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7.成为状元的农家子
    ,精彩无弹窗免费!

    除了二房一家人, 没人知道当天晚上,在晏长习夫妇俩的屋子里,一家人都说了些什么。

    反正不知道是那天晚上谈话的功效,还是儿子能够念书给了夫妻俩信心和动力, 现在非农忙的时候, 不然家里人干活攒的钱, 也不是全部都上交的了。

    比如说李秋月和晏梅花她们姐妹三打络子,打了十个报八个,这么一来就多了两个络子的工钱, 而晏长习去接零工,也偶尔借口肚子饿买了包子馒头之类的, 每次都扣下一文两文的, 次数一多, 二房手上总算也有了那么一点钱, 不至于有时候闺女想要买一根红头绳, 一朵绢布的头花都得和晏老太太拿钱了。

    搁以前, 鼓动爹娘做这样的事, 是绝对不会成功的。

    二房的这个举动, 晏老头和晏江氏未必不知道, 可是他们都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给错过去了, 比起大房能够自行处理的五百文,二房这么做, 已经算是很委屈了。

    当初他们不反抗, 老两口也就没提这件事, 现在二房会这么做,说明他们心里也有自己的小心思了,过度的压制只会引起他们更大的反抗意识。

    晏老头和晏老太精着呢,他们知道等自己年纪大了,想要养老还是得孝顺老实的老二一家来,因此从一开始就没想过真把这孩子逼的不孝了,因此这并不算太过分的行为,两个老人问也没问,就当作不知道。

    晏褚比原身更顺利的念上了书,要知道,在上一世,原身并没有在当天表现出自己岀众的念书天赋,为了能让弟弟念书,晏梅花几乎是和姑姑晏牡丹以及大伯一家撕破脸的状态。

    要不是晏长学还顾忌着点名声,知道晏梅花要是不管不顾出去念叨他们一家是多么欺负他们二房的,原身也念不了书。

    不过即便那一次原身和晏祹一样都在第二年成了族学的新生,晏家二房的日子却越发难过了,尤其是二姐晏梅花,得罪了大伯和小姑,连带着晏老头和晏老太太也有一种被孙女冒犯了权威的气愤,到后来说婆家的时候,晏梅花嫁的并不是很好。

    她嫁的那个男人家里有些浮财,给的彩礼也高,可是那个男人是个面上老实憨厚,背地里打老婆的,晏梅花的日子难过,直到原身考上了秀才,那个男人才不敢过分打她,可是小打小闹,还是免不了的。

    按理原身是最该帮这个亲大姐的人,可是他觉得有一个和离的姐姐名声不好听,功成名就后给了晏梅花不少银子,却哀求她为了他的名声着想,和姐夫好好过日子。

    从那次以后,晏梅花无论日子过的再艰难,也没有上过晏家的门,那个弟弟,她就当他在说出那段话的时候死了。

    这一世不一样了,晏老头等人从晏褚的身上看到了潜力,对于让他念书这件事也不再那么抗拒,而上一世为了弟弟能念书说的那些威胁的话,这一次晏梅花也没说出口,在晏家老两口的眼里,她还是他们几个孙女中最喜欢的那一个。

    *****

    一晃眼,四年时间过去了,晏褚六岁上的书塾,现在他也已经九岁了。

    这些日子,家里白天进进出出许多陌生人,多数都是附近村镇的媒人,不是给晏春花和晏梅花说亲的,就是帮其他人家的闺女,探晏家大房的口风的。

    晏褍今年也已经十七了,这些年,他参加院试屡试不第,一直止步童生的身份,但是他还年轻,二三十岁才考上秀才的大有人在,当初他能以九岁稚龄成为童生,就意味着他有读书的天赋,不少人都愿意赌他的未来。

    再者而言,晏家有几十亩良田,晏褍作为长房长子,将来分家,这里大半的田产都该是他的,怎么样,日子过的都能比一般农家来的好,因此不少人家的姑娘都愿意嫁到晏家来,不过那些姑娘,晏家人多数都是看不上的。

    “娘,我觉得那黄秀才家的闺女不错,模样白净,脾性贤淑温婉,又是秀才的女儿,也不怕和褍儿说不上话。”

    刘福春拿着一张红纸单子朝晏江氏说到,这是这些日子那么多相看的姑娘里面,她唯一满意的一个。

    不过说多满意,那也没有,在刘福春看来,自家儿子怀才不遇,全是阅卷官员没眼光,不然凭她儿子的才华,早就考上举人了,状元也不在话下,就是公主他也配得。

    只是现在晏褍还只是个童生,偏偏年级上也到了成亲的年纪了,农家姑娘她看不上,知府知县家的小姐看不上他,退而求其次,刘福春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下那些有意向和晏家结亲的姑娘里最出色的秀才家的小娘子了。

    “黄秀才家的姑娘确实好,可是那家要的彩礼太高,足足三十两,都够在镇上买一间小院子了,他家的姑娘再好,还是金子打的不成。”

    晏江氏摇了摇头,她疼大孙子,可是确实不认为娶个媳妇有必要花那么多银钱,女人嘛,能生孩子不久成了,只要不是太磕碜,性子古怪就成了。

    “娘,我这可不单单只是看中了那个姑娘,我更看重的是黄秀才。”

    刘福春早就猜到了老太太可能会有的反应,她凑到老太太耳边悄悄嘀咕了一段话,老太太的脸色欣喜纠结交缠,好半响,她才开口。

    “孩子他三堂叔也是秀才,要真有窍门,他会不告诉咱们?”

