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6.软饭男的自我修养
    ,精彩小说免费!

    其实嘛, 本来钟黎也没结婚,没男朋友,原身家里一摊烂事, 光顾着挣钱给他爸赚医药费,从来就没想过谈女朋友,两个人在一起也没太大道德上的问题。

    毕竟男女这种事你情我愿,钟黎不知道看上原身什么了, 原身也正好就差钟黎给的这笔钱,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大家好好的度过这段时光就好了。

    可前面也说了, 原身性子傲啊,还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清高, 总觉得自己这卖身是迫不得已的, 而钟黎就是那个乘人之危的恶人。

    实际上说起来, 钟黎从来就没有对他做过什么过分的是,两人之间的亲密举动只限于钟黎喝醉酒以后意乱情迷的一个吻, 除此之外,最亲密的举动也就只是牵手罢了。

    钟黎包/养他, 似乎只是为了看着好看似的, 她喜欢他穿白衬衫, 喜欢他干干净净的模样,除此之外, 对他没有其他任何要求。

    原身想要出道做明星, 钟黎答应了, 并且给了对方一些很好的资源,天启娱乐这一年重点培养的新人里就有他。

    一开始,原身做的还有模有样的,借着娱乐圈少有的干净纯粹的大男孩气质,以及独特的嗓音,赢得了一批粉丝的拥护,他也渐渐喜欢上了这种被大众认可喜欢的感觉。

    可是圈子也就那么大,他是被钟黎包养的小狼狗在圈内几乎不是秘密。

    钟家这些年洗白了,可钟老爷子还活着,就意味着他们在黑道的事就不可能完全给断了,要知道现在一些黑老大当初还是钟老爷子手下的小弟呢,怎么着也得卖他一个面子,所以碍于这一点,即便是钟黎那些对手,也不会拿这种事攻讦她。

    但是其他的闲言碎语总是少不了的,那些同样年轻想要出头的新人羡慕他嫉妒他,钟黎的那些好友不喜欢他,原身在渐渐往上爬的同时,感觉钟黎的存在仿佛是一个束缚,无论他多么成功,所有人都只会认为这一切都是钟黎给的,而且他们之间的关系就是一个定时炸弹,只要一爆发,这些曾经多喜欢他的粉丝,到时候就会有多厌恶他。

    原身越来越想结束这个关系。

    但是他同时也深刻的认识到,自己根本就无法和钟家这样的庞然大物抗衡,结束这段关系只能是钟黎先开的口。

    因为心中抑郁,在演戏上也好,唱歌上也好,他渐渐的提不起劲,搞砸了很多钟黎给他的好资源,人气下滑飞速,公司当中也有越来越多的人提出反对的声音。

    钟黎似乎看出了他的那些小心思,几乎没有纠结,十分爽快的就放他自由。

    原身还来不及高兴,就看着她的身边出现了一个和他有几分相似的男人,那个男人年纪比他大,长得没他好,唯独有一点,他比不上他。

    就是他从来不会和钟黎发脾气,而且他看着钟黎的眼神,总是无比温柔的。

    明明原身应该无所谓的,可是他却不由的有些难过了。

    自己以为自己对她而言很重要的,原来也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存在。

    由此可见,原身就是一个作逼,反正怎么样他都不高兴。

    他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自由,可是与此同时,圈内人也知道了他已经是钟总身边的昨日黄花了。

    即便钟黎从来没想过对他做什么,可是她的身边有许许多多自认为聪明,想帮她教训这个不知好歹的“宠物”的人,还有那些曾经他不屑一顾得罪过的人,也趁这个时候狠狠得在他身上踩上几脚。

    而且原身在蓝色当牛郎的消息不知道怎么传到了网上,许许多多借位拍摄的照片,将原身塑造成一个为了钱和不同有钱富婆滥/交的形象,很快,原身就成为了网络上人人喊打的存在。

    代言没了,曾经签订好的合同也全都作废了,原身还因为形象问题,遭到了许多代言方要求赔偿的状书,他为数不多的积蓄,一下子也全没了,还倒欠了一屁股的债。

    最后这笔钱,还是钟黎帮他还清的。

    这时候,原身才发觉,实际上除了钟黎的年纪比他大了几岁,在外貌上也好,家世上也好,从来就没有她配不上他,实际上高攀的那一个,一只都是他,也怪不得钟黎的那些朋友都不看好他。

