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8.二流子的春天
    ,精彩小说免费!

    此为防盗章, 防盗比例50%, 24小时后可看到正常更新

    今年是高考恢复第一年,很多规则都还在定制摸索中, 第一届高考, 在考试开始前就已经盲填志愿了, 至于成绩也不对外公布, 最后的结果以录取通知书为准,因为这个缘故, 里面暗箱操作的可能性就很大,这也是为什么林丁丁对自己丈夫充满信心,却依旧抱着忐忑心情的原因。

    “别急, 前些日子咱们村已经来了两封录取通知书了, 附近村的通知书也是这几天来的,如果晏褚考上了,那也就是这两天的功夫。”林广国喝了口茶, 对着闺女安慰道。

    “林队长,今天你们村又到了两封录取通知书, 其中一封还是燕京大学的。”

    到了差不多每天邮差来村里的点, 大队部院子外就响起了一声熟悉的叫喊声, 林丁丁还没回过神来呢, 林广国就抢了闺女一步飞窜了出去,动作比起那些小年轻还利索。

    林丁丁瞪着亲爹的背影, 这就是刚刚和她说别急的人?

    “让我看看都是谁的。”

    林广国抢过邮差手里那两封通知书, 看着其中一封抬头写着燕京大学四个字的录取通知书, 收件人底下清晰的晏褚两字,一蹦三丈高,欢呼着“我女婿考上大学了,还是全国最好的大学”,惹来了不少村里人。

    “爸,给我看看,快给我看看。”

    林丁丁都快乐疯了,激动地跑了过去,确定她爸没有看错后,眼一翻,身体一软,直接就倒下了。

    “丁丁,丁丁。”

    林广国顿时就慌了,哪里还顾得上女婿考上大学的事,抱起闺女急急忙忙的往村口的卫生站赶去。

    “爸,妈,我听说丁丁昏过去了,现在怎么样了?”

    晏褚刚从学校回来,就被同村的一个村民拦住,告诉他他考上大学了,不过他媳妇听了这个消息太激动,刚刚昏过去,送往卫生站了,听到消息的他匆匆忙忙赶了过来。

    “晏褚,你要当爸爸了。”

    黄茹花乐的牙花子都要出来了,今天这可是双喜临门啊,不仅女婿上了大学,闺女还有了身孕,有了孩子拴着,她心里的担忧就少了不少,晏褚能抛弃妻子,还能抛弃自己的亲生骨肉不成。

    晏褚一下子有些懵了,看着媳妇平坦的肚子,他的孩子现在就待在他妈的肚子里,那么平坦的小肚子,他睡着会不会挤了些。

    原谅一个傻爸爸忘了自己所学的任何知识,对着一个还是胚胎的小宝贝手足无措了起来。

    “我要当爸爸了。”

    晏褚蹲下身,将耳朵紧紧贴在媳妇的肚子上,似乎这样就能和孩子贴近一些,这个经历实在是太奇特了,即便晏褚至今还对自己现在的生活感到不真实,也忍不住有些激动和慌乱。

    “谢谢你,丁丁。”晏褚看着那个自从知晓自己将要成为母亲,一下子就成熟了许多的姑娘,发自肺腑的感谢道。

    “谢什么,我是你的妻子。”林丁丁咬着下唇,看着丈夫这般高兴的模样,心里比蜜还甜。

    她的手轻轻抚摸着自己的肚皮,一切真和做梦一样,她觉得,自己现在拥有了世界上最美好的一切。

    林广国夫妇早在小夫妻说悄悄话的时候就避了开去,把空间留给了他们,离开时看着小夫妻甜蜜的相处,心里松快了许多。

    *****

    晏褚考上了全国最顶尖的大学,一时间成了村里最轰动的话题,当初别人有多觉得林家看走了眼,找了个没用的女婿,现在这脸就打的有多肿,尤其是当晏褚在升学宴上提出要带林丁丁一起去首都后,更是让林广成夫妇一跃成为村里最有眼光的父母,让林丁丁成为村里最受人羡慕的姑娘。

