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6.恶毒女配她干爹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为防盗章, 防盗比例50%, 24小时后可看到正常更新  那天她和江城吵闹的动静不小, 尤其是后来动手摔砸东西的时候,把边上邻居都给吸引过去了, 只是夫妻吵架也算是家务事,旁人不好插手,直到江东临回家了, 才跟在他身后悄悄往江家房里瞧了一眼。

    就是这一眼他们都看到了倒在血泊里的高亚琴, 以及一地狼藉的客厅,这时候,江东临再想关门已经来不及了, 冲上来的邻居把他推开, 人命关天, 一群人急急忙忙把高亚琴送去了附近的医院, 勉强保住了性命。

    当时屋内的情况看见的人可不少,即便江城想说是高亚琴自己失足摔伤的也没人会信,加上江南城和江西进两个孩子当时早就已经被吓得六神无主,让人套出了不少话来, 高亚琴还没醒呢,江城就被公安的人给带走了。

    高亚琴爱江城, 毋庸置疑, 可是她更爱自己的性命, 等她醒来之后知道在自己摔倒撞到博物架后, 江城眼睁睁看着她血流一地却不送她去医院救治, 当下就寒了心,她醒来第一件事,就是闹着要和江城离婚,并且要求一双儿女的抚养权和家中绝大部分的财产。

    只可惜,屋漏偏逢连夜雨,这婚离不离暂时不说,高亚琴还没出院,就被纪检部的人隔离调查了,江城那些年做的一些贪赃枉法的事被爆了出来,其中也有不少高亚琴参与的影子,她本就不是什么心性坚定的,重伤未愈,加上纪检部施加的庞大压力,终究还是抵抗不住,把这些年做过的事一件件招了出来。

    两个人的公职全被取消不说,江城因为行贿受贿,蓄意伤人罪判处了三十年的监禁,高亚琴比他好一些,因为共同参与销赃,最后被判了十年。

    至于江家的房产和一些积蓄全部被充公,包括当初晏旬给高亚琴的剩下的那一小部分金条,他并没有索要回那笔财产,毕竟历时太久,没有足够的证据表明那些东西是他的,其实只要那些财务不再属于江家,晏旬的目的就已经达到了。

    她已经将近四十岁了,等十年后再出来,没有工作,没有积蓄,等待她的是什么样的生活可想而知。

    七八年,家庭成分对于一个人而言还是很重要的,包括对于正在念大学的学生。

    江城最疼爱江东临这个儿子,即便是认罪,也努力将江东临从所有的事情里逃脱出去,高亚琴就没那么好心了,当初她对江东临好,除了讨江城的开心,也有恢复名声的意思,毕竟当初晏旬一落难,她就立马和他离婚,在多数人看来是可以同富贵,不能共患难的绝情女人,改嫁后,她急需一个好名声帮她甩脱前一段婚姻留下来的坏名声。

    现在她都要坐牢了,当然想也不想的把江东临参与的那些事全都说了出来,争取减刑能够早点离开监狱。

    高亚琴这辈子就没受过什么苦,即便在她小时候高家没落的时候,好歹也还是工人之家,在吃穿上并没有苛责她,嫁到晏家后,她过上了少奶奶的好生活,即便后来离了婚,有晏旬给的那盒金条,她的日子依旧富裕。

    监狱对她而言,和地狱差不多,她无法忍受粗糙的囚衣,无法忍受掺着糠麸的伙食,更无法忍受十几个人一间大通铺,十几二十天没法洗一次澡的生活,为此,她绞尽一切脑汁想要争取减刑,江东临是她咬出来的第一个人,但绝对不会是最后一个。

    最后江东临也被判了两年,因为罪证不足,大学没法上了,又留下了这么严重的污点,他的未来,几乎一片黑暗。

    唯二逃脱的就是江南城和江西进两姐弟,江家和高家只剩下一些远亲,没人愿意养这两个早就被宠坏的娇小姐和贵公子,最后两人被送去了福利机构,他们才十三岁,福利机构能保证他们在十六岁之前的生活,至于以后,就得靠他们自己了。

    晏褚没有想到一切会进行的那么顺利,诚然这里面有他父亲插手的原因,可是江家人狗咬狗的结局,还是超乎了晏褚的想象。

    他想起了007当初说的话,这里面或许也有新手世界任务难度较低的原因吧。

    对于此时的他而言,江家人已经是过去式了,现在的他正站在产房外,焦急的在外头来回踱步。

    “小褚啊,你放心吧,女人头一胎生孩子没那么快的,丁丁的身体养的很好,不会有什么事的。”