    想想自己曾经拿着钟黎给的钱,又在她面前倨傲清高的模样,原身就悔不当初。

    他想要挽回和钟黎的关系,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因为钟黎真正喜欢的那个男人回来了。

    原来当初钟黎看上他,只是因为他长得很像钟黎学生时期喜欢的校草苏灿,也就是那个在他和钟黎分开后,出现在钟黎身边的男人。

    那时候钟家还没完全摆脱涉/黑的影响,而那个校草的爸爸,正好是国家干部,碍于身份,两人之间也没有任何未来。

    再然后,校草的爸爸因为贪污被抓进去了,而校草也在他爸爸出事前,先一步出国念书,之后再也没有回来过,一直到现在。

    原身很失落的,骄傲如他怎么能忍受自己居然成了一个替身,虽然自己这个替身,从头到尾都是在索取,却没有付出过,但他就是忍受不了。

    更何况现在他发觉自己居然有些喜欢上钟黎了,又怎么能眼睁睁看着对方和一个不知道好坏的男人在一起呢。

    之后的他做了许许多多的错事,就好像言情小说中那些恶毒男配一样,他使了各种各样的手段想要拆散钟黎和苏灿,他甚至拿出曾经和钟黎为数不多的合照曝光给媒体,想要让所有人知道他和钟黎才是一对,借着舆论的压力想要分开他俩。

    他做了很多很多,直到钟黎对他彻底失望厌恶。

    之后原身是在一场看似意外时则蓄意的车祸中死亡的,在临死前,原身确确实实的看到了那个肇事司机从车上下来,看到他断气时的如释重负和欣喜。

    “我的愿望,做一个完美的被包养的小狼狗。”

    意识空间内,晏褚的面前出现了这次任务的委托人。

    晏褚:……

    这么清新脱俗的主线任务,他感觉自己没法接。

    “其实梨子应该要喜欢我的,就是我之前脾气太坏,总是一次次把她推远,现在我想明白了,我确确实实就是吃她那碗软饭的,我得有职业道德,她那些朋友不喜欢我,我就让他们知道梨子包养我有多值得,圈里的那些人看不起我,我就得告诉他们,梨子这碗软饭只有我能吃,其他人谁都吃不起。”

    原身絮絮叨叨的,晏褚觉得估计是上一世打击太大,脑子不好使了,他想一出是一出的,为难的可是他啊。

    吃软饭,当一个合格的小狼狗。

    晏褚觉得这垃圾系统越来越会坑自己了。

    “我的第二个愿望,找到当初害死我的真凶,不过这个任务不是强制性的,你的最主要的任务就是讨梨子开心,让她全心全意喜欢上你,不要再去理睬那个不知善恶的苏灿,那个男人长得也没我好,他对梨子一定不是真心的。”

    长得好不好看和真不真心又有什么关系?

    晏褚在心里打了个问号,面无表情。

    “其实如果可以,我更希望那个真正得到梨子开心的人是我,而不是扮演我的你,只可惜……”

    话没说完,原身就化为一道虚影消失了。

    “叮——主线任务,做钟黎的完美小狼狗,将吃软饭贯彻到底,任务完成,奖励积分1200,任务失败,关小黑屋100年,支线任务,寻找当初原身被害真相,任务成功奖励积分,任务失败,无惩罚。”

    在晏褚吸收完世界梗概和原身记忆后,007 就出现了。

    “007,既然那些许愿者都有各自的愿望,为什么不能让他们自己去实现呢?”

    晏褚说出了一个一直以来想问的问题。

    “通常许愿人都存在灵魂破碎,或是无力执行任务的情况,例如影帝世界的晏傲天,你不能要求一只哈士奇去完成任务,也例如将军世界的晏褚,他杀了太多的人,魂魄中血煞太重,普通身躯根本无法承受这样的魂体,因为执念太深,他们就会要求执行者帮他们完成自己没有完成的愿望,而作为代价,他们的灵魂,将会和主神融合,成为维持系统空间运行的能量。”

    这并不算大秘密,因此007 没多想就回答了他。

    所以,是灵魂消散吗?

