃的小姑娘,晏褚不信邪的再一次打开任务面板,主线任务的完成度已经从原本的8%一跃升到了30%,简直就是质一般的飞跃。

    看起来小姑娘的幸福度提高了啊,那她为什么要跑呢?

    还是万年老处男的晏褚表示自己不理解她们女孩子的想法,不过既然给小姑娘一包零嘴就能让她那么开心,他似乎找到让她感觉幸福的想法了,只要以后挣钱,多给她买点好吃的就成了吧?

    晏褚在心里不确定的想着。

    *****

    “丁丁,你刚刚去哪儿了,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

    黄茹花看着闺女从知青院那条小路跑过来,脸上还泛着可疑的潮红,当下就猜到自家那蠢闺女干啥去了,只不过聪明的不点透。

    “没、没干啥。”

    林丁丁看着妈妈站在自家的院子外,心里头一慌,下意识将手上的东西往身后一藏。可她转念一想,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啊,对面还是自己的亲妈,有什么好瞒她的。

    “我刚刚听知青林大哥说晏大哥生病了,知青院里就剩下他一人,我就去二叔那儿给他拿了点退烧的药。”

    林丁丁看着脚下的黄土地,咬着唇,有些羞涩地说道。

    她喜欢晏褚的事家里人几乎都知道了,不过不论是几个哥哥,还是爸爸妈妈都不支持,觉得晏褚是城里人,还是高中生,她虽然也念过书,还念到了初中,可两人不论是家室背景,还是文化水平,都是不相配的。

    “你一个姑娘家家单独一人去知青院影响不好,以后这样的事让你几个哥哥去。”

    黄茹花不忍心责怪孩子,她也是从小姑娘过来的,知青里就那个晏褚皮相最好,她这把年纪了,就没见过哪个男娃娃长得这么俊的,小姑娘都爱俏,这是难免的。可黄茹花并不看好闺女对晏褚的感情,虽然闺女在他们面前总给那孩子说好话,黄茹花仍旧隐隐觉得,那个晏褚,似乎是在吊着他闺女,这段感情里,他根本就没有付出过真心。

    她不想让闺女受伤,只能想尽办法把两人隔远点。

    “哦——”

    林丁丁想着刚刚晏大哥拉着她手的亲密动作,感觉自己的脸颊滚烫滚烫的,就算她妈不说,短时间内她也不敢再去见晏大哥了,她害羞。

    闺女的话让黄茹花松了口气,想起刚刚被她藏到身后的东西,赶紧又追问了一句:“你刚刚手上拿的是什么东西?”

    “没什么,就是晏大哥从城里买的麻花还有他妈给他寄来的糖果,晏大哥说让我拿回家分着吃。”

    后面半句话是林丁丁自己加的,为的就是替晏褚刷自家人的好感。

    “妈,我把这些东西放你柜子里了,马上就要过年了,还能摆两盆菜呢。”林丁丁吐了吐舌头绕开亲妈就往屋里钻,躲过了她接下去的盘问。

    “死丫头,怎么好要人家这么贵的东西。”

    黄茹花在院子外急的跺了跺脚,不可否认的,因为这件事,她重新审视了晏褚这个人,能这么大方的把糖果和麻花送人,或许那个晏褚并不是她想想的那种人。

    晏褚看着手里那一兜馒头忍不住笑了笑,觉得自己越来越有成为家庭主夫的天赋了。

    “晏褚,你是晏褚?”

    正走在校园的林荫道上,晏褚忽然就被突然蹿出来的一个体格高大,模样俊朗豪爽的青年给拦住,跟在他后头的还有七八个陌生的男女,一起围了上来。

    晏褚眯了眯眼打量来人,没想到首都那么小,他还没找上去,那些人自己就先撞过来了。

    “你来到首都怎么都不和家里说一声,你知道高姨这些日子有多着急吗?”

