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3.错位人生
    ,精彩小说免费!

    此为防盗章, 防盗比例50%, 24小时后可看到正常更新

    现在正值盛夏, 光是下车从停车场走到商场里的这段距离就把她热的够呛,看着于心妍提早帮她点的她最喜欢的冰咖啡,龙莫棋一阵欢呼, 赶紧抿了一口。

    “怎么,你家男神近期忙着拍戏不回家了?”

    龙莫棋是除了于心妍的母亲外唯一一个知道她和晏褚结婚的人, 对于这段感情她并不看好,可是感情的事, 即便是最好的朋友,她也没办法多说什么。

    她看着对面那个恬静优雅的女人, 时光对她特别优待, 白皙细嫩的肌肤,清秀温婉的眉眼,一举一动就像是从古画里走出来的仕女, 这一点和于心妍那个叫古筝的母亲脱不开关系, 从小她对于心妍的行为举止管教的特别严格,琴棋书画,就像是在培养古代的大家小姐一般。

    于心妍做的最出格的事, 就是在二十一岁那年瞒着母亲参加了一部电视剧的海选, 并且在那部戏里,认识了当时也还是新人的晏褚, 并且瞒着所有人, 和他偷偷领了结婚证。

    “莫棋, 我离婚了,我放自己自由了。”

    于心妍的声音就和她的模样一般,温温柔柔的,没有任何攻击性,让人听着很舒服。

    她想着此刻就躺在她随身小包里的离婚证,明明应该高兴的,可是却说不出的难过悲伤,十二年,她能有多少个十二年能挥霍。

    于心妍的眼里弥漫着水雾,她朝着龙莫棋笑着,却比哭还难看。

    “怎么回事,是不是晏褚那混蛋喜欢上哪个小妖精了,你为他牺牲了那么多,他就是那么对你的。”

    龙莫棋猛地拍着桌子站了起来,绕过来拉着于心妍就想去找晏褚理论。

    好在这个点商场里也没什么人,他们选择的又是咖啡店里最隐蔽的角落,即便有人听到晏褚这个名字,也只会以为是同名同姓的人罢了。

    “是我主动提出来的。”

    于心妍拉住龙莫棋,在她提出离婚的时候曾希冀晏褚能够拒绝,可是他答应了,甚至在她提出离婚的第二天就让他的私人律师拟定好了离婚协议书,他把所有的房产以及家庭存款都给了她,自己选择了净身出户。

    晏褚可是华国最当红的实力派明星,天价片酬就不用说了,各类代言,商演等活动说一句日进斗金都不为过,他甚至连续五年蝉联华国男演员收入排行榜第一名。

    因此离了一次婚,于心妍一下子就成了身家过十亿的富婆,在旁人看来应该很开心的事,于心妍不知道为什么,有些想哭。

    他把所有的东西都给了她,为什么,难道他真的喜欢上了她那个异母的妹妹于心桐,这一切只是因为愧疚后的补偿吗?

    于心妍不想胡思乱想,可现在她就是平静不下来。

    “你——”

    龙莫棋听了好友这句话,倒是不知道说什么了,明明她也不看好这段婚姻,可好友真和晏褚离婚了,看着她这副模样,她又觉得不是滋味了。

    “财产是怎么划分的,怎么说你在他身上付出了十二年最好的青春,不能就这样便宜了他吧?”

    “他把所有的东西都给我了。”于心妍抿了抿唇,当着好友的面,她并没有说出自己那直觉的猜测。

    “算他还有点良心。”

    龙莫棋沉默了片刻,低喃道,看着好友低沉的模样,她觉得自己不能再给心妍添加负面情绪了,这个时候她应该做的事拉着于心妍从这段不开心的记忆里走出来。

    “驴家和马家出了不少新包包,你现在可是大富婆了,咱们就去血拼一把,去去身上的霉气。”

    龙莫棋家不缺钱,她自己本人也经营着一个不小的潮牌服装店,压根就不缺买包的钱,这么说只是想让于心妍打起精神,只要是个女人就逃不开买买买的魔咒,不是说包治百病吗,一个包不够那就来十个,到时候她再安排一下店里的工作,拉着她天南海北的玩一圈,多看一些外国帅哥洗洗眼,没准心妍就忘了那个负心汉了。

