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1.我在荒岛求生存
    ,精彩小说免费!

    此为防盗章, 24小时后可看到正常更新  他这个人最小心眼不过了, 一直视刘江涛为眼中钉, 想要争抢他在晨心的地位,因此从自己现在力捧的小花于心桐最终知道晏褚隐婚的事实,并且得知她和楚天河的打算后, 宋迭是全力支持的。

    这些年他好歹也带出了不少二线明星, 在圈内也有自己的人脉,当初于心桐他们的计划能成功,宋迭在里头的作用绝对不容小觑。

    “宋哥, 这里头一定有问题。”

    于心桐对自己的魅力十分有信心, 她知道晏褚喜欢的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孩, 这些日子里,她也一直扮演着一个善良温柔,同时带着一些小俏皮的可爱女孩儿。

    当初晏褚能够和于心妍结婚, 就意味着他对于心妍是真的喜欢的, 不过都结婚十二年了, 再美的女人也看腻了,于心桐相信晏褚的喜好或许不会改变, 可他更需要一些新鲜的调剂。

    所以她一边模仿于心妍,一边又显露出自己和于心妍不同的地方,那个无趣的女人就和她妈一样,也怪不得让人家抢走男人。

    于心桐一直都不喜欢于心妍, 这恩怨还得追溯到上一辈。

    于家以零件制造发家, 在于心妍和于心桐的父亲那一辈也就是一个小厂子, 萧如琴,也就是于心妍的生母,当时是一名高中的音乐老师,两人从小学就一个学校一个班,算得上青梅竹马,于是毕业后第二年,于建坤就和萧如琴结婚,那时候也没有谁高攀谁。

    于建坤算是经商奇才,在短短十年内就将于家的小工厂发展到华国零件制造业小有名气的程度,男人有钱就变坏这句话丝毫不差,生意好了,应酬也就多了,于建坤从一开始的逢场作戏,到后来忍不住诱惑包养了一个刚进娱乐圈的小嫩模,也就是于心桐的母亲林茜。

    林茜进娱乐圈本来就是冲着钱去的,她偷偷将避孕药换成了维生素片,在她发觉自己怀孕的时候,就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于家二老一直埋怨儿媳妇没有给于家生个男孙,在林茜大着肚子找上门来后当即就要求她把孩子生下来,虽然不能让她进门,但是于家能给她一大笔钱,让她以后衣食无忧。

    可萧如琴的眼里是进不得沙子的,她没想到恩爱的丈夫居然背着她做了这样对不起她的事,任凭于建坤再三恳求道歉,依旧决绝的离婚,并且争取到了女儿的抚养权。

    林茜借肚上位,只可惜于建坤恨透了她基本上不回家,于家二老看她生了个孙女,对她和于心桐也是淡淡,反而更加怀念起了之前那个媳妇,毕竟林茜之前只是他们儿子包养的小蜜,在两老看来,这样的女人要不是因为以为她怀着的是孙子,不然绝对进不了他们于家的门。

    于心桐从小就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林茜日复一日的告诉她之所以爷爷奶奶还有他爸爸不喜欢她,都是萧如琴和于心妍在里头使坏,她要报复她们,让她们生不如死。

    更重要的是当初萧如琴和于建坤离婚,还带走了于家公司百分之十五的股权,在于心桐看来于家的一切都该是她的,所以她要从于心妍那儿把那些东西都抢过来,作为利息,所有她喜欢的东西,她也要抢过来。

    设计晏褚,除了想要帮助自己和心爱的男人在娱乐圈更进一步外,还有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他还有另一重身份,也就是于心妍的丈夫,不过这一点,原身并不清楚。

    “宋哥,这里头一定有我们不知道的原因,你再给我一个接触晏褚的机会,我一定要把事情弄明白。”

    于心桐不信晏褚对那个女人还有感情,她也是女人,对情感的变化感知最敏感,晏褚对于心妍或许还有亲情,但绝对不是爱情。

    “你有把握?”

