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4.成为状元的农家子
    ,精彩无弹窗免费!

    晏褍拿着分家的钱来到县城, 第一件事就是去春风楼找他的小翠。

    “呦,这不是咱们的晏大才子吗?”

    正走到春风楼外呢,就被一个有些眼熟的人给拦住了。

    “我,刘三柱, 不认识了?小时候咱们还一起玩呢。”

    对方穿金戴银, 看上去好不气派, 晏褍想了许久,才记起对方。

    刘三柱曾经也是永宁村的,对方是外姓, 靠的是和晏氏族人租赁田地维生,刘三柱是刘家第三个儿子, 也是村里出了名的败家子。

    晏褍记得, 对方为了包春风楼的一个姑娘, 偷了他爹用来给他二哥娶媳妇的钱, 差点没把他爹给气死, 反正现在刘家已经不认他这个儿子了, 也没见对方再回过永宁村。

    他记得, 是因为刘福春最爱谈这些家长里短的八卦, 他听得多了, 也就记得牢的。

    可看眼前这人的打扮, 不像是落魄的模样啊。

    “怎么,觉得我刘三柱能混成这样太意外?”

    刘三柱似乎看出了晏褍的疑惑, 也不生气, 哈哈笑着反问道。

    “也是凑巧了, 不知道晏大才子赏不赏脸跟我一起去凑个乐,也让我这个没文化的沾沾您的文气。”

    其他时候,晏褍并不见得会和刘三柱这样的人有什么牵扯,可是他今天心情不好,加上对方的话捧的他开心。

    立场不是很坚定的推辞了一下,就跟着刘三柱走了。

    “这不是赌坊吗?”

    在晏褍看来,春风楼的姑娘红袖添香,那是雅事,可赌一旦染上瘾了,要戒可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了。

    “怕什么,你看我刘三柱,当初被我老头和兄弟赶出家门多狼狈啊,可现在的我,吃香的喝辣的,日子哪里比以前差,旁人觉得赌不好,那是他们没本事。”

    刘三柱面带不屑:“今天碰着兄弟你也是缘分,来几把,赢了算你的,输了算我的。”

    他热情的拉着晏褍的手,半推半就的,晏褍就跟着他进去了。

    赌场里人声鼎沸,晏褍看着哪个都稀奇,哪个都不会玩,在赌场里,他还见到了自己曾经的两个同窗,那些人也同样看见了他,没有半点尴尬,一个错眼就收回视线,紧盯着自己的牌面。

    赌场的赌注有大有小,晏褍看着有些赌桌上那一锭锭黄金,自己今天分家分到了三十多两,原本还觉得挺多了,在这里,连点水花都砸不起来。

    “怎么样,赌大小最简单,来几把?”

    刘三柱拉着他的手来到了一张长桌前,那里围着不少人,他直接从怀里掏出一锭十两的银子问晏褍:“一二三小,四五六大,买大买小?”

    “我不会啊。”

    晏褍有些紧张。

    “这有什么好不会的,赌的就是运气,你可是文昌公加深啊,运气总比我这个混混好。”

    刘三柱的话让晏褍有些飘飘然,看着那个骰盅,他咬了咬牙:“买大。”

    刘三柱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把十两银子放在了写着大字的框框里。

    边上的人也下好了赌注,赌场的人看着没人下注了,喊着买定离手,掀开了盅盖,果真是大。

    晏褍差点欣喜的跳起来,看着十两一下子变成了二十两,他不由的有些心热。

    “给,说好的赢了算你的,输了算我的。”

    刘三柱也说话算话,直接将赢来的十两交到了晏褍的手中。

    “我怎么能要你的钱。”

    说着不要,晏褍的行动却很诚实的接过了那十两。

    “我去玩点高难度的,你在这儿随便玩随便看,说好了,赢了算你的,输了算我的。”刘三柱拍了拍晏褍的肩膀,然后就冲那个大筹码的赌注走去了,晏褍看着对方从怀里掏出来的一锭锭金子,一点担心都没有了。

