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2.人鬼情未了
    ,精彩小说免费!

    “阿鸯?”

    晏褚试着叫了一声。

    小玉没什么反应, 这小女鬼现在也意识到了自己刚刚似乎差点又把晏褚给吓到了, 他们可是有约法三章的, 其中一点就是她不能这样突然跑出来,让人连个心理准备的时间都没有。

    小女鬼的眼珠子东瞧西看, 就是不敢直视晏褚的眼睛。

    晏褚就看着那红通通的眼珠子中间那点白色的瞳孔上下打转, 忍俊不禁。

    “阿鸳?”

    晏褚又换了一个名字叫了一声, 这一次小女鬼稍微有了些反应, 也不闪躲晏褚的视线了,歪了歪头, 仿佛听到了一个很熟悉的名字。

    “阿鸳,这是我的新名字吗,我觉得这个名字比小玉好听。”

    小女鬼对了对手指头:“要不以后你叫我阿鸳好不好, 阿鸳,阿鸳,我喜欢这个名字。”

    那一次失败的超度咒虽然没能成功将小女鬼超度,却使得她的魂体凝聚了几分。

    像她这样魂魄不全的鬼怪, 很多都是没有心智的, 就算侥幸留存些许神智, 也多犹如稚童。

    之前的小女鬼就是这样, 说不清自己的来历,语序的组织上也有问题。

    而在晏褚使用了超度咒后, 小女鬼说话的条理清晰了很多, 真的有几分她这个年纪该有的聪慧了, 也能说长长一串话, 而不是之前那样的单字单词了。

    比如现在,她就为自己的新名字感到开心。

    晏褚看了眼那个因为得到喜欢的新名字,高兴的在房间里上下漂浮的小女鬼,又看了眼他从国家信息库中查到的信息,眼神暗了暗,看来,他得找林鸳,或者该叫他林鸯,该找他好好谈谈了。

    *****

    “师傅,这一家的脆肠特别好吃,而且处理的也干净,这次我运气还不错,这么晚过去,居然还能抢到最后一份。”

    林鸳打包了几份熟食回来,米饭是自己在家煮的,他拿了两个碗盛饭。

    自从晏褚过来了之后,他就再也没去风俗街摆过摊,顶多就是在晏褚忙着炼制法器的时候去那边逛一圈,打听一些消息。

    家里的开支是晏褚给的,算作是他租房的房租和生活费,加上余瑜和程圆圆有时候也会过来,每趟来总不会空手,要不就是带着一些水果糕点,要不就是带着一些高档的食材。

    以前林鸳挣得那些钱也就够他日常开销,现在日常都没什么开销了,他自然就省了赚钱的算命工作。

    “在我刚学习玄门术法的时候,我的师傅给我讲过几个民间对于气运的误解。”

    晏褚端过林鸳递过来的饭,忽然间开口说道。

    他口中的师傅就是老道,老道一直说他是他的师叔,只是代他父亲教他玄门术法,可实际上,在原身的心里,他就是他的师傅,因此晏褚这么称呼对方,也不为过。

    “什么误解?”

    听到气运两字,林鸳的耳朵动了动,盛饭的动作也不知觉的慢了下来来。

    “民间认为人的气运是可以转借的,这一点,没错,却又错的离谱。”

    借气运,也是逆天改命的一种,只有法力高深到一定境界的法师才能做到,只是到达那个阶段的法师,比任何人都爱惜羽毛,也担心沾染业力。

    借运,被借运的一方余生必定穷困潦倒,或者不得善终,而这些人原本都该拥有光明的未来,法师借去这些人的运气用于己身或者是转嫁到其他人身上,就等于沾染了那个被借运之人的因果。

    因此,会这么做的法师寥寥无几,寻常人也不需要有自己的八字泄露,会被人借运的烦恼。

    晏褚解释的时候,一直盯着林鸳的眼睛。

    “有一部分人觉得,继承另一个人的姓名,八字,就可以替那个人承担既定的命运,却不知道,改运是一件多么复杂的事情,往往好几个玄门高人联合起来都不一定能够做到,怎么可能因为改了名字,让周边人的人都形成他才是那个人的观念,就能蒙蔽天听,从而代替对方分担一半的苦难或是幸运。”

    在有了小女鬼或者就是林鸳的猜测后,晏褚基本已经能肯定眼前这个林鸳,实际上应该是林鸯了。

    只是他暂时还不明白为什么对方要这么做,十八年了,他让身边所有人都认为他这个哥哥叫做林鸳,甚至把妹妹的生辰八字当做是自己的,真正的目的,是他猜想的这样吗?

