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8.软饭男的自我修养
    ,精彩小说免费!

    此为防盗章, 48小时后可看到正常更新  在好友面前,她能洒脱的说出放弃的话来,可是电视中,晏褚的那翻表白如何不让她动容。

    十二年前的那个晏褚, 给与了于心妍太多太多的感动,他教会了她怎样爱一个人,许许多多的第一次, 都是和他一起尝试的。

    只是在随后的几年里,随着晏褚越来越忙,夫妻俩聚少离多,有时候一年往往只能见到几面,再多的爱情也开始渐渐的随着时光积淀, 到现在,当初炙热的情感还剩多少,连于心妍自己都说不清了。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晏褚不仅仅代表了她曾经那份深沉热烈的情感, 还代表了她十二年的喜怒哀乐, 更代表了一份执念,他的名字和于心妍早就纠结在了一块,对于于心妍而言, 早就是她所摆脱不了的存在。

    于心妍看着那双鞋神色莫名,嘴唇微抿, 屏住呼吸没有换鞋就往客厅走去。

    这时候晏褚正握着晏傲天的两只狗爪, 诉说着他对它的父子情深。

    “你......来做什么?”

    于心妍的声音很好听, 温婉柔和,如潺潺流水,轻柔中带着一丝妩媚柔情,吴侬软语,一听就是江南水乡里走出来的毓秀女子。

    原本她是想问对方明明都答应和她离婚了,为什么今天又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可是想着白天看到的电视直播,又心软的没有问出如此生疏绝情的话。

    “妍妍。”

    晏褚似乎这时候才意识到她出现在了自己的身后,马上从沙发上起身,看着于心妍的眼神满是欣喜。

    “嗷嗷嗷嗷!”

    晏傲天看到妈妈出现了,欢呼着朝她蹦蹦跳跳跑了过去。

    于心妍下意识的蹲下身,保住晏傲天的脑袋帮它顺了顺毛,在发现它身上黏着的羽绒絮时抚摸的动作顿了顿,抬眼看了晏褚一眼。

    宠物似主人,晏褚总是让她伤心,晏傲天也不逞多让,最会惹她生气。

    晏傲天傻呆呆的早就忘了自己闯祸的事了,吐着舌头被摸的老开心了,咧着嘴,眼睛眯成了一道黑色的弯弯眼线。

    “刘哥给我接了一档综艺节目,萌宠向前冲,下个礼拜就要开拍了,到时候我会带着傲天一块参加。”

    晏褚看着于心妍,低沉着嗓音说到。

    所以他忽然出现,只是为了带走傲天吗?于心妍忍不住有些心酸的想着。

    说起来晏傲天虽然是于心妍一手带大的,可确实是晏褚的狗没有错,于心妍想开口把晏傲天留下来,可是晏褚的综艺节目一定是一早定下的,现在再去找一条合适的狗培养感情也来不及。

    “好,不过如果等哪一天你不想养傲天,或者没工夫照顾它了,可以把它带过来。”

    忍住心底的不舍,于心妍抹了把晏傲天蓬松的毛发,把它朝晏褚站着的方向推去,自己则是转身想要上楼。

    “嗷嗷嗷。”

    晏傲天觉得自己前途堪忧,它妈妈居然不要它要把它还给渣爹了,果然因为父母的不幸福,连带着它也要成为单亲家庭的狗了吗?

    晏傲天夹紧尾巴,按照这个方向发展,如渣爹叙述的那般狗生惨状是极有可能发生的啊。

    它觉得不能放任爸妈分开,它要做一个有爸爸妈妈同时疼爱的宝宝。

    这么想着,晏傲天赶紧挡在于心妍离开的方向,用自己肥胖的身躯阻挡她的离开。

    “这是我参加的最后一个综艺节目,等完成现在的一些合约,我会彻底退出娱乐圈。”

    晏褚看着于心妍的背影说到,让她正在准备绕开晏傲天往上走的动作一顿。

    “为......为什么?”

    于心妍拳头紧握,眉头微蹙,转过身诧异的看着他。

    对上晏褚的眼神,她隐隐意识到,或许,这一切都是为了她,她能够这样想吗?

    可是这一切为什么来的那么迟,为什么要在她已经准备彻底放弃他之后。

    “因为你。”

    这个回答,晏褚说的毫不犹豫,他继承了原身的记忆,可这并不代表他就会演戏,原身取得的成就已经足够了,在最好的时间隐退,是最好的选择。

    晏褚本身就不是那种喜欢生活在聚光灯下的性格,让他常年和媒体和狗仔玩游击战,并不是他的风格。

    “太迟了......太迟了......”