    于心妍没有购物的心情,可是今天本来就是她约龙莫棋出来的,听她这么说,勉强笑了笑,放下手中搅拌咖啡的小勺子,拎起身边的包包跟着她朝外走去。

    “哇哇哇,晏褚耶,他好帅好迷人啊,啊啊啊啊。”

    离开咖啡厅出去的时候正好经过了一个液晶电视的卖场,一群打扮青春的小姑娘不知道为什么围在玻璃窗外,看着里面正在播放的直播节目小声尖叫。

    “还有于心桐,她好漂亮好温柔,听说这部戏里她演的是晏褚的白月光呢,虽然结局死了,却让晏褚记了她一辈子,连女主都不能替代她在晏褚心里的位置,好浪漫,如果现实生活中晏褚能够喜欢我,让我死了我也愿意。”

    说话的那个显然是晏褚的脑残粉,看着她双手握拳放在胸前的花痴劲儿,还是女友粉一般的人物。

    “心妍。”

    龙莫棋为难地推了推她,可惜于心妍的视线完全黏在了电视机的屏幕上,看着那个熟悉的男人,久久不能回神。

    ***

    晏褚今天参加的节目是一档名为明星直播间的综艺节目,顾名思义,这个节目全程直播,并不存在后期剪辑的问题,又因为节目的两大主持言语犀利,常常会问参与节目的明星一些辛辣难以招架的问题,收视率一直居高不下。

    他们今天是为了即将上映的新片《时光与你有约》来做宣传的,晏褚作为男主演,当然无法缺席,作为全场最大牌,他也是两个主持人拷问的焦点。

    因为这是一档谈话类节目,晏褚今天的打扮也比较休闲,白色的t恤款式简单干净,下身是水洗蓝的磨边牛仔裤,头发抓的很蓬松又不失造型感,深邃的眼窝上两道锋利的剑眉,眼睛狭长蕴有神光,高挺精致的鼻梁,菱形的嘴唇勾起的弧线,一股青春少年之气扑面而来,一点都看不出来他已经是三十五岁的“老男人”了。

    《时光与你有约》是一部很有名的大ip改编电影,当初不知席卷了多少少男少女的眼泪,书粉无数,当初晏褚接下这部电影的时候,有许多人不看好,因为原著里的男主最早出现的时候才十六岁,这不小说讲述的也是他从十六岁到中年后的故事,书粉承认晏褚的演技,却不觉得如今的他能演出男主十六岁该有的稚气和青春。

    今天恍然看到晏褚这个扮相,当初那些不看好的人都闭嘴了,简直神还原好吗。

    今天到场的还有电影的导演林秋生,女主角白沫,女配于心桐,男配因为同时接演了另一部戏,错不开时间,因此没有到场。

    林秋生和晏褚合作过的电影不是一部两部了,当初让晏褚捧上第一座影帝奖杯的人也是他,不过这个名导演的脾气有些臭,犀利如明星直播间的主持人,也不敢随意问他一些过分的问题。

    而白沫和于心桐虽然也都算是时下比较受欢迎的小花,但是这名头很虚,娱乐圈的女演员更新换代太快,这两个人价值比起晏褚来,还是差的太远了。

    “第三个问题,有一个粉丝在我们的官博留言,他想问晏影帝,在原著中,楚风最爱的女人就是林音音,那在现实生活里,晏影帝你喜欢的女生是林音音的扮演者于心桐这样的类型吗?”

    娱乐直播间的两个主持一男一女,都算是主持界的老人了,女主持人王娜拿着一张卡片,对着晏褚笑的不怀好意,前几个问题她都放水了,重点等的就是这个问题。

    别看娱乐直播间打的是直播的噱头,实际上每一个会在直播里提及到的问题都是制作方和明星那边沟通过的,有些看似犀利,实际上大家心里都有个谱,他问的,都是那些明星不介意被旁人知道的。

    王娜觉得可能是晨心有意在这次的节目里替于心桐炒作一波,借一借晏褚的人气,反正好感这事很玄,女方要的是曝光度,男方也到了结婚生子的年纪了,粉丝对于他的恋情也没有当初那么反对了,炒作恋情对他而言,并没有太多妨碍。

    晨心就是晏褚和于心桐所在的经纪公司。

    于心桐今天的打扮格外甜美,一身抹胸粉色小礼服,衬的她脖颈纤长,巴掌大的脸此时羞的通红,粘了假睫毛显得格外大的眼睛一眨一眨的,都不好意思看向旁边的晏褚,让人看着就觉得这姑娘真是可爱。