    这一天,晏褍学会了什么是赌大小,什么是二十一点,他有赢有输,但总体还是赢得多,最后等出赌场的时候,他手上已经多了五十多两银子了。

    “这来钱也太容易了吧。”

    晏褍想着自己怀里的银票,直到坐在了春风楼里,还有些飘飘然的。

    “那是,咱们就是有本事的人,那些输钱的,自己没本事怪谁,不过大才子你的运气比我更好点,当初我第一天进去,只小挣了三四两银子,看来将来我刘三柱还得靠大才子你提携啊。”

    刘三柱叫了好几个姑娘,其中一个就是晏褍喜欢的小翠,美人加美酒,晏褍晕晕乎乎的,觉得再也没有比现在这日子更舒坦的了。

    读书是为了当官,当官是为了搂钱,现在他钱也有了,还有佳人在侧,何必再去读那些没趣味的书呢。

    晏褍觉得自己今天这城还真进对了,给自己找了那么一条发财的路子。

    这时候的他还是有些清醒的,可是随着之后的几天,他天天都能从赌场赢钱回来,原本的警惕就开始消失了。

    赚了钱,他在县城里买了房,还把自己最喜欢的小翠赎了出来,他忘了自己的爹娘,也忘了自己在家里还有一个娘子。

    他忘记了读书,穿上了绫罗绸缎,时不时就去春风楼找头牌姑娘潇洒一次,钱对他来说,就是最没用的东西。

    这样的日子过了一个多月,晏褍第一次开始输钱了。

    在他看来,这只是意外,可是第二天,他依旧输钱了,输的还比第一天更多,晏褍觉得不对劲,想收手,可是这时候刘三柱又出现了,告诉他他曾经有一段时间也这样,不过无所谓,熬过去就好了,反正之前他都赢了那么多钱了,还怕输这点吗?

    晏褍信了对方的话,而且赌这东西,他真有瘾啊,现在晏褍只要一天不摸牌,他浑身都不舒服。

    他开始赌的越来越大,输的也越来越多,曾经赢钱时买的金银玉器,一件件抵押了出去,他开始跟赌场借钱,因为他相信,自己始终有一天会赢回来的。

    每当他快失去信心的时候,他确实又会赢那么几天,只是赢得很少,根本比不上他之后再次倒出去的,可一次次的,晏褍就是无法断绝那点希望。

    在他开始向赌场借钱的时候,当初被他从春风楼里赎出来的小翠跑了,带着家里为数不多的值钱东西,晏褍砸了家里所有能砸的,咒骂了那个无情的女人,然后就把那栋小院给卖了,除了还给赌坊的钱,剩下的钱作为赌本,他又重新陷了进去。

    直到他输光了自己身上所有能输的东西,还倒欠了赌场三百多两银子,晏褍才意识到,在这短短的一个多月的时间里,他到底做了什么,而这时候他已经找不到刘三柱了。

    晏褍意识到自己似乎被骗了,被刘三柱和赌场一起骗了。

    赌场的人不是好惹的,背后没点关系,谁敢开赌场啊,要么还钱,要么砍手,这时候的晏褍已经输光了所有,包括他分来的田地,为了自己的性命,他只能将目光放在了亲爹晏长学的身上。

    ******

    “怎么会出这样的事呢。”

    晏老头躺在床上,气的不断咳嗽。

    大孙子在外赌钱欠了一屁股的债,还不起钱,偷了自家镇上那套房子的房契不说,还偷拿了晏长学当掌柜那家酒馆的银钱。

    正好遇到大老板来视察,晏长学恨不得夹紧尾巴生怕当初做假账的事情被查出来,现在好了,被晏褍这么一搞,引来了大老板的警惕,对方叫来了四五个有经验的账房先生,对着这几年的账簿仔细检查,他私昧主家钱财的事也就被发现了。

