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1.成为状元的农家子
    ,精彩无弹窗免费!

    “二堂兄何出此言?”

    晏褚皱着眉, 面带疑问地说道。

    其实他心里已经猜到晏祹是为什么来的了,在他看来,自己就是他,如果大房那些人密谋想要对自己做些什么, 他自然得过来通知他。

    “没有什么, 只是这些日子村里有不少流言重新说起了当初蓁蓁的事, 说她原本就是给你来当童养媳的,只是你发达后,咱们一家就不认这件事了, 我就想告诉你,最近还是和蓁蓁保持关系才好, 不要让人抓到把柄。”

    晏祹一脸郑重。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他重生到这个堂兄的身体里后, 时常有些小病小痛, 而且这些小病小痛还转门在他科考时突然爆发。

    除了第一次县试顺顺利利的进行, 他也如自己期望的那般成为了县案首, 可是之后的府试院试, 参加一次, 不是中途腹泻脱水, 就是在开考前就高热不止, 从来就没能顺顺利利达完过一分卷子。

    晏祹怀疑是不是这个身体还残留着二堂兄的意识,对方存心见不得他好, 故意折磨他。

    为此晏祹这些年没少往庙里跑, 各种符箓求了一堆, 符灰水也喝了不少,只可惜,直到他今年十三岁了,在小堂弟考上举人的时候,还是止步于童生。

    晏祹心里叹了口气,不过好在距离公主被指婚还有六年的时间,他就不信这六年里,自己还不能有一番作为。

    “二堂兄说笑了,在我看来,蓁蓁就是我的亲妹妹,我们之间清清白白,又有什么好避讳的。”

    晏褚一脸坦荡,看的晏祹越发焦急。

    “自己”就是太天真,太良善,不然当初怎么会被大房那一家子小人给暗害呢。

    “你听二哥一句劝,离傅蓁蓁远一些,至少在你科考前离傅蓁蓁远一些。”

    晏祹记得,傅蓁蓁的哥哥现在还只是威远将军府里的一个小家丁,现在还不到北部图尤族作乱,威远将军领兵平叛,当时得了威远将军亲眼,作为亲兵被带去北部边关的傅于归立下赫赫战功的时候。

    自己的重生带来了太多变数,他不知道这一世的傅于归是不是还会重复上一世的规矩,如果对方没有发迹,那么傅蓁蓁就还是那个平凡无奇的姑娘,这样的女孩做姨娘可以,做正妻,却尤有不足。

    因此晏祹不希望晏褚这么早就和傅蓁蓁发生不可逆转的关系。

    “你要记住,我是这个家里唯一不会害你的人。”

    这些年一直止步童生,郁郁不得志,对于一直以来都顺风顺水的晏祹来说,打击还是很大的,尤其是见到“自己”比上一世更出色,更优秀之后。

    那明明也是“自己”,可是看着对方过的比当初的自己更好,晏祹居然隐隐也有了一些嫉妒,最近这些日子,他一直在思考,如果当初自己就是直接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那又会怎样。

    不过好在理智告诉他自己的这个想法是错误的,毕竟他们是同一个人,对方过的好,那也就意味着他过得好。

    而且说句不好听的话,如果他的身体一直频繁犯病,做好最坏的打算的话,他或许一辈子都只是童生,这么一来,何来前途,何来锦衣玉食,荣华富贵。

    晏祹了解“自己”,对于他认可的家人他一直都是很大方的,就如同上辈子他不计前嫌帮助大房一家一样,这辈子自己只要和“自己”搞好关系,将来的好处绝对少不了的。

    只有“自己”坐上了高位,他能给予他们的好处也就越多,所以不论怎么样,他都得帮“自己”,而不是帮大房那群曾今将他害的那么惨的人。

    晏祹不敢出来的太久,要是被刘福春看到他和晏褚站一块,没完没了又是一顿念叨。

    他再次叮嘱了晏褚一句,看对方似乎根本没有听进去,叹了口气,打算看看刘福春和晏长学到底打算做什么,在对方动手的时候将晏褚从局中拉出来。

    哎,“自己”怎么就不能明白自己的好心呢,晏祹的心里有点呕血。

    听完了对方的一顿唠叨,晏褚正打算关门的时候,看到了转角处微微露出一角的绢花,粉色的,正是他白天送给傅蓁蓁的那一支。

    “晏,晏哥哥。”

