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3.人鬼情未了
    ,精彩小说免费!

    林鸳和林鸯是异卵双胞, 所以长得并不相像。

    可终究还是双胞胎, 他们在母亲的肚子里相处了九个多月, 本就该比这世间任何人都亲密。

    现在,一个没有看到妹妹鬼魂的存在就基本已经认定了妹妹就在这间房间里, 而另一个没有了任何关于哥哥的记忆, 看到他伤心, 却同样会难过。

    “你想让他看看你吗?”

    晏褚朝林鸳问道, 现在他不能再叫她小玉了,她就是林鸳。

    “不知道, 可是看着他哭,这里很难受。”林鸳指了指胸口,又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鬼是没有心脏的, 所以她也不清楚自己到底哪里难过。

    晏褚明白了小女鬼的意思,显然她是愿意的。

    让人见到鬼的方法有很多,比如牛眼泪,又比如特定的符咒。

    晏褚拿出一张符纸, 施咒将其点燃后将放入一旁装着净水的杯子里, 然后让林鸯饮下。

    “喝了这个, 就能见到小鸳了吗?所以, 她真的就在这里?”

    林鸯看着杯子里浑浊的水,他的妹妹真的已经死了, 在她生前, 不知道吃过多少苦, 受过多少罪, 林鸯很怕,怕看到一个浑身是血,饱受折磨过的妹妹。

    端着那杯水,林鸳的手握的紧紧的,他深吸了一口气,将符水一饮而尽,良久,他才有勇气睁开眼。

    “他哭了。”

    小女鬼林鸳指着林鸯说道,之前这个男人是嚎啕大哭,哭的有些丑,而现在对方是看着她,静静的哭,眼泪流的更快了,虽然没有哭出声来,可是小女鬼看在眼里,却更加揪心。

    “阿褚,你说说他,让他别哭了,他要是再哭,我我我我,我就回玉佩了。”

    小女鬼磕磕绊绊地说道,她可不知道该怎么劝一个人不哭。

    “小鸳,小鸳。”

    林鸯嘴里不断重复这个名字,虽然眼前这个小女鬼和当初妹妹走失时的模样已经有了不小的变化,可他怎么可能认不出来自己的妹妹呢。

    她右眼下有一颗痣,眼睛又大又圆,就和猫咪一样,虽然现在这双眼睛的颜色,略显吓人,可是林鸯一点都不怕。

    他想要伸手摸摸她,却如同之前林鸳想要摸摸晏褚一样,接触到的只是一片空气。

    林鸯扑了个空,看着近在咫尺,却又无法触及的妹妹,拳头捏得紧紧的。

    “是谁,是谁把你害成这样的,小鸳,你告诉哥哥,哥哥去帮你报仇。”

    自己一直苦苦找寻的妹妹居然已经死了,林鸯只想报仇,即便赔上自己也在所不惜。

    “阿褚,他好吓人啊,我要回玉佩里去了,你让他乖一点。”

    林鸳知道眼前这个人不会伤害自己,可是看着他愤怒难过的模样自己也有些怪怪的感觉,她不知道怎么和对方相处,只能想着回到玉佩里,躲避一段时间。

    “小鸳,小鸳。”

    明明刚刚妹妹还在这里的,可是忽然间却又不见了,林鸯上前拽住晏褚的衣服,让他把他妹妹重新变出来,甚至因为刚刚妹妹说的玉佩两字,伸手想要拽晏褚脖子上的玉佩。

    “你冷静一些,你没看到阿鸳她怕你吗?”

    林鸯现在的情绪很不对,晏褚迫不得已,对他说了一句重话。

    “我是她哥哥,她最喜欢我的,怎么会怕我呢。”

    林鸯摇着头,等对上晏褚的视线,他就跟失去浑身力气一样,抓着晏褚衣袖的手渐渐松开,然后滑落在地上。

    “都怪我,我应该要看好她的,都怪我。”

    他蹲坐在地上,拽着自己的头发,不断扇打着自己的脸,显然对于妹妹真的已经死了的这件事,接受不能。

    “林鸯,你冷静点,阿鸳死了,可是你还活着,现在你应该做的,就是想着找出害死她的人,然后替她报仇,现在的她没有以往的记忆,高兴的,难过的都没有,如果你不想她不开心的话,恐怕也得改改自己现在的态度了。”

    晏褚朝林鸯解释了一下小女鬼林鸳现在的情况,听到他说妹妹的三魂七魄还有大半流落在外,也因此无法转世投胎,林鸯当即也顾不上难过,而是追问晏褚到底怎么样才能把妹妹遗落的那些魂魄重新找回来。

    “这一点,我也不清楚,我已经传信给我师傅了,只希望我师父能给我一个答复。”

    老道闭门勘破生死关,电话什么的别想联系上他,而且老道体质特殊,那些电子通讯工具在他手上就没有一个能够安全存活三天以上的,所以每次师徒间的联系全都是依靠信件的。

    以前是老道联系他,现在是他联系老道。

    就是不不知道这一次老道勘破生死观需要多久,恐怕等对方醒来才能看到他寄过去的那封信吧。

    “所以小鸳也不知道是谁害死了她?”