    晏褚每执行完一个任务,都会被剥离当即世界的情感,最终能残存在他脑海中的情绪波动,少之又少。

    因此这时候他回忆起蠢萌的晏傲天或是那个悲壮的晏将军,几乎没什么情感波动,就像是在看一个完全和他无关的故事。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晏褚一想到那些人最后的结局,还是忍不住有些心悸。

    “你只是任务的执行者,所有委托人在发出委托的时候,都已经做好了付出代价的准备,之所以你能接到这个任务,那是因为对他们而言,这样的付出和最后的收获都是值得你,而你要做的,就是让他们的付出,不被白白浪费。”

    007看出了晏褚那些许不对,实际上很多执行者都会出现晏褚这个时期的情感转变,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系统,它也知道该怎么调解宿主的状态。

    “我知道了。”

    晏褚闭上眼,“开始这一次的任务吧。”

    正如007说的,似乎只有完美的执行完任务,对于那些许愿人来说,才是他们最想要看到的。

    007 很满意自己这个十七号宿主能够这么快就恢复状态,也没多说什么,就将他从意识空间踢出去了。

    “垃圾三号宿主,都说了她是宠妃,宠妃,只要勾引皇帝一个人就好了,现在她在干什么,快停下她那双在太傅身上不正经的手。”

    007 一阵咆哮,然后同样消失在空间之中,看得出来,它很着急了。

    这一幕晏褚当然没有瞧见。

    回到任务世界,晏褚看着自己手里拿把钥匙,一时陷入了苦笑。

    小狼狗,这经历也够神奇的了。

    *****

    “钟总,今天下午两点,部门经理会议,下午四点,莫比公司的代表会来公司和您商讨关于那部中美合拍电影的相关事宜,晚上七点,高比高张董夫妇金婚晚宴,您之前确定要参加,已约好设计师在六点之前过来替您做造型,只是不知道需不需要给您安排男伴?”

    钟黎看着桌子上一份份的文件,她的秘书则是在一旁和她汇报今天的具体行程安排。

    “还有十五分钟前老钟总打电话来,想要您明天晚上出席一个家宴,请问钟总是否要将原本定下的和影帝张天泽的晚餐推了。”

    秘书将要汇报的事情都汇报完了,就安静的站在一旁,等着总裁的吩咐。

    别看他们钟总今年也就二十九,可是那气势一点都不比那些在商场浸淫了几十年的老狐狸们差,利落的短发,永远雷打不动的精练西装,以及那上位者的气势,要不是小秘书有个交往多年的男友,怕是都要被掰弯了。

    听说老钟总以前是混黑的,小钟总在外貌上没遗传老钟总反而遗传了她那个曾经是艳星的妈,可是在气势上,那和老钟总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两个词,霸道,酷帅,也不知道什么样的男人能被小钟总看上。

    小秘书不由自主的打量了一下自家老板,想着一个多礼拜前她忽然让自己给一个电影学院大三的男生打了一笔钱,还要求以后每个月月初给对方打五十万过去,这么突如其来的行为,很难不让小秘书想入非非啊。

    钟黎揉了揉有些胀痛的额头,放下手上的笔。

    她爸想找她回家吃饭,绝对不是普通的家宴那么简单。

    实际上在她步入二十八之后,这样的饭局几乎隔三差五都有,无一例外,都是挂着家宴的皮,时则是给她相看对象的芯。

    明明之前严防死守也是他,现在急着抱孙子的还是他。

    钟黎也明白,她爸就是年纪实在大了,都七十九的人了,说不准哪天就没了,还不想孙子想孙女想疯了啊。

    有时候她觉得烦,都考虑着要不要去国外直接人工授精然后找一个代孕妈妈生几个孩子让他玩。

    可是想想对那个孩子似乎也不太公平,在她没有准备当好一个妈妈之前,还是不考虑造一个孩子出来了。

    “告诉老爷子,公司有重要的事推不开。”

    钟黎皱着眉,锋利略显英气的剑眉斜挑向上:“再去买一盒七味斋的红豆糕给老爷子送去。”

    钟青龙年轻的时候那是响当当的好汉,什么甜食之类的东西,他都嫌娘气,碰都不碰一下,可自从上了年纪,爱好都反着来了,可偏偏各种高血压高血脂的小毛病,甜食多吃又吃不得,反正家里有钟黎她妈看着,几乎是不会有超过指甲盖大小的肥肉,糖分含量超过健康标准的饭菜出现的。

    老爷子憋的要死,偶尔偷偷摸摸出去吃点解解馋,看他憋的狠了,有什么不要吃的太过分,妻子和女儿也就睁只眼闭只眼放过他了。

    钟黎想着老爷子最近都没有出门,看在放了他鸽子的份上,给他买一盒红豆糕哄哄他吧。

    “记得让厨师做的时候,糖量、酥油减半。”

    钟黎想着,又叮嘱了一句。

    “知道了钟总,那男伴的事呢?”秘书牢牢记下,心里想着,糖量、酥油减半的红豆糕,那还有红豆糕的灵魂吗?

