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8.成为状元的农家子
    ,精彩无弹窗免费!

    县试场数多由县官决定, 晏褚所在的通江县按规矩,每年二月举办的县试都开四场,每天一场,成绩隔日揭晓, 前一场未通过者不能参加下一场的考试, 通常县试最终通过人数, 在秀才名额的两倍左右。

    第一场为正场,也是所有考试中录取较宽的,文字通顺即可录取, 通过率极高。第一场考试考的是四书文,五言六韵试帖诗, 晏褚拿到题目先浏览了一遍, 才开始下笔书写。

    以往县试第一场很难会有意外发生, 可是今天不同, 晏褚在答题的时候听到了右边考场传来一阵骚动, 不少专心科考的学生都被那阵骚动吸引过去。

    他扭过头, 重重叠叠的人影, 也看不清到底是哪个倒霉人, 他本来就不是那种喜欢凑热闹的性格, 很快就收回了眼神, 专心于自己的文章。

    坐在上首位置的县令基本能扫视全场,作为一个监考多年县试的官员, 他比起考生更习惯考场之上随时都会出现的意外, 看到几个立考官带着衙吏过去后, 就不再关注那一块的动静。反而开始观察在场考生的反应。

    县试当中,很难看到上了年纪的考生,多数都是十几二十的少年,这个年纪的孩子心性未定,难免被考场之上的骚动影响,在突发疾病的考生被抬出去之前,考场之上,专心于自己的卷子的考生寥寥无几。

    县令摸了摸自己的胡须,在打量那几个沉心静气专心答题的考生上逗留了片刻,其中晏褚年纪最小,模样也白净俊俏,在他身上,县令停留的时间最长。

    考试结束,考生分批被放出,晏褚走出科考棚时,见到的只有站在外头拿着温热的水壶和好克化的糕点翘首以盼的老爹,却没有瞧见大伯晏长学。

    “快喝点热水,爹刚刚放在怀里烘着,还热乎呢。”

    县试在二月举办,天寒地冻的,即便科考棚里有炭火暖炉,那么大的地方,也不顶事,晏长习听了考上秀才的晏长德的话,特地在考试快结束的时候去小妹家里装了壶滚烫的开水,就放在棉衣里头保温,估计现在掀开他最内侧的衣服,还能看到一大块烧红的皮肤。

    “大伯和二堂兄呢?”

    晏褚喝了口温热的热水,双手放在皮质水壶外,原本冻的有些麻木的手指这时候才觉得有些回暖,舒了口气朝他爹问道。

    他依稀记得晏褍分到的位置,应该在靠近龙门的位置,估计出来的比他早,难道大伯和晏褍先回去了?

    “哎,你二堂兄刚进考场没多久就发病被送出来了,现在你老姑家里,让大夫瞧着呢。”

    晏长习叹了口气,好在没什么大事,大夫说了,可能就是吃了点生冷的东西,闹肚子了,等他把肚子里的东西都吐干净了,喝上一碗药睡一觉发汗,就好了。

    原本发生这样的意外,晏长习应该会替自家大哥担心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晏长习心里居然有一种隐隐的窃喜。

    他知道自己的儿子和大哥的儿子中间一定会有一个不能上学,如果爹娘没给他这个希望,或许晏长习就和以前一样忍下来了,可现在不一样,他的儿子念书了,或许将来会成为秀才,成为举人老爷。

    他在地里刨食一辈子没关系,可晏长习不希望自己的儿子和他一样,凭什么大哥家的褍哥儿就能舒舒服服的穿新衣裳,吃香的喝辣的,他的小宝就不成。

    这次县试晏祹因为突发疾病被抬了出来,就意味着这一次的科考对方无法继续了,到时候只要小宝通过县试府试,让谁接着往下读,就一目了然了。

    晏长习不知道自己这个想法对不对,可是大哥家已经有一个褍哥儿了,这次上学的机会留给他们二房,一家一个,这才是最公平的。

    对着儿子,晏长习没说他的这番想法,看着儿子喝了小半壶水,又吃了两块糕点,他赶紧拿了一件厚大衣给儿子披上。

    进考场,是不能穿有夹层的衣裳的,大冬天的,即便身上套了十几件单衣那也不抗冻啊,好在县试的时间短,要是再长些,人都给冻坏了。

    听了老爹的话,晏褚才知道原来当时考场上出现骚动,那个被抗出去的考生就是他隔房的堂哥,只是在原身的记忆里,有出现过这样的事吗?

