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3.变态的自我救赎
    ,精彩小说免费!

    “晏老师, 你说的对, 这世界有一个大英雄, 那个大英雄会帮善良的孩子杀光所有伤害他们的恶魔。”

    小胖子仰着头, 郑重地点了点,看着那样一双天真的眼睛, 晏褚平心静气在平板上打了一行字,然后移到小男孩的面前。

    “真正保护孩子的大英雄不会选择杀掉那些恶魔, 而是会帮着孩子从恶魔身边远离。”

    原身之前误导了太多太多的孩子, 晏褚没法指责对方这些都是错的,只是这个年纪, 这些孩子并不应该被灌输暴力血腥的思想, 让他们觉得, 杀人是正确的,只要那个被杀的是个恶人。

    “为什么?”

    小胖子不太明白晏褚的问题打在平板上的这句话。

    “可是不杀掉那些恶魔, 难道那些恶魔就不会重新找到那些孩子吗?”

    小胖子的反问让晏褚无法回答,一下子两人的对话陷入了僵局当中。

    “妈妈以前每天哭, 因为爸爸只要一喝醉酒就要打她,有时候是用家里的扫把,厉害些的时候就用酒瓶和家里的椅子, 我被关在房间里,可是我听得到妈妈的哭声,我一声声喊着爸爸, 喊着妈妈, 喊到嗓子都哑了, 从来就没有人肯理睬我。”

    小胖子坐在花坛的草地上,双手抱着膝盖,蜷缩成一团:“妈妈总说为了我,所以不能离婚,可是我不需要她这么做啊?我不需要每餐都吃肉的,我也不要乐高玩具,我只想妈妈不要挨打了,那些叔叔伯伯婶婶阿姨都让妈妈忍,说爸爸只是喝醉酒一时糊涂,他会改的,可是那些拳头没有打在他们身上,他们凭什么替妈妈原谅呢?”

    就跟倒苦水一样,小男孩抽噎着,对晏褚说道。

    这个年纪的孩子并不算大,可是身处异样的家庭中,却不缺敏感脆弱,有些事他们不敢和别人讲,唯独晏褚,给了他们足够的信心,对方不会讲他们诉说的秘密说出去。

    “反正我现在很开心,晏老师,谢谢你,谢谢你听我抱怨了那么多,我和妈妈以后自由了,我们每一天都会过的非常开心的。”

    小胖子拿出一颗糖果,像晏褚以前哄其他同学那样,将糖果放在了晏褚的手上,然后抹干净脸上的泪,小跑着离开的,他的脚步轻盈愉悦,可想而知此时他的心情。

    手里的糖果不知道被放在口袋里多久了,现在天气那么热,糖衣早就和里面的水果糖黏在了一块。

    晏褚将糖果放入嘴中,果糖甜中带着酸,滋味还算不错。

    这个孩子......

    他眼底闪过一丝忧虑,然后紧皱的眉头又解开。

    他不一样。

    他不会经历那种真正的绝望,曾经困扰他的噩梦也已经被清除干净了,所以他不会变成另一种恶魔。

    脑海中浮现那一幕一直困扰着他的画面,晏褚的脑袋一阵抽痛,这个世界的原身,对他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

    真的......好想.......

    杀人!

    *****

    “许南,你回来了。”

    公寓的门被打开,一个文质彬彬,拿着公文包的男人从外面进来,冷着脸,换上拖鞋,然后坐到了一旁的沙发上,揉了揉鼻梁,纾解一下眼睛的酸涩。

    对于家中那个年轻妻子的话,充耳未闻。

    年轻妻子,也就是今天早上出现在明星小学的那个画着浓妆给孩子请假的女人脸上的表情有些尴尬,扯了扯嘴角,推着身边的小姑娘说道。

    “朵朵,快叫爸爸。”

    八岁左右的小女孩抱着妈妈的大腿,躲在她身后,怯怯地露出一张脸,不敢开口。

    “许南,我给你倒杯水吧。”

    空间内太过压抑,张莉感受着男人身上越发不耐的气势,慌乱地跑进厨房,给他倒了杯水,递到他的手上。

    “他妈的你是想烫死我啊,你是不是想我死,然后带着你生的这个小哑巴改嫁,啊!”

