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5.全世界都重生了
    ,精彩小说免费!

    此为防盗章, 48小时后可看到正常更新

    晏傲天可看不懂晏褚的想法, 把自己的愿望一吐而尽,吐着舌头再瞪了他一眼,直接就在他的脑海中消失。

    “叮, 主线任务, 让于心妍幸福, 任务完成奖励积分, 失败关小黑屋一百年,支线任务,惩罚于心桐和楚天河,将两人赶出娱乐圈, 任务完成奖励600积分, 失败关小黑屋五十年。”

    系统提示音响起,晏褚根据上涨的任务积分以及失败惩罚, 也感觉到这个世界的任务难度加大了。

    “新手世界累计1100积分,在新手世界停留扣除100积分,剩余1000积分, 现在开启积分商城。”

    007就是那么喜欢神出鬼没,在晏褚吸收完这个世界的记忆后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积分商城只有五个货架,货架上的商品每天十点更换, 物品所需积分由商城自行拟定,宿主可以选择性购买。为顺应潮流, 商城允许分期付款, 但是利息堪比高利贷, 如果没法按时归还所欠积分,后果很可怕,我并不介意宿主超前消费,商城剩下的功能宿主可以自行摸索,如果连这样傻瓜的操作都不会,我觉得宿主可以呵呵呵。”

    007留下一串冷笑,又神出鬼没的消失了。

    晏褚在007消失后从识海中脱离,原本躺在别墅客厅沙发上的男人,也再次恢复清明。

    他的视线在客厅环视一圈,在靠近餐厅的位置发现了一个大型犬的狗窝,只是里面空无一狗,晏褚回想了一下,此时任务的委托者,那条狂拽酷炫的哈士奇晏傲天应该在二楼,和它的主人作伴吧。

    这个任务世界相当于他生活的那个时代的平行世界,原身晏褚,是一名演员,更准确来讲,是一位三冠影帝。

    金凤、千花、金肖奖是这个世界华国演员的最高奖项,而原身也是华国获得三影帝大满贯中年纪最小的男演员。

    他在23岁时被星探挖掘,这个年纪对娱乐圈而言并不算年轻,无奈老天爷赏饭吃,得天独厚的外貌,精湛的演技,在接演第一部偶像剧时,就凭借痴情男配一夜爆红,获得无数迷妹,从那以后,他的演艺事业就一发不可收拾,入圈第三年,就登顶娱乐圈顶级流量的行列,只要是他参演的电视剧,部部爆红。

    随着即将迈入三十大关,晏褚开始尝试转型,第一部电影搭档华国最顶尖导演之一的林导,扮演一个卧底的缉毒警,悲剧的结尾赚足了一票眼泪,他也凭借着在电影里无可挑剔的演技,以及号称爆破戏打戏不用任何替身的敬业态度,得到了业内业外的一致认可,在凭借这部片子获得他人生中第一个金凤影帝后,晏褚彻底打开了演技派实力派的道路。

    现在晏褚三十五岁,对于一个实力派男演员而言,这是最好的年纪,对于他曾经偶像派的身份而言,这个年纪也不算太大,毕竟即便这个年纪,他的颜值还是吊打一众鲜肉,甚至因为年龄的提升,又多了几分岁月的积淀,犹如美酒,时间越长越香醇。

    在他的微博和脸书上,留言最多的就是男神我想和你生猴子,男神睡我之类的话,尤其这个男神入圈十几年,除了一些一眼就能看出来是炒作的恋情,没有任何绯闻,对于所有女友粉,事业粉而言,没有比粉这样洁身自好的男神更让人放心的了。

