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0.女皇的宠夫
    ,精彩小说免费!

    此为防盗章, 防盗比例50%, 24小时后可看到正常更新  “晏褚他......”

    龙莫棋作为于心妍的朋友,这个时候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她和晏褚结婚十二年,作为于心妍最好的朋友, 龙莫棋见到晏褚的次数屈指可数,他永远都是匆匆的来,匆匆的去, 因此对于这个大明星,她更多的了解就是在电视里, 新闻报道中,即便是于心妍提及他的次数也屈指可数。

    因为这些年晏褚一直不肯公开承认他和于心妍的婚姻, 偶尔工作需要还会和一些当红女星炒作一下恋情, 娱乐圈太过复杂, 龙莫棋对他的感官并不算很好,可是刚刚听到电视里直播的画面, 她忍不住怀疑,自己当初对晏褚是不是抱有太多偏见了,或许, 他并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不负责任。

    “心妍......”龙莫棋有些纠结,劝于心妍原谅晏褚不可能,毕竟那十二年的委屈都受了, 再说了, 谁知道晏褚今天来这么一出到底是为了什么, 他是影帝, 演戏对他而言是家常便饭,没准这看似感人肺腑的表白,都是假的呢。

    可要说让于心妍别被晏褚的花言巧语骗了,万一这一切都是真的呢,毕竟心妍那么好一个姑娘,渣影帝在离开她之后才发现自己离不开她,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她看得出来,心妍对他是死心塌地的,就是不知道这一次为什么这么决绝的提出离婚,实际上没了隐婚这个矛盾,两人的复合也不是不可能。

    龙莫棋快把自己给纠结坏了,看着友人的恋情艰难,更加坚定了她不婚主义的念头。

    “我们走吧。”

    于心妍鼻尖微微泛着红,她的眼皮低垂,浓密的睫毛在下眼睑处洒下一片阴影,偶尔闪动,沾着晶莹的泪珠,湿漉漉的,如同蝴蝶的翅膀一般。

    “啊,走?”

    龙莫棋看着于心妍这么快恢复正常人的模样,不知道为什么,反而看着更心慌了。

    “错过了就是错过了,莫棋,我是真的累了。”

    她怕了,不想再让自己受到伤害,现在的她只想把自己龟缩在厚厚的龟壳中,只是她自己也没有察觉到,刚刚晏褚那段发自肺腑的表白,早就将她用来保护自己的盔甲撬开了一个裂缝。

    电视里的直播节目也已经差不多到了尾声,实际上那个支持人提出的问题正好是节目最后一个问题,这样的直播节目的时常都是严格把控的,即便主持人有心再问,一旁早就已经气急的晏褚的经纪人也不会允许他们这么做。

    因此在晏褚自爆隐婚且离婚的惊天大料没多久,节目的片尾片就正常播放了出来,龙莫棋看着晏渣男消失在电视里,跺了跺脚,这才跟着于心妍离开。

    *****

    ......

    “啪!”

    刘江涛将几封最新出炉的杂志甩在了晏褚面前的桌子上,气急败坏的狂抓着自己的脑袋,原本梳的整整齐齐的大背头发型,此时几乎成了稻草窝。

    “我的大祖宗诶,你真是要气死我啊。”

    要是换一个咖位小一点的,刘江涛早就开骂了,可眼前这个大影帝不行啊,打不得骂不得,即便对方做了一件震惊娱乐圈的大事,他也不敢对他说一句重话。

    “你说说你,要公布自己隐婚的事,就不能提前给我打个招呼吗,这样一来我也能实现和媒体通气,多准备一些水军,至少在舆论上不能负向评论一面倒啊。”

    刘江涛是知道晏褚隐婚的事的,为了防止他手头最大的摇钱树的那个妻子不省心给他惹麻烦,私底下他和对方有不少接触,在确定了对方无害后,才没有做出后续的准备。

    可没想到防了于心妍,自己这颗摇钱树却玩起了自爆。

    “江涛,我已经三十五了。”

    晏褚对对方的话没什么太大的反应,他点了点那几摞杂志报纸,直视刘江涛的双眼。

    “现在的反应并不是不可控不是吗?”

    晏褚既然这么做,自然有自己的准备,当初原身被爆出隐婚丑闻,是在他被警察以吸.毒.藏.毒罪名带走后,而且隐婚也是敌对方的爆料,添油加醋,增添了许多莫须有的赘述。

    而现在不一样,隐婚的事是他主动提及的,而且这么些年,除了那些显然是新片炒作的绯闻外,他洁身自好,从来没有被爆出和那些女星或是富婆有什么亲密举动或是夜宿酒店这样的猛料过,即便是炒作,顶多也就是两人加上双方的经纪人或是助理一起吃个饭,拍照的时候选好只有两人入框的角度,等需要澄清时,再把全员合照放出来。

    因此认真点说,那些绯闻实际上也是不存在的。

    这样洁身自好,有作品,有话题度,并且靠三座影帝奖杯奠定了自己在娱乐圈位置的三十五岁影帝,自己向大众宣布自己当初欺骗了大家,其实早就已经结婚,似乎并不是那么让人难以接受,尤其是他在电视里的那一番真挚的告白,在部分粉丝或是路人的眼里,还能有一个敢作敢当的名声。

