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2.错位人生
    ,精彩小说免费!

    此为防盗章, 防盗比例50%, 24小时后可看到正常更新  他眉头微皱,穿上放在一旁的大衣从炕上下来, 给门外的小姑娘开门。

    现在正值十二月,还远远不到一年当中最冷的日子, 只不过晏褚发着烧, 体感温度异于常人,必须要做好保暖的工作罢了。

    “晏大哥,我刚刚听林大哥他们说你发烧了,这是我从我叔那儿给你拿的药,你赶紧吃了吧。”

    林丁丁的爸爸是生产队的队长, 她嫡亲的舅舅是公社书记, 她二叔是附近几个村唯一的赤脚大夫,还有一个小叔在县里的运输队开长途货车。

    林家和林丁丁姥姥那边, 这一代就只有她这么一个闺女, 其他叔叔舅舅生的全是儿子,所有人都把她当自己的闺女宠着。

    她模样清秀, 弯弯的眉眼,小巧挺翘的鼻尖,樱粉色的嘴唇,并不是那种一眼就让人惊艳的大美女,看着却十分舒服。

    作为农家的女儿, 即便再怎么受宠, 基本的家务活还是要做的, 林丁丁前头还有三个哥哥,一家子劳力已经足够了,她并不需要下地挣工分,平日里她只需要喂养家里的鸡鸭,以及帮一家子洗衣服做饭,因此她的肌肤比起城里娇生惯养的小姑娘肯定是粗糙一些的,肌肤算不上白,带着些许健康的麦色,多了几分精气神和活力。

    “灶房不知道有没有热水,这药得用热水冲着吃,晏大哥,你先去炕上躺着,别冻着,加重病情。”

    小姑娘性子挺爽利,可对着心上人还是多了几分羞涩,脸颊上两坨可疑的红晕,眼神闪躲,从进门到现在就没直视过晏褚眼睛。

    晏褚被小姑娘赶上了炕,看着她忙里忙外的,忽然间意识到,这个时候,原身似乎已经借着林丁丁对他那点好感,似有若无的对着小姑娘表现出自己暧昧的态度了,恐怕现在在林丁丁的眼里,他们俩是两情相悦的。

    渣,真渣!

    晏褚在心里狠狠唾骂了原身一句,转念一想不对啊,现在他就是这个世界的晏褚了,那在小姑娘的心里,那个和她互生好感的男人岂不是他了?

    他赶紧打开任务面板,果不其然,原本进度为零的主线任务,现在显示的进度为8%,意味着林丁丁现在的幸福度为8分,如果这时候他忽然告诉对方,其实我不喜欢你,之前是你自作多情了,恐怕这进度一下子会成负分吧。

    晏褚有些为难,你让他赚钱很简单,可让他和小姑娘谈恋爱,他不会啊。

    “厨房正好有热水,晏大哥,我帮你冲了药粉,你赶紧趁热喝了。”

    林丁丁从门外进来,一手端着碗,一手拿着热水壶:“水壶我就放屋里了,你想喝热水随手就能倒。”

    “谢谢你,丁丁。”晏褚看着人家小姑娘忙里忙外还挺不好意思的,赶紧接过她递来的碗。

    盛药水的碗就是普通的饭碗,晏褚在接过碗的时候,难免碰到了林丁丁的手指,小姑娘还是第一次和他这么亲密的接触,当下就羞得缩回了手。

    “那个,你喝了药早点休息,我、我就先走了。”

    小脸蛋红的都快冒烟了,林丁丁看着炕上那个即便生着病依旧俊秀的让人挪不开眼的男人,纤长的手指拧着衣角,都快把衣服拧成抹布了。

    “等会儿丁丁。”

    晏褚想了想,人家小姑娘特地给他送药过来,总不能让人家白白走这一趟吧,从小到大接受的教养也不许他那么做。

    “这是我之前进城的时候买的麻花,还有这包糖果,是我妈寄来的,你们女孩子应该都喜欢吃这些甜甜的东西。”

