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7.恶毒女配她干爹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为防盗章, 防盗比例50%, 24小时后可看到正常更新  一间略显破旧的泥坯房内,一张占据了房内大半空间的长炕上躺着一个清秀却憔悴的青年, 身上盖着厚厚的被子,脸上有一抹不健康的潮红色。

    晏褚躺在炕上,看着自己的室友一个个出门,虚弱的点了点头。

    “哎, 晏褚什么都好, 模样好,性格好,还是高中生,只可惜这身子骨差了些, 刚来村里插队没多久, 都病了多少回了, 你们说他这样要是回不了城, 将来可怎么办呢?”

    “谁知道呢, 不过你也说了他模样好,只要有个村里姑娘愿意嫁给他不就成了,有未来岳父和小舅子们的帮衬, 还担心日子过不下去。”

    “别看晏褚性子好,其实他心气还挺傲的, 毕竟首都来的, 能甘心娶个乡下媳妇。”

    ......

    外头的声音越来越远, 直到晏褚再也听不清, 他闭上眼,接受原身的记忆和这个世界的剧情。

    没错,此时的晏褚已经不再是原来的那个晏褚,现在存在在这具身体里的男人,虽然和原身同名,却是一个世外来客,或许也能叫他执行者。

    九重天之外,存在一个奇妙的空间,存在在那个空间里的,除了主神,以及他所创造出来的系统,剩下的就只有如晏褚一样的执行者了。

    他们多数都是意外死亡,心存不甘的人,又因为心智或是某方面的原因被系统挑选中,执行任务,只要凑满积分,就能回到原本的世界,消除执念。

    晏褚不知道他的系统挑选他的原因是什么,毕竟他这一生几乎没什么遗憾,除了死的早了点,并且到死还是处男外。

    不过他父母恩爱,事业有成,朋友不多,却个个讲义气,死亡的原因也是因为疾病,不存在抹杀意外等情况。

    唯一让他放心不下的父母当年就没好好响应独生子女政策,他那弟弟只比他小了三岁,还抢先他一步,让爸妈抱上了孙子,他患病的时间不短,父母早就做好的心理准备,或许会悲痛,但是时间是最好的良药,有弟弟在,他完全能放心。

    晏褚有时候会想,难道是他做人太佛系,系统挑选他的原因就是为了让他摆脱处男之身?

    想不明白就不要去想,晏褚就是那么一个豁达的人,反正活着总比死了好,他接受了系统的条件,成为了一名执行者。

    晏褚平心静气的接受原身的记忆和这个世界的剧情,等接受完一切,淡定如他都忍不住要爆一句粗口了。

    这个世界是类似华夏国六七十年代的平行空间,大致走向相同,只是在领导人,历史进程上稍微有了一些改动。

    原身晏褚,十七岁,首都人士,1976年插队到了南方的一个小村庄,原身的条件不错,父母都是大学教授,只可惜时运不济,文化大运动刚开始那一年,生父就被自己的学生举报叛国罪,生母当下和丈夫离婚,带着原身改嫁,并且登报和原身生父脱离关系。

    原身当时也就七岁,并不是很成熟的年纪,懵懵懂懂的,就成了一部分人嘴里的白眼狼,冷血无情的不孝子。

    原身的母亲改嫁后又生了一对儿女,加上再嫁丈夫原配妻子留下的一个长子,几乎没有多少心思放在原身身上,她改嫁的人家条件不错,在物质上也没亏待原身多少,只是那样压抑的生活环境,生父那边亲友的指指点点,让原身的性子敏感又自卑,表面上光风霁月,实际上小肚鸡肠。

    在他十六岁生日当天,生母不顾他的反对,在插队下乡的名单中用他的名字取代了继兄的名字,让他成了知青中的一员,原身的身子骨并不是很好,下乡的日子过得万分艰难,好几次得重病差点没挺过去,雪上加霜的是,在知青第二年,原身接到了他生父劳改的农场寄来的信件,随带的包裹,是他生父的遗物。