    十二年,那是晏褚刚进娱乐圈的时候,那时候他只是个新人,或者选择隐瞒也是因为经纪公司要求的缘故,或者说是处于为了保护妻子的原因。

    对于真正喜欢他的粉丝来说,这都是现成的借口,至于那些女友粉或许会接受不了,不过到了晏褚这个程度,太过年轻做事过于冲动的女友粉只占了少数,加上这次自爆来带的曝光度,或许并不会大规模脱粉,没准还能让他的人气更上一筹。

    刘江涛也是娱乐圈的老油条了,他也是看准了这一点,所以才没真的发火。

    “不管怎么说,你都应该提前和我通通气啊。”

    刘江涛气势一弱,又抓了把头发,瘫坐到一旁的皮椅上,从事情发生之初,他的几个手机就没停止过铃响,除了要和晏褚代言的厂家解释这件事,还要和那些正在洽谈中的电影综艺的导演说明,虚火上身,口干舌燥。

    “不是我不想,而是我隐婚的事瞒不住了,有人想借这件事来对付我。”

    晏褚没打算瞒着刘江涛,结合原身的记忆,这个经纪人还是很可靠的,至少在原身被人人唾骂的时候,他还坚持帮他活动关系,想让他重新站起来,只可惜原身那时候斗志全无,选择跟着于心妍出国,也不知道他最后混的怎么样。

    “这件事整个公司除了我,也就大老板知道,难道是你和于心妍不小心让人拍到了?”刘江涛脸色一变,他说晏褚这么稳重的一个人怎么会干出这么不靠谱的事,原来是瞒不住了。

    “是于心桐,她是心妍同父异母的妹妹。”

    晏褚转身站在房间的落第玻璃窗边,抬头朝下望去,公司外已经挤满了密密麻麻的记着和他的粉丝,看上去黑压压的一片,动静比他想象的还要大。

    “之前因为心妍的关系,我对她过关照了几分,只是她似乎不满足,想要借着我的身份闹一些事,更重要的,于心桐,她的秘密男友,是楚天河。”

    晏褚转动着无名指的戒指,现在楚天河才刚刚走进大众的视线,因为和原身当初第一部偶像剧相同的角色设定,加上和他有三分相像的外表,已经在公司的操作下,打出了小晏褚的称号。

    刘江涛也是好一会儿才想起公司现在有这么一个人,他一下子就明白了晏褚的意思。

    从古至今娱乐圈的小字辈想要摘掉前头那个小字,要么惊才绝艳到给人留下深刻记忆,要么就彻底搞臭前头那个大字辈,不然前辈在的一天,他就只能是一个不入流的替身。

    楚天河只是一个小新人,刘江涛之前一直没把这个新人放在眼里过,现在听晏褚这么一说,再结合他和于心桐的关系,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显然那个新人野心不小啊。

    不过......

    刘江涛眼神复杂的看着晏褚的背影,因为对方背对着他,他也看不清他此时的表情。

    之前他一直以为晏褚对于心桐有意识呢,对方已婚的身份他是知道的,但是娱乐圈这么一个大染缸,只要晏褚不闹出淫.乱排队,不吸.毒,刘江涛对他的容忍度就能无限高,只是他没想到原来晏褚是因为于心桐是于心妍的妹妹才对她格外不同。

    于心桐,于心妍,这么明显的问题他这个经纪人居然没有发觉,还误会了他们家痴情的大影帝。

    刘江涛摸了摸鼻子觉得自己挺不好意思的,原本气势汹汹想要问罪的火焰更是减低了两分。

    “这件事的事态暂时控制住了,那些想要趁机借光的人,我会处理好的。”

    刘江涛指的是于娜娜,当初捧红晏褚的那部偶像剧的女演员,那部戏捧红了男主男配,玛丽苏女主角的扮演者于娜娜反倒受到了诸多骂声,都是骂她不该辜负晏褚扮演的那个好男人的,这些年星途不顺,就在一些十八线的野鸡片场混日子。

    晏褚自爆隐婚,结合他结婚的日子,正是他第一步影片拍摄期间,于娜娜那边估计动了歪心思,发了一些意有所指的通告,让人以为她就是影帝隐婚的对象,加上这些年她没拍太多片子,在外人看来,这就是攀上了影帝准备洗手作羹汤的最好证据。

    刘江涛那么精明,当然不会允许于娜娜那样败坏晏褚的名声,她这些年为了增加曝光,发布了不少露骨的性感照片,群众感官并不好,现在舆论还很好把控,只要操控得当,就能给晏褚塑造一个痴情长情的好男人形象,但要是他痴情的对象是于娜娜那样的人物,舆论的倒向就不好说了。

    晏褚这边自爆了一个大料处理的却还算游刃有余,于心桐就不同了,她明明察觉到了晏褚对自己的好感,为什么一夜之间,一切都不一样了。

    更让她气愤的是在参加明星直播间前,她和经纪人已经提前买好了通告和水军,就打算在节目播出结束后大炒特炒她和晏褚的绯闻,定金也给了,现在晏影帝隐婚的消息一出,加上他在直播节目中直截了当的说了她于心桐不是他大影帝喜欢的类型,之前的铺垫就好像是一出笑话,一巴掌狠狠拍在了于心桐的脸上。

    “晏褚他......”