    晏褚是代替他那个继兄来当知青的,在钱财上,那个家庭并没有过分亏待他,甚至那个亲妈为了表达她当初的迫不得已,隔山差五就会寄点东西过来。

    原身是个吃不了苦的,每次进城总得买一点好东西改善伙食,这些东西,他几乎都是独自一人享用的,从来就没有想过和别人分享。

    晏褚在这一点上比原身强了千万倍,再说了,他现在生着病,吃那些东西都尝不出味道来,还不如哄小姑娘开心呢,她开心了,意味着离任务完成就更近一步了,那么他也就开心了。

    林丁丁心里头别提多甜蜜了,以前晏褚虽然待她和村里其他姑娘以及那些女知青都不一样,可从来没像今天这样对她那么温柔过,他还送她麻花糖果,多么贵重的东西,这让对两人之间的感情还有些忐忑怀疑的林丁丁一下子就定了心。

    这也怪晏褚,他虽然继承了原身的记忆,可对这个世界的代入感还不够强,自然没有意识到,在他那个时代再便宜不过的麻花和糖果,在这个缺少零副食品的年代,是多么珍贵的东西。

    也是他的这个举动,彻底让林丁丁相信,对方真的是有点喜欢她的。

    林丁丁心里头开心,可还谨记着妈妈的教导,她和晏褚现在还没定下关系呢,不能收人家这么贵重的东西,当下就要拒绝离开。

    晏褚没想那么多,以为小姑娘客气,拿起被原身放在枕头旁的小包裹,起身下炕,拉过小姑娘的手,直接放到了她的手上。

    他、他、他牵她的手!!!

    林丁丁感受着手掌接触时微微燥热的温度以及那细软的触感,心跳快的仿佛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似得。

    哪里还顾得上拒绝,当下就跟被踩着尾巴的小猫咪一般,扭头就跑了,手里还拿着刚刚晏褚塞给她的那包零嘴。

    看着落荒而逃的小姑娘,晏褚不信邪的再一次打开任务面板,主线任务的完成度已经从原本的8%一跃升到了30%,简直就是质一般的飞跃。

    看起来小姑娘的幸福度提高了啊,那她为什么要跑呢?

    还是万年老处男的晏褚表示自己不理解她们女孩子的想法,不过既然给小姑娘一包零嘴就能让她那么开心,他似乎找到让她感觉幸福的想法了,只要以后挣钱,多给她买点好吃的就成了吧?

    晏褚在心里不确定的想着。

    *****

    “丁丁,你刚刚去哪儿了,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

    黄茹花看着闺女从知青院那条小路跑过来,脸上还泛着可疑的潮红,当下就猜到自家那蠢闺女干啥去了,只不过聪明的不点透。

    “没、没干啥。”

    林丁丁看着妈妈站在自家的院子外,心里头一慌,下意识将手上的东西往身后一藏。可她转念一想,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啊,对面还是自己的亲妈,有什么好瞒她的。

    “我刚刚听知青林大哥说晏大哥生病了,知青院里就剩下他一人,我就去二叔那儿给他拿了点退烧的药。”

    林丁丁看着脚下的黄土地,咬着唇,有些羞涩地说道。

    她喜欢晏褚的事家里人几乎都知道了,不过不论是几个哥哥,还是爸爸妈妈都不支持,觉得晏褚是城里人,还是高中生,她虽然也念过书,还念到了初中,可两人不论是家室背景,还是文化水平,都是不相配的。

    “你一个姑娘家家单独一人去知青院影响不好,以后这样的事让你几个哥哥去。”

    黄茹花不忍心责怪孩子,她也是从小姑娘过来的,知青里就那个晏褚皮相最好,她这把年纪了,就没见过哪个男娃娃长得这么俊的,小姑娘都爱俏,这是难免的。可黄茹花并不看好闺女对晏褚的感情,虽然闺女在他们面前总给那孩子说好话,黄茹花仍旧隐隐觉得,那个晏褚,似乎是在吊着他闺女,这段感情里,他根本就没有付出过真心。

    她不想让闺女受伤,只能想尽办法把两人隔远点。

    “哦——”

    林丁丁想着刚刚晏大哥拉着她手的亲密动作,感觉自己的脸颊滚烫滚烫的,就算她妈不说,短时间内她也不敢再去见晏大哥了,她害羞。

    闺女的话让黄茹花松了口气,想起刚刚被她藏到身后的东西,赶紧又追问了一句:“你刚刚手上拿的是什么东西?”