    玻璃杯被重重地摔在地上,砰地一声巨响吓得张莉和她身后的小姑娘猛地往后退了一步,四溅的碎片有一部分从张莉裸露的小腿上划过,割开几道小口子,她身后的女儿被她护着,倒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哇——”

    许朵的嚎啕大哭让在外受了一天气的男人脾气越发暴躁,张莉想要捂住女儿的嘴,也来不及了。

    “哭哭哭,一天到晚就知道哭,让你叫爸爸的时候当哑巴,现在怎么能哭会闹了,老子辛辛苦苦在外面挣钱,供你吃供你穿,让你念好的学校,你就跟你这个没用的妈一样,是来吸我的血的。”

    “不是,不是这样的。”

    张莉护着女儿,身体微微颤抖着说道。

    “你给我闭嘴啊。”

    许南直接扯住张莉的头发:“你敢和我顶嘴,你知不知道你和这个小崽子现在都是我养着的,还有你娘家那对没用的废物,你们一个个花着我的钱,连个男人都伺候不好,要你们有什么用。”

    他重重地将人甩到地上,一下一下地用力往女人的身上踹。

    孩子的哭声越发凄厉了,张莉双手抱着手,身体蜷缩着,这是她这么多年被打后的经验了,至少能够让身上的伤轻一些。

    “叮咚——叮咚——”

    门铃被按响,许南这才停下踢打的动作,张莉抽泣着,身体每次挪动,就是新的痛苦。

    “赶紧带上你生的小崽子滚回房间里去。”

    他冷漠的看着地上那个头发凌乱,涕泪横流的女人,心里没有一点动容。

    家暴这种事,第一次慌乱忏悔,第二次心虚,第三次,第四次,只会越来越习惯,唯一那点良知,早就没了。

    张莉顺从地应下,忍住泪抱起一旁的女儿,低着头往房间里走。

    “许先生,家里没事吧?我刚刚好像听到了朵朵的哭声啊?”

    敲门的是住在边上的老太太,对方站在门外,视线朝房间里张望。

    “没什么是,就是刚刚孩子不小心把杯子打碎了,自己把自己吓哭了,莉莉哄孩子去了,我正要把这些碎玻璃渣给扫干净,免得到时候伤到孩子。”

    在外人面前,许南总是表现的无懈可击,是人人夸赞的好先生,好爸爸。

    “是这样啊。”

    老太太看着客厅一角打翻一地的水和几片玻璃碎渣,隐隐卧室还有孩子的哭声,也就没怀疑。

    “我还以为出什么事了呢,许先生你慢慢打扫好了,不打扰了。”

    老太太还想着刚刚的吵闹声是这对新搬来的小夫妻吵架了,还想着来劝和劝和,没想到是自己误会了,差点就闹了乌龙。

    关上门,许南的脸顿时就拉了下来,面色阴沉。

    当初搬家的时候都忘了考察邻居了,没想到附近居然住着这样一个爱管闲事的八婆,看来等手头的现金宽裕一些,还是得考虑换一套独栋的别墅,省的这些人一次两次的找上门来。

    “赶紧把客厅收拾了,晚上我住公司,就不回来了。”

    许南站在女儿的卧室外说了一声,然后拿上玄关的公事包,再次离开。

    好不容易哄睡了哭了半天的闺女,打扫完许南刚刚制造的狼藉,张莉顾不上帮自己的伤口上药,鼓起勇气给父母打了个电话。

    “妈——”

    听到熟悉的声音,张莉忍不住泪崩。

    “许南又打我了,我受不了了,我想离婚。”她泣不成声,任谁被日复一日的毒打,没有自由,没有自尊,都会受不了的。

    “离婚,你脑子坏掉了。”

    电话另一头的女人声音高亢:“你想想你毕业都都少年了,现在出去还找得到工作?还有朵朵,你想没想过如果你和许南离婚,朵朵怎么办啦?”