    看剧情前半截的走向,这估计就是一个小反派养成的过程,果不其然,在高考恢复后,原身考上了全国最好的大学,顺利的回到了首都。

    之后的故事很俗套,原身在家里四处挑拨,挑拨继兄和继父的关系,挑拨继兄和同父异母弟弟的关系,挑拨生母对继兄的关系,把原本还算和睦的家庭搞得鸡飞狗跳。

    原身的继父算是改革开放后第一批辞掉体制内工作下海经商的牛人,和原身的生母一起创办了一副不小的家业,原身的心思就放在这份家业上,他想要取代继兄,宁可所有的家业都让两个同母异父的兄弟继承,也不愿让继兄得到分毫。

    因为他记得,当初要不是继兄和生母的那番话,下乡插队的那个人就不会是他,他就剩下生母一个亲人,不敢怨恨生母,只能将一腔怨恨全都加诸在继兄之上。

    只可惜,这个世界的主角不是他,而是他的继兄和继兄的女友,理所当然的他的那些阴谋都失败了,并且下场凄惨,潦倒而终。

    如果光是这样,晏褚绝对不会说原身渣的,可谁让这小子当初下乡的时候,为了躲避繁重的农务,娶了村里大队长的闺女,仗着人家小姑娘喜欢他,把人哄得团团转的,高考恢复后,还哄着姑娘偷了她爸的公章,拍拍屁股拿着介绍信念大学去了,把那个乡下媳妇抛到了脑后,他走的时候,压根就不知道他那媳妇怀孕了。

    晏褚最不喜欢的就是那些玩弄感情没有担当的男人,纵然许多人都对不起原身,可那小姑娘对他的好却是真真切切的,他辜负的不是一份普通的爱情,而是这个世界上或许是唯一的,对他最真挚的,不惨任何利用的感情。

    他的孩子已经被当年那个小姑娘抚养长大,也考上了他当年考上的那个大学,因缘际会,他的儿子知道了这些年发生的事,可笑的是,最后在去世的时候,替他收尸入殓的,却是那对早早被他抛弃的妻儿。

    临死,原身才看明白自己荒唐的一生,他就是这次任务的许愿人,他希望回到一切开始之初,这一次,他不想做别人生命里的反派,如果可以,他希望和那个家庭彻底脱离关系,他想要父亲好好活着,他想要弥补当年那个小姑娘,还有他们的孩子。

    “叮——主线任务:让林丁丁获得幸福,成功奖励积分500,失败关小黑屋五十年,支线任务:挽救晏荀的性命,成功奖励积分300,支线任务失败无惩罚。”

    晏褚还没从灌输的记忆中回过神来,耳边就传来了系统007的声音。

    “第一个任务世界难度等级较低,没有特殊情况,请勿呼叫系统。”说罢,就从晏褚的脑海中消失,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晏褚有些苦笑不得,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据说现在主神空间系统严重不足,007作为个位数的大佬系统,带的执行者可多了,它兼任女配复仇系统,炮灰逆袭系统,反派洗白白系统,宠妃系统等各色系统于一身,晏褚作为一个新人,还真不值得007在他身上耗费太多心血。

    说起来,晏褚还不知道系统在他身上的定位是什么,总不可能是什么反派洗白白系统吧?稳重如晏褚,一想到以后每一世的自己或许都是大反派,也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不过,挽救晏荀,也就是原主生父的性命这个任务他理解,让林丁丁,也就是原主后来娶的那个乡下妻子幸福,这幸福的判定到底是什么标准呢。

    晏褚思索再三,在关小黑屋五十年的压力下,还是冒死在心里呼唤了一遍007.

    “有什么事!!!说!!!”