    宋迭没见过晏褚那个神秘的妻子,只是他知道于心桐那个姐姐今年应该已经三十二了,这个年纪的女人,保养的再好能有眼前这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来的鲜嫩吗,尤其于心桐的资本并不低,吹弹可破的肌肤,盈盈不可一握的纤腰,还有那两团几乎要从衣服里破体而出的两团丰盈,无不挑动着男人的神经。

    即便放眼整个娱乐圈,于心桐这样的相貌身材也是不可多得的,这也是他为什么相信她能迷倒晏影帝的原因。

    有这般本钱,加上了解影帝的喜好,想不赢都难啊。

    “在晏褚自爆隐婚前,刘江涛替他接了一个综艺节目的嘉宾,那个节目的编导和我关系不错,如果可以我会让你成为第二位神秘嘉宾。”

    宋迭想了想,不论怎么样,于心桐还有晏褚隐婚妻子同父异母的胞妹身份,就算没法把刘江涛手里的王牌斗下来,他也能借着这层关系帮她好好炒作一番,至少要借着这件事,让于心桐彻底奠定当红小花的位置。

    他心里发了狠,刚刚他口中所谓关系很好的编导实际上也就是面子情,在这当口,估计有不少人打上了和影帝同上一个节目的主意,虽然重点肯定在晏褚那儿,可至少借着东风,也能增加不少的曝光率。

    要把于心桐推出去,他估计得出不少血了。

    “什么综艺节目?”于心桐有些好奇,她在之前还没听晏褚讲过。

    “就是梨子台那个一下子捧火了五位明星的综艺,萌宠向前冲。”宋迭深深看了于心桐一眼,“我记得你有一只经过专业培训的金毛犬,用来参加这档节目正好。”

    这个世界生活节奏快,许多人为了缓和紧绷的神经,习惯养育小宠物,更多人的因为没有养育小宠物的时间或是精力,就把云吸猫,云养狗贯彻到底。

    萌宠向前冲是以明星以及明星所养育的小萌宠为主角的一档综艺节目,当初筹划之初,看好的人并不多,因此五位常驻嘉宾最火的也只是一个二线男演员,谁知道节目一经播放,一下子就火爆了整个暑期档,五个常驻嘉宾的人气上涨,接代言,接剧本更是接到了手软。

    晏褚作为影帝,加上曾经在他的微博平台公布过几张自己养的哈士奇的照片,所以也曾是节目组重点邀请对象之一,只是晏褚那只晏傲天基本上都是于心妍养着的,和他这个主人配合并不算默契,所以晏褚拒绝了节目组的邀请。

    只是随着节目的火爆,刘江涛又动了心思,答应了节目组客串嘉宾的要求,他要上的是这档节目的最后一期,也是作为压轴嘉宾的存在。

    “宋哥,你真能让我去参加萌宠向前冲?”

    于心桐难掩激动,她的那头金毛就和晏褚的晏傲天一样,基本上就没有亲自养过,只是金毛不同于哈士奇,本身就脾气好,而且还是专门特训过的金毛,于心桐觉得凭借这个节目,自己的人气一定能够有大幅度的提升。

    “那是当然,你可别让我失望啊。”

    宋迭有百分之七十的把我,晏褚自爆了隐婚和离婚的事,可别忘了,在这儿之前,公司已经预热了不少晏褚和于心桐的绯闻,隐婚影帝和他的绯闻对象,多么大的一个爆点,想来梨子台那里是不会拒绝的。

    他还得多谋划谋划,这件事绝对不能出错。

    *****

    “萌宠向前冲?”

    这边晏褚也在看他近期的行程,作为一个影帝,他接剧本还是很谨慎的,在他来的时候,原身正好完成了两部电影的拍摄,短期内不会再接拍电影,这也让晏褚松了口气。

    他看着自己的行程表,除了几个原定的品牌站台活动,也就只剩下这个综艺节目了。

    这还借了他之前自爆隐婚的光,刘江涛帮他推了不少活动,现在他可是所有媒体争相追逐的对象,除非确保万无一失,不然刘江涛都不敢让他出现在公众视线前。

    不过这个综艺节目的合约早就签下了,即便是刘江涛也不好把它给推了。

    “嗯,你和你家傲天的感情不是不错吗,再说了,哈士奇,蠢萌蠢萌的,肯定很吸粉。”刘江涛想也不想地说到。

    “再说了,你不是想要追回于心妍吗,她那么喜欢你们家傲天,这不就是个现成的机会吗?”

    机会.......

    晏褚想着那个在识海里冲着自己一顿嗷嗷嗷,顺带用自带眼线的小眼睛鄙视了自己一番的蠢狗,忍不住有些头疼。

    “我觉得还是晏知青最好,以前读书的时候不是学过一个词,叫秀色可餐,对着他那张脸,不吃饭我都觉得饱了。”一个圆脸蛋的小姑娘捂着嘴,落落大方的一点都不觉得害臊。

    “林丁丁,有人看上你对象了,你快去撕烂她的嘴。”适龄的小姑娘平日里玩的就比较好,开起玩笑来自然没什么顾忌了。

    “谁,谁是他对象了。”