    开这酒馆的可是知府的小舅子,县太爷都不敢招惹的人物,人家立马就发怒了,当天衙门就来人把晏长学给带走了,同样带走的还有家里为数不多的现银以及分给晏祹的那部分田产,这些都是用来弥补酒馆损失的。

    晏长学被判流放六年,因为他的事,晏祹的秀才功名虽然没有革去,却也被禁止之后的科考了,生父有污,为人子受其过,就是这么个道理。

    对于晏祹来说,没有什么比这个打击更大的了,刘福春也没好到哪里去。

    亲生的大儿子害惨了她丈夫,小儿子的前途都因为这件事毁了,她受不了这个打击,在晏褍因为还不起钱被赌场的人砍断了一只手,然后逃跑后,彻底的疯了。

    好在她疯的很安静,不打人也不骂人,就像个小孩子一样,还会乖乖的干活,在镇上的房子被收走后,她就跟着晏祹回到了老宅子,平日里就躲在家里不出门,帮着李秋月做家务,比以前的她讨人喜欢多了。

    晏祹这些日子闷在自己的房里,李秋月觉得这个侄儿也可怜,每天就按时给他送三餐,现在老头老太太都病倒了,她还有更要紧的事情要做。

    好在在此之前晏长习和大哥一家分了家,在族谱上已经是两户人,因此这件事,才没牵连到他们一家身上。

    “为什么会这样。”

    晏祹想不明白,这一切都变化的太快,明明他已经查出来陷害他的人是谁了,眼看着他就能正常的进行科举了,就因为晏长学,一切都毁了,他是上上辈子杀他全家了吗,上辈子,这辈子都被他害的那么惨。

    “我不是晏祹,我应该是你,我应该是你的,晏褚你明白吗,我是晏褚,我是以后的你,我知道之后十几年发生的所有事,我不该是现在这样的。”

    看到晏褚进来关上门,晏祹直接朝他冲过去,对他说道。

    “我知道。”

    晏褚轻声开口。

    “你不知道,你、你怎么会知道?”晏祹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他。

    “我知道你是谁,那你知道我是谁吗,那天夜里,风好大好大,我们的君儿在哭,我的身上好疼,那时候你在哪里,你有你的公主娇妻,你有你可爱的郡主,可否还记得留在永宁村的我和君儿,你知道我死的时候,身体有多痛,心有多痛吗?”

    晏祹看着“自己”一下子变得可怖的脸,下意识的倒退了好几步,心中骇然。

    “你、你你你、你是傅蓁蓁。”

    他咽了咽口水:“不是我害死你的,是晏褍,还有晏长学和刘福春,你找他们去。”

    晏祹瑟瑟发抖,两腿战战,看着那张熟悉的脸,头一次觉得陌生。

    “小宝别怕。”

    原本还面露憎恨的晏褚忽然间恢复了温柔的神色,他的表情晏祹十分熟悉,可又想不起来。

    “你不是最喜欢吃刺泡果了吗,当初二姐和你一块上山,为了给你采刺泡果,还被蛇咬了一口,好在是无毒的,现在想起来,还觉得疼呢。”

    晏褚摸了摸自己的胳膊,仿佛那里有一道伤口。

    “二、二姐,你是二姐?”晏祹记起了他口中的那件事,那件事只有他和二姐知晓,因为是被无毒蛇咬的缘故,回家后二姐和谁都没有说,包括三姐和四姐。

    眼前这个人到底是傅蓁蓁还是二姐,如果是傅蓁蓁,对方为什么会知道那么隐秘的事,晏祹都快要疯了。

    “小宝,二姐多疼你啊,从来什么好的都留给你,为你让你读书,还得罪了爷奶,最后被嫁给了那样一个男人。”

    晏褚眼神幽怨,在这一刻,晏祹似乎真的看到了上辈子都二姐。

    那一次,对方来求他,自己是怎么说的,说他不能有一个和离的姐姐,之后他就再也没见过对方,也没有收到过任何关于他的讯息。

    那时候晏褍觉得自己没有错,女人就该从一而终,二姐既然嫁给了二姐夫,难道就不该忍受对方的一些小小的缺点吗?