    “我可以找工作,柜员、服务生,什么工作我都能做的,这日子我过不下去了。”张莉哀求着,希望妈妈能够理解自己。

    “这些工作能赚几个钱啦,光是朵朵的学费你都给不起。”

    电话那头的女人依旧不同意女儿离婚的请求:“再说了,许南人蛮好的啊,人家哪个男人愿意让老婆不干活待在家里享福的,你弟弟现在的工作都靠许南安排,你要是跟许南离婚了,害了你弟弟一辈子,你就是我们张家的罪人,以后就别认我和你爸。”

    尖利的声音传到张莉的耳朵里,她觉得自己仿佛就要窒息了。

    “莉莉啊,妈妈是爱你的。”

    似乎也认识到刚刚的那些话说的太过分,电话另一边的女人又开始怀柔政策:“只是你也要体谅体谅许南啊,他养这个家不容易,在外面受了气,脾气自然就不好了,你再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对,当然就把他的火气给勾起来了,以后你就更乖一些,听话一些,少惹许南生气就好了。”

    “你现在最要紧的,就是把身体养好,朵朵都多大了,可以再要个宝宝了,许南现在对你不满意,就是因为你没给他生个儿子,你绝了人家的香火,他又怎么会对你好呢?”

    “还有啊,妈上次跟你说的事情你和许南说了伐,你弟弟要结婚了,你们作为姐姐姐夫的怎么着也要意思意思的,家里的情况你知道的,女方现在提出来要买房子,还缺二十万,你们要帮帮你们弟弟的......”

    “喂,听见了伐?”

    “莉莉,莉莉,死丫头,在干嘛啦。”

    电话的听筒就放在边上,直到挂断,传来忙音。

    张莉蜷缩在沙发上,泪水早就已经打湿了边上的抱枕。

    *****

    “小褚啊,今天的黄瓜很新鲜的,我帮你算便宜一点。”

    晚上下班的时间,菜市场里十分热闹,一个大妈看到晏褚过来,十分热情地就向晏褚推销起了自己铺子上的新鲜蔬菜。

    “再要两个西红柿,好,大妈给你挑又大又红的,保证好吃。”

    看着晏褚递过来的手机屏幕,大妈了然,麻利地帮晏褚秤起来:“再给你添一个洋葱,甜口的,切了凉拌就能吃,新品种,给你尝尝鲜。”

    晏褚付完钱,接过那袋蔬果,然后在手机上打了谢谢,递到大妈面前。

    “谢啥谢啊,跟我你还客气。”

    大妈笑呵呵的,这样俊俏又礼貌的小后生,谁不喜欢呢,只可惜她没闺女,不然一定说给他。

    “大姐,你给那个后生送了个洋葱,怎么不给我送一个啊。”

    跟在晏褚后面买菜的胖大叔付钱的时候,抱怨了一句。

    “那是我亲戚,照顾他不是应该的。”

    大妈不乐意,这胖子喊谁大姐呢,谁年轻还不一定呢,再说了,他长得也不俊呢,长得不好看的人还想占便宜,做梦!

    “行了,给你添一把葱,以后还要常来光顾我生意啊。”

    胖大叔多得了两根葱,这点葱一毛钱都用不着,但毕竟是白得的,也挺满意,顿时就消停了。

    从菜场出来,除了本来购买的食材,晏褚的环保袋里,多了一个洋葱,三个金桔,一块嫩豆腐,半副猪肚,都是菜市场那些热情的小老板们友情赠送的,足见原身在这片区域内,人气有多旺了。

    回到家后,晏褚将买来的食材冰到冰箱里,只留下今天晚上的晚餐。

    那块嫩豆腐被他做成了香辣爽滑的麻婆豆腐,然后再用白糖拌了一碗西红柿,加上一碗米饭,简单又美味的解决了一餐。

    电视里播放的是最近最火的刑侦剧,晏褚清洗完碗筷出来,正好电视上的画显示的是坏人被绳之以法的那一幕。

    不受控制的,嘴角浮起一抹冷笑,蔑视又嘲讽。

    晏褚晃了晃脑袋,揉了揉嘴角,现在他的状态很不好,如果一个人呆在家里的话,估计更会憋出问题来,不是变态也变态了。

    认命的拿上钥匙,晏褚想着,出去走走,或许能够改善一下心情。

    “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

    手机铃声响起,晏褚看着来电显示,在玄关处接起了电话。

    因为他是哑巴,所以电话是视频通讯,晏褚将手机放在玄关的架子上,让另一头的人能够清楚的看到自己。

    “小褚啊,你最近过的怎么样?”