    还在念大学就能把媳妇一块带进城里去,还不是表明了没有当陈世美的意思吗,再说了,听说现在念大学不要钱,国家还给补贴,晏褚考的可是全国最好的大学,补贴一个月就能有二三十呢,比地里刨食可多多了,等他毕业以后,国家分配工作,全国最好大学的大学生,一毕业还不得当干部啊,老林家的祖坟可是冒青烟了,怎么好处全往他们家跑呢。

    这时候村里的羡慕和前一世所有人隐晦的嘲笑截然不同,上一世,原身跑了,林丁丁承受了许许多多的嘲笑,要不是林家人在村里都是有头有脸的,恐怕嘲笑地更过分呢。

    即便这样,林广成和黄茹花还是被气的病了好长一段时间,林丁丁那时候还没查出来怀孕的事,差点因为抑郁,把肚子里的孩子给丢了,也是因为这件事,她才鼓起勇气,不管别人的嘲笑讥讽,坚强起来,过自己的日子,将孩子好好带大。

    上一世,直到原身的儿子考上了了燕京大学,才平息了村里人对于那些陈年往事的闲言碎语,林丁丁则是被出息又孝顺的儿子接到了首都,那时候林家老两口也已经过世了,一切的纷纷扰扰才算彻底远离她。

    “小褚啊,这里是我和你妈攒下的一些钱,你们夫妻去了首都,没点钱傍身可不行。”

    黄茹花有些纠结,闺女怀着身孕,按理应该是留在她身边让她贴身照顾比较好,虽然女婿是首都人,可女婿家里的情况她又不是不知道,想要女婿他妈照顾闺女,简直就是笑话。

    可不让闺女跟着,黄茹花又不放心,别看女婿现在表现的好,万一在学校遇到了一个漂亮的女同学变了心,远在村里的闺女鞭长莫及,哭都来不及。

    “爸,妈,这钱我不能收。”晏褚把钱推了回去。

    “怎么不能收,你们要是还认我们这对爸妈,就把钱收起来。”林广国怕女婿是为了面子不收这笔钱,强硬的又把钱塞了过去。

    “你的补贴还挺多,可丁丁现在情况特殊,每天总得吃一个鸡蛋补身子吧,花钱的地方可不少。”

    林广国估计这个女婿回了首都也不会搬去继父家住,到时候租房子又是一笔支出,两口子的日子就扣索了。

    “爸,妈,丁丁,我还没来得及和你们说,之前我不是收到一封从首都寄来的信吗,我爸平反了,上头恢复了他当初的教授职位,还把咱们家充公的房产归还了一部分,这趟回去,咱们就住我小时候住过的院子,我爸还不知道丁丁怀孕的事,要是知道准乐疯了。”

    因为晏褚的到来,一切都和上一世有了区别。

    上一世原本在这个时候,原身就该接到陇省农场那儿寄来的遗物了,晏荀没有撑到平反的那一天,这也是促使原身黑化的重要原因之一。

    “你爸爸平反了!”

    林广国和黄茹花有些激动,本来他们同意闺女和晏褚处对象就没有在意过他生父的成分,现在晏褚他爸平反了,简直就是锦上添花啊。

    亲家公可是大学教授呢,早几年,他们能想象自己会和大学教授成亲家?

    “我爸早就想看看丁丁了,他知道这些日子多亏了爸妈你们照顾我,还有大舅、二叔、三叔,我爸说我积了三辈子的福气,才能找到丁丁这么好的媳妇,他在信里和我说了,等今年过年,他和我一块回来,一定要当面感谢你们,顺便也把当初拉下的亲家双方见面的礼节给补上。”

    晏褚看出了媳妇的忐忑,握住她的手对着老丈人说道。

    “我哪有爸说的那么好。”

    林丁丁原先还有些怕,怕公公不喜欢他,听了晏褚的解释,那些惧意一下子就少了大半,觉得晏大哥的爸爸,一定不会是那种可怕的长辈。

    这么想着,她面上就轻松了许多,很自然的改口直接喊爸了。

    “亲家公也太客气了,咱们都是一家人,哪用得着计较那么多。”