    “没什么,就是晏大哥从城里买的麻花还有他妈给他寄来的糖果,晏大哥说让我拿回家分着吃。”

    后面半句话是林丁丁自己加的,为的就是替晏褚刷自家人的好感。

    “妈,我把这些东西放你柜子里了,马上就要过年了,还能摆两盆菜呢。”林丁丁吐了吐舌头绕开亲妈就往屋里钻,躲过了她接下去的盘问。

    “死丫头,怎么好要人家这么贵的东西。”

    黄茹花在院子外急的跺了跺脚,不可否认的,因为这件事,她重新审视了晏褚这个人,能这么大方的把糖果和麻花送人,或许那个晏褚并不是她想想的那种人。

    现在计划生育已经开始执行了,只是还在刚开始的时候,执行力度远没有后世那么大,不过晏家人并没有那种重男轻女的思想,无论男女都好,也打算生完这一胎,就遵循国策,不再生第二胎。

    因此林丁丁肚子里还没出生的宝宝还没出生就成了全家人的宝贝,一家三口都无比期待他的到来。

    现在林丁丁的肚子就五个月大,即便大夫看出了男孩女孩,碍于政策上的原因也不会告诉他们胎儿的性别,至于晏褚和晏旬一口一个闺女孙女的,纯粹就是两人想要软乎乎的小闺女。

    三人拎着大包小包,刚刚从医院回来,他们顺道去百货商店买了一些柔软亲肤的布料,林丁丁打算趁现在手脚还灵活的时候提早把小宝宝的衣服鞋子做起来,外头虽然也有卖婴幼儿的衣物,可是总归没有自己做来的放心。

    小孩子的肌肤柔嫩,穿干净的旧衣服对他们而言更加舒适,只是晏家两个大男人都不想委屈小公主穿人家穿过的旧衣裳,林丁丁就想着提早把衣裳做好,多洗几次,多晒几遍太阳,让衣服变得柔软一些,也不用担心小宝宝的皮肤受不了。

    “晏褚。”

    三人还没进院子,在门口就被一个打扮美艳的中年妇人给拦下了。

    高亚琴今天穿了一身暗灰色的对襟西装,腰上微微收紧,显出依旧纤细的腰身,包臀裙遮住大腿,长度正好在膝盖正上方,肉色的丝袜,黑色的高跟小皮鞋,看上去身段姣好,又气质斐然。

    这些年高亚琴的日子过的很不错,丈夫疼爱,儿女乖巧,手头也不缺钱,她自然有更多时间花在打扮上面,她的发型是时下最流行的短发大波浪,精心描了眉毛,脸上的脂粉涂得有些白,加上大红色的口红,看上去将将三十出头的模样,谁也看不出来眼前的这个女人已经是四十岁的年纪,还生了三个儿女。

    晏旬看着突然出现的前妻,思绪有些复杂,高亚琴又何尝不是呢。

    晏旬在农场的十年过得并不算好,整个人苍老的可怕,西北多风沙,他的肤色呈偏黑的小麦色,虽然回来了小半年,却还没养回来,眼尾额头刻着深深的岁月痕迹,半百的头发,背部微微佝偻,唯独出彩的就是那双眼睛,以及岁月带不走的俊美的五官的痕迹。

    高亚琴看着那双透彻如初的双眼,忍不住有些自惭形秽,但是想着对方现在的模样,再想想江城因为保养得当,依旧精壮的身躯以及成熟的面容,安慰自己她并没有做错。

    “你回来了。”

