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9.女皇的宠夫
    ,精彩小说免费!

    此为防盗章, 防盗比例50%,24小时后可看到正常更新  “林知青的个子可真高。”

    “高有什么用, 我觉得还是江知青那样的比较好,身体结实, 一点都不耽搁干活。”

    一群村里姑娘一边做着手工活, 一边隐晦打量着在地里干活的知青, 凑在一块叽叽喳喳的议论。

    “我觉得还是晏知青最好, 以前读书的时候不是学过一个词, 叫秀色可餐,对着他那张脸, 不吃饭我都觉得饱了。”一个圆脸蛋的小姑娘捂着嘴, 落落大方的一点都不觉得害臊。

    “林丁丁,有人看上你对象了, 你快去撕烂她的嘴。”适龄的小姑娘平日里玩的就比较好,开起玩笑来自然没什么顾忌了。

    “谁,谁是他对象了。”

    林丁丁看着小姐妹都嬉笑着看着她,红晕一下子从脖子根泛到了脸颊, 娇嗔着拍了拍刚刚说笑的那个女孩, 把手里织了一半的毛衣往面前的筐里一砸,起身搬起小板凳就要走。

    “诶诶诶,和你开玩笑呢。”说话的那姑娘赶紧把人拉住, 可不敢真把林丁丁给羞跑了。

    林丁丁刚刚也就是做个样子, 没真生气, 被人一拉就重新坐了回来。

    “话可不能乱说, 晏大哥也不一定喜欢我呢。”她的语气有些不确定,自从上一次分开,两人几乎就没有独处的机会,她的心情也从那天的扎耳挠腮,蠢蠢欲动转变成了现在的忐忑不安。

    “咱们都喊晏知青呢,你都喊人家晏大哥了。”

    圆脸小姑娘忍不住戳了戳她的肩,笑容过后表情又变得有点严肃:“我娘说了,找对象不能光看一个皮相,刚刚我那话存粹就是说笑的,长得好真能顶饭吃吗?”

    十六七岁的姑娘,在村里已经是能嫁人的年纪了,作为女儿,她们多数都已经习惯了承担家里更多的家务,她们中的很大一部分甚至都做好了嫁人换取彩礼给家里的兄弟结婚的准备。

    不是每个人都能像林丁丁那么幸运,受到全家人的疼爱,更多的村里姑娘对她们的家人而言迟早要成为外人,她们要嫁人,长辈更看重的是男方的家庭条件,什么样貌人品,都是虚的。

    圆脸小姑娘看着林丁丁的眼神有些羡慕:“晏知青模样好,可是干活是真不行,你从小也没怎么下过地,两人要是真成了,以后靠什么吃饭,尤其是有了孩子以后,晏知青挣得那点工分养得起你和孩子吗?”

    林丁丁想反驳,她也能下地干活,而且,想着这些日子每次擦肩而过时,晏大哥对她温柔宠溺的笑容,林丁丁咬了咬唇,眼底的爱慕溢于言表。

    “你爸妈都宠你,哥哥们对你也好,将来成了小家,总不能还指望着娘家帮忙吧,再说了,你几个哥哥都成家了,将来更看重的就是自己的小家了,你这个妹妹在他们心底的地位,还不知道排到谁后面去呢。”

    圆脸姑娘的话不怎么中听,但确确实实也是为了林丁丁好。

    “我妈也说了,不准我和那些知青接触,他们虽然是城里来的,可将来估计就是留在咱们村子的命了,在这里,他们没有父母兄弟的帮衬,那就是独户,和知青结婚,到时候被欺负了连撑腰的人都没有。”

    年轻的小姑娘们有些惆怅,这个年纪的女孩正是春心萌动的时候,比起粗鲁的满口子荤话的村里青年,她们自然更喜欢每天打扮的干干净净,说话文雅,模样又端正文气的男人。

    只是喜欢不能当饭吃,对于聪明务实的姑娘而言,找一个家里壮劳力多的,公婆好相处,男人自己又老实肯干的,才是最好的归宿,至于长相学问,在村里是最不值钱的。

    “晏大哥很厉害的,他读书好,而且现在他每天都按时下地干活,我爸都夸他比以前有进步呢。”

    林丁丁低着头,都没发现手上的毛衣都被她织的歪歪扭扭了,只能拆了重新打一遍。

    “你们可别吓丁丁了,八字还没一撇呢。”