    “男伴?”

    钟黎不知道怎么的,想到了那个被她“包养”了之后,再也没见过的少年。

    “给晏褚打电话,让他六点到公司,顺便让人送衣服过来的时候,送几套一米八,标准身材的男孩能穿的衣服过来,具体风格,那个男孩的气质很干净,让设计师自己看着办。”

    她想了想那天在蓝色看到的那个少年的模样,对着秘书说道。

    “好的钟总。”

    秘书记下所有自己要做的事,然后就准备出去。

    “等会儿让秦助理给我泡杯咖啡进来。”

    钟黎的眼下难掩疲色,最近公司的事情太多,昨天晚上她只在办公室的休息室内小憩了两个小时,现在头昏脑胀的,晚上还有晚宴要参加,不喝点咖啡,根本就支撑不住。

    “泡浓一点。”

    “好的钟总。”

    秘书看了眼眼前的这个拼命十三年娘,点了点头出去。

    *****

    “大火煮一个小时,然后放盐……”

    客厅内的电视机开着大声,放着晏褚之前录播的美食教程,而他自己则是在厨房里,按照电视上的步骤,做着传闻中的养胃名汤。

    “明明都是一样的步骤,怎么这个汤吃起来就那么腥呢?”

    晏褚穿着hello kitty的围裙,对着一锅刚煮好的汤有些发愁。

    这样的汤给金主大人喝,很显然他这个小狼狗是不合格的。

    任命的将汤喝了大半,剩下的实在喝不下了,倒到了水槽之中,这已经不知道是这些日子来浪费的第多少罐汤了。

    晏褚有些庆幸这些日子金主没有来找他,让他这条小狼狗有了更多的自我培养时间。

    “铃铃铃。”

    闹钟响了,晏褚看了看手表,现在是每天固定的健身时间,作为一条优秀的小狼狗,他必须要拥有健美的体魄。

    六块腹肌是标配,八块腹肌是优秀,一块腹肌,那就是狼狗届的耻辱,好在原身本来就时常锻炼,晏褚来的时候,对方的腹肌虽然不明显,可好歹也不是软哒哒的一块大肥肉。

    他脱下可爱的小围裙,穿着简单的t恤就忘健身室走去,路过客厅的时候,还不忘把电视机给关了。

    替金主省钱虽然不是小狼狗的必备准则,可是贴心的小狼狗,总是更讨金主喜欢的。

    晏褚牢记这些日子上网查来的那些资料,自己都不由的囧了囧。

    原身在进入蓝色后就不在寝室住了,而是自己在外面找了一个一居室的房间,在寸土寸金的海市,即便是那样不足三十平的房子,一个月的租金也将近两千了。

    在晏褚来了之后,没有任何犹豫的就选择将还有三个月租期的房子转租出去,自己则是收拾好了行囊,来到了金主给他的小窝。

    说小,未免也太瞧不起钟黎了,作为全亚洲都排得上号的女富豪,对方随随便便拿出来的一套房子都有两百多平,大平层,应该是请专门的设计师设计过的,超大的空间只有一间主卧,一间侧卧,剩下的房间被改造成了一个超大的书房和带有一个豪华浴缸的卫生间。

    健身房不算大,但基本的健身器材也还是有的,似乎为了迎合房子主人的性格,整体装修色调都是灰色系的,冷淡又极具质感,清冷又理性,线条分明,几乎没有过多的装饰。

    晏褚住进来的时候,里面就只有基本的家具电器,厨房的柜子都是空的,连口锅都没有,卧室的被子枕头,卫生间的各种洗护用品都是他自己跑了好几趟超市买的。

    原身太穷了,都没有一辆车,在最开始搬进来的那几天,晏褚着实做了好些日子的苦力。

    现在他手头的钱也不多了,原身存的钱和钟黎打给他的钱都让他打给了这个世界的爸爸妈妈,让他们尽快进行手术。

    好在按照原身的记忆,晏小姑收到钱后就立马答应了肾移植的事,而且手术很顺利,之前担心的排异反应都没有发生,直到原身死的时候,他爸都健健康康的。

    现在他的手里就只剩下一些能够应付日常开销的生活费,晏褚想着,在金主想起他前,是不是先该自己赚点钱。

    自力更生的小狼狗,想想就有些励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