    不过随着男神的年纪渐长,当初的粉丝开始成熟,也有一部分粉丝开始操心起了男神的终身大事,只是这些粉丝都不知道,她们眼里一直宣称单身的男神,早就已经结婚了。

    于心妍,也就是晏褚刚来到这个世界就向他提出离婚的女人,他们已经结婚十二年,这个期间,她一直默默做着晏褚背后的女人,因为原身的事业,除了自己的母亲,她没法和自己的亲人、朋友,介绍原身的存在,一年当中,她有将近十一个月忍受夫妻分居的寂寞,原身总是让她等,说等到他脱掉偶像派的帽子,就会光明正大和自己的粉丝宣告她的存在,于心妍爱他,就选择了相信。

    可惜,直到原身拿了三冠影帝,她都没有等到那一天,甚至现在,她发觉自己的丈夫的心渐渐的也不再属于她,仅有的一些相处时光,在丈夫嘴中提到最多的,也是她那个同父异母的妹妹于心桐,那个比她小了八岁,正值青春年华的娱乐圈新晋小花。

    于心妍累了,选择了放弃,她不想自己即便输还输的那么难看,于是她主动提出了离婚,保全自己谨慎的一点颜面,同时她也不想闹到最后,现实告诉她,自己那么多年的付出,那些真心,都只是笑话。

    客厅的水晶灯富丽堂皇,晏褚沉默的看着对面的液晶电视,于心妍,就是他这次的任务目标。

    这次任务的委托者晏傲天是原身的狗,只是他太过忙碌,平日里照看它更多的反而是于心妍这个女主人,因此在晏傲天的心里,于心妍就是妈妈一般的存在,至于原身,估计就是那个负责生不负责养的没良心的爸爸吧。

    晏褚觉得刚刚在识海里晏傲天对他那一顿吼,多半是在骂他。

    按照这个世界的走向,原身的结局并不算太好,于心妍的预感没有错,在这个时间点,原身和她那个异母妹妹已经开始产生暧昧的感情,只是他不知道,于心桐接近他,除了习惯性抢夺这个突然间冒出来的异母姐姐拥有的一切东西外,还有就是想要借着原身在娱乐圈的地位,为自己的演艺之路保驾护航。

    从头到尾,原身就只是于心桐的踏脚石罢了,她喜欢的是和原身所同一个经济公司新捧的男演员,出道之初,就顶着小晏褚的称号,那个男人也就是支线任务中他所需要对付的楚天河。

    于心桐靠原身给的资源扶摇直上,在他准备和于心桐告白并且打算和于心妍离婚的时候,就被于心桐曝光了隐婚的丑闻,在经纪公司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警察又来到公司将正在和经纪人商量对策的原身带走,原因是吸.毒.藏.毒。

    这个丑闻相较于隐婚而言更是致命,原身想不到,自己从来都没有碰过那些东西,为什么尿检会呈阳性,并且他所居住的大平层公寓中会搜出重达五千克的毒.品.

    当初让他获得第一个影帝的影片,他所扮演的就是卧底的缉.毒.警,甚至最后还因为和毒.贩的火拼,丧失了性命,这时候被爆出他吸.毒.藏.毒的丑闻,可以说是致命的,加上他同时还担任着禁毒大使的名声,这更让他成了一个笑话。

    在他暂时被羁押的时候,又有十几个女演员站出来指正他片场潜.规则和咸.猪手,那时候正是他观众感官最差的时候,没有人怀疑那些女演员说谎,一时之间,原身的那些圈内好友没有一人站出来替他说话,经纪公司也打算放弃这个曾经的影帝,培养新人,那个新人也就是小晏褚之称的楚天河。

    不对,因为原身的丑闻,他已经不再用小晏褚这个称号了,那时候他是最炙手可热的新星,在获得第一个最佳男配的当天,就在微博公开了自己和当红小花于心桐正在交往的事,和他相比,隐婚十多年的原身,更加让人唾弃。

    最后的结局,楚天河和于心桐幸福恩爱的生活在一起,成了圈内有名的模范情侣,而原身,于心桐不知道什么时候偷偷给他注射的过量毒.品让他彻底染上毒.瘾,戒.毒的过程没有那么简单,意志力薄弱,复吸的几率极高。