    晏褚深思了片刻,跟着老爹一块朝晏小姑夫家走去,在科考的这些天里,他们都会住在晏小姑的夫家。

    晏牡丹的夫家姓江,和晏江氏有些远亲,晏牡丹的公公是晏江氏不出三服的远亲,当初给这个闺女相看亲事,老太太是废了一番心思的,江家老两口性子好,加上两家沾亲带故的,也不担心对方会欺负她闺女,加上晏牡丹的男人江大同本身也是个脑子灵活又争气的,对于这桩婚事,双方都很满意。

    现在江大同果然如老太太预期的发达了,晏牡丹不愁吃喝,还有小丫鬟伺候,就是家里的两个妾侍闹心了些,不过这世间哪有事事顺遂的好事呢。

    或许因为晏祹的事,晏长习和晏褚回来的时候,外间的院子没有一个人走动,晏长习也没直接带儿子回房,而是直接带着他去了趟晏褍的房间。

    此时的晏褍早就已经喝了药睡下了,晏长学和晏牡丹等人也正从他的房间出来。

    “小宝,怎么样,这次考的还不错吧,只可惜你二堂哥,原本夫子都说这次童子试,他该十拿九稳的。”

    晏长学面露惋惜,似乎是开玩笑的:“只是这一次你二堂兄没有参考,倒是也无法分出你们俩个孩子的高下了。”

    自己儿子考试开始没多久就被抬出来了,肯定是没有成绩的了,如果晏褚没有通过童子试,未必没有转圜的余地,可要是晏褚通过了童子试,九岁的童生,和他的长子就是同一个水平的了,恐怕不说爹娘,就是妹妹也会心动,将原本放在长子身上的赌注分出一部分放到二弟家的孩子身上,这一点,晏长学怎么会允许呢。

    “考的怎么样,那得问县太爷,问小宝那哪儿算数。”晏长习听懂了大哥的话也当作没听懂。

    “二宝咋样了?”他朝晏褍的房里看了眼,朝一旁的小妹问道。

    “大夫说没什么大碍,喝了药睡下就好了。”

    晏牡丹本心是偏向大哥的,不过现在二哥那边因为晏褚隐隐也有要起来的意思,所以现在明面上没有太大的偏向,具体要等这次县试结束,成绩出来了她再做打算。

    如晏长学所想的那般,如果这一次晏褚能通过县试,她对待二哥那边的态度,绝对会有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晏褍已经考了好多年的秀才了,屡试不第,晏牡丹对于那个原本寄予厚望的大侄子一次次的失望,现在对于对方能够出息给她撑腰,晏牡丹已经不太报希望了,毕竟考一个秀才都那么困难,等对方考上举人,她都能喝孙媳妇的茶了,现在她的重点就放在晏祹和晏褚身上,就期待这两个小的,能有一个争点气。

    晏褚还得准备接下去的几门考试,所以一群人在晏祹的房门外并没有停留多久,就各自回了各自的房间。

    晚膳都是分开吃的,江家老两口年纪大了,爱吃的东西都是软烂甜口的,和小辈们的口味不合,江大同忙着自己的生意,有时候干脆就住在铺子里不回来,晚膳自然也不会回来吃。

    顾及到两个侄子这次都是来考县试的,为了不打扰他们温书,在他们来之前晏牡丹就吩咐了厨房的下人,每餐饭菜到点就给两个侄儿端过去,这么一来也剩下了一家子在一块吃饭各种麻烦的俗礼。

    晏牡丹这次还是很客气的,让厨房的大娘给侄子做了两荤两素一汤五个菜,晏长习就跟儿子一起吃,厨房的大娘把菜送来的时候,上面还多了一盆烧鸭和一盆油焖鸡,这显然不是在晏牡丹给侄儿准备的份例里面的。

    江家现在有钱了,可是江大同怕媳妇贴娘家,在银钱上扣的还是蛮紧的,家里的支出花销全都要在江大同那边过一次帐。

    娘家的侄儿来家里准备县试,来点小荤小素不要紧,可一下子又是整鸡又是整鸭的,在晏褚的县试成绩没出来前,她可不会那么大方,拿自己的私房钱贴补。

    “这是亲家大舅爷让我给送来的。”