    黄茹花对着女婿说到,现在她真是庆幸自己当初没有阻止闺女和他的婚事,不然上哪找一个家世好,人品好的女婿来。

    在林丁丁生产前一个月,黄茹花和林广国以及长子林丁男一块来了首都,现在就住在晏家,林广国毕竟是生产队的大队长,不能请太久的假,在首都待了一个星期,就和长子拎着晏褚给买的礼物,大包小包的回乡去了,至于黄茹花留在了首都,她得伺候完闺女坐月子,看看情况再走。

    “亲家公,你也坐着吧。”

    黄茹花对女婿的这个爹很是敬重,大学教授,搁以前那就是给秀才举人教课的能人,她以前见过最厉害的人就是公社主任了,现在晏旬排在了她心里最厉害的人当中的第一位。

    “没事,亲家母,现在我也坐不住啊。”

    晏旬有些慌,里头正在生产的是他儿媳妇,即将出生的是他的孙女或者孙子,他错过了儿子的成长,这一次,他希望自己能全程参与到孙女或是孙子的成长中去。

    “哇哇哇——”

    隔着薄薄的产房门板,传出来一声婴儿宏亮的哭啼声,这下子别说晏褚和晏旬了,就是一开始很冷静的黄茹花都忍不住激动了起来,三个人团团围住产房的门,就等着护士把孩子抱出来。

    “是个男孩,等会护士会抱孩子去做一下基础的检查,以及清洗称重。”

    一个带着口罩的小护士抱着一个被裹得严严实实的孩子出来,粉粉的一团,刚出娘胎头发已经足够茂密了,因为羊水没有擦干,湿乎乎的一缕缕黏在脑袋上,皮肤皱皱的,和小老头似得,可是在晏褚眼里,世界上就没有比他更好看的孩子。

    这就是当父亲的感觉吗?

    晏褚看着软乎乎一小团,似乎还没有他两个巴掌大的孩子,压根就不敢碰他。

    “护士,我的妻子怎么样?”

    晏褚没有忘记孩子的妈妈,对着抱着孩子的护士紧张的问道。

    黄茹花对这个女婿的满意又多了几分,男人都重视孩子,当初她生丁男几个的时候,总是刚生完所有人就围着孩子去了,等到看够了孩子,才想起她这个孕妇,若说黄茹花这辈子对林广成有什么不满的,估计就是这一点了。

    可有什么办法呢,村里的男人都这样,你要是说自己不开心了,人家还嫌你矫情呢,和自己的孩子吃什么醋。

    晏褚无意间的做法让丈母娘对他的满意度又加了一分,也得到了那个小护士的另眼相看。

    自从计划生育政策出来,产房的小护士经历最多的就是生产完一群人围着她孩子是男是女,连女方的亲属也是这样。

    是个女孩,多数人都会失望的散开,连孩子都懒得看,如果是男孩,那就欣喜若狂,围着男婴像是在看什么宝贝,把刚刚生产完的产妇抛在一旁。

    像晏褚这般第一反应就是问产妇的,小护士见的还真不多。

    “产妇没什么大碍,只是生产时脱离,暂时睡过去了,等会估计就能醒了,她就出来了,一会儿会送去病房,你们可以在这儿等着,也可以去病房等着。”小护士说完,抱着孩子又进了产房。

    等林丁丁再次醒来的时候,丈夫就坐在自己的病床边上,在她的另一边,是洗完澡,香喷喷的粉嫩小猴子,正闭着眼,睡得香甜。

    “丁丁,这是我们的孩子。”

    晏褚抱起一旁新鲜出炉的儿子,凑到林丁丁的面前,在此之前,他帮她在身后垫了几个枕头,方便她能坐起身来。

    “他好小,好红。”

    林丁丁家乡的风俗,未出嫁的女孩是不能进产房也不能接触未满月的孩子的,因此她看到的孩子多数都是已经脱离了刚出生时皱巴巴的小老头样的孩子,皮肤也没有现在那么红。

    “刚出生的孩子都是这样的,咱们的儿子很英俊。”

    晏褚也不知道自家儿子这模样在婴儿界里排几番,但是在他眼里,绝对是最帅的没错。

    林丁丁就是晏褚的脑残粉啊,这一点在结婚之后有越发明显的征兆,她虽然觉得儿子的模样似乎并没有丈夫说的那么好,可还是选择了无条件接受。

    腹有书香气自华,林丁丁相信有晏大哥这样的爸爸,孩子即便模样不好,靠内在美也能吸引很多女孩子的目光,不用担心找不到媳妇的。

    “真好。”

    林丁丁小心翼翼的抱着睡得正甜的儿子,看着一旁眼神温柔的丈夫,一瞬间,幸福的感觉充斥了她整个心房。

    “叮——主线任务完成度百分之一百,新手世界任务全部结束。”