    那时候,原身声名狼藉,巨大的落差让他郁郁寡欢,在藏.毒存在疑点被释放后,原身几乎就生活在戒.毒、复吸、戒.毒、复吸的循环中。

    最后于心妍,那个被他背叛的女人带着他变卖了所有房产不动产,移民离开了华国,去了一个没人认识他们的国家,那个国家风景优美,当地居民热情,终此一生,两人都没再踏上华国的土地。

    于心妍没有选择和原身复婚,也没有选择和其他人再婚,那时候对原身,更多的事处于一种责任和同情。

    晏傲天陪着他们度过了自己短短十几年的寿命,直到它狗生结束的那一天,它以自己的灵魂做代价,希望有人能阻止这一场悲剧的发生,也希望有人能真正给与于心妍幸福,她是个很好的女人,不该被那样辜负。

    晏褚抬头望天,就在刚刚,他们好像决定要离婚了啊。

    李老头无牵无挂的,,要再多钱也没有用,自然不会去刁难那些本就遭难的人,通常这些劳改犯的亲属寄包裹来了,他只是简单的拆开看看,只要没有什么危险物品就会把东西原封不动给物主。

    其他地方就没有那么好的事了,通常有什么包裹信件寄来,好东西都得先被剥削掉一大半,最后能剩下多少,全看命了,至于信件,一般人不会拆,不过你也得保佑你待的那个农场没有那些喜欢搅风搅雨的人,不然硬是要给你扣一个文字狱,加重罪名,也是没办法的事。

    “包裹?我的?”

    一个佝偻着背,看上去有些苍老的男人在人堆里举了举手,眼神有些诧异。

    那个男人看上去也就四五十的年纪,脸上早已爬满了风霜的痕迹,额头深深的几道纹路,头发半白,被狂风吹得乱糟糟的。

    他就是晏褚这个世界的父亲,也是他要挽救的对象,此时如果有当年认识晏荀的人站在他面前,估计也认不出眼前这人,就是当年惊艳了整个燕京大学的男人。

    算算日子,他来到这个农场改造已经快十年了,期间从来就没有收到过一封信,一封包裹,不仅仅是他,他们这儿所有被放下来的人,收到家里信件的次数屈指可数。

    这是这个时代的常态,所有人都恨不得和他们扯清关系,哪还有人会主动招惹上来。

    晏荀想不到谁会寄包裹给他,妻子早在他出事的时候就和他离婚,还带走了那时候年仅七岁的儿子,并且登报脱离了他们之间的关系,当年的那些学生,没有落井下石就已经是很不错的了,他的父母早逝,又没有嫡亲的兄弟姐妹。晏荀一时会不过神来,还当是自己听错了。

    “李老头叫你呢,咱们这儿有大半年没有收到外面寄来的东西了吧?”

    晏荀边上的人推了他一把,他这才回过神来,跟着李老头去了外头,等再回来的时候,大伙就见他眼眶红红的,还带着一个不小的包裹信件,也不知道是谁寄来的。

    “我儿子给我来信了,我都快十年没看到过他了,当初白白胖胖的小不点,也不知道现在长得高不高,壮不壮。”

    晏荀从外头进来,走路的时候就和踩在棉花上似得,飘飘忽忽的,感觉像做梦一样。

    当初前妻带着儿子离开他,他一点都不愿,谁让他当初处于那样的境地呢,她带着儿子走了,至少能不被他牵连。

    可想归那么想,待在这封闭的农场里,晏荀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自己的独子,他心里明白,前妻那么年前早晚会改嫁,儿子又那么小,或许几年过后就不再记得自己还有他这么一个父亲。

    晏荀有时候还会怕,怕儿子会不会怨他这个有污点的生父的存在,怕会不会这辈子都见不到自己的儿子。

    “哭什么,你儿子给你写信寄东西,该高兴才是啊。”晏荀边上的男人对着他笑着说道,心里为他开心的同时,也有些落寞,他的儿女这会儿都该在那儿呢?