    坐在林丁丁右边的姑娘拍了拍她的肩,对着唱衰林丁丁炙热又懵懂的感情的小姑娘瞪了一眼。

    “具体事情具体分析,其实如果那晏知青真的喜欢咱们丁丁,这事也不是不能成,咱们公社小学不是在招人吗,晏知青可是高中学历,教个小学总绰绰有余吧,工资虽然不高,可只要省着点花,日子总还是能过的,之后,就得看咱们丁丁这个小管家婆的持家能力怎么样了。”

    她说着赶紧往边上挪了挪,挡着脸仿佛怕林丁丁不高兴打她,原本略带压抑的气愤经她那么一调和,立马就缓和了过来,林丁丁也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了声。

    什么管家婆,人家都不一定有那个意思呢。

    不过小姐妹刚刚的话还是给了她一点勇气,她想着,不管成与不成,自己似乎都应该和晏大哥问清楚。

    “下工了,我得赶紧回家帮我妈做饭去了。”

    村里下工的广播响了,原本坐在大树底下的几个小姐妹搬起自己的小马扎,抱着装着针线的竹筐,准备各回各家。

    “丁丁。”

    林丁丁也正要离开,就被熟悉的声音叫住。

    “你对象叫你呢,还不赶紧过去。”几个小姐妹早就忘了刚刚那番谈论,在后头推了林丁丁一把,自己则是飞快的跑了个没影。

    打扰人谈对象,那是要遭雷劈的。

    “晏、晏大哥。”林丁丁低头看着鞋尖,想着刚刚心里头藏得事,鼓起勇气抬头,这时候晏褚也正好走到她面前,这猛地一抬头,就看到面前一张放大的俊脸,羞得往后仰倒。

    晏褚当即的反应就是把人搂住,这么一来林丁丁的脑袋正好紧紧贴在了晏褚的胸膛之上,隔着棉袄,还能听到他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动声。

    “怎么这么不小心。”

    晏褚觉得这个动作似乎亲密了一些,在对方站稳之后,赶紧把人放开。

    “昨天我去县城的时候买了一盒雪花膏,听说你们女孩子都喜欢这个,现在天气冷,擦点脂膏就不容易那么干了。”

    他拿出那盒包装上画着一个时髦的卷发女人的雪花膏,递到林丁丁的手里,看着小姑娘忽然双眼放光的可爱表情,觉得自己的心情似乎也不错了起来。

    “晏大哥。”

    林丁丁看着手里那盒晏褚从口袋里拿出来,还带着人体温度的雪花膏,心里的冲动一阵高过一阵。

    “嗯?”晏褚听林丁丁叫他,立马应了一声。

    林丁丁在他毫无防备的时候,突然踮起脚尖,冲着晏褚的脸颊亲了一口,这个吻就和蜻蜓点水一般,或许是小姑娘太紧张的缘故,晏褚还有一种脸颊被小猫咪咬了一口的感觉,或许是碰到牙齿了。

    小丫头亲完就跑,晏褚捂着脸还没回过神呢,刚跑出去几步远的林丁丁就又跑回来了。

    “我中意你,你呢?”

    要死要活就一句话吧,林丁丁想着晏褚最近这段时日对她的态度,或许他们中间差的就是挑明的勇气吧。

    短短的一段时间,林丁丁想了许多,姐妹们说的都有道理,过日子没那么简单,他们家条件好,可哥哥嫂嫂还时常吵架拌嘴闹矛盾呢,和晏褚在一起,或许会有各种各样的困难,可是他是自己第一个喜欢的男孩,她想为自己的感情努力一把,即便到头来她发现是错的,至少不用在将来,想起当年她的退缩,而懊恼后悔。

    林丁丁觉得自己有勇气接受任何结果。

    “你......想要和我在一起吗?”