    随着007的声音出现,晏褚的意思一下子从身躯中脱离开来,按照他现在的视角,此时的他飘浮在半空之中,能清晰的看到房间内的场景,那一个晏褚正握着妻子和儿子的手,从头到尾,自己的意识离体,似乎没有任何人察觉。

    “你比我想象中优秀,但这只是新手世界,任务难度将会是你之后经历的世界中最低的,现在新手任务结束,你可以选择留在这个世界中,直到生命的终结,也可以选择结束任务,留下复制体,他会继承你所有的思想情感,相当于完全克隆的你。”

    007从半空中出现,说实话,他对晏褚很好奇,以前不是没有做类似任务的宿主,他们选择报复的手段无一例外极近残忍极端,而晏褚从头到尾都处于一种清醒的状态,仿佛原主的共情对他没有任何效果。

    太冷静了,冷静的让007有些惊讶,他仿佛能很好的隔离自己和原身的情感,当初扼杀了那么多优秀宿主的情绪共情,对他而言影响似乎不是很大。

    或许它能有所期待,它的十七号宿主,能走的很远。

    “留在这个世界里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吗?”晏褚看着此时躺在床上,笑靥盈盈的姑娘,以及那个粉粉皱皱的孩子,神色莫辨的问道。

    “只需扣除一百积分,即可留在任务世界,直到生命终结。”

    “那我选择留下。”

    晏褚笑了笑,这还是他第一次成为一个丈夫,成为一个爸爸,所以他想留下。

    “好。”

    007的机械眼深深看了晏褚一眼,下一秒,晏褚就觉得灵魂一荡,回到了自己的身躯当中。

    感受这手中温热的触感,晏褚想着,他不知道之后将会经历一个个任务世界的自己会不会对亲情爱情产生不一样的态度,但至少在此刻,他真的拥有并且珍惜过。

    *****

    在第一个任务世界,晏褚活到了七十七岁,在送走了林丁丁的那一年,他回到了当初两人相逢的那个小村庄,在第三天,彻底脱离了那个世界。

    “晏褚,我们离婚吧。”

    这是他进行任务的第二个世界,难度相较于新手世界更高了,他还没来得及接受剧情和原身的记忆,就听到了一声疲惫而又颤抖的女音。

    晏褚看着眼前那个穿着宽松的女式睡衣,无助的窝在沙发里,显得格外瘦弱的女人,沉默了片刻,冷淡的应了一句。

    “好。”

    女人怔忪了片刻,眼底一片水光,似乎想要做出微笑的表情,似解放,似心碎,轻咬着下唇,起身离开。

    从头到尾,晏褚都坐在自己的位置,看着那个女人消失在了通往二楼的楼梯上。

    直到人走远了,晏褚闭上眼睛,开始吸收起了原身的记忆,等看完这个世界的大致走向,明白委托者的任务要求后,冷静如晏褚,也忍不住吐出了一个“靠”字。

    “怎么回事,你不是和我说了晏褚已经对你产生兴趣了吗,还说用不了多久他就会向你表白,那时候咱们之前的计划就能顺利进行了。现在怎样,他不仅自爆了隐婚,还在咱们的脸上狠狠扇了一巴掌。”

    于心桐的经纪人宋迭是和刘江涛差不多时间来晨心的,还有过一个小过节,刘江涛运气好,晏褚就是他一手挖掘出来的,现在算是晨心的金牌经纪人。

    而宋迭比起刘江涛来就差了些,这些年他手里出过不少小花和小鲜肉,只可惜繁华期太短,至今没有一个老资历的影帝影后帮他撑场面。

    他这个人最小心眼不过了,一直视刘江涛为眼中钉,想要争抢他在晨心的地位,因此从自己现在力捧的小花于心桐最终知道晏褚隐婚的事实,并且得知她和楚天河的打算后,宋迭是全力支持的。

    这些年他好歹也带出了不少二线明星,在圈内也有自己的人脉,当初于心桐他们的计划能成功,宋迭在里头的作用绝对不容小觑。

    “宋哥,这里头一定有问题。”

    于心桐对自己的魅力十分有信心,她知道晏褚喜欢的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孩,这些日子里,她也一直扮演着一个善良温柔,同时带着一些小俏皮的可爱女孩儿。

    当初晏褚能够和于心妍结婚,就意味着他对于心妍是真的喜欢的,不过都结婚十二年了,再美的女人也看腻了,于心桐相信晏褚的喜好或许不会改变,可他更需要一些新鲜的调剂。

    所以她一边模仿于心妍,一边又显露出自己和于心妍不同的地方,那个无趣的女人就和她妈一样,也怪不得让人家抢走男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