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3.二流子的春天
    ,精彩小说免费!

    “大坏蛋来啦!”

    分给晏褚的老宅子没有柴火, 水缸里有没有水, 好在现在天气也不冷,不需要烧火炕, 晏褚就着老太太给他准备的口粮里现成的烧饼对付了一餐直接就上炕睡觉了。

    休息了一晚上, 准备去找他大哥晏爱国说一些事。

    原身也真够没品的, 人家混也就是同龄人当中的混, 而原身欺负起小孩子来一点也不觉得丢人。

    村里的孩子没什么零嘴,为了解馋时常下河摸鱼虾, 上山掏鸟蛋, 偶尔找一些山间的野果子甜甜嘴。

    原身时常抢这些孩子的吃食,在小石村里,只要原身一出现,那些孩子就自发地响起警报,给其他孩子预警。

    晏褚就眼睁睁看着原本聚在一块似乎是在烤麻雀的孩子一哄而散, 跑之前还不忘踩灭了火堆, 拿着叉着麻雀的树枝就跑。

    边上的大人见怪不怪, 同样警醒地看着晏褚,心里琢磨着, 这二流子伤了脑袋恐怕短时间内是不会离开村子的,再加上分了家, 没有老头老太太可以啃了,恐怕饭点的时候会在村里到处溜达。

    这几天家里就别做什么好吃的了, 喝点稀的对付过去, 然后门窗也得锁紧了, 这二流子要是来敲门,就当没听见。

    即便是有了心理准备,晏褚也还是第一次直面那么多嫌弃的眼神,往日那些世界,就算是最糟糕的时候,也没有现在这样遭到所有人的唾弃,即便是那个重生者遍地跑的世界,好歹还有一个金老太疼他。

    晏褚有些小心酸,不过现在时间还长着呢,早晚能让大家知道他是多招人稀罕的。

    “小叔你来做什么?”

    看到晏褚来家里,江大妮警惕地问道。

    昨天趁着这天魔星昏睡的时候分家,恐怕他心里也记恨上她了,就是不知道今天是来求和的,还是来闹的。

    “褚儿啊,吃早饭了没,要是……”

    小儿子从小到大也没干过家务活,老太太把小儿子分出去了,才意识到即便给了他粮食,他也不一定会烧,不知道昨个儿晚上吃了什么,今天早上有没有吃早饭。

    尤其小儿子头上还有伤,因为家里实在没钱了,也没送他去卫生站看看,只是抹了草木灰止了血就算数了,也不知道伤没伤到脑袋。

    晏老太这一个晚上想东想西的就没睡好过,絮絮叨叨大半宿,最后还是晏老头发了火,给她下了死令让她不要管这个儿子,老太太怕是一大早就得过去老房子那瞅瞅了。

    此刻看着大儿媳妇难看的脸色,老太太意识到现在已经分家了,刚刚她问的话就不恰当,恐怕会招来大儿媳妇的嫌弃。

    忍着心疼,老太太把说了一半的话收了回去,改问道:“褚儿啊,你今天过来家里是有啥事吗?”

    家都分了,小儿子迟早得学着做家务的,老头子说的对,他们当爹娘的不能陪着孩子一辈子,得他自己立起来,总不能一辈子鸡嫌狗厌的过一辈子吧。

    江大妮也知道让老太太一下子彻底放手不管这个小儿子不太可能,刚刚对方突然转变的语气也说明了老太太是在试着改变的,江大妮没有挑刺,心里已经挺满意的了。

    她瞥了晏褚一眼,拿着簸箕回了灶房,准备将早上没吃完的东西都收起来,尤其是家里几个柜子都得上锁,防止家里的东西被那些手脚不干净地摸了去。

    “妈,我今天过来,是想和大哥大嫂商量一下把我那几亩地租给他们种的事。”

    晏褚轮回了这么多个世界,他也没真正下地干过多少次活啊,包括第一世知青的世界,和丁丁在一起后他就被安排去了村里的小学,之后的几个世界更是连农务都没有接触过,陡然间给了他几块地让他靠此为生,着显然也不太可能。

    原本的剧情,原身因为分家的事跟大哥大嫂闹的不太愉快,将这几亩地租赁给了村里的其他人,现在他过来了,当然不会那么做了,同样是租,他当然是租给自己大哥大嫂了。

    要不是担心反差让人怀疑,他都不介意将自己名下的地直接送给晏爱国一家。

    “这个主意好。”

    江大妮还真不知道小叔子今天上门是为了谈这件事的,要不是那几亩地是村里按人头分的,她都不想把那几亩地分给晏褚。

    现在包产到户了,只要勤劳肯干,地里的收成交了税剩下的就全是自己的了,地越多,收获也就越多,江大妮可是听说现在镇上和县里自由市场的火热了,那些新鲜的蔬菜瓜果拿去自由市场卖,价格比直接送去收购站高出一大截。

    眼瞅着家里两个儿子,将来娶媳妇建房子都不是一笔小花销,江大妮也想多给儿子们攒点钱,把之前晏褚败掉的那些给挣回来。

    这么想着,江大妮看晏褚的眼神就顺眼了许多,只要对方不狮子大开口,把租金叫的太高,她和爱国辛苦些,也照顾的过来那么多的地。

    反正在分家前那么多的地也是他们照看的,现在没什么区别。

    晏老头和晏老太现在也就五六十,在村里人看来,这完全还是能够下地干活的年纪,再干个十来年,不能操劳地里的活了,就帮家里烧饭打扫卫生,再不济也能照顾着些孩子,反正在农村很多人都是乐意跟老人过的,江大妮虽然承诺帮老人养老,算上老头老太太这些年能给家里带来的创收,一点都不算吃亏。

    “可没了地你怎么办啊?”