    晏褚看着林丁丁此时的幸福度在30到60之间疯狂上下摇摆,看过原身的记忆,他知道对方是一个多么坚韧,多么敢爱敢恨的姑娘,看上去羞涩单纯,当初原身抛下她消失,这个姑娘靠着自己,把肚子里的孩子带大,她尽自己的努力给与孩子最好的一切,从来不给他灌输对那个不负责任的父亲的怨恨,在孩子面前,她展现的都是美好与希望,也正是在那样的教育下,最后那个孩子成了一个很优秀的人才。

    对于林丁丁,晏褚是很欣赏的,这是一个豁达坚强的女孩,看上原身,估计是她这辈子做过唯一瞎眼的事吧。

    只怪美色误人,晏褚想着自己这具身体的模样,忍不住感叹了一句。

    看着林丁丁重重的点了点头,晏褚抿了抿嘴唇,长时间的沉默让林丁丁手脚冰凉,低着头,正准备把手里的那盒雪花霜塞回晏褚的手里时,他终于开口了。

    “我叫晏褚,今年十八,父母离异,生父在陇省农场接受改造,生母再婚,有一对同母异父的兄妹,高中学历,不抽烟不喝酒,现今个人存款一百七十八圆零七毛三分,欧米茄手表一块,布票工业票若干,林丁丁同志,你愿意以结婚为前提,和我处对象吗?”

    晏褚想着,既然决定和人姑娘谈朋友了,个人条件还是要好好讲讲的,晏家家训,藏私房钱的男人,都是垃圾。

    想想真奇妙,上辈子他单身了二十多年,来到这个世界才几个月的功夫,就给自己找了个小媳妇。

    看着小姑娘瞪得圆溜溜仿佛小猫咪的眼睛,晏褚笑了笑,诚然这里头有完成许愿人的心愿的原因,可是自己对林丁丁不讨厌,甚至还有几分欣赏,他想,在婚后,自己会慢慢喜欢上这个姑娘,让她得到想要的幸福。

    没过多久,他们就看见刘江涛和一群黑衣保镖护着一个带着口罩和墨镜,低着头的男子从公司内出来,看身形和打扮,分明就是晏影帝。

    “晏褚,晏影帝!!!”

    “你真的隐婚十二年了吗?”

    “请问你和妻子离婚的原因是什么?”

    “晏影帝,你的妻子是于娜娜吗,晏影帝,你能给大众一个解释吗?”

    这些都是记者,他们冲在最前面,毕竟第一手爆料意味着丰厚的奖金,记者们也是要吃饭的。

    那些粉丝相较于记者更疯狂了一些,能在这个时候围在经纪公司外的多数都是超级死忠粉,或者说是偏低龄化的狂热女友粉,她们不相信晏褚隐婚多年的事实,想听晏褚亲口承认一切都是假的。

    “记者朋友们,我们晏褚会择日召开新闻发布会,到时候你们想知道的问题我们都会一一回答,晏褚很累了,麻烦你们让让,放晏褚回去好好休息。”

    刘江涛都快被挤得变形了,不过作为一个优秀的经纪人,在这个关头他也只能保持的微笑,不然等第二天见报的估计就不是他想看到的新闻了。

    晨心的保全做的还是很不错的,即便无数人挤着,他们还是安安稳稳的把刘江涛和晏褚护送上了车,然后拉起人墙,阻挡住了那些想要挡在车头的人,直到车辆顺利离开,他们才放行。

    那群记者可不是好糊弄的,当下就拿起摄影机跑到了自己的停车位,跟着晏褚保姆车离开的方向追去。

    而剩下的一部分人看正主都走了,也没了守在晨心的意思,满脸丧气,也三三两两的离开。

    大约两个小时过后,一个皮肤较黑,穿的特别新潮时髦,带着一副酷酷墨镜,穿着打扮走嘻哈风的青年大摇大摆的从晨心娱乐的侧门出去,这道门通常都是一些练习生走的,别人就是看见了,也只会感叹晨心的艺人不是走演绎挂的吗,什么时候想混嘻哈圈了。

    那个青年径直走到车库,找到一辆很普通的大众汽车,上车关上门后摘掉了眼上那副过于夸张的眼镜,赫然就是一开始随着刘江涛离开的影帝晏褚,只是真人在这儿,不知道刚刚走的是哪个了。

    而同一时间的另一边,一群记者开车跟踪晏褚的保姆车,看着他们在大马路上来回的兜圈,要不是记得某国王妃就是因为狗仔在马路上追逐而丧生的,他们都想直接加速超车把人堵住了。

    好不容易保姆车终于找了个地停了下来,“晏褚”和刘江涛也从车上下来,记者们纷纷冲了过去,正打算追问影帝那些问题呢,就看到那个穿着影帝在直播节目中那套衣裳,身形和他十分相似的男子拿下口罩、眼镜、帽子,赫然一个路人,哪里是他们追的晏影帝啊。

