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4.人鬼情未了
    ,精彩小说免费!

    “林哥, 小大师。”

    按照约定的日子, 余瑜和程圆圆又上门了。

    “小大师, 你看我给你带了什么好东西。”

    程圆圆兴冲冲地进来,看到晏褚坐在沙发上, 蹦蹦跳跳跑过去, 正要一屁股坐在他身边的时候, 被林鸯一手拽开了。

    他妹妹还漂在晏褚边上呢, 程圆圆这一屁股坐下去,还不把他妹妹给坐坏啊。

    程圆圆也没有太在意林鸯的举动, 只以为那个位置是他要坐的,自己绕了一个圈,坐到了晏褚的另一边。

    “第三十七届玄门术士交流大会。”

    晏褚看着程圆圆给他递过来的一张请柬, 念着请柬上的字。

    “小大师,没想到你们玄门还有交流会呢,就是不知道参加这次大会的人,是不是都有你这样的本事。”

    程圆圆可兴奋了, 原本余叔将这个请柬给她和余瑜, 让他们拿来送给小大师的时候, 她还觉得这交流大会听上去不太正宗, 像是江湖骗子研讨会。

    等余铖给她详细解释了,她才知道这请帖的含金量。

    除了一些小有名气的玄门中人, 或是一些大道观寺庙的正统传人, 普通人, 要是没达到一定地位, 都没资格知道这个交流大会的存在.

    就连余家,也是因为京市余家的缘故,才侥幸得知这个交流大会的存在。

    按照余铖的说法,这次交流大会的会长是已经许久不过问世事的萧研,对方是玄门德高望重的长辈,晏褚如果能够参加这次的交流会,得到对方的指点,对他未来的发展绝对大有裨益。

    而她和余瑜也能借由这次机会,跟着晏褚去玄门交流大会开开眼界。

    程圆圆并没有怀疑余铖的说法,只当这是一个对晏褚有好处,又有趣的活动的,因此兴冲冲就拉着余瑜过来了。

    “小大师你放心,比你术法厉害的绝对没你长得好看,比你好看的,这人压根就不存在,所以你去参加交流大会,那一定是无敌的啊。”

    程圆圆没大没小的拍了拍晏褚的肩膀,一点都没将他当成是一个连她父母都敬重畏惧的天师。

    “你现在也是有家室的人了,少和别人动手动脚。”

    余瑜拽过来程圆圆那个不安分的手,委屈屈巴巴的就和一个被抛弃的大狼狗一样。

    “谁有家室了,还没扯证呢,再说了,就算扯证了,你也不能遮挡住我寻找美的眼睛。”程圆圆和余瑜拌嘴惯了,即便现在捅破了那层窗户纸,打打闹闹还是常事。

    这一点和晏褚记忆里的不太一样,上辈子的意外让程圆圆一夜之间变得成熟稳重起来,和现在依旧孩子气的她,简直判若两人。

    晏褚看了眼佯装生气,眼神却很快活的余瑜,恐怕这样生机勃勃的程圆圆,才是他最喜欢的样子吧。

    “阿褚好看的,比所有人都好看。”

    小女鬼林鸳凑到晏褚的耳边悄悄说,除了晏褚,以及喝了符水的林鸯,谁也没听见她的话。

    作为林鸳口中所有人的一员,林鸯摸了摸自己的脸,委屈地看着自家妹妹。

    这就是她现在更亲近晏褚而不怎么亲近他的原因吗?

    不知道现在去整个容还来不来的及,怎么这年头女鬼和女人一样,都那么肤浅呢,就不能透过外表看本质吗,他其实有一颗特别美丽的心。

    “你的护身符已经炼制好了,以后不要取下,一旦遇到危险,它会有三次预警的机会,同时也能在你遇到危险的时候提供庇护。”

    晏褚递给余瑜一个铜非铜,铁非铁的符牌,薄薄的,约有拇指大小,符牌用红绳穿着,长度正好可以挂在脖子上。

    “三次预警的机会,也就是说,过了三次,就没有效果了吗?”

    程圆圆接过那个符牌给余瑜挂上,暂时将玄门交流大会抛到了脑后,问起了这个最关注的事。

    “嗯。”

    晏褚点点头,按照他目前的修为,也只能炼制出这样程度的法器。

    不过原身资质很高,晏褚敢说,在玄门没落的当今,即便是玄门的一些长辈,也不一定能够比得上他。

    原身可是天生天眼,即便后天被封印,他的资质也是万中无一的,修行一日千里,要不是这样,老道也不会放心让他下山。

    因为玄门没落的缘故,现在还有一些走捷径的歪魔邪道,那些人和玄门中人同样走修行的路子,却是对立的,一旦遇到,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而邪修因为走的是捷径,修行的速度往往比正派修士快上数倍,各种阴损手段数不胜数,除非是实力上的绝对碾压,一旦碰到,往往邪修胜出的可能性更高。