    来电话的是晏褚的小姨,也是他未成年之前的监护人,对方也算是他如今唯一的亲人了。

    看着外甥比划的手语,视频里那个中年女人微笑着点了点头。

    “那我就放心了,对了小褚,小姨一个朋友的女儿,今年二十九,年纪上呢比你大了三岁,但是人真的不错,还是个警察,事业编的,收入稳定,而且警察好的,正义,有责任心,人家对你的条件也挺满意的,要不改天约一个时间见一见。”

    对方似乎看出了晏褚马上要拒绝的意思。

    “小姨也不是逼你,只是你妈临死前托付过我的,一定要好好照顾好你,我年纪也大了,重要看着你结婚有了孩子才能放心......”

    电话那头的女人絮絮叨叨的,直到晏褚迫于无奈答应下来,才松了一口气,面露喜色:“那就礼拜天吧,你们都休息,具体什么时间我到时候再通知你,那姑娘小姨见过的,你一定会喜欢的。”

    又寒暄了几句,对方才挂断视频通话,这么一耽搁,半个小时又过去了。

    想着过些日子要跟自己相亲的对象,晏褚就有些头疼了,刚刚原身残余的意识似乎又影响到了他,不然那时候,自己就应该拒绝的。

    上辈子,原身功亏一篑,可就败在这个相亲对象身上。

    不过现在换成了他,或许没什么问题吧,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

    临江市的夜晚依旧十分热闹,灯光亮如白昼,马路两旁都是饭后散步的老人,牵着手的夫妻情侣。

    还有一些欢笑奔跑的孩子,不远处就跟着他们的父母,看着活泼可爱的孩子,笑的慈祥。

    明明看到的都是一幕幕美好的画面,可晏褚这心里却越来越堵得慌,或许对于原身那些记忆而言,越是美好的,就越是想要破坏的吧。

    “先生,买狗吗?纯种的,很便宜。”

    慢慢散步的时候,晏褚被沿街的一个狗贩给拦住了,他面前一个小纸筐,里面有四五条小狗崽,其中一条似乎生病了,四肢摊开趴在纸筐里,仰着脑袋,只发出一声有气无力的呜咽声。

    哈士奇?

    晏褚并不能很好的分辨哈士奇和阿拉斯加的幼崽,不过看着那个标志性的烟熏大眼睛,他不知道为什么,忽然间想起了影帝世界里那个调皮捣蛋的晏傲天。

    “这几个三千块一条,这个一千块一条,你放心,这狗都健康着呢,这条就是晚上没吃饱,你回去喂一点狗粮,保证生龙活虎了。”

    小贩看晏褚一直盯着那条焉哒哒的哈士奇狗崽,立马积极地朝他推销到。

    “我们家的哈士奇和别家不一样,特别听话,人家家的狗撕家,我们家的狗看家护院都是好手,一千块钱能买到一个纯种的狗,你赚大了。”

    小摊贩讲得唾沫横飞,晏褚定定地站在纸筐前,心里想着,他现在这个情况,或许养一只狗会比较好吧,至少能够热闹一点。

    至于小贩说的那些话,晏褚一句话都没有放在心上。

    “以后就叫你傲天吧,晏傲天。”

    去自动取款机取了一千块钱,晏褚的手上,就多了一只刚断奶不久的哈士奇。

    “嗷嗷——呜——”

    小奶狗黑黑的鼻头嗅着晏褚身上的味道,焉哒哒的,呜咽了一声,不知道自己被新主人取了一个多么霸气的名字。

    “你这狗是那些不法狗舍或是路边买的吧?”