    她微微低着额头,侧过脸朝向了另一边的女主演白沫,她知道这个角度的自己最漂亮。

    “心桐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只是我喜欢的姑娘,恰好和她不是一个类型。”

    晏褚略显清冷的嗓音让于心桐脸色一僵,她双拳捏紧,诧异将目光转向他,要不是知道这是在直播,恐怕她此时的反应还会更激烈一些。

    女主角白沫原本有些郁闷的心情一下子好了起来,本来么,她才是女主角,即便要炒绯闻也该来找她啊,同样是新晋小花,她和于心桐是存在竞争关系的,现在看她被影帝下脸,让白沫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当然,面上她还是紧张的看了于心桐一眼,毕竟她们俩现在是“好闺蜜”啊,人设不能崩。

    “实际上,我有一个在一起十二年的妻子,可是就在前天,我们离婚了。”

    晏褚看着摄影机的方向,这时候正好也是拉近景特写,在他说着这句话的时候,眼底的神色太复杂,那双如银河般耀眼深邃的眼睛里此刻充斥着悲伤、忧郁,以及数不尽的后悔追忆。

    一直宣称单身的影帝已经结婚十二年了!!!

    一直宣称单身的影帝不止结了婚,还在前天离婚了!!!

    这样的惊天自爆别说是现场的两个主持人了,连在后台的工作人员都快疯了。

    现场总导演是幸福的疯了,这样的惊天消息在他的节目里曝光,凭晏褚的流量,可以想像之后节目的播放量和话题度了,年底的奖金有了,升职加薪也不在话下。

    也几乎是这句话说完的瞬间,所有观看节目的观众疯了,所有得到消息的娱记疯了,晏褚的那些粉丝和他身后的经纪公司,更是疯上加疯了。

    什么样的女人拥有了他们天菜最好的十二年,又是什么样的女人会选择和晏褚离婚,几乎顷刻之间,所有的热搜都被相关词句替代,当然,直播还在继续。

    “因为我的事业,因为我的自私,我辜负了她最好的十二年,她是我这辈子最爱的女人,可惜直到失去她,我才明白这个现实。”

    晏褚看到他的经纪人在台下疯狂朝他做着闭嘴的动作,却不为所动,眼神看着镜头,仿佛是想对屏幕前的某个人说话。

    “在昨天,我放她自由了,并不是因为我不爱她了,而是我想告诉她,你愿不愿意,给我一次机会,让我们有一个新的开始,事业没你重要,财富没你重要。”

    “我爱你......”

    最后那一句话,似低喃,似轻叹,站在商场里的于心妍顿时泪奔,捂着脸泣不成声。

    林丁丁虽然是南方人,却很喜欢吃北方的面食,随着她的肚子渐渐开始显形,不论是晏褚还是晏荀,都不太敢让她下厨做饭,现在一日三餐,基本上都是晏褚从学校打包带回家的。

    燕京大学的食堂还是很出名的,尤其是大师傅做的馒头,又香又有韧劲,分量也足,晏褚和晏荀两个大男人一餐只要吃两个就饱了,林丁丁怀孕后胃口变大了,一餐顶多也就吃一个半。

    他心里想着路过自由市场的时候顺便看看有没有附近郊区的菜农挑着自家自留地的菜来卖,如果有就买一些回去,炒个素菜,再和昨天买的豆腐做一碗汤,加上家里还没吃完的那半只鸡,今天的饭菜也就差不多准备好了。

    晏褚看着手里那一兜馒头忍不住笑了笑,觉得自己越来越有成为家庭主夫的天赋了。

    “晏褚,你是晏褚?”

    正走在校园的林荫道上,晏褚忽然就被突然蹿出来的一个体格高大,模样俊朗豪爽的青年给拦住,跟在他后头的还有七八个陌生的男女,一起围了上来。

    晏褚眯了眯眼打量来人,没想到首都那么小,他还没找上去,那些人自己就先撞过来了。

    “你来到首都怎么都不和家里说一声,你知道高姨这些日子有多着急吗?”