    林广国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头别提多妥帖了,这一年村里人的嘀咕他又不是没听到过,就怕倒贴还贴出一个白眼狼来,现在看来亲家公和女婿都是好的。

    而且女婿刚刚的话就意味着明年过年他们会回村里来过,那时候闺女也已经生完孩子了,他也能见见自己的小外孙。

    因为知道了晏褚生父平反的事,林广国夫妇原本的担忧就少了许多,亲家公是大学教授呢,工资补贴能少了去,还怕饿着他闺女不成。

    当初是磨不过闺女勉为其难答应的婚事,现在看来确是捡了大便宜了,实在是让人想象不到啊。

    *****

    首都火车站,人来人往,高考恢复的第一年开学是在年后,开学报到的新生正好和一些探亲访友完回家的人挤上了,晏褚小心的护着怀孕的妻子,拎着行礼四处张望。

    没多久,他就从人群中找到了自己等的那个人。

    晏荀举着牌子,手心里全是汗,他在心里想着等见到儿子的第一面该说些什么,在心里打着草稿,可真当见到不远处朝他走来的儿子和儿媳时,脑子早就一片空白,只剩下激动了。

    “叮——开启支线任务,惩罚高雅琴,江城,使得江东临名誉扫地,任务成功奖励积分300,失败无奖励。”

    久违的系统007再次出现了。

    “没想到你居然完成了之前那条支线任务,主线任务也已经完成了80%,你比我想象中的还要优秀。”

    “晏褚,你怎么了?”

    林丁丁看着丈夫站着不动,疑惑的问道。

    “我看到咱爸了。”晏褚朝不远处的晏荀挥了挥手。

    “为什么又多出了一条任务,我以为原身经历了上一世,已经看破了许多执念了。”晏褚在心里好奇地对系统问道。

    “任务世界中时常会有触发式支线任务的出现,原身的确想明白了许多,可并不意味着他会愿意放弃报复曾经的敌对对象。”

    007的机械音在晏褚的脑海中出现。

    “第一个任务世界算是新手世界,任务难度较低,等完成新手任务,就能开启积分商城,到时候你可以用得到的任务积分兑换任何你想要的东西,等到后期,你会巴不得出现越来越多的支线任务。”

    007匆匆向晏褚解释了一遍,身兼数职的它就又被其他宿主召唤了过去。

    他很欣赏自己的这个第十七号宿主,相比较其他总是麻烦它,有许许多多问题的宿主,从晏褚开始执行任务到现在,只主动召唤过它一次,给它省了不少麻烦。

    要是其他垃圾宿主能和十七号学学,007觉得自己恐怕就能有更多的时间和001约会了。

    它决定好好培养十七号,必要时候给开个小后门,没准到时候他能带给它更大的惊喜。

    晏褚感受到007的离开,面上的表情无懈可击,护着怀孕的妻子,朝远处的父亲走去。

    江东临毕竟是江东临,很快就转变了自己的态度,就像是一个关心继弟的好兄长一般,放柔了语气:“我只是担心你,毕竟这些日子一直都没有听到你的消息,既然你现在都回来了,什么时候去看看妈,这些日子她可着急了,要是听到你考上大学回来的事,一定很高兴。”

    他记得晏褚对高亚琴那个女人一直都抱有很复杂的感情,一边怨她放在自己和后头生的那两个弟妹身上的感情远远超出对他的关心,一边又因为那是他唯一的依靠,对她有着无法言说的孺慕之情,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每次只要他抬出高亚琴,晏褚都会乖乖听话,并且想要刺激到对方,高亚琴也是最好的武器。

    “还不是亲爹回来了,就看不上当初辛辛苦苦把他养大的亲妈了,说起来东临你爸还真亏,白帮别人养了这么多年的儿子,也没说给点补偿,要不是今天咱们来燕京找同学,人家怕是要躲你们一辈子呢。”

    江东临的好哥们自然是站在他那边的,加上江东临平时在朋友里面是出了名的大方讲义气,这会儿看出来他似乎对那个继母带来的弟弟有些不满,不用他有什么暗示,就十分主动的站出来帮他怼人。

    “晏褚不是那样的人,或许只是误会,可能开学太忙,他还抽不出空来回家。”

    江东临可是好哥哥,这时候当然得帮着弟弟说话,可说是帮忙,实际上还不是暗里又讽刺了晏褚一把,开学太忙,这都开学两三个月了,难道还忙吗?