    但晏褚能肯定,虽然林鸯很复杂,但绝对不是个坏人。

    “谁知道呢,这种事,谁也说不准的。”

    林鸯放下碗,苦笑地看着晏褚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他收回了往日的嬉皮笑脸,严肃地看着晏褚问道。

    没错,他并不叫林鸳,而是叫做林鸯。

    原本他拥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一双父母,一个龙凤双生的妹妹。

    鸳鸯鸳鸯,鸳在前,且为雄鸟,鸯在后,为雌鸟,本来应该哥哥叫林鸳,妹妹叫林鸯的,或许是父母的恶趣味,两个孩子的名字反了一反,妹妹叫林鸳,哥哥叫林鸯。

    这样的四口之家,在父母意外出事后,就散了。

    他和双胞妹妹被送去了福利院,妹妹在娘胎里就没有吸收足够的营养,长得瘦瘦小小的,因此林鸯习惯了保护妹妹。

    在复杂的福利院里,他学会了打架,比谁都凶比谁都狠,他和其他孤儿抢玩具,抢食物,这一切都是因为他和爸爸妈妈承诺过,他会保护好妹妹,谁都不能伤害小鸳。

    因为他凶名在外,其他孩子也怕他那种不要命的打法,即便福利院的生存环境有些恶劣,可是兄妹俩依旧过得还算不错,至少不愁吃喝。

    可惜好景不长,有人来福利院□□,看中了林鸳。

    林鸯一点都不想和妹妹分开,可是福利院院长为了那个人承诺的巨额赞助,根本就不听他们兄妹俩的意见。

    他没办法,就偷偷摸摸带着妹妹跑了出去。

    之后的事......

    林鸳捂住脸,不想让晏褚看到他狼狈的模样。

    明明一开始他只是想逃避过那段时间,或许那个想要领养小鸳的人就会改变想法,转而领养福利院里其他想要被领养的孩子,可是就那么一个错眼,妹妹丢了,他把这个世界上他仅剩下的一个亲人给弄丢了。

    当时林鸯就疯了,他第一时间报了警,警察出动了不少警力寻找,都没有找到妹妹的影子,最后林鸳被定义为失踪,警方不能确定,她到底是走丢了,还是被人贩子给拐跑了。

    林鸯不相信这个事实,他也没有再回福利院过,而是回到了自己的家中,开始了依靠自己的力量寻找妹妹的生活。

    借运,这是林鸯在风俗街上意外听到的。

    每个人的福运厄运都是有数的,如果有人愿意代替另一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就有可能代替对方承担一半的福运或厄运。

    对于妹妹林鸳的失踪,林鸯一直都是愧疚的,所以从他听来那个所谓借运的方法后,就开始把自己当做林鸳,让身边所有认识他的,不认识他的人也渐渐习惯并且认为他就是叫这个名字的。

    虽然觉得不靠谱,但是林鸯是切切实实的希望,如果他的妹妹还活着,还在某个他不知道的地方受苦受难,就让他代替妹妹承担一半的厄运,直到他找到她的那一天。

    “你难过了?”

    晏褚看着坐在他边上的椅子上的小女鬼,对方双手抱住膝盖,蜷缩在椅子上抱成一团,虽然对方是鬼,没有眼泪,可晏褚还是感受的到她的难过。

    这种感觉很奇妙,对方少了哀魄,居然还能有悲伤这种情绪。

    “我不知道,阿褚,他好像很伤心,别让他伤心好不好?”

    “你在和谁说话?”

    林鸯顺着晏褚的视线看过去,椅子上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你是不是看到什么了,晏褚,你是不是看到什么了?”

    在一起生活这么多天,晏褚炼制法器并不避讳林鸯,现在的他也知道晏褚是个有真本事的人,只是因为之前他请晏褚测的那个八字结果不好,使得他一直下意识否认这一点。

    可是刚刚晏褚的反应,还有他意有所指的话,都让林鸯有一个怀疑,那就是他看到了什么。

    如果小鸳真的出了什么意外的话,她的鬼魂应该会回来这个她从小长大的地方吧,或许刚刚晏褚对着说话的,就是他的妹妹。

    虽然很荒谬,但是林鸯还是忍不住这样猜测。

    他跌跌撞撞绕过桌子,踉跄着走到晏褚的面前,然后抓着他的手臂激动的问道。

    “是不是小鸳,你是不是见到小鸳了,求求你,让我看看她好不好,十八年了,我就想看看她,求求你,求求你。”

    林鸯双腿一软跪在了地上,他用膝盖跪着朝晏褚边上那个空着的椅子挪动。

    “小鸳,我是哥哥,你是不是在这里,你怎么了?怎么就这样了,告诉哥哥,哥哥替你报仇。”

    林鸯嚎啕大哭,可是无论他怎么呐喊,看到的依旧只是一片空气。

    小女鬼林鸳看着晏褚,面对这样一个哭嚎的男人,她有些无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