    于心妍踉跄着朝后退了好几步,眼前仿佛弥漫了一阵雾气,让她都快看不清晏褚的脸。

    如果在她提出离婚前,听到晏褚的这番表白,她会很开心,或许说会开心的疯了,可偏偏是在离婚后,在她准备放弃一切以后。

    她有些心慌意乱,只想着躲开眼前这个善变的男人。

    “不迟。”

    晏褚怎么会让她躲开呢,他几步上前,将那个似乎想要逃避的女人紧紧搂在怀里。

    “我知道曾经我做了很多很多让你伤心的事,我放了太多的精力在我自己的事业上,我辜负了我们最好的十二年,可是妍妍,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们还有许许多多的时间,我们去你最想去的普罗旺斯,去看你最想看的北海道的大雪,就如同十二年前的我们一样,给我们彼此一个重新认识的机会。”

    于心妍靠着男人宽厚的肩膀,她能感受到男人炙热的体温和砰砰砰的心跳,那淡淡的古龙水的香味,让她忍不住有些沉醉。

    “我不知道,我现在很乱。”

    情话太美妙,尤其是晏褚所描述的未来,可是于心妍不敢相信。

    当初他也曾一次次告诉她会公开他们的关系,会渐渐减少他的工作量,可是一次次的结局都证明他只是在骗她。

    更重要的,于心妍的心里还有一根刺,那就是晏褚和于心桐之间似有若无的暧昧,难道那一切都只是她的错觉吗?

    想着曾经在那仅有的相处中,晏褚谈起她那个妹妹双眼放光的模样,于心妍的心一冷,一下子清醒过来,挣脱开了晏褚的怀抱。

    “你不需要胡思乱想,前十二年是你在等我,现在,换我等你了。”

    晏褚握住于心妍的双肩,眼神深情而又执着的看着她,深邃温柔的眼神,让于心妍的呼吸都停止了好几拍。

    不得不说,他的那句话实在是太有诱惑力了,于心妍再一次被蛊惑。

    “而且我们还有傲天,你想要它做单亲家庭的孩子吗?”

    晏褚指了指趴在一旁吐着舌头的蠢狗,于心妍还隐隐从他这句话里听出了几分委屈。

    “嗷嗷嗷呜!”

    晏傲天追着自己的尾巴绕圈圈玩,它不想做单亲家庭的狗,它想做父母双全的狗啊。

    “你胡说八道。”

    于心妍有些羞恼,正想抬脚踩晏褚时,忽然想起当初晏傲天刚刚来到这个家里时,晏褚就是指着那个刚断奶不久,还是个灰白团子的晏傲天,笑着说以后这就是他们俩的孩子,她是妈妈,他是爸爸,那时候他们虽然聚少离多,可远没有现在这样紧张的关系。

    这么一想,于心妍的心就忍不住软了几分,原本要踩下去的脚也收了回来。

    晏褚看的出来,这是于心妍动摇的前奏。

    不过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想要打开这么多年积攒的心结,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晏褚不禁有些庆幸了,好在他来的第一天就答应了离婚,这么一来,一切都有了重新开始的机会。

    “随便你,我现在想要休息了,你带着傲天赶紧离开吧,玄关处的柜子有它最喜欢吃的狗粮,狗窝里的是它最喜欢的一些玩具,你都带走吧。”

    于心妍挥开晏褚的手,只想落荒而逃。

    “你怎么还不走。”

    在她踏上楼梯停顿转身后,见到晏褚还站在原地,晏傲天则是摇着尾巴跟在她身后想要上楼,忍不住开口问道。

    “我把所有的东西都给了你,现在无家可归啊,所以妍妍,拜托你收留我吧。”

    晏褚摊了摊手,然后将身上那件嘻哈风的宽松垮裤的口袋扯出来,里面同样找不出一粒硬币。

    他的话确实不错,在离婚的时候,他就是净身出户的,可于心妍不相信他一个大影帝,会连一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刚刚应付了一群记者,妍妍,我好累啊。”

    晏褚微微垂着眼,难掩疲惫,虚弱的模样隐隐勾起了于心妍几分心疼。

    这个男人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厚脸皮了,简直就是吃定她了。

    于心妍抿了抿嘴唇,什么也没说就上了楼。

    晏褚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忍不住笑了笑,果然是个心软的女人呢。

    *****

    接下来的几天,不论外界风风雨雨,晏褚就待在家里,哪儿都没去。

    每天早晨,他会做于心妍最喜欢吃的溏心蛋和松饼,午餐和晚餐基本上也照于心妍的胃口来,每天早晨,都会有人把当天份的食材送到别墅门口,这更让于心妍确定那个口口声声说自己没钱求收留的男人就是个骗子。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即便她知道男人有钱,也没有开口让他离开。

    至于晏傲天,它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宝宝了,以前妈妈为了控制它的体重,每天喂它的鲜牛肉和狗粮的分量是有严格配比的,现在掌勺的是爸爸了,它每天都能吃好多好吃的鲜嫩小牛排和小羊排。