    林丁丁看着小姐妹都嬉笑着看着她,红晕一下子从脖子根泛到了脸颊,娇嗔着拍了拍刚刚说笑的那个女孩,把手里织了一办的毛衣往面前的筐里一砸,起身搬起小板凳就要走。

    “诶诶诶,和你开玩笑呢。”说话的那姑娘赶紧把人拉住,可不敢真把林丁丁给羞跑了。

    林丁丁刚刚也就是做个样子,没真生气,被人一拉就重新坐了回来。

    “话可不能乱说,晏大哥也不一定喜欢我呢。”她的语气有些不确定,自从上一次分开,两人几乎就没有独处的机会,她的心情也从那天的扎耳挠腮,蠢蠢欲动转变成了现在的忐忑不安。

    “咱们都喊晏知青呢,你都喊人家晏大哥了。”

    圆脸小姑娘忍不住戳了戳她的肩,笑容过后表情又变得有点严肃:“我娘说了,找对象不能光看一个皮相,刚刚我那话存粹就是说笑的,长得好真能顶饭吃吗?”

    十六七岁的姑娘,在村里已经是能嫁人的年纪了,作为女儿,她们多数都已经习惯了承担家里更多的家务,她们中的很大一部分甚至都做好了嫁人换取彩礼给家里的兄弟结婚的准备。

    不是每个人都能像林丁丁那么幸运,受到全家人的疼爱,更多的村里姑娘对她们的家人而言迟早要成为外人,她们要嫁人,长辈更看重的是男方的条件,什么样貌人品,都是虚的。

    圆脸小姑娘看着林丁丁的眼神有些羡慕:“晏知青模样好,可是干活是真不行,你从小也没怎么下过地,两人要是真成了,以后靠什么吃饭,尤其是有了孩子以后,晏知青挣得那点工分养得起你和孩子吗?”

    林丁丁想反驳,她也能下地干活,而且,想着这些日子每次擦肩而过时,晏大哥对她温柔宠溺的笑容,林丁丁咬了咬唇,眼底的爱慕溢于言表。

    “你爸妈都宠你,哥哥们对你也好,将来成了小家,总不能还指望着娘家帮忙吧,再说了,你几个哥哥都成家了,将来更看重的就是自己的小家了,你这个妹妹在他们心底的地位,还不知道排到谁后面去呢。”

    圆脸姑娘的话不怎么中听,但确确实实也是为了林丁丁好。

    “我妈也说了,不准我和那些知青接触,他们虽然是城里来的,可将来估计就是留在咱们村子的命了,在这里,他们没有父母兄弟的帮衬,那就是独户,和知青结婚,到时候被欺负了连撑腰的人都没有。”

    年轻的小姑娘们有些惆怅,这个年纪的女孩真是春心萌动的时候,比起粗鲁的满口子荤话的村里青年,她们自然更喜欢每天打扮的干干净净,说话文雅,模样又端正文气的男人。

    只是喜欢不能当饭吃,对于聪明务实的姑娘而言,找一个家里壮劳力多的,公婆好相处,男人自己又老实肯干的,才是最好的归宿,至于长相学问,在村里是最不值钱的。

    “晏大哥很厉害的,他读书好,而且现在他没天都按时下地干活,我爸都夸他比以前有进步呢。”

    林丁丁低着头,都没发现手上的毛衣都被她织的歪歪扭扭了,只能拆了重新打一遍。

    “你们可别吓丁丁了,八字还没一撇呢。”

    坐在林丁丁右边的姑娘拍了拍她的肩,对着唱衰林丁丁炙热又懵懂的感情的小姑娘瞪了一眼:“具体事情具体分析,其实如果那晏知青真的喜欢咱们丁丁,这事也不是不能成,咱们公社小学不是在招人吗,晏知青可是高中学历,教个小学总绰绰有余吧,工资虽然不高,可只要省着点花,日子总还是能过的,之后,就得看咱们丁丁这个小管家婆的持家能力怎么样了。”

    她说着赶紧往边上挪了挪,挡着脸仿佛怕林丁丁不高兴打她,原本略带压抑的气愤经她那么一调和,立马就缓和了过来,林丁丁也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了声。

    什么管家婆,人家都不一定有那个意思呢。

    不过小姐妹刚刚的话还是给了她一点勇气,她想着,不管成与不成,自己似乎都应该和晏大哥问清楚。

    “下工了,我得赶紧回家帮我妈做饭去了。”

    村里下工的广播响了,原本坐在大树底下的几个小姐妹搬起自己的小马扎,抱着装着针线的竹筐,准备各回各家。

    “丁丁。”