    江东临看着晏褚的眼神十分不满,他一直都不喜欢后妈带来的这个弟弟,阴阴郁郁的,看着就让人心烦,最主要的是这个弟弟读书好,他们只差了一岁,常常会被人放在一起比较,在江东临看来,他就只是后妈带来的拖油瓶而已,吃他们家的,喝他们家的,凭什么事事还压他一头。

    此时江东临看着晏褚的穿着打扮,又想起他们现在正站在燕京大学的校园里,心中隐隐有了一个猜测。

    不可能的,晏褚以前的成绩是好,可是他都下乡插队两三年了,当初学的那些知识也该忘得差不多了,他考上政法大学爸爸就已经很高兴了,家里更是为此摆了几桌酒席,江东临不信这个被流放去了乡下的弟弟能有那个本事考上燕京大学。

    “东临,这是谁啊,你也不介绍介绍?”

    江东临的朋友站在他身后,嬉笑着指着不远处的晏褚问道。

    其中一个女生看着晏褚的模样打扮,有一些异动,能出现在学校里的基本上都是燕京大学的学生,她眼见的看到了晏褚手腕上那个西铁城的手表,她爸也有一个,是买来充场面的,当初花了足足三百多块钱,将近四五个月的工资呢,让她妈念叨了很久。

    那个男生还是个学生就戴着这么好的手表,看来家里的条件一定很不错。

    “这个就是我继母带来的弟弟,晏褚。”

    江东临看出了自己身后那几个女生对晏褚的兴趣,他厌恶晏褚的还有一点就是他的模样太出挑,尤其是小时候,长得玉雪可爱,身边的长辈谁见了都会夸他一句。

    他知道晏褚最在乎自己的生母和后来出生的一双弟妹,所以他喜欢当着他的面亲近那个他并不怎么喜欢的女人,和那两个抢了他父亲的小杂种,他知道高亚琴一心想要讨好他,就借着这一点,让晏褚越发委屈。

    他看着他从一开始活泼开朗的小男孩,变成后来阴郁的安静的青年,即便有一副好皮囊又怎么样,相处下来,所有的长辈只会更喜欢他这种嘴甜活泼,看上去健气开朗的孩子。

    江东临看着眼前这个一头梳的整整齐齐的短发,五官俊秀,皮肤白皙的青年,对方的眼神澄澈,看着他的时候仿佛他内心的丑恶都无所遁形,这让江东临诧异的同时,也有些焦躁,觉得似乎一切都开始脱离了他的掌控。

    “晏褚,高姨很担心你,你来了首都都不去家里看看她,这些日子,她一直往你插队的小村庄写信寄东西,从来都没收到过你的回信,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都准备好请假去看你去了。”

    江东临的模样随了他生父,浓眉大眼,棱角分明,看上去十分正气凛然。他一边悄悄打量着晏褚此时的表情,一边不忘向身边的人悄悄抹黑了他一把。

    “我知道你怨高姨把你送去了乡下,可那也是因为当时的政策缘故,这些年每当你的生日,她都以泪洗面,你可还记得当初你生父劳改,是高姨辛辛苦苦把你一手带大的,难道这份生恩和养恩你都不管吗?”

    江东临的声音洪亮,说话的时候掷地有声,不少路过的学生看着围着的一群人,也忍不住停下脚步,尤其是在听到江东临义正言辞的指责时,也忍不住看了看那个他口中不孝的儿子晏褚,眼里满是鄙夷。

    “他是咱们学校的吗,咱们学校还有这种人,当初下乡插队的学生可不少,就因为这个连亲妈都能不认了,刚刚那人说他爸是劳改犯,估计就是随着亲爹吧。”

    “可惜了那张脸,长得一表人才,没想到却是个白眼狼。”

    江东临听着一旁那些路过学生的窃窃私语,眼底闪过一丝自得,不论晏褚是不是燕京大学的学生,只要他在一天,晏褚就必须被他死死压在下面。

    “那不是晏褚吗,财经系的大一新生,我室友常在寝室谈其他,说他的一些见解连教授听了都自愧不如,没想到居然是那样的人品,白瞎我室友那么推崇他了。”

    “还有这回事?我觉得咱们学校不仅要重视学科教育,也应该提高学生的思想教育,他这样连抚养他长大的生母都能不管的同学,应该好好批判。”

    随着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晏褚的身份也被指认了出来,晚来的人不知道真相,边上的人就将刚刚听来的那些话转述给他们听,一下子,晏褚就成了众人指摘的对象。