    林鸯压抑着怒气,现在的他就是有满腔仇恨,也找不到宣泄的地方。

    晏褚摇摇头,这件事,即便是他也没有任何线索。

    玉佩是原身的父母给的,可原身的父母从哪里找来的这个东西,晏褚也不知道,这个问题他也曾询问过小女鬼林鸳,对方一问三不知,在晏褚朝她使用超度咒前,她就是那么浑浑噩噩的,什么都不清楚,也是正常。

    自从依靠那被符水看到过妹妹之后,但凡吃饭,林鸯总是要准备三人份的,林鸳的那份饭多数都是元宝蜡烛,家里有一个专门属于她的椅子,林鸯每天都给擦得干干净净的,就是晏褚也不能坐。

    只是小女鬼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哥哥又亲近又躲避,估计就是第一印象留给小女鬼林鸳的后怕,总担心这人又冲过来朝她又哭又闹的,这让小女鬼有些烦恼。

    可另一边她又觉得那个自称是她哥哥的人很亲近,这种亲近的感觉和她对着晏褚的时候的感觉又有些不太一样,林鸳说不上来哪里不一样,但是她觉得自己还挺喜欢那个男人的,只要他不哭的话。

    明明她都那么乖了,她就不哭,为什么作为她哥哥的男人,每天都哭哭啼啼的呢。

    小女鬼很烦恼,她觉得自己之所以成了鬼,估计就是被这个哥哥给哭死的。

    *****

    “大哥,你说的是真的,萧大师真的愿意出手帮我们家余瑜?”

    澜省余家三代经商,现在已经攒下了不少的家业,旁人只当他们是从祖辈起白手起家,却不知道他们和京市的余家还有些关系。

    京市余家从政,现在的家主已经是中央级别的干部了,两个余家的祖辈是堂兄弟,关系亲近,直到现在的第三代,依旧联系密切。

    一个给对方政治上面的庇佑,一个提供金钱支援,互通有无。

    这一次余瑜出事,余铖就是联系上了京市余家的家主,求他疏通关系,联系上了那个玄门赫赫有名的大师,才说动对方出手,帮他鉴别那些化成灰的符箓。

    晏褚虽然看上去有些本事手段,可吃亏就吃亏在他太年轻,华夏人深信嘴上没毛办事不牢,余家看似已经认可了他,可事关唯一的儿子,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放心不下的。

    因此这趟京市余家忽然来人,说他们说动了萧大师出手,余铖当即就有些心动了。

    萧研在玄门这个圈子里成名已久,说起来余家和他也有许多渊源,当初余铖的祖父来到澜省,就是受了的指引,果然余家这一脉来到这里后就开始了发家之路,相比其他碌碌无为的旁支,他们这一系发展的最好。

    萧研萧大师的年纪已经不小了,对方年少成名七十载,算算岁数,今年也已经九十有六了,实属长寿。

    都知道玄门中人五弊三缺,弊鳏、寡、孤、独、残,却钱、命、权,可是这一切在萧研身上没有半点体现。

    以前在他年轻的时候有人说他可能缺的是命,但是现在他也活到这把岁数了,谁能说他命短呢。

    只能说他术法高深,超脱了因果,也或许是他的功德盖过了造下的业力,所以天道不对他施加惩罚。

    种种猜测都存在在玄门众人的心中,但不管怎么样,萧老在玄门中的地位不可撼动,这是一定的,即便他已经许多年没有插手过玄门中的事务,也不例外。

    这一次京市的余家能够说动对方出手,让余铖倍感意外,惊喜到有些惶恐了。

    “老余啊,你说这样好吗?晏大师那儿,咱们可是已经说好了,而且不是说玄门中人,最忌讳的就是在已经有同行出手的时候插手吗?”

    余母有些忐忑,比起外界吹的很玄的萧老,她更愿意相信已经见识过他的本事的晏褚。

    而且这种事犯忌讳,要是余家真那么做了,或许还会得罪一个未来潜在的大师。

    说句不好听的,萧老这把岁数了还能活几年,晏褚代表的就是未来,保不齐以后儿子还有需要仰仗晏大师的时候呢,现在就把人得罪了,有些得不偿失。

    “管不了那么多了。”

    余铖叹了口气,儿子的性命更加重要。

    “要不这样。”

    他想了想,在妻子的耳边小声说了几句话,余母纠结了片刻,抿着唇,点头答应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