    林丁丁也正要离开,就被熟悉的声音叫住。

    “你对象叫你呢,还不赶紧过去。”几个小姐妹早就忘了刚刚那番谈论,在后头推了林丁丁一把,自己则是飞快的跑了个没影。

    打扰人谈对象,那是要遭雷劈的。

    “晏、晏大哥。”林丁丁低头看着鞋尖,想着刚刚心里头藏得事,鼓起勇气抬头,这时候晏褚也正好走到她面前,这猛地一抬头,就看到面前一张放大的俊脸,羞得往后仰倒。

    晏褚当即的反应就是把人搂住,这么一来林丁丁的脑袋正好紧紧贴在了晏褚的胸膛之上,隔着棉袄,还能听到他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动声。

    “怎么这么不小心。”

    晏褚觉得这个动作似乎亲密了一些,在对方站稳之后,赶紧把人放开。

    “昨天我去县城的时候买了一盒雪花膏,听说你们女孩子都喜欢这个,现在天气冷,擦点脂膏就不容易那么干了。”

    他拿出那盒包装上画着一个时髦的卷发女人的雪花膏,递到林丁丁的手里,看着小姑娘忽然双眼放光的可爱表情,觉得自己的心情似乎也不错了起来。

    “晏大哥。”

    林丁丁看着手里那盒晏褚从口袋里拿出来,还带着人体温度的雪花膏,心里的冲动一阵高过一阵。

    “嗯?”晏褚听林丁丁叫他,立马应了一声。

    林丁丁在他毫无防备的时候,突然踮起脚尖,冲着晏褚的脸颊亲了一口,这个吻就和蜻蜓点水一般,或许是小姑娘太紧张的缘故,晏褚还有一种脸颊被小猫咪咬了一口的感觉,或许是碰到牙齿了。

    小丫头亲完就跑,晏褚捂着脸还没回过神呢,刚跑出去几步远的林丁丁就又跑回来了。

    “我中意你,你呢?”

    要死要活就一句话吧,林丁丁想着晏褚最近这段时日对她的态度,或许他们中间差的就是挑明的勇气吧。

    短短的一段时间,林丁丁想了许多,姐妹们说的都有道理,过日子没那么简单,他们家条件好,可哥哥嫂嫂还时常吵架拌嘴闹矛盾呢,和晏褚在一起,或许会有各种各样的困难,可是他是自己第一个喜欢的男孩,她想为自己的感情努力一把,即便到头来她发现是错的,至少不用在将来,想起当年她的退缩,而懊恼后悔。

    林丁丁觉得自己有勇气接受任何结果。

    “你......想要和我在一起吗?”

    晏褚看着林丁丁此时的幸福度在30到60之间疯狂上下摇摆,看过原身的记忆,他知道对方是一个多么坚韧,多么敢爱敢恨的姑娘,看上去羞涩单纯,当初原身抛下她消失,这个姑娘靠着自己,把肚子里的孩子带大,她尽自己的努力给与孩子最好的一切,从来不给他灌输对那个不负责任的父亲的怨恨,在孩子面前,她展现的都是美好与希望,也正是在那样的教育下,最后那个孩子成了一个很优秀的人才。

    对于林丁丁,晏褚是很欣赏的,这是一个豁达坚强的女孩,看上原身,估计是她这辈子做过唯一瞎眼的事吧。

    只怪美色误人,晏褚想着自己这具身体的模样,忍不住感叹了一句。

    看着林丁丁重重的点了点头,晏褚抿了抿嘴唇,长时间的沉默让林丁丁手脚冰凉,低着头,正准备把手里的那盒雪花霜塞回晏褚的手里时,他终于开口了。

    “我叫晏褚,今年十八,父母离异,生父在陇省农场接受改造,生母再婚,有一对同母异父的兄妹,高中学历,不抽烟不喝酒,现今个人存款一百七十八圆零七毛三分,欧米茄手表一块,布票工业票若干,林丁丁同志,你愿意以结婚为前提,和我处对象吗?”

    晏褚想着,既然决定和人姑娘谈朋友了,个人条件还是要好好讲讲的,晏家家训,藏私房钱的男人,都是垃圾。

    想想真奇妙,上辈子他单身了二十多年,来到这个世界才几个月的功夫,就给自己找了个小媳妇。

    看着小姑娘瞪得圆溜溜仿佛小猫咪的眼睛,晏褚笑了笑,诚然这里头有完成许愿人的心愿的原因,可是自己对林丁丁不讨厌,甚至还有几分欣赏,他想,在婚后,自己会慢慢喜欢上这个姑娘,让她得到想要的幸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