    “这位同学,有一点我必须反驳。”

    晏褚没有搭理江东临,而是走到了一个刚刚小声指责过他的青年面前。

    “你想做什么,想动手吗?”那个青年没想过晏褚会直接找上他,往后退了小半步,看着边上众人的眼神,又鼓起了信心,挺着胸膛,梗着脖子对着晏褚说道。

    “你刚刚说我爸是劳改犯,我想告诉你,我爸已经平反了,如果你是燕京大学的学生,你应该听过他的名字,他叫晏荀,是文学史的教授,作为一门必修课,你很有可能还是他的学生。”

    晏荀在被批斗前就是燕京大学很有名的教授,主讲文学史,这门课除了是文史哲专业的专业课外,还是其他专业逃不了的必修课,因为高考刚恢复,还有一些教授没回来,现在燕京大学的师资力量并不算充足,三个文学史的老师要负责大一所有专业的文学史课程,因此晏褚说燕京大学的学生对他都不陌生,并不算是大话。

    刚刚还信心十足的青年一下子就和被戳破的气球似得,他的文学史的老师正是晏荀,这时候他只能庆幸对面的青年不知道他名字,估计打了小报告晏教授也不知道他是谁。

    “晏褚居然是晏教授的儿子,真让人想不到。”边上的私语声大了起来,刚刚说过晏褚坏话的悄悄往外圈挪了挪,生怕自己这张脸被他给记下了。

    “其实现在看看,晏褚和晏教授长得还真像,只是晏教授年纪大了,晏褚正值青年,看着他这张脸我总算信了以前咱们教授说的话,他说当年晏教授号称燕京之光,除了夸他在专业上的造诣外,更是夸他那张脸,据说当年有不少女讲师和女学生都喜欢晏教授呢,只可惜晏教授是个好男人,眼里就只有自己的妻子和孩子,当初他被冤枉叛国罪,还有许多女学生为此哭了好些天呢。”

    “还有那样的事?”

    边上的人看了看晏褚,又看了看一旁的江东临,忽然想起来刚刚江东临说的那些话的意思。

    那个江东临口中的高姨估计就是晏教授的前妻,也就是晏褚的生母吧,只是在晏教授出事后她改嫁给了江东临,然后带着晏褚去了江家,应该就是这么一个情况吧。

    这么一来,大伙想着那个能在丈夫出事后,毫不犹豫抛下那个对婚姻很忠诚的丈夫的女人,心里的感官瞬间就差了几分,对于江东临刚刚的指责也带上了几分怀疑。

    “东临,这是怎么回事?”

    江东临的好朋友看着边上人对着他们指指点点,有些受不了了,凑近江东临的耳朵不满的追问了一句。

    这一点江东临还真是冤枉的,他根本就不知道关于晏褚生父的事,在他看来晏褚那个父亲应该还在西北的农场改造呢,晏褚依旧是背负着成分污点的人。

    要是知道晏褚的生父回来了,并且还成为了燕京大学的教授,他根本就不会说出刚刚那些话,他要是那么蠢的人,就不可能把高亚琴那么精明的女人哄得团团转,并且将晏褚送去乡下插队了。

    江东临捏紧拳头,看着对面那个云淡风轻的男人,这才离开两三年,到底是什么让他有了这么大的变化。

    到了差不多每天邮差来村里的点,大队部院子外就响起了一声熟悉的叫喊声,林丁丁还没回过神来呢,林广国就抢了闺女一步飞窜了出去,动作比起那些小年轻还利索。

    林丁丁瞪着亲爹的背影,这就是刚刚和她说别急的人?

    “让我看看都是谁的。”

    林广国抢过邮差手里那两封通知书,看着其中一封抬头写着燕京大学四个字的录取通知书,收件人底下清晰的晏褚两字,一蹦三丈高,欢呼着“我女婿考上大学了,还是全国最好的大学”,惹来了不少村里人。

    “爸,给我看看,快给我看看。”

    林丁丁都快乐疯了,激动地跑了过去,确定她爸没有看错后,眼一翻,身体一软,直接就倒下了。

    “丁丁,丁丁。”

    林广国顿时就慌了,哪里还顾得上女婿考上大学的事,抱起闺女急急忙忙的往村口的卫生站赶去。

    “爸,妈,我听说丁丁昏过去了,现在怎么样了?”