    宠物医院的医生检查完晏傲天的身体情况,对着晏褚说道。

    “嗯,路边买的。”晏褚老老实实在手机上打字,然后递到医生面前。

    是个哑巴?医生不由地多看了晏褚一眼,通常情况下,他是不建议晏褚这样的情况养哈士奇这种狗的。

    因为被气疯了还没法骂狗,这种痛苦是很难忍的。

    “患了犬传染性肝炎,对于幼犬而言,死亡率是很高的,如果你决定治疗的话,恐怕花费足够你再买好几个正规宠物店出售的幼犬了。”

    医生提醒晏褚到,治与不治,都由晏褚决定。

    “嗷嗷呜——”

    小狗崽睁开眼,对着晏褚的手指舔了一下,似乎也意识到自己快死了。

    “请一定要治好他。”

    晏褚现在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穷的只剩下钱了,在买下晏傲天的时候,这就是他的亲人,花再多钱治疗,他都是有心理准备的。

    “在没有治愈前,狗狗还是放在我们这儿比较好,还有,以后要是想要养其他宠物的话,最好还是领养,或者选择正规的狗舍和宠物店,街头卖狗的那些狗贩多数都是没有良心道德的,任由病狗繁殖,生出来的幼崽,很多都是感染疾病或是带着缺陷的。”

    医生对着晏褚劝告了几句:“对了,这狗叫什么?”

    “晏傲天,跟我姓。”

    晏褚捏了捏晏傲天的小爪子,在手机上打下一行字。

    “嗷嗷——”

    小奶狗心有灵犀地应了一声,仿佛对这个名字十分认可。

    一下子,晏褚就觉得心情似乎舒朗了不少,果然选择买下这头将来很有可能拆家的狗,还是正确的。

    *****

    “回家啦。”

    为了能够让晏傲天更好的习惯,晏褚还专门购买了一个语音播放器,能够将他输入的文字,以语音的方式播放出来。

    晏傲天的运气不错,虽然这场病来的急,不过终究还是治愈了,不过这个病症排毒期比较长,在半年之内,晏傲天都不能和自己的同伴接触,不然会有感染其他小狗的可能性,也就是说,它现在能够活动的区域,只有晏褚的房间了。

    他拎着一大袋药,这都是晏傲天的,然后将晏傲天从笼子里放了出来,任由它在这个新家自由探险。

    “嗷嗷嗷——”

    刚一解放,它就很好的适应了哈士奇的天性,踉踉跄跄地用自己的小短腿跑到了餐桌旁,对着一条桌腿,凶狠地用自己的小奶牙啃了起来。

    这就是小贩承诺的不拆家的狗,晏褚耸了耸肩,心情大好地回到厨房做饭去了。

    果然叫傲天的狗,都是很可爱的存在啊。

    *****

    “许朵,你的额头怎么了?”

    许朵的同桌指着她脑袋上的创可贴好奇的问道,这个新同桌请假了一个礼拜,她有些好奇。

    “不要你管。”

    许朵的声音有些尖利,她翻开面前的音乐书,然后拿着书本挡住自己的脸,拒绝一切好奇的视线。

    “许朵太坏了,我们不要和她说话。”

    坐在他们前面的女孩回过头对着许朵的同桌说道,边上的其他同学也跟着点头,没错,许朵最坏了。

    “别说话啦,晏老师来了。”

    一个小女孩跑进来,原本还有些喧闹的班级,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晏老师?

    许朵的耳朵动了动,她刚转学来没多久就常听班上的其他同学说起过这个名字,只可惜每一次对方的课程,自己都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请假,一次都没有看到过对方。

    许朵将遮挡住脸的音乐书下滑一定的角度,正好露出一双眼睛,看到晏褚拿着教案站在了隐约教室的钢琴旁。

    那个人,似乎也在看她?

    意识到这一点,许朵连忙将书本重新竖起来,遮挡住自己。

    这些大人,都太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