    龙莫棋作为于心妍的朋友,这个时候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她和晏褚结婚十二年,作为于心妍最好的朋友,龙莫棋见到晏褚的次数屈指可数,他永远都是匆匆的来,匆匆的去,因此对于这个大明星,她更多的了解就是在电视里,新闻报道中,即便是于心妍提及他的次数也屈指可数。

    因为这些年晏褚一直不肯公开承认他和于心妍的婚姻,偶尔工作需要还会和一些当红女星炒作一下恋情,娱乐圈太过复杂,龙莫棋对他的感官并不算很好,可是刚刚听到电视里直播的画面,她忍不住怀疑,自己当初对晏褚是不是抱有太多偏见了,或许,他并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不负责任。

    “心妍......”龙莫棋有些纠结,劝于心妍原谅晏褚不可能,毕竟那十二年的委屈都受了,再说了,谁知道晏褚今天来这么一出到底是为了什么,他是影帝,演戏对他而言是家常便饭,没准这看似感人肺腑的表白,都是假的呢。

    可要说让于心妍别被晏褚的花言巧语骗了,万一这一切都是真的呢,毕竟心妍那么好一个姑娘,渣影帝在离开她之后才发现自己离不开她,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她看得出来,心妍对他是死心塌地的,就是不知道这一次为什么这么决绝的提出离婚,实际上没了隐婚这个矛盾,两人的复合也不是不可能。

    龙莫棋快把自己给纠结坏了,看着友人的恋情艰难,更加坚定了她不婚主义的念头。

    “我们走吧。”

    于心妍鼻尖微微泛着红,她的眼皮低垂,浓密的睫毛在下眼睑处洒下一片阴影,偶尔闪动,沾着晶莹的泪珠,湿漉漉的,如同蝴蝶的翅膀一般。

    “啊,走?”

    龙莫棋看着于心妍这么快恢复正常人的模样,不知道为什么,反而看着更心慌了。

    “错过了就是错过了,莫棋,我是真的累了。”

    她怕了,不想再让自己受到伤害,现在的她只想把自己龟缩在厚厚的龟壳中,只是她自己也没有察觉到,刚刚晏褚那段发自肺腑的表白,早就将她用来保护自己的盔甲撬开了一个裂缝。

    电视里的直播节目也已经差不多到了尾声,实际上那个支持人提出的问题正好是节目最后一个问题,这样的直播节目的时常都是严格把控的,即便主持人有心再问,一旁早就已经气急的晏褚的经纪人也不会允许他们这么做。

    因此在晏褚自爆隐婚且离婚的惊天大料没多久,节目的片尾片就正常播放了出来,龙莫棋看着晏渣男消失在电视里,跺了跺脚,这才跟着于心妍离开。

    *****

    ......

    “啪!”

    刘江涛将几封最新出炉的杂志甩在了晏褚面前的桌子上,气急败坏的狂抓着自己的脑袋,原本梳的整整齐齐的大背头发型,此时几乎成了稻草窝。

    “我的大祖宗诶,你真是要气死我啊。”

    要是换一个咖位小一点的,刘江涛早就开骂了,可眼前这个大影帝不行啊,打不得骂不得,即便对方做了一件震惊娱乐圈的大事,他也不敢对他说一句重话。

    “你说说你,要公布自己隐婚的事,就不能提前给我打个招呼吗,这样一来我也能实现和媒体通气,多准备一些水军,至少在舆论上不能负向评论一面倒啊。”

    刘江涛是知道晏褚隐婚的事的,为了防止他手头最大的摇钱树的那个妻子不省心给他惹麻烦,私底下他和对方有不少接触,在确定了对方无害后,才没有做出后续的准备。

    可没想到防了于心妍,自己这颗摇钱树却玩起了自爆。

    “江涛,我已经三十五了。”

    晏褚对对方的话没什么太大的反应,他点了点那几摞杂志报纸,直视刘江涛的双眼。

    “现在的反应并不是不可控不是吗?”

    晏褚既然这么做,自然有自己的准备,当初原身被爆出隐婚丑闻,是在他被警察以吸.毒.藏.毒罪名带走后,而且隐婚也是敌对方的爆料,添油加醋,增添了许多莫须有的赘述。

    而现在不一样,隐婚的事是他主动提及的,而且这么些年,除了那些显然是新片炒作的绯闻外,他洁身自好,从来没有被爆出和那些女星或是富婆有什么亲密举动或是夜宿酒店这样的猛料过,即便是炒作,顶多也就是两人加上双方的经纪人或是助理一起吃个饭,拍照的时候选好只有两人入框的角度,等需要澄清时,再把全员合照放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