    他说话的时候一直默默关注着晏褚的表情,看着对面那个表情没有丝毫变化,从头到尾都拿他当空气的青年,江东临那么好的涵养心计,都有些憋不住了。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当初下乡插队的名单上写的是你江东临的名字,只是因为你不想去,于是我的母亲,苦苦哀求我,在我没有同意的情况下去街道办换成了我的名字。”

    晏褚想不明白,就对面这个沉不住气的男人,怎么就把原身逼到了那种程度。

    “不要解释你不知情,那天晚上你是怎么求她的,我都听见了,你不就仗着她想要经营自己好名声这一点,让她牺牲了我这个她本来就不喜欢的儿子吗?”

    晏褚阻止了江东临的反驳,他只想快点解决这些事回家,他爸和媳妇还等着他回家烧饭呢,家庭煮夫的生活是很忙碌的。

    “下乡插队那两年,她只在最开始的几个月给我寄了一件棉袄,一些布票和粮票,等她那少得可怜的愧疚心一消失,就忘了我这个被她亲手送去乡下务农的儿子,你口中所谓的关心,抱歉,我一点都没有感受到。”

    晏褚实在想象不到,难道他不是高亚琴的儿子吗,为什么她对于后来生的那对龙凤胎能够那般疼宠,对于他这个儿子却这般忽视。

    “晏褚,你误会了。”

    江东临看着边上人,包括自己几个好兄弟异样的眼神,赶紧解释:“当初知青的名单上写的就是你的名字,我怎么可能做出让你代替我下乡的决定呢?”

    “再说了,父母的钱都是他们自己辛辛苦苦挣得,这些年也没少我们吃少我们穿,你怎么能因为你下乡后高姨少给你寄东西就心生怨恨,实际上这些年家里的生活也困难,弟弟妹妹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家里的开销很大,因此委屈了你,我很抱歉。”

    江东临巧言善辩,他一脸正气,说话很有说服力,边上的人听了也不禁有些动摇。

    世界上那些年被送下乡的城里青年不知凡几,尤其是在场的学生,也有不少是作为家中几个兄弟姐妹中唯一被选中的那个去乡下支农过的。

    家里条件好的,偶尔会寄点东西过去,条件差的别说支援了,在粮食紧缺的那些年,家里人还想他们从农村弄点吃的寄回家里去呢。

    这么想想,江东临说的那番话似乎也不无道理,好歹江家养了晏褚那么些年,不能因为后来给的东西少了,晏褚就为此记恨上了江家还有他那个生母啊。

    “江城没告诉你吧?”

    晏褚似乎没听到旁人的窃窃私语,眼神微眯,看着江东临问道。

    “什么?晏褚,我爸好歹也是你的继父,即便你不愿意唤一声爸爸,好歹也该叫他一声江叔吧?”

    江东临一副恳切的模样,心里简直乐开了花,果然不论怎么样,晏褚都是那个没脑子,一激就怒的傻子。他倒是希望他能够更配合一些,要是能自己搞坏自己的名声,记一个大过那就最好不过了。

    “看来江城确实没告诉你,也是,他哪里有脸说呢。”

    晏褚笑了笑:“当初我爸离开前,可是给了我妈整整一盒金条的,即便按照当年的汇率,也能换个十几万,那时候我只有七岁,我爸给我妈留下那些东西,只是想要她把我好好带大,那么大一笔钱,别说只是当时还是孩子的我了,就是普通的小家庭,吃好喝好,也足够用一辈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