    即便007没有实体,可是光听这声音,晏褚就觉得它那怨气实质化了。

    也怪不得007,它刚刚还在处理其中一个宿主捅下的烂摊子呢,明明那个宿主对应的自己只是宠妃系统,她只要勾引皇帝就成了,可偏偏那个宿主每到一个世界,她不仅勾引皇帝,她还喜欢勾引王爷、皇子、太傅......长得讨她喜欢她就勾引,好好的宠妃系统差点被她玩成了肉.文女主系统。

    007是绝望的,可偏偏那个女人次次都能出色的完成任务,罚也不是,骂也不是,只能跟在她屁股后帮她收拾烂摊子。

    “幸福值的判定标准是什么?”晏褚抵抗着系统的低气压,声音平稳的问道。

    “幸运值可打开系统面板查询,满值一百,达到一百,主线任务即为成功。”晏褚的平静让007高看了一眼,它有预感,这个宿主或许能走很久。

    不过万事都难以预料,想当初它另一个宿主多羞涩的一个姑娘,现在如狼似虎,它这么正经的系统根本就招架不住。

    007打了个冷战,它察觉到自己要是再不去盯着点,今晚那个垃圾六号宿主就要爬摄政王的床了,它得去拦着点,不然剧情得崩坏成什么样了。

    对于系统说完就跑的画风,晏褚已经有点习惯了,照系统的说法,他调出了自己的任务面板,果然上头有主线任务和支线任务的完成度,此时两个任务的完成度都为零。

    “晏大哥,我给你带了退烧的药。”

    知青院的门被敲响,门外传来一声清脆的女声,晏褚将任务面板收了起来,如果他的记忆没错,这时候来的应该就是他这个的任务目标林丁丁吧。

    那个傻的让人心疼的小姑娘。

    因为这些年晏褚一直不肯公开承认他和于心妍的婚姻,偶尔工作需要还会和一些当红女星炒作一下恋情,娱乐圈太过复杂,龙莫棋对他的感官并不算很好,可是刚刚听到电视里直播的画面,她忍不住怀疑,自己当初对晏褚是不是抱有太多偏见了,或许,他并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不负责任。

    “心妍......”龙莫棋有些纠结,劝于心妍原谅晏褚不可能,毕竟那十二年的委屈都受了,再说了,谁知道晏褚今天来这么一出到底是为了什么,他是影帝,演戏对他而言是家常便饭,没准这看似感人肺腑的表白,都是假的呢。

    可要说让于心妍别被晏褚的花言巧语骗了,万一这一切都是真的呢,毕竟心妍那么好一个姑娘,渣影帝在离开她之后才发现自己离不开她,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她看得出来,心妍对他是死心塌地的,就是不知道这一次为什么这么决绝的提出离婚,实际上没了隐婚这个矛盾,两人的复合也不是不可能。

    龙莫棋快把自己给纠结坏了,看着友人的恋情艰难,更加坚定了她不婚主义的念头。

    “我们走吧。”

    于心妍鼻尖微微泛着红,她的眼皮低垂,浓密的睫毛在下眼睑处洒下一片阴影,偶尔闪动,沾着晶莹的泪珠,湿漉漉的,如同蝴蝶的翅膀一般。

    “啊,走?”

    龙莫棋看着于心妍这么快恢复正常人的模样,不知道为什么,反而看着更心慌了。

    “错过了就是错过了,莫棋,我是真的累了。”

    她怕了,不想再让自己受到伤害,现在的她只想把自己龟缩在厚厚的龟壳中,只是她自己也没有察觉到,刚刚晏褚那段发自肺腑的表白,早就将她用来保护自己的盔甲撬开了一个裂缝。

    电视里的直播节目也已经差不多到了尾声,实际上那个支持人提出的问题正好是节目最后一个问题,这样的直播节目的时常都是严格把控的,即便主持人有心再问,一旁早就已经气急的晏褚的经纪人也不会允许他们这么做。

    因此在晏褚自爆隐婚且离婚的惊天大料没多久,节目的片尾片就正常播放了出来,龙莫棋看着晏渣男消失在电视里,跺了跺脚,这才跟着于心妍离开。

    *****

    ......