    “我那么疼你,那个男人打我,我身子疼,心不疼,可就是我最最心爱的弟弟,生生的把我的心给剜了,小宝啊小宝,你说我该多恨你啊。”

    晏褚捂着胸口,一滴滴泪从他眼眶里滑落,晏祹捂着脑袋蹲下。

    “不怪我,是爷奶给你许的人家,呜呜呜,二姐,你别怪我,你别怪我。”

    晏祹觉得自己没有错,可看着这般伤心的二姐,以及刚刚从他身上看到的绝望的傅蓁蓁,似乎又觉得自己确实错了。

    在晏褚身上,他看到了许许多多的人,除了傅蓁蓁、二姐,又接连出现了爹娘,三姐和四姐,那些人确确实实都是存在的,对方能说出许许多多只有他们互相之间知道的秘密,也是从晏褚的口中,他知道了那些人在他冷漠的拒绝和他们相处后,都是什么样的心情。

    “爹爹。”

    最后一个,晏褚此时的表情是多么的天真烂漫。

    “珠珠,你是珠珠?”

    晏祹放下捂住耳朵的手,仰起头,看着眼前的人,想要靠近,却又胆怯。

    对于傅蓁蓁给他生的儿子他没有太多的感情,可是对于自己从小如珠如宝宠爱大的女儿,他没有一刻忘记过。

    “珠珠,爹爹爹珠珠。”

    他抬了抬手,多想要抱抱自己的女儿,东窗事发的时候,那个孩子也就六岁,正是懵懂的年纪,也不知道在他充军之后,她过的怎么样了。

    虽然有他这么一个爹,可珠珠毕竟还有一个公主娘,还是皇上嫡亲的外孙女,日子过的总不会差吧。

    “爹爹,珠珠好疼啊。”

    晏褚的声音带着哭腔,让晏祹的心凉了半截。

    疼,珠珠为什么会疼。

    “那番国的王好可怕,他好爱打人,外祖父让珠珠忍,珠珠乖乖的忍了,可是珠珠嫁的不是番王吗,为什么在他死后,珠珠还要嫁给他的儿子,珠珠好怕啊。”

    晏褚此时流的泪,都好似一把把尖刀戳进了晏祹的胸口,他有些茫然无措,他的珠珠,为什么会忍受那些东西。

    可是为什么,他难到还不明白吗?

    因为有他这么一个父亲,注定了珠珠是可以被牺牲的。

    要不是他贪慕虚荣,他就不会尚公主,要是他对傅蓁蓁有一番仁慈,好好的选一个地方让对方和孩子安度一生,傅于归未必会想着撕破脸。

    他总说自己没错,可实际上他对不起很多很多人,他对不起真正疼爱他的家人,他对不起傅蓁蓁母子,他对不起公主,他对不起他们的女儿。

    晏祹号啕大哭,原来他错的那么离谱。

    看着这样的晏祹,晏褚停下了刚刚的表演,恢复了自己原本的声线。

    “这一生,你是来偿还你曾经犯下的过错的,趁现在所有的错误都没发生,赎罪吧。”