    好在邪修有违天道,往往会受到他们修行的邪术的反噬,不然越来越多的人修行这些邪术,玄门才真正危急呢。

    “等符牌受损后,可以拿过来让我重新炼制,而且符牌上有我的一滴本命精血,一旦受到不可逆的创伤,我会有感应,到时候自然会出手相助。”

    晏褚怀疑或许原身上辈子经历的那些事背后有邪修的影子,因此在炼制给余瑜护身的法器的时候,特地加入了一滴他的本命精血。

    这么一来,一旦余瑜遇到了什么危险,他就能在同一时间得到感应。

    “谢谢你,小大师。”

    程圆圆不懂这些术法,但是她也明白,本命精血这种东西,对于晏褚一定很重要,这句感谢,说的情真意切。

    “所以小大师,这次的玄门交流会你去不去参加啊,举办地点就在澜省,以前都是在京市举办的,这还是头一遭来我们这儿,这样的机会,可是千载难逢,还有萧大师,你应该听过对方的名字吧?”

    解决了余瑜的事,程圆圆的注意力又放到了玄门交流大会上,要是晏褚不参加,她也找不到理由去那个玄门中人的盛会,她这瘾儿才刚被勾引起来呢。

    “萧大师?”

    原身八岁之前就是一个普通孩子,八岁后跟着老道上了山,连九年制义务教育都没念,专注修习法术,自然更加不会在意一些玄门中的琐事了。

    老道的性子和原身差不多,从来也不会主动提起当今玄门的局势,更不会提起他们这一派有什么故交仇人,因此恍然间听程圆圆说起什么萧大师,晏褚还真没印象。

    上辈子的原身倒是接触了不少玄门中人,不过那些人都是原身自己招惹余家和程家惹来的,仔细翻阅了一遍原身的记忆,也并没有一个姓萧的大师。

    程圆圆还以为晏褚应该认识的,毕竟那个人在余叔的嘴里那么声名赫赫。

    看晏褚疑惑的表情,程圆圆把自己从余铖那里听来的复述了一遍,晏褚也大概明白了萧研在当今玄门里面是什么样的地位。

    不过澜省有举办过什么玄门交流大会?这可是上辈子的原身没有经历过的事。

    不知道是因为这一世的他救了程圆圆和余瑜搭上了程余两家的缘故,还是因为余瑜没死的缘故。

    前者说明上一世也有这个交流大会,只是他不清楚,后者则是说明有人因为余瑜没死坐不住了。

    如果是后者,这次的交流大会,晏褚还非参加不可了。

    *****

    “你是谁?”

    一片迷雾,晏褚只听得到声音,却看不到任何除了白雾外的画面,此刻的他仿佛被囚禁在一片方寸之地中,无论怎么挣扎,都无法从这里逃离。

    “我不知道我是谁,那你又是谁?”

    清脆的女音,听上去有些熟悉,可是晏褚不记得在哪里听过了。

    “你不告诉我你是谁,我也不告诉你我是谁。”

    一段颇具稚气的对话,不考虑现在他所处的环境的话,晏褚甚至还能为孩子的天真发笑。

    “可是我在这里呆了好久好久了,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是谁啊。”

    小女孩的声音有些委屈,听了她的话,小男孩有些疑惑。

    “为什么你要待在这里呢,你没有爸爸妈妈吗?”

    “爸爸妈妈,那是什么东西?”

    “爸爸妈妈不是东西,呸呸呸,爸爸妈妈就是爸爸妈妈,每个孩子都有爸爸妈妈的,你一直待在这里,都没有出去过吗?”

    “嗯,好长好长时间啦,长到我都记不清了,不过我有姐姐陪我,就是姐姐太凶了,我不敢和她说话。”

    小男孩和小女孩你一句我一句的问答,晏褚渐渐的沉下起来,也不去理睬那些白雾,仔细听着那些对话。

    “外面的世界怎么样,是不是特别精彩?”

    “你不能出来吗?”

    “不能,姐姐很凶,她会吃了我的。”

    “吃人?你的姐姐好坏啊,你放心,回家我就告诉我的爸爸妈妈,我会让他们把你从坏人手里救出来的,我的爸爸妈妈,可是是天底下最厉害的人。”

    最后的对话越来越轻,轻到晏褚都听不分明。

    他略显焦急地凑近那片白雾,然后下一秒,白雾散开,一团浓郁的黑影,散发着无尽血气,正中间一张看不分明的鬼脸,露出獠牙,瞬间朝他冲来,晏褚几乎能够感受到皮肉即将被撕扯开的痛苦。

    又是噩梦。

    晏褚擦了擦额头的汗,回忆噩梦最后出现的那个厉鬼,看着乖乖睡在他边上,从他惊醒后就闭上眼,怕吓着他的小女鬼,忽然觉得对方还有些清秀可人了。

    果然女鬼什么的,颜值也是需要对比的。

    “嘻嘻。”

    林鸳感受到了晏褚的视线在她身上停留的时间有些长,捂着脸转了个方向背对着晏褚,那样□□裸的视线,怪让鬼害羞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