    看到晏褚突然出现,傅蓁蓁赶紧抹了抹眼泪,努力让自己扯出一个微笑来。

    刚刚她只是抱着一丝希冀,想来看看晏哥哥是不是还愿意教她习字,还没等他敲响晏褚的房门,晏祹就出现了,她只能趁对方不注意,悄悄的躲起来。

    刚刚晏祹说的那些话她都听全了,她知道自己的身份挺遭嫌弃的,可是听着晏祹明晃晃的,不断对着晏哥哥强调让他离她远一些,还是让傅蓁蓁忍不住有些伤心,同时也觉得晏祹实在是一个太讨厌太讨厌的人了。

    “我从省城来正好给你带了几本字帖,那是你们女孩子最喜欢的字体,以后你可以照着那些字帖临摹。”

    晏褚拉着她的手朝自己的房内走去,也没问她刚刚为什么要哭。

    他说的那几本字帖正好在桌子上摆着,想来也是准备好等会就给她送去的。

    “晏哥哥,你为什么对我那么好。”

    傅蓁蓁看着手里那几本簪花小楷的摹本,低着头,脚尖在地上划拉着,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问道。

    “傻瓜,因为你是我的妹妹啊。”

    晏褚用手指弹了弹她的额头,小丫头微微吃痛,抬起头来。

    她的眼眶鼻尖都泛着红,烛光下,就和小兔子一般可怜又可爱。

    “妹妹,只是妹妹吗?”

    傅蓁蓁不知道喜欢是什么样的感觉,但是就村里那些和她差不多年纪就开始相看对象的小姐妹说,喜欢就是你心里有一个人,你会时常的想他,看见他你的心跳就会加快,你的呼吸也会变得急促。

    她觉得,如果这样是喜欢,自己因该是喜欢晏哥哥的。

    他是这个家里对她最温柔最温柔的人,他会教她写字,会在她生辰给她带县城里五芳斋的糕饼,长这么大,她收到的除了家人以外的礼物,都是对方给的。

    他太好太好了,好到傅蓁蓁想不出什么理由来不喜欢他。

    只是她心里明白,他们两人之间的差距就是云和泥一般,自己配不上他。

    有时候傅蓁蓁也会想,像晏哥哥这样的人,她就是做妾也甘愿,可是这样对晏哥哥的娘子不公平,而晏哥哥要是一个在有了娘子的情况下还娇妻美妾成群的男人,她或许也会对对方失望吧。

    可是种种的不可能,她还是想听听晏哥哥的话,只要对方给她一个肯定的答复,她就收好自己的心,再也不胡思乱想了。

    “蓁蓁。”

    晏褚也有些苦恼,也怪他之前举棋不定,给了这个小姑娘太多容易误会的举动,现在害的对方伤心,实际上错误也在他。

    他仔细思考过,或许自己能够扮演一个最完美的夫婿,让傅蓁蓁从头到尾,都坚信自己是被爱着的那一个,可是首先晏家这样的情况,在夫妻关系上和睦的傅蓁蓁,在婆媳,在姑嫂关系上真的能和谐吗?

    傅于归发迹是在十几年后,那时候傅蓁蓁早就已经是当娘的年纪了,只是以一个童养媳的身份,自己执意要娶对方,或许家人拗不过他会答应,可是他们对傅蓁蓁的感官绝对好不到哪里去。

    尤其是二姐,她本来就忌讳这个,只是当一个小妹妹相处,她会是一个大方的姐姐,可要是当作弟妹,她绝对是那种难搞的小姑子不解释。

    晏褚不是原身,他做不到对几个真心为他付出的姐姐冷漠相待,做不到带着成为他妻子的傅蓁蓁远居京城,然后一辈子不和姐姐们来往。

    其次,他是晏长习夫妇唯一的儿子,将来二老肯定是跟着他过的,别看两位都是老实人,可是老实人也不见得会眼睁睁看着自己有大出息的儿子却倒过头来娶乡下人家都不怎么看得上的童养媳。

    矛盾总是越积越深的,等傅于归带着功勋回来了,已经积淀了几年十几年的矛盾绝对不会因为傅蓁蓁成了将军的妹妹而消散,没准因此形成的问题,只会更多更多。

    傅蓁蓁的性子太软,太柔,适合她的是那种同样温和良善,家世又简单的人家。

    晏褚想好了自己对于傅蓁蓁的定位。

    一个哥哥,代替傅于归存在的哥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