    “啪!”

    刘江涛将几封最新出炉的杂志甩在了晏褚面前的桌子上,气急败坏的狂抓着自己的脑袋,原本梳的整整齐齐的大背头发型,此时几乎成了稻草窝。

    “我的大祖宗诶,你真是要气死我啊。”

    要是换一个咖位小一点的,刘江涛早就开骂了,可眼前这个大影帝不行啊,打不得骂不得,即便对方做了一件震惊娱乐圈的大事,他也不敢对他说一句重话。

    “你说说你,要公布自己隐婚的事,就不能提前给我打个招呼吗,这样一来我也能实现和媒体通气,多准备一些水军,至少在舆论上不能负向评论一面倒啊。”

    刘江涛是知道晏褚隐婚的事的,为了防止他手头最大的摇钱树的那个妻子不省心给他惹麻烦,私底下他和对方有不少接触,在确定了对方无害后,才没有做出后续的准备。

    可没想到防了于心妍,自己这颗摇钱树却玩起了自爆。

    “江涛,我已经三十五了。”

    晏褚对对方的话没什么太大的反应,他点了点那几摞杂志报纸,直视刘江涛的双眼。

    “现在的反应并不是不可控不是吗?”

    晏褚既然这么做,自然有自己的准备,当初原身被爆出隐婚丑闻,是在他被警察以吸.毒.藏.毒罪名带走后,而且隐婚也是敌对方的爆料,添油加醋,增添了许多莫须有的赘述。

    而现在不一样,隐婚的事是他主动提及的,而且这么些年,除了那些显然是新片炒作的绯闻外,他洁身自好,从来没有被爆出和那些女星或是富婆有什么亲密举动或是夜宿酒店这样的猛料过,即便是炒作,顶多也就是两人加上双方的经纪人或是助理一起吃个饭,拍照的时候选好只有两人入框的角度,等需要澄清时,再把全员合照放出来。

    因此认真点说,那些绯闻实际上也是不存在的。

    这样洁身自好,有作品,有话题度,并且靠三座影帝奖杯奠定了自己在娱乐圈位置的三十五岁影帝,自己向大众宣布自己当初欺骗了大家,其实早就已经结婚,似乎并不是那么让人难以接受,尤其是他在电视里的那一番真挚的告白,在部分粉丝或是路人的眼里,还能有一个敢作敢当的名声。

    十二年,那是晏褚刚进娱乐圈的时候,那时候他只是个新人,或者选择隐瞒也是因为经纪公司要求的缘故,或者说是处于为了保护妻子的原因。

    对于真正喜欢他的粉丝来说,这都是现成的借口,至于那些女友粉或许会接受不了,不过到了晏褚这个程度,太过年轻做事过于冲动的女友粉只占了少数,加上这次自爆来带的曝光度,或许并不会大规模脱粉,没准还能让他的人气更上一筹。

    刘江涛也是娱乐圈的老油条了,他也是看准了这一点,所以才没真的发火。

    “不管怎么说,你都应该提前和我通通气啊。”

    刘江涛气势一弱,又抓了把头发,瘫坐到一旁的皮椅上,从事情发生之初,他的几个手机就没停止过铃响,除了要和晏褚代言的厂家解释这件事,还要和那些正在洽谈中的电影综艺的导演说明,虚火上身,口干舌燥。

    “不是我不想,而是我隐婚的事瞒不住了,有人想借这件事来对付我。”

    晏褚没打算瞒着刘江涛,结合原身的记忆,这个经纪人还是很可靠的,至少在原身被人人唾骂的时候,他还坚持帮他活动关系,想让他重新站起来,只可惜原身那时候斗志全无,选择跟着于心妍出国,也不知道他最后混的怎么样。

    “这件事整个公司除了我,也就大老板知道,难道是你和于心妍不小心让人拍到了?”刘江涛脸色一变,他说晏褚这么稳重的一个人怎么会干出这么不靠谱的事,原来是瞒不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