    高亚琴轻叹一声,攥着小牛皮包的手捏得太紧,手尖有些泛白。

    对方应该还不知道当初是她写的举报信,不然不可能直到现在都没什么动静,所以她没什么好心虚的,现在要紧的是怎么把晏褚给哄回来。

    她这个儿子一直想要得到她的目光和称赞,现在只是闹别扭罢了,她只要稍微对他好一些,他必定会激动的重新黏上来。

    晏家只有这么一个儿子,将来晏家的一切都是他的,自己是她的生母,南城和西进都是他的弟弟妹妹,怎么都能沾点光。

    高亚琴想着今天来这儿的使命,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露出慈爱思念的眼神,看着那个站在晏旬身边的高大青年。

    “小褚,妈知道你还在为当初的那件事而生气,不过妈妈也有难言之隐的,你知道,当初我带着你改嫁很不容易,要不是为了你江叔叔能够将你的户口移到江家,改变你的政治成分,妈妈怎么会再嫁呢,后来有了你的弟弟妹妹,妈妈最疼爱的还是你啊。”

    高亚琴一副有难言之隐的样子:“当初之所以送你下乡,并不是因为妈妈想要讨好你江叔叔的儿子,而是那几年实在是太乱了,有不少红小兵隔三差五就在家边上晃,我担心是他们查出来你父亲的成分问题,怕你被抓去批斗,所以才忍痛把你送下乡啊。”

    她眼眶里含着泪,眼睛一闭,泪水就哗哗哗和水龙头似得往下流。

    “看着你平安回来妈就放心了,你不知道这几个月联系不到你,妈心里就和刀割一样。”

    高亚琴拿着手绢擦着泪,演技堪比当代影后,没给她颁一个金鸡百花的,都亏待她流的这些眼泪了。

    “我记得,江南城和江西进,是在你改嫁后的第七个月出生的吧?”

    晏褚丝毫不为所动,这几个月他虽然没有主动去找他们,可是江家的所有情况他都已经打探的清清楚楚,尤其是高亚琴的这个大把柄,他怎么可能会放过。

    “小褚,你是不是听了别人什么不好的言论,你怎么可以这样指责妈妈。”

    高亚琴心头一紧,眼神隐晦的环顾了四周,见到周围没什么人,这才稍稍放下心来。

    “南城和西进是怎么早产的你难道忘了吗,那一天要不是因为你调皮偷偷跑回了晏家老宅,妈妈怎么会在找你的路上摔了一跤,导致你那双弟妹提早降世,因为这个原因,你妹妹的身体一直都不好,妈妈也为此偏爱了她几分,你不能就这样嫉恨上妹妹,甚至诬陷她的出生。”

    高亚琴就像是在看一个不懂事的孩子。

    “不过妈妈不怪你,当初却是让你委屈了,妈妈都知道。”

    高琴的眼神宽容,说来可笑,晏褚翻了翻记忆,除了当初哄骗他下乡的时候,这还是这个女人唯二对他这般耐心温柔。难道这就是金钱的魅力?

    “高亚琴,你那双儿女是足月还是不足月,只要查当年生产的档案,以及找到当初给你接生的大夫就能查出来,现在国外有一项技术,叫做亲子鉴定,就是能够依靠血缘鉴别血亲,如果那对孩子是足月生的,我不介意和他们做亲子鉴定,但是我相信,那对孩子应该是你现在的丈夫的,如果在这种情况之下,他们还是足月出生,我是不是可以告你通奸呢?”

    晏旬并不是那种宽宏大量的男人,本来刚回首都的时候,他就已经想好要怎么报复那对狗男女了,只是被儿子给拦住了。

    他想着或许是儿子对高亚琴这个生母还有感情,虽然不满儿子的优柔寡断,可是他更心疼儿子的孝顺,因此放了她一马,可这比不代表他能眼睁睁看着这些阿猫阿狗都来欺负他的宝贝儿子。

    “晏旬,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是不是你在儿子耳边说这些乱七八糟的话,你知道当初你出事后我们母子的日子有多难过吗,你知道我把儿子养大有多辛苦吗?”