    送饭的大娘口中过的亲家大舅爷,就是晏长学了。

    “原本是给二表少爷准备的,现在他也吃不了这个,大舅爷就让我给三表少爷送来了。”厨房的婆子送完菜就离开了,等过半个时辰,她会过来收走这些菜碟。

    “你大伯还是挺记挂你的。”

    晏长习看着拿两盆鸡鸭,心里有些感动,想着自己刚刚对于二侄子生病不能考试心里居然还松了口气,是不是太不应该了。

    “吃鸡腿,多吃点,明天才有精力考试。”他给儿子盛了满满一碗饭,又给夹了一个大鸡腿,让他趁饭菜热的时候多吃点。

    现在家里供两个三个孩子读书,花销紧了很多,晏褍和晏祹还好,多数时间住镇上,因为大哥那份工作不缺油水,而他们跟长辈住,几乎两三个月里都见不到一次荤腥,那天家里能炖个蛋,就够他们乐呵的了,这次恍然间见到几盆满满当当的肉菜,晏长习自然紧着儿子来,还想着现在天气冷,要不要把没吃完的拿回家去给三个闺女。

    “我肚子里两三个月没油水了,一下子吃太多这种荤油的东西,容易闹肚子。”

    晏褚把老爹夹给他的鸡腿夹到了他的碗里,然后一碗干饭就着亲脆爽口的小菜吃了起来。

    晏长学还没那个胆子敢直接下泻药什么的来害他,给这些大鸡大鸭的,估计就是觉得他们父子没吃过什么好的,一下子可能会吃狠,小孩子脾胃差,极有可能吃坏肚子,这么一来他就和晏祹一样了。

    这点心思,比起刘福春还有些不够看了,不过现在的他要是真是个孩子,估计还会中招。

    晏长习听了儿子的话愣了愣,看着此刻躺在他碗里还冒着油光的鸡腿,一下子不是滋味了。

    他大哥,应该不是这个意思吧。

    *****

    “怎么样,发案了没?”

    接下去几天的考试,晏褚顺风顺水,一路过五关斩六将挺到了最后,今天就是县试最终结果出来的日子,晏牡丹这个姑姑,比晏长习这个亲爹看上去还着急。

    “小宝毕竟还年轻,能走到这一步已经很了不起了,小妹二弟,你们也不要给小宝那么大压力,这一次就算没过,下一次也能和裪儿一起考啊。”

    晏长学笑眯眯的,虽然晏祹因为出了意外没能继续考试,可是他们父子也没选择回去,而是留在了县城等着县试放榜。晏祹这些日子一直躲在自己的房里没出来,估计除了身体不好的原因外,也有考试失利不想见人的心情作祟。

    现在这两父子,估计是最不希望晏褚通过县试的了。

    “来了,来了。”

    放榜的地方里里外外挤了好几圈的人,晏牡丹带着兄长们坐在附近的凉茶摊子,让自家小厮去哪儿看着了,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衙吏拿着一个圆形的案团出来了,张贴在告示栏上,鸣炮齐奏,这是发案了。

    人群顿时就骚动了起来,所有人都开始往里头挤。

    要不是晏牡丹拦着,晏长习都得忍不住冲进去了。

    “中了中了!”

    “诶,又没我的名儿。”

    有喜声有悲声,好半响,才见到被挤没了一只鞋的江家小厮从人群里出来。

    “第一名,三表少爷是第一名,县案首。”

    小厮面带喜气,那可是案首啊,夫人该赏他多少喜钱啊。

    “什么!”

    晏牡丹和晏长学都坐不了,蹭地站起来,晏长习更是瞪大了眼睛,直接冲到了人群里,想要自己亲眼看一看。

    “你确定三表少爷是案首?”晏长学不相信,当初他的长子过县试时名次已经时二十开外了,晏褚平日里在族学不显山不露水,怎么能取得案首这样的成绩。

    “千真万确,小人看了好几遍了。”

    那小厮笃定地说道,这时候晏长习也已经看完榜单出来了,他咧着嘴,笑的像个傻子,冲过来抱着自家儿子就想往天上抛。

    “二哥你轻点,别把我们的小宝给摔伤了。”