    晏荀连连点头,也没当场拆开信件包裹,农场的干事常常会来巡逻监督,要是让他撞见他们偷懒没干活,是会扣伙食的。

    上午的活干完,大家就拿着自己的饭盒去打饭,今天的午饭是一个掺了谷糠的苞米馍馍,以及一碗稀得照的出人影的粥,这样的饭量根本就不顶饱,不过看大伙的样子,似乎都习惯了。

    “看看,你儿子给你寄了什么东西?”

    大伙都相处那么久了,每个人的来历情况基本也都是了解的,他们都知道晏荀被送来的时候还有一个七岁的儿子,被他前妻带走了,没想到这个儿子居然还记得他这个亲爹,有心打听到对方被送来这个农场,还寄了信和东西过来。

    他们打来的粥早就已经凉透了,大冷天根本就没办法下肚,好在这个农场里的看管员不算坏,给了他们一个农场不用的炉子,生火的柴火得他们自己去附近的山上捡,有了这个炉子和看门的李老头送他们的瓦罐,大冬天的也能喝上热腾腾的粥和水了。

    一间屋里七个老男人将分来的粥和苞米馍馍全放到瓦罐里里慢慢煮着,一边上炕盘坐在一块等晏荀拆包裹。

    晏荀把那个挺大的包裹递给了边上的人,让他们慢慢拆,自己则是迫不及待的打开了那封儿子寄来的信,拆信的时候,手指还打着颤。

    “爸爸,这些日子,我做梦一直想起你,想起小时候的生活。”

    ......

    “妈妈现在已经不是我一个人的妈妈了,她用我的名字代替了继兄,现在,我成了一名下乡支农的知青,每天都要下地干活,肩酸背疼,每到这个时候,我就忍不住想,你是不是比我更累,更辛苦。”

    ......

    “转眼马上就是一年了,好怀念当初小时候你带我买的那串冰糖葫芦的味道,怀念大冬天你带我去嬉冰的日子,爸,我想你了。”

    ......

    晏荀心酸的喘不上气来,捂着脸,不让泪水滴到信纸上,他以为前妻即便带着儿子走了,至少还是孩子的亲生母亲,总不至于亏待了孩子,可现在看信上的一字一言,那孩子恐怕没少受委屈。

    这让晏荀心疼的同时,也怨上了自己的前妻,儿子当年还小,或许不知情,当初在他刚出事的时候,前妻提出离婚带着孩子和他脱离关系,当时他把父母留下的一盒金条给了妻子,当做是他这个以后没法尽到父亲责任的男人的一点心意。

    那一盒金子,足够养大一个院子的孩子了,结果到头来,那个女人就是那样对待他儿子的,让他代替自己继子成为了知青。

    晏荀的心揪成了一团,恨不得现在就冲到儿子的身边,告诉他爸爸还在呢,以后爸爸会好好护着他。

    “小荀啊,你别太难过了。”

    边上的老人拍了拍晏荀的肩膀,他算是这群人里最年长的了。

    “你看看你那个儿子多关心你啊,这手套和护膝现在正好能用得上,他给你备了这些东西,也是有心的。刚刚我在打粥的时候听林干事他们闲聊,说咱们不远处那个红兵农场有两个劳改犯平反了,现在已经回去了,四.人.帮倒台了,上头很关注当年的那些冤假错案,咱们没准也有回去的一天。”

    他对着晏荀加油鼓劲:“想想你儿子,他也才十七把,你难道不想看着他娶妻生子,继父,总是比不上亲爹的。”

    老人的话给晏荀灌输了前所未有的决心,他紧紧攥着手里那封信,没错,他要好好活着。

    *****

    “叮——支线任务完成度80%,亲,要再接再厉哦!”

    晏褚此时正在县城的供销社里,被突然弹出的讯息吓了一跳。

    “怎么了?”林青山看着晏褚双眼直勾勾的看着半空中,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什么也没瞧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