    高亚琴歇斯底里的问道,也懒得装温柔了。

    至于那箱金条的事,当事人就只有她和晏旬,只要她咬死不承认有这件事,谁能奈何的了她。

    “哼,那些苦日子,不是你和江城一手造成的吗,高亚琴,我晏旬不是傻子。”

    晏旬冷冷的看着那个完全陌生的女人,想不明白,当初那个羞涩的小姑娘为何会变成今天这副模样。

    是他在婚姻中有做的不好的地方吗?可是他在婚前就是那样的性子,在履行上一代的婚约钱,晏旬曾让高亚琴考虑清楚,是她看中了晏家的家世底蕴,为了富裕的生活嫁给了他,婚后他和其他异性保持距离,除了工作时间,按时回家,她嫌刚出生的孩子烦,儿子小时候几乎是他和家里聘请的婆子一手带大的,他做到了所有他能做的,她究竟还有什么好不满足的。

    即便有,晏旬并不是那种顽固不化的人,如果她分开,他也不会绑着她不放,只要她把儿子留给他,他甚至能给她一笔足够她后半生都过得很宽裕的赡养费,到时候她想和谁在一起,他都不会阻止。

    归根到底,高亚琴还是想要名利双收罢了。

    她既不想摊上抛夫弃子的坏名声,又不像放弃晏家的财富,干脆就和她的奸夫携手,斗倒了晏旬,不过他们也没想到晏家的财富会全部充为国有,要不是晏旬在出事前给儿子留下的那盒金条,他们的日子怕不会有现在这么宽裕。

    高亚琴看着晏旬冷冷的眼神,心跳一骤,他都知道了?

    “我劝你,有那个闲工夫还不如好好想想,你和你那个丈夫的工作该怎么办吧?”

    晏旬这话算是很不留情面了,不过话毕他又后悔了,忍不住用余光看了看一旁的儿子。

    这个儿子对高亚琴那个生母似乎还有些感情,他怕自己做的太绝,会让儿子伤心,真是投鼠忌器。

    好在晏褚神色较为平静,只是隐隐看出来一些对高亚琴这个生母的失望,这让晏旬放心了不少。

    “你这话什么意思?”

    高亚琴听了晏旬威胁的话,声音忍不住尖利了一些。

    她知道晏家的底蕴的,也知道晏旬有不少朋友,前些年大家一起落难了,现在不少都平反回来了,官复原职不说,有些还升了好几级,想要对付她和江城,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了。

    “没什么意思,只是让你以后安分点,别在来打扰我们一家三口,不对,马山是四口之家的生活。”

    晏旬看了儿子一眼:“丁丁大着肚子,久站不舒服,今天也出赖那么久了,你赶紧带着丁丁回屋,让她好好休息休息。”

    他干脆支开了儿子,自己则是深深看了高亚琴一眼,看到她心虚的躲开他的眼神才跟在儿子和儿媳妇身后离开。

    林丁丁握住丈夫的手,以前她也知道丈夫不受生母的疼爱,亲眼见到了才发觉丈夫当年生活的环境有多糟糕。

    那个女人一看就是抱着目的来的,之前没见有什么联系,现在却跑过来认亲,她拿晏褚当什么。

    “我都习惯了。”

    晏褚勉强扯了扯嘴角,一副强颜欢笑的模样,看的林丁丁更是心疼了几分。

    在她看不见的地方,晏褚的眼神闪过一丝异彩,一切进行的比他想象中的更顺利。

    之前他调查江家的情况,江城的职位让他在心中打了个问号。

    革委会,在早些年还是个热门的岗位,现在当初被他们一个个斗下去的人都回来了,革委会里的人,除了背后有牢固靠山的,人人自危。

    江城草根发家,他的成功完全是那个混乱的年代造成的,他所搭上的那些大船并不一定会为了他这条小虾米得罪太多人,相比其他嫡系,江城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存在。

    晏褚一直在想,为什么江城上一世会放弃政治仕途转而从商,毕竟一开始的时候,私人资本是不被大众所看好的,他并不觉得江城有那么长远的眼界。

    现在想来,内退可能不是他主动的,而是被迫退下去的,而且之所以能安全的退下来,晏家的那笔庞大的财富也有很大的功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