    幸福的晏傲天每天晚上睡觉都伸着舌头流口水。

    果然父母双全的孩子是个宝,看在爸爸这么上道的份上,晏傲天决定原谅以前那个渣爹了。

    今天如前几日那般,于心妍晨起梳洗完,正打算出房门的时候,又没忍住又进了趟卫生间,对着镜子看了看自己的头发和衣服。

    不知道是不是昨天晚上那顿火锅的缘故,于心妍的鼻子上长了颗小痘痘,她当即就拿起梳妆台上的粉底打算上个妆遮盖住这个瑕疵。

    正准备上妆时,她立马又把手上的粉底放下,火急火燎的冲出了浴室。

    她是怎么了,今天又不出门,不就是多了一个男人在家吗。

    于心妍觉得自己妥协的太快,她咬了咬下唇,在下楼前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恢复成前几天那副波澜不惊的表情。

    按照习惯,她朝餐厅走去,往常这个时候,晏褚已经做好了可口的早餐,她能在拐角处就看到穿着居家服的高大男人系着围兜,将早餐盛到餐盘里。

    这个时候,如果对方发觉到她的出现,会给她一个灿烂的笑容。

    于心妍考虑着如果这一次对方又对她笑了,是不是该回一个微笑,这绝对不是原谅,只是因为她有礼貌。

    没错,就是这样。

    这是这一次,本该站在厨房的男人不见了,厨房和餐厅空空荡荡的。

    于心妍身形一僵,心中有些冷也有些委屈,只是第四天,他只能坚持四天吗?

    “嗷嗷嗷嗷!”

    晏傲天开心的叼着自己的小牛骨出现在于心妍的面前,嘴角还沾着食物的残留,显然是刚刚饱餐了一顿。

    于心妍看着晏傲天这副餍足弟弟模样,赶紧朝餐厅走去,桌子上摆着精致的早餐,还带着热气,即便屋里的人离开了,应该也才离开没多久。

    于心妍眼尖的看到桌子上的牛奶杯压着一张纸,她赶紧拿起来看,看完了便签上写的内容,原本紧皱的眉头马上舒缓开。

    “谁担心你去哪儿了。”

    于心妍口是心非,她自己都没发现此时她脸上的笑容有多美丽。

    “晏影帝召开新闻发布会,传闻中的神秘妻子到底是谁,网上流传的流言蜚语到底会有什么样的回答,不知道晏影帝会不会在今天给我们一个答案,锁定娱乐播报,等前方记者给您答案。”

    于心妍洗完了早餐的餐盘,端着牛奶来到客厅,打开了电视。

    晏傲天嗷呜叫着跳到了沙发上,毛茸茸的大脑袋枕在于心妍的大腿上,也转着眼睛看着电视机,仿佛能看懂似得。

    “晏褚......”

    于心妍正打算换台的动作一顿,看着电视忍不住紧张了起来。

    “林丁丁,有人看上你对象了,你快去撕烂她的嘴。”适龄的小姑娘平日里玩的就比较好,开起玩笑来自然没什么顾忌了。

    “谁,谁是他对象了。”

    林丁丁看着小姐妹都嬉笑着看着她,红晕一下子从脖子根泛到了脸颊,娇嗔着拍了拍刚刚说笑的那个女孩,把手里织了一办的毛衣往面前的筐里一砸,起身搬起小板凳就要走。

    “诶诶诶,和你开玩笑呢。”说话的那姑娘赶紧把人拉住,可不敢真把林丁丁给羞跑了。

    林丁丁刚刚也就是做个样子,没真生气,被人一拉就重新坐了回来。

    “话可不能乱说,晏大哥也不一定喜欢我呢。”她的语气有些不确定,自从上一次分开,两人几乎就没有独处的机会,她的心情也从那天的扎耳挠腮,蠢蠢欲动转变成了现在的忐忑不安。

    “咱们都喊晏知青呢,你都喊人家晏大哥了。”

    圆脸小姑娘忍不住戳了戳她的肩,笑容过后表情又变得有点严肃:“我娘说了,找对象不能光看一个皮相,刚刚我那话存粹就是说笑的,长得好真能顶饭吃吗?”

    十六七岁的姑娘,在村里已经是能嫁人的年纪了,作为女儿,她们多数都已经习惯了承担家里更多的家务,她们中的很大一部分甚至都做好了嫁人换取彩礼给家里的兄弟结婚的准备。

    不是每个人都能像林丁丁那么幸运,受到全家人的疼爱,更多的村里姑娘对她们的家人而言迟早要成为外人,她们要嫁人,长辈更看重的是男方的条件,什么样貌人品,都是虚的。

    圆脸小姑娘看着林丁丁的眼神有些羡慕:“晏知青模样好,可是干活是真不行,你从小也没怎么下过地,两人要是真成了,以后靠什么吃饭,尤其是有了孩子以后,晏知青挣得那点工分养得起你和孩子吗?”