    晏老太有些犹豫,看着这个一向不听她话的儿子也不知道该怎么劝,只能在一旁干着急。

    “妈,我又不会种地,这土地给我也是放着荒废啊。”

    晏褚学着原身的模样,吊儿郎当地说道:“大哥大嫂干惯了农活了,这地租给他们,我要的租金也不高,这么多地每年给我四百斤粮食就好了,至少拿着这些粮食我也不会饿死,还落得轻松。”

    原身就是懒惰的,晏褚这话一点都没惹来别人的怀疑。

    “你们也真事,分家的时候给我地干嘛啊,多给我一点钱不好吗,白给我找了那么多麻烦。”

    晏褚小声嘀咕,家里人都知道他的德性,心里想着都让人脑袋开瓢了还没有一点长进,心里叹气点同时,也觉得他的说法似乎也没什么问题。

    “妈,小叔子说的对,把地租给我和爱国,我们每年给他一点粮食,小弟也不用担心饿着。”

    江大妮心里想着这小叔子还真是够蠢的,不了解地里的产出,居然只要了他们四百斤粮食的租金,还傻乎乎的没有规定四百斤粮食到底是什么粮食。

    四百斤番薯也是口粮,四百斤稻谷也是口粮,这里面的差别可大了去了。

    江大妮现在喜欢透了小叔的笨和傻,恨不得赶紧签下合约,让村长和书记做个见证,省的他到时候想明白了后悔。

    在地里干活的晏爱国和晏老头被叫了回来,继昨天的分家协议后,又签了租赁土地的协议。

    “你以后好自为之吧。”

    晏老头看着那个拿着合约一脸自己占了大便宜的小儿子叹了口气说道。

    “爸你这话说的,我现在每年可是白白就能得到四百斤粮食呢,我胃口又不大,还能饿死我不成?躺着啥也不用做,就能有粮食送上门,这世界上哪里有那么好的事?”

    晏褚一副你们才傻,我天下第一聪敏的模样,把那些还有些关心他的人气了个仰倒,彻彻底底不想搭理他了。

    一旁作为见证的村长村支书也看着晏家这个二流子儿子直摇头,上辈子得造多大的孽啊,才生得出这样一个儿子。

    不过四百斤粮食在协议上还是规定了,一百五十斤稻谷,一百五十斤小麦,一百斤磨成粉的苞米或是番薯面,这些粮食,至少能够让晏褚不被饿死,而且租金也在晏爱过夫妇能够接受的范围之内。

    晏褚傻乎乎的将名下的土地转租给亲大哥一家的事,又成为了村里人的谈资。

    对于农村人而言,土地就是最重要的东西,地没了,根就没了,在多数人看来,晏褚那就是在断自己的根,这个人是彻彻底底的没救了。

    晏褚也顾不上村里人的眼光了,反正原身在他们心目中已经是烂到骨子里了,现在这样顶多也就是再添上一桩坏事罢了。

    他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暂时不打算去改变村里人对他的印象。

    ******

    “晏老弟,最近怎么样啊,手上的钱可还凑手,要是不够,老哥也能借你点。”

    和往常一样,晏褚朝着那个榀江镇的地下赌场走去,刚到那个隐藏赌场边上的小卖部,就被一个满嘴黄牙,看上去干瘦猥琐的男人给拦下,对方还不忘给他递了一根牡丹烟,一副哥俩好的架势。

    “破船还有三分钉呢,我晏褚像是没钱的人?”

    原身就是一个没钱又爱在他那些“兄弟”面前摆阔的,轻易不会告诉别人自己的家底,而且现在晏褚手里确实也有些钱,当初讨债的上门要钱,晏家掏干净整个家底把钱给还清了,而他自己偷偷藏起来的私房钱还有三四十,这些也是原身准备用来翻本的。

    按照现在的消费水平而言,三四十块钱也不是什么小数目,节省点足够一两个月的开销了。

    所以晏褚这话,也不算假。

    “呵呵呵。”

    那大黄牙笑了笑,不管晏褚现在手里有钱没钱,早晚都是会没钱的,他可是听说了,对方大哥家里有两个白白净净的小侄子,年纪一个四岁,一个两岁,最是好卖的时候,这么大小的人都不记事,那些生不出儿子的人家最喜欢这样大小的孩子了。

    就这段日子他的观察,眼前这个人就是个没心没肺的,输红眼了,什么是他不能卖的?

    反正他来这儿就是借着探亲名义的,干完一票他就走,也不用担心被抓到。

    这么想着,大黄牙的笑容就更灿烂了,看着晏褚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亲子侄一样,帮着点了烟,两人亲亲热热地朝赌场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