    说起来,原身犯的并不是要命的过错,所以虽然按照委托人的意思,他应该狠狠惩罚原身,可是他觉得比起让原身受尽痛苦,又不知道错在何处,还是这种处理方式更好一些。

    他会活在痛苦的过去当中,却又会开始新的人生补偿他所犯下的错,这样就够了。

    还得感谢影帝那一世积攒的经验,一开始对于对方如火纯青的演技掌握的不习惯,没法熟练的运用,不过一个世界一个世界的融合,他开始能有对方**成的实力了。

    也是因为这一点,晏褚发现,实际上每当他在扮演一个人的时候,也是在学习,这使得每一次的轮回,又多了几分趣味。

    *****

    从那以后,晏祹变得沉寂了很多,有之后几十年的经验,他借着为数不多的本钱开始经商。

    因为背靠晏褚这个前途远大的举人堂弟,他没有受过多大刁难。

    上一辈培养的娇气和傲气没了,他就和那些最普通的商人一般,吃的了苦,受得了委屈,渐渐的,生意的规模开始扩大,在县城里甚至府州中也小有名气了。

    在日常的相处中,晏梅花她们几姐妹也改变了曾经对这个堂弟的偏见,双方来往密切了起来,虽然比不上和自己亲弟弟晏褚那般亲密无间的相处,可也比一般亲戚强多了。

    他主动承担了赡养家里两个老人的责任,在晏褚进京赶考的时候,就将晏褚的爹娘当自己爹娘一般孝敬。

    家里的大嫂,他曾提议给她一笔钱放她回娘家,再嫁也好,晏家绝不干涉。

    可是秀才娘子是受最严苛的女戒女训长大的,怎敢想改嫁的事,之后的一生都由晏祹奉养,吃斋念佛,几乎没怎么跨出过家门。

    那般无趣又痛苦的生活,就是晏祹上辈子最推崇的女子训诫,想着上辈子二姐比这更凄惨的余生,晏祹自然更加后悔。

    晏褍知道自己这个弟弟发达的消息后,曾经偷偷跑回来过,但是被晏祹叫人打了出去,又被曾经赌场的人发现,打断了他一条腿,之后就再也没有听到过对方的消息。

    晏褚进京赶考的时候,带上了四姐兰花和义妹傅蓁蓁,在他顺利考上状元后,兰花和傅蓁蓁也找到了自己的归宿。

    傅蓁蓁嫁的是晏褚赶考时结识的挚友,对方幼年丧母,生父娶了继妻,还未及冠,就被分出来过了,这样的人家,自然无人给他操持婚事。

    晏褚看中了对方为人真诚,父族又离得远,这辈子都不怎么会有交集,在确定蓁蓁自己也愿意后就同意了好友的提亲。

    她出嫁的时候,晏家的人都来了,作为她的娘家人,热热闹闹的替她操办了一场婚事。

    晏祹拿出了一万两银子,几乎是他当时所有的身家,虽然他应该补偿的人已经不是眼前的这个人了,可只有这么做,才能让他的心里好受一些。

    说来或许也是缘分,兜兜转转的,晏褚居然还是和公主在一起了。

    作为被皇帝喜欢的新科状元,他时常会出入宫廷,贪图他美色的公主就如同上一世一样,非他不嫁,在公主及笄后,皇帝就下旨赐婚,成就了一段佳缘。

    好在这辈子晏褚保养的好,他那张脸把公主迷了一辈子,两人虽然只有一个女儿,也和和美美的相伴余生。

    晏祹终身未婚,晏老头和晏老太太去世后,刘福春又疯疯癫癫,隔房的叔婶做不得他的主,也就任由他那么耽搁下去了。

    他补偿着他亏欠的人,守护着他的珠珠,终此一世。

    *****

    “来了,来了,舅老爷来了。”

    礼部侍郎的府上,一片哀悼之色。

    傅于归和晏褚焦急得朝屋内赶去,显然是女子的寝房之内,守着许多人。

    “娘,舅舅们来了。”

    傅蓁蓁的长子凑到她耳边小声对她说道。

    她费力地睁开眼,朝门口看去,两道身影进入她的眼帘。

    一个高大魁梧,一个同样高,却有些消瘦,挺拔如松柏。

    “真好。”

    傅蓁蓁张了张嘴,说完这句话,微笑的闭上了眼,手里还紧紧握着一支粉红色已经泛着黄的老旧绢花珠钗。

    不是她不好,也不是他不好,只是生得不那么凑巧,偏偏就不合适了。

    她该感激的,虽然没有一份浓烈的爱情,却有之后和夫君的细水流长,而且在她的生命中,出现了两个哥哥,一个守护了她的前半生,一个补偿了她的后半生。

    她真是幸福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