    林丁丁想反驳,她也能下地干活,而且,想着这些日子每次擦肩而过时,晏大哥对她温柔宠溺的笑容,林丁丁咬了咬唇,眼底的爱慕溢于言表。

    “你爸妈都宠你,哥哥们对你也好,将来成了小家,总不能还指望着娘家帮忙吧,再说了,你几个哥哥都成家了,将来更看重的就是自己的小家了,你这个妹妹在他们心底的地位,还不知道排到谁后面去呢。”

    圆脸姑娘的话不怎么中听,但确确实实也是为了林丁丁好。

    “我妈也说了,不准我和那些知青接触,他们虽然是城里来的,可将来估计就是留在咱们村子的命了,在这里,他们没有父母兄弟的帮衬,那就是独户,和知青结婚,到时候被欺负了连撑腰的人都没有。”

    年轻的小姑娘们有些惆怅,这个年纪的女孩真是春心萌动的时候,比起粗鲁的满口子荤话的村里青年,她们自然更喜欢每天打扮的干干净净,说话文雅,模样又端正文气的男人。

    只是喜欢不能当饭吃,对于聪明务实的姑娘而言,找一个家里壮劳力多的,公婆好相处,男人自己又老实肯干的,才是最好的归宿,至于长相学问,在村里是最不值钱的。

    “晏大哥很厉害的,他读书好,而且现在他没天都按时下地干活,我爸都夸他比以前有进步呢。”

    林丁丁低着头,都没发现手上的毛衣都被她织的歪歪扭扭了,只能拆了重新打一遍。

    “你们可别吓丁丁了,八字还没一撇呢。”

    坐在林丁丁右边的姑娘拍了拍她的肩,对着唱衰林丁丁炙热又懵懂的感情的小姑娘瞪了一眼:“具体事情具体分析,其实如果那晏知青真的喜欢咱们丁丁,这事也不是不能成,咱们公社小学不是在招人吗,晏知青可是高中学历,教个小学总绰绰有余吧,工资虽然不高,可只要省着点花,日子总还是能过的,之后,就得看咱们丁丁这个小管家婆的持家能力怎么样了。”

    她说着赶紧往边上挪了挪,挡着脸仿佛怕林丁丁不高兴打她,原本略带压抑的气愤经她那么一调和,立马就缓和了过来,林丁丁也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了声。

    什么管家婆,人家都不一定有那个意思呢。

    不过小姐妹刚刚的话还是给了她一点勇气,她想着,不管成与不成,自己似乎都应该和晏大哥问清楚。

    “下工了,我得赶紧回家帮我妈做饭去了。”

    村里下工的广播响了,原本坐在大树底下的几个小姐妹搬起自己的小马扎,抱着装着针线的竹筐,准备各回各家。

    “丁丁。”

    林丁丁也正要离开,就被熟悉的声音叫住。

    “你对象叫你呢,还不赶紧过去。”几个小姐妹早就忘了刚刚那番谈论,在后头推了林丁丁一把,自己则是飞快的跑了个没影。

    打扰人谈对象,那是要遭雷劈的。

    “晏、晏大哥。”林丁丁低头看着鞋尖,想着刚刚心里头藏得事,鼓起勇气抬头,这时候晏褚也正好走到她面前,这猛地一抬头,就看到面前一张放大的俊脸,羞得往后仰倒。

    晏褚当即的反应就是把人搂住,这么一来林丁丁的脑袋正好紧紧贴在了晏褚的胸膛之上,隔着棉袄,还能听到他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动声。

    “怎么这么不小心。”

    晏褚觉得这个动作似乎亲密了一些,在对方站稳之后,赶紧把人放开。

    “昨天我去县城的时候买了一盒雪花膏,听说你们女孩子都喜欢这个,现在天气冷,擦点脂膏就不容易那么干了。”

    他拿出那盒包装上画着一个时髦的卷发女人的雪花膏,递到林丁丁的手里,看着小姑娘忽然双眼放光的可爱表情,觉得自己的心情似乎也不错了起来。

    “晏大哥。”

    林丁丁看着手里那盒晏褚从口袋里拿出来,还带着人体温度的雪花膏,心里的冲动一阵高过一阵。

    “嗯?”晏褚听林丁丁叫他,立马应了一声。

    林丁丁在他毫无防备的时候,突然踮起脚尖,冲着晏褚的脸颊亲了一口,这个吻就和蜻蜓点水一般,或许是小姑娘太紧张的缘故,晏褚还有一种脸颊被小猫咪咬了一口的感觉,或许是碰到牙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