    晏褚刚从学校回来,就被同村的一个村民拦住,告诉他他考上大学了,不过他媳妇听了这个消息太激动,刚刚昏过去,送往卫生站了,听到消息的他匆匆忙忙赶了过来。

    “晏褚,你要当爸爸了。”

    黄茹花乐的牙花子都要出来了,今天这可是双喜临门啊,不仅女婿上了大学,闺女还有了身孕,有了孩子拴着,她心里的担忧就少了不少,晏褚能抛弃妻子,还能抛弃自己的亲生骨肉不成。

    晏褚一下子有些懵了,看着媳妇平坦的肚子,他的孩子现在就待在他妈的肚子里,那么平坦的小肚子,他睡着会不会挤了些。

    原谅一个傻爸爸忘了自己所学的任何知识,对着一个还是胚胎的小宝贝手足无措了起来。

    “我要当爸爸了。”

    晏褚蹲下身,将耳朵紧紧贴在媳妇的肚子上,似乎这样就能和孩子贴近一些,这个经历实在是太奇特了,即便晏褚至今还对自己现在的生活感到不真实,也忍不住有些激动和慌乱。

    “谢谢你,丁丁。”晏褚看着那个自从知晓自己将要成为母亲,一下子就成熟了许多的姑娘,发自肺腑的感谢道。

    “谢什么,我是你的妻子。”林丁丁咬着下唇,看着丈夫这般高兴的模样,心里比蜜还甜。

    她的手轻轻抚摸着自己的肚皮,一切真和做梦一样,她觉得,自己现在拥有了世界上最美好的一切。

    林广国夫妇早在小夫妻说悄悄话的时候就避了开去,把空间留给了他们,离开时看着小夫妻甜蜜的相处,心里松快了许多。

    *****

    晏褚考上了全国最顶尖的大学,一时间成了村里最轰动的话题,当初别人有多觉得林家看走了眼,找了个没用的女婿,现在这脸就打的有多肿,尤其是当晏褚在升学宴上提出要带林丁丁一起去首都后,更是让林广成夫妇一跃成为村里最有眼光的父母,让林丁丁成为村里最受人羡慕的姑娘。

    还在念大学就能把媳妇一块带进城里去,还不是表明了没有当陈世美的意思吗,再说了,听说现在念大学不要钱,国家还给补贴,晏褚考的可是全国最好的大学,补贴一个月就能有二三十呢,比地里刨食可多多了,等他毕业以后,国家分配工作,全国最好大学的大学生,一毕业还不得当干部啊,老林家的祖坟可是冒青烟了,怎么好处全往他们家跑呢。

    这时候村里的羡慕和前一世所有人隐晦的嘲笑截然不同,上一世,原身跑了,林丁丁承受了许许多多的嘲笑,要不是林家人在村里都是有头有脸的,恐怕嘲笑地更过分呢。

    即便这样,林广成和黄茹花还是被气的病了好长一段时间,林丁丁那时候还没查出来怀孕的事,差点因为抑郁,把肚子里的孩子给丢了,也是因为这件事,她才鼓起勇气,不管别人的嘲笑讥讽,坚强起来,过自己的日子,将孩子好好带大。

    上一世,直到原身的儿子考上了了燕京大学,才平息了村里人对于那些陈年往事的闲言碎语,林丁丁则是被出息又孝顺的儿子接到了首都,那时候林家老两口也已经过世了,一切的纷纷扰扰才算彻底远离她。

    “小褚啊,这里是我和你妈攒下的一些钱,你们夫妻去了首都,没点钱傍身可不行。”

    黄茹花有些纠结,闺女怀着身孕,按理应该是留在她身边让她贴身照顾比较好,虽然女婿是首都人,可女婿家里的情况她又不是不知道,想要女婿他妈照顾闺女,简直就是笑话。

    可不让闺女跟着,黄茹花又不放心,别看女婿现在表现的好,万一在学校遇到了一个漂亮的女同学变了心,远在村里的闺女鞭长莫及,哭都来不及。

    “爸,妈,这钱我不能收。”晏褚把钱推了回去。

    “怎么不能收,你们要是还认我们这对爸妈,就把钱收起来。”林广国怕女婿是为了面子不收这笔钱,强硬的又把钱塞了过去。

    “你的补贴还挺多,可丁丁现在情况特殊,每天总得吃一个鸡蛋补身子吧,花钱的地方可不少。”