    “大家来的正好,咱们晏褚特地替各位定了几桌酒水,你们也累了大半天了,吃顿好的补补。”

    刘江涛这时候不避了,反而笑着迎了上去。

    “晏褚是真的累了,大家放心,不出一个礼拜我们晨心一定会召开记者招待会,大家也体谅体谅他。”

    这会儿记者们才意识到他们现在停车的位置正是h市有名的五星饭店,虽然被耍了有些生气,不过对方的态度和准备实在太充分,让人想生气都不知道该生什么气。

    都是混这个圈子的,他们能不知道明星对待他们的态度,更何况晏褚现在正处于风口浪尖的位置,想躲着他们也是正常的。

    刘江涛看着那些记者的态度都软化了下来,笑的眼睛更弯了,就和笑弥勒一般,把那些记者迎到了酒店内。

    阎王易见,小鬼难缠,这些记者,能不交恶当然是最好的。

    *****

    开着助力的大众汽车,晏褚犹豫了许久,没有选择回自己这两天暂住的公寓,而是回了他刚来到这个世界时的别墅。

    因为晏褚常年在外拍戏,所以在这个家里他的东西并不算多,当初他离开的时候,并没有收拾自己在这个别墅里留的东西。

    晏褚站在门外,掏出口袋里的钥匙,也不知道她在离婚后有没有换锁。

    “咔哒。”

    门正常的打开,晏褚朝玄关处看了一眼,进门的地方整齐的摆着一双女士拖鞋,看来家里的女主人并不在家。

    根据记忆,晏褚很正常的打开一边的鞋柜,拿出一双男款拖鞋给自己换上,然后关上门朝屋里走去。

    他没有上楼,而是选择坐在沙发上,等于心妍回家。

    房间里很安静,晏褚总觉得自己似乎漏掉了什么东西,可到底是什么呢?

    他沉思了好一会,突然间记起自己似乎从来没有打开过系统附带的积分商城,不如就趁于心妍还没回来之前,看看积分商城里都有些什么东西。

    积分商城是一个很小的图标,就隐藏在任务面板的右下角,观察不仔细还看不到他,此时晏褚的面前就是一块悬空的投影屏幕,只有他自己能看见,而操控的办法就是他的意识。

    他用意识点开积分商城,如007所说那般,商城只有五个货架,上头摆放着五种不同的货物。

    晏褚有些好奇,系统的存在已经突破了他之前所学的所有认知,不知道积分商城里所贩卖的商品,是不是也如同系统一般神奇的存在。

    打自己十拳,还你三倍美丽,永久型,1000积分

    纤纤小细腰,你值得拥有,当前世界可用,500积分

    百变体香,任你选择,永久型,1000积分

    百变体香,任你选择,当前世界可用,500积分

    光看前四个商品,晏褚觉得自己必须和系统反应,这商城欺负男执行者啊,什么小蛮腰天香丸的,男人用这些东西像话吗?

    好在第五个总算没有使用上的性别指向了,让晏褚稍微开心了一点点。

    了解你的爱宠的喜好,单独绑定一动物,具有唯一性,当前世界可用,目前特价促销中,200积分

    晏褚想起原身似乎还留了一个综艺节目给他,只是花费两百积分值得吗?要知道,上个世界他完成新手任务也就只有1000积分的累积罢了。

    系统商城下一次更换时间:十五小时,他注意到货架右下角的小字提示,记起007说过,系统商城货柜上的货品每一天会更新一次,看来自己还有十五个小时的考虑时间。

    实际上光看现在的五件商品,宠物之心的价格算是比较低廉的,相较于同样只能在当前世界使用的我的小蛮腰和天香丸,特价中的宠物之心已经很划算了。

    “嗷嗷嗷呜——”

    晏褚正在沉思该不该花那两百积分的时候,晏傲天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钻了出来,嘴角身上全是羽绒絮,看它一路跑来留下的痕迹,估计是刚从二楼拆家回来。

    这只蠢狗居然在家?他以为于心妍今天出门的时候把它也带上了呢。

    “嗷嗷嗷呜嗷嗷嗷。”