    晏牡丹变脸那叫一个快,此时此刻,晏褚就是她最疼爱的侄子,没有之一。

    旁人恐怕不明白,即便是案首,区区一个县试,还没过府试,值得她那么开心吗,这里就不得不说说县试案首的含金量了。

    县试案首也就是头名,无需参加府试,直通院试,如无意外,也是铁板钉钉的秀才。

    毕竟县试案首代表的就是一个县里同批学子的最高水平,还是县令亲鉴的,如果这样的人在院试中反而排不上名次,那不是意味着县令的有眼无珠,也意味着当地教化水平的落后。

    所以县试府试案首能取得秀才功名,几乎已经是科考的潜规则了,毕竟绝对的公平,在哪朝哪代都是不存在的。

    晏牡丹的欣喜就是来源于此,九岁的准秀才公,他们老晏家祖坟冒烟了,就是她男人,为了这个出息的娘家侄子,也得高看她一眼,看那些小妖精以后还敢不敢和她别苗头。

    晏褚可是老黄瓜刷嫩漆刷了好几遍的人,对于自己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并不意外,还有些胜之不武,不过看着大伯此时铁青着却还要强颜欢笑的脸,心中突然也有了几分爽快。

    这个消息很快就传回了江府,当晏家人喜气洋洋的回去的时候,这么多天就没有露过面的江大同早就在府里等着了,江老太爷江老太太也在堂屋坐着,看着晏褚的表情无比亲热。

    “我早就说过亲家的这几个孩子是有大出息的,当初大郎九岁就成了童生,三郎更厉害,那可是案首,准秀才公啊。”

    江大同是个生意人,好听话一串串往外蹦。

    “你这个姑父没有别的本事,就是能赚一些钱,这是姑父的一点心意,之后你读书科考的费用姑父包了,你就安安心心的读书吧。”

    他的眼光还是挺毒辣的,当初妻子娘家的那个大侄子一考上童生尾巴就翘天上去了,被捧了几句连爹娘是谁都不知道了,那种人能走多远?

    眼前这个小侄子就不一样了,成了案首还是如此淡定,小小年纪就能沉得下心来,将来前途不可限量,江大同愿意在这个侄子身上下一份赌注,不求对方能考上进士,只要能考上一个举人,在通江县这个地界,足够给江家庇护了。

    看着夫婿夸赞自家侄儿,晏牡丹与有荣焉。

    县案首能免去府试,不过县试、府试、院试三试案首被称为小三元,多数县试案首,依旧会参加府试的考试。

    晏褚觉得自己现在年纪太小,风头太盛并不是一件好事,再者晏祹的存在,始终让他有些奇怪,对方的性子……

    *****

    “恭喜三堂弟。”

    坐在回村的牛车上,多日未从房中出来的晏祹看着晏褚的眼睛对着他恭贺道。

    “记得当初小时候我们还一起去河边挖芦苇根,上山采红果儿,一眨眼,你就是准秀才公了。”晏祹的眼睛就没有从晏褚身上挪开过。

    晏长习在前面赶牛车,晏长学还沉浸在二房的侄子考上案首的震惊中回不过神,没人注意到两个孩子的对话。

    “二堂哥小时候一直跟着大伯住镇上,什么时候和我一起去挖过芦苇根?”晏褚仔细思索了一番,实在是想不出来,有些疑惑地朝他问道。

    “或许是我记错了,三弟从小就稀罕吃鱼眼睛,想来长辈说的吃鱼眼睛明目醒脑是真的,这次回去,我也得多吃一些。”

    晏祹并没有因此而放轻自己的怀疑,再一次开口。

    “其实我并不喜欢吃鱼眼睛,只是所有人都说那东西好,如果二堂哥不介意那味道,可以试试。”晏褚笑了笑,说的十分亲近。

    “晏褚”松了口气,眼前这个是小时候的自己没有错,家中所有人都以为他就是爱吃鱼眼睛,只有他自己知晓,他并不喜欢那个味道,只是听人说吃鱼眼睛好,这才逼着自己吃的。

    眼前的这个,果真是年幼的自己,那么此刻他附身的堂兄的灵魂到底去了哪里。

    没错,此时呆在晏祹体内的早就不是他本人了,“晏褚”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正在充军流放途中的自己会回来二十多年前,还附身在了隔房堂兄的身上。

    此时他看着当初年幼的自己,多想告诉自己未来会发生在他身上的事。

    对他来说,那也是自己,是还没犯错的自己。

    这个时候,蓁蓁应该已经来到晏家了吧,并且是以他的童养媳的身份。

    “晏褚”有些纠结,重来一次,他该怎样纠正这个错误。

    在他低头的瞬间,晏褚的眼神中闪过一丝若有所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