    林广国估计这个女婿回了首都也不会搬去继父家住,到时候租房子又是一笔支出,两口子的日子就扣索了。

    “爸,妈,丁丁,我还没来得及和你们说,之前我不是收到一封从首都寄来的信吗,我爸平反了,上头恢复了他当初的教授职位,还把咱们家充公的房产归还了一部分,这趟回去,咱们就住我小时候住过的院子,我爸还不知道丁丁怀孕的事,要是知道准乐疯了。”

    因为晏褚的到来,一切都和上一世有了区别。

    上一世原本在这个时候,原身就该接到陇省农场那儿寄来的遗物了,晏荀没有撑到平反的那一天,这也是促使原身黑化的重要原因之一。

    “你爸爸平反了!”

    林广国和黄茹花有些激动,本来他们同意闺女和晏褚处对象就没有在意过他生父的成分,现在晏褚他爸平反了,简直就是锦上添花啊。

    亲家公可是大学教授呢,早几年,他们能想象自己会和大学教授成亲家?

    “我爸早就想看看丁丁了,他知道这些日子多亏了爸妈你们照顾我,还有大舅、二叔、三叔,我爸说我积了三辈子的福气,才能找到丁丁这么好的媳妇,他在信里和我说了,等今年过年,他和我一块回来,一定要当面感谢你们,顺便也把当初拉下的亲家双方见面的礼节给补上。”

    晏褚看出了媳妇的忐忑,握住她的手对着老丈人说道。

    “我哪有爸说的那么好。”

    林丁丁原先还有些怕,怕公公不喜欢他,听了晏褚的解释,那些惧意一下子就少了大半,觉得晏大哥的爸爸,一定不会是那种可怕的长辈。

    这么想着,她面上就轻松了许多,很自然的改口直接喊爸了。

    “亲家公也太客气了,咱们都是一家人,哪用得着计较那么多。”

    林广国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头别提多妥帖了,这一年村里人的嘀咕他又不是没听到过,就怕倒贴还贴出一个白眼狼来,现在看来亲家公和女婿都是好的。

    而且女婿刚刚的话就意味着明年过年他们会回村里来过,那时候闺女也已经生完孩子了,他也能见见自己的小外孙。

    因为知道了晏褚生父平反的事,林广国夫妇原本的担忧就少了许多,亲家公是大学教授呢,工资补贴能少了去,还怕饿着他闺女不成。

    当初是磨不过闺女勉为其难答应的婚事,现在看来确是捡了大便宜了,实在是让人想象不到啊。

    *****

    首都火车站,人来人往,高考恢复的第一年开学是在年后,开学报到的新生正好和一些探亲访友完回家的人挤上了,晏褚小心的护着怀孕的妻子,拎着行礼四处张望。

    没多久,他就从人群中找到了自己等的那个人。

    晏荀举着牌子,手心里全是汗,他在心里想着等见到儿子的第一面该说些什么,在心里打着草稿,可真当见到不远处朝他走来的儿子和儿媳时,脑子早就一片空白,只剩下激动了。

    “叮——开启支线任务,惩罚高雅琴,江城,使得江东临名誉扫地,任务成功奖励积分300,失败无奖励。”

    久违的系统007再次出现了。

    “没想到你居然完成了之前那条支线任务,主线任务也已经完成了80%,你比我想象中的还要优秀。”

    “晏褚,你怎么了?”

    林丁丁看着丈夫站着不动,疑惑的问道。

    “我看到咱爸了。”晏褚朝不远处的晏荀挥了挥手。

    “为什么又多出了一条任务,我以为原身经历了上一世,已经看破了许多执念了。”晏褚在心里好奇地对系统问道。

    “任务世界中时常会有触发式支线任务的出现,原身的确想明白了许多,可并不意味着他会愿意放弃报复曾经的敌对对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