    晏傲天警惕的看着眼前的渣爹,这些日子妈妈一直为这个渣爹哭它是知道的,作为一只最爱妈妈的狗,晏傲天已经决定单方面和渣爹脱离父子关系了。

    它想着妈妈看到渣爹估计又要难过了,紧张的用自己的猪鼻子顶着晏褚的大腿,想要在妈妈回来前把人赶跑。

    这么一来妈妈一定很高兴,不会计较它和妈妈的羽绒被打架的事实,虽然这次是羽绒被先动的手,可是妈妈一定不会信的。

    想到晚上可能吃不了它心爱的鲜牛肉,晏傲天一边难过的流着口水,一边激动的加上了前爪的动作,想把坐在沙发上纹丝不动的渣爹给赶出家门。

    看着这头敌视自己的蠢狗,晏褚没有再犹豫,终究还是点击购买宠物之心的按钮,很快原本1000的积分余额成了,然后系统的货架上就多了一团冒着光晕的金团,晏褚试探着点击了那个图标,就发觉自己的手上多了一个轻飘飘的东西。

    “嗷嗷嗷。”

    作为一匹狼,晏傲天坚信自己有足够的战斗天赋,一看到空气中凭空出现了一团冒着光的东西,秉持着哈士奇大无畏的精神,它猛地将前爪搭在晏褚的膝盖上,啊呜一口,在晏褚还没来得及阻止的时候,就把那金团给吃进了肚子里。

    晏褚还没研究那金团的具体使用方法呢,看着贪嘴的蠢狗,想着现在让它吐出来还来不来得及。

    “嗷嗷嗷嗷。”

    渣爹,识相的赶紧离开,不然本傲天对你不客气。

    晏褚觉得自己似乎出现了幻觉,居然听懂了晏傲天的话,他想到被它吃下肚的那一团金光,原来宠物之心强悍到能直接和宠物沟通吗?

    “嗷嗷嗷,嗷嚏。”

    羽绒飞到鼻子上,晏傲天狠狠打了个喷嚏,不过它那小眼神依旧邪魅狂狷的盯着晏褚,表示自己绝对不会为了他刚刚给自己吃的那团没有味道的东西就屈服的,如果他能给它十块新鲜的小牛排,它会好好考虑考虑。

    “有了后爹,就很容易有后妈,如果换了一个爹的话,你的牛排可能就没有了,你最心爱的狗咬胶会被后爹的亲生狗给抢走。”

    晏褚握住晏傲天的两条小爪子,直视着它的眼睛说道。

    “后爹可能还不知一条亲生狗,它们会抢你妈妈的怀抱,会抢你的小房子,它们还会到处搞破坏,然后诬陷是你做的。”

    晏褚每说一句,晏傲天的小眼神就绝望了一分,晏褚发觉自己居然从一条狗的脸上看出了晴天霹雳这个词。

    “嗷嗷嗷嗷。”

    我妈才不会那么对我呢,晏傲天想反驳,只是它想到以前自己啃了沙发,啃了桌角,啃了妈妈喜欢的衣服包包,明明是那些东西先动的手,可妈妈还是罚它当天只能吃狗粮。

    晏傲天顿时觉得渣爹说的话或许不是假的,一想到将来妈妈会给它找一个后爹,后爹又会带来自己亲身的狗儿子,晏傲天整个狗都是绝望的。

    “嗷嗷嗷。”

    不对,你怎么知道狗在想什么,晏傲天用自己为数不多的智商朝着晏褚疑惑的问道。

    “因为......”

    晏褚慈祥的看着眼前的蠢狗。

    “我是你亲爸爸啊。”

    一人一狗深情凝视,于心妍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画面。

    “这也是我的孙女呢。”

    晏旬看着失而复得的儿子和孝顺懂事的儿媳妇,眼里的满意就别提了。

    现在计划生育已经开始执行了,只是还在刚开始的时候,执行力度远没有后世那么大,不过晏家人并没有那种重男轻女的思想,无论男女都好,也打算生完这一胎,就遵循国策,不再生第二胎。

    因此林丁丁肚子里还没出生的宝宝还没出生就成了全家人的宝贝,一家三口都无比期待他的到来。

    现在林丁丁的肚子就五个月大,即便大夫看出了男孩女孩,碍于政策上的原因也不会告诉他们胎儿的性别,至于晏褚和晏旬一口一个闺女孙女的,纯粹就是两人想要软乎乎的小闺女。

    三人拎着大包小包,刚刚从医院回来,他们顺道去百货商店买了一些柔软亲肤的布料,林丁丁打算趁现在手脚还灵活的时候提早把小宝宝的衣服鞋子做起来,外头虽然也有卖婴幼儿的衣物,可是总归没有自己做来的放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