    江东临看着晏褚的眼神十分不满,他一直都不喜欢后妈带来的这个弟弟,阴阴郁郁的,看着就让人心烦,最主要的是这个弟弟读书好,他们只差了一岁,常常会被人放在一起比较,在江东临看来,他就只是后妈带来的拖油瓶而已,吃他们家的,喝他们家的,凭什么事事还压他一头。

    此时江东临看着晏褚的穿着打扮,又想起他们现在正站在燕京大学的校园里,心中隐隐有了一个猜测。

    不可能的,晏褚以前的成绩是好,可是他都下乡插队两三年了,当初学的那些知识也该忘得差不多了,他考上政法大学爸爸就已经很高兴了,家里更是为此摆了几桌酒席,江东临不信这个被流放去了乡下的弟弟能有那个本事考上燕京大学。

    “东临,这是谁啊,你也不介绍介绍?”

    江东临的朋友站在他身后,嬉笑着指着不远处的晏褚问道。

    其中一个女生看着晏褚的模样打扮,有一些异动,能出现在学校里的基本上都是燕京大学的学生,她眼见的看到了晏褚手腕上那个西铁城的手表,她爸也有一个,是买来充场面的,当初花了足足三百多块钱,将近四五个月的工资呢,让她妈念叨了很久。

    那个男生还是个学生就戴着这么好的手表,看来家里的条件一定很不错。

    “这个就是我继母带来的弟弟,晏褚。”

    江东临看出了自己身后那几个女生对晏褚的兴趣,他厌恶晏褚的还有一点就是他的模样太出挑,尤其是小时候,长得玉雪可爱,身边的长辈谁见了都会夸他一句。

    他知道晏褚最在乎自己的生母和后来出生的一双弟妹,所以他喜欢当着他的面亲近那个他并不怎么喜欢的女人,和那两个抢了他父亲的小杂种,他知道高亚琴一心想要讨好他,就借着这一点,让晏褚越发委屈。

    他看着他从一开始活泼开朗的小男孩,变成后来阴郁的安静的青年,即便有一副好皮囊又怎么样,相处下来,所有的长辈只会更喜欢他这种嘴甜活泼,看上去健气开朗的孩子。

    江东临看着眼前这个一头梳的整整齐齐的短发,五官俊秀,皮肤白皙的青年,对方的眼神澄澈,看着他的时候仿佛他内心的丑恶都无所遁形,这让江东临诧异的同时,也有些焦躁,觉得似乎一切都开始脱离了他的掌控。

    “晏褚,高姨很担心你,你来了首都都不去家里看看她,这些日子,她一直往你插队的小村庄写信寄东西,从来都没收到过你的回信,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都准备好请假去看你去了。”

    江东临的模样随了他生父,浓眉大眼,棱角分明,看上去十分正气凛然。他一边悄悄打量着晏褚此时的表情,一边不忘向身边的人悄悄抹黑了他一把。

    “我知道你怨高姨把你送去了乡下,可那也是因为当时的政策缘故,这些年每当你的生日,她都以泪洗面,你可还记得当初你生父劳改,是高姨辛辛苦苦把你一手带大的,难道这份生恩和养恩你都不管吗?”

    江东临的声音洪亮,说话的时候掷地有声,不少路过的学生看着围着的一群人,也忍不住停下脚步,尤其是在听到江东临义正言辞的指责时,也忍不住看了看那个他口中不孝的儿子晏褚,眼里满是鄙夷。

    “他是咱们学校的吗,咱们学校还有这种人,当初下乡插队的学生可不少,就因为这个连亲妈都能不认了,刚刚那人说他爸是劳改犯,估计就是随着亲爹吧。”

    “可惜了那张脸,长得一表人才,没想到却是个白眼狼。”

    江东临听着一旁那些路过学生的窃窃私语,眼底闪过一丝自得,不论晏褚是不是燕京大学的学生,只要他在一天,晏褚就必须被他死死压在下面。

    “那不是晏褚吗,财经系的大一新生,我室友常在寝室谈其他,说他的一些见解连教授听了都自愧不如,没想到居然是那样的人品,白瞎我室友那么推崇他了。”

    “还有这回事?我觉得咱们学校不仅要重视学科教育,也应该提高学生的思想教育,他这样连抚养他长大的生母都能不管的同学,应该好好批判。”

    随着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晏褚的身份也被指认了出来,晚来的人不知道真相,边上的人就将刚刚听来的那些话转述给他们听,一下子,晏褚就成了众人指摘的对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