    晏老太太觉得儿媳妇这话太不靠谱,考试要真有啥捷径,那全晋朝不都是秀才了嘛,再说了,黄秀才要是真有那个教书的本事,也不会到现在几乎是卖女儿求财到地步了。

    “娘,你想想,孩儿他三堂叔家可是嫡支,人家巴不得咱们旁支都不出息,好仰仗他的鼻息过日子,你仔细想想,这么多年,是不是主枝出秀才举人的几率最高?那就说明这考试,确实有捷径啊。”

    刘福春让老太太自己琢磨,晏家出的那么多秀才举人,有多少都是当时的嫡支。

    晏江氏思索了一翻,似乎是这么回事,可是仔细想想,那也是因为只有当时的主支才有那个精力财力培养家中子嗣啊,一般农家,能有多少钱供多少个孩子?

    “咱们家和族长那边早就隔了好几房的远亲了,那样的消息,人家不见得会告诉我们,可黄秀才不一样,如果褍儿成了他女婿,他还能把这样重要的事情瞒着他半儿?三十两买一个媳妇加一个秀才的名号,这买卖不亏。”

    刘福春的话很诱惑也很让人动心,家中能出一个秀才,可是他们日思夜想的事情。

    可是孙儿的事老太太也不能完全做主,而且娶黄秀才家的闺女花费太大,这件事她还得和自家老头商量。

    看着老太太动心了,刘福春这心思就放下了一半。

    晏褚站在祖母房间的门外,本来他是来告诉爷奶三伯叔打算让他参加今年的县试的,没想到听到了大伯母和祖母的那段对话,这时候他才恍然的意识到,原来日子过的那么快,转眼就快到了傅蓁蓁来家里的日子。

    *****

    “老夫人,买个丫鬟回家吧,这丫头胃口小,吃不了多少粮食的,而且她今年已经八岁了,再过几年,还能给家中的少爷们生儿子呢。”

    因为大儿子夫妻的几番说服,加上小女儿也觉得那桩婚事好,最终晏老头和晏老太太都同意了大孙子娶黄秀才家闺女的事。

    今天老太太带着大儿媳妇去县里采买婚礼需要的东西,因为需要采买的东西有些多,为此还特地赶了家中的牛车来。

    前些日子,北方似乎糟了灾,他们这片来了不少难民,好在人数不多,不成规模,加上县城外也已经有富人开始施粥布斋,并没有对当地百姓的生活造成多大影响。

    也有那些家中遭了难,为了尽快在新地方安顿下来的,就开始买卖家中的幼子幼女,这段时间这样的场景比较常见,那些人不敢去县城,怕被官差抓牢里去,每每就守在这种进城的小道上,等着那些富裕的乡下人,或是出城的县里人士。

    今天是来县城采买的,晏老太太和刘福春穿的都不错,那个身边带着一个瘦黄小女孩的妇人一眼就看中了她们,想也不想就拦在了牛车前面。

    “我们家就是普通农户,没那么金贵,不买丫鬟。”

    晏江氏冲那妇人摆了摆手,让她赶紧让开,自己还得去县城买东西呢。

    “不要丫鬟,那就买个童养媳,我就要一袋粮食,家里的男人孩子都快饿死了,那袋粮食就是救命的,老夫人行行好,买了我们家闺女吧。”

    那妇人拉着身旁的小姑娘给老太太跪下,不停得磕着头哀求。

    这是她男人弟弟的闺女,她那个小叔子夫妇运道不好,逃难的途中就病死了,唯一的儿子说要去给妹妹找吃的,一去不回,他们也不能一直在原地等着他,只能顺着逃难的人群南下,直到到了这个还算富庶的小县城。

    平心而论,这个妇人并不是那种真正心狠的人,不然她这个侄女模样不错,要是卖到勾栏院里,也能卖个一二十两银子,那足够买几十袋粮食了,可她终究也没贪心到这个地步。

    她刚刚看了,这家人穿的不错,家里还有牛车,即便是乡下人家,家境也是殷实的,现在这年景,她不想家里多一张吃饭的嘴,就将这小丫头卖给那些殷实的农家人,之后的造化,就看她自己的命了。

    一听童养媳这三个字,对方还只开口要一袋粮食,刘福春的眉头挑了挑,拉住了开口还要回绝的老太太。

    “娘,要不咱们买下这小丫头吧。”她凑到老太太耳边轻声说道。

    “你疯了,家里哪来的闲钱多养一张嘴?”晏江氏想也不想就摇头。

    “娘,你听我说啊。”

    刘福春拉住老太太:“为了给褍儿娶媳妇,家里的钱花的差不多了,裪儿和小宝今年也已经九岁了,再过个六七年,也到成亲的年纪了,到时候两个孩子一同说媳妇,家里哪来的钱?”

    她这一张嘴,死的也能说活的,虽然不知道她关子里卖的什么药,可是老太太的注意力确实被她的话给吸引了没有错。

    “一袋粮食买一个童养媳不算贵,小姑娘就算吃,又能吃多少粮食呢,最主要的是这孩子是咱们自己养大的,也不用担心有外心,到时候裪儿和小宝能考上秀才举人,那择亲条件另说,要是考不上,不论谁娶这小姑娘,知根知底的,至少日子能过的和顺。”

    刘福春已经问过儿子了,不出意外,小儿子晏祹一定能过童子试,这几年晏褚在书塾里并没有过多展露他的读书天分,在刘福春看来,当初对方能熟背千字文,还不知道背地里下了多少苦功夫呢,论天赋,他绝对比不上自己的儿子。

    眼前这个小姑娘,要说娶,那必须也是晏褚来娶,正好给家里节省一笔彩礼钱。

    刘福春的算盘打得啪啪响,却把老太太的心给打动了。

    在村里,童养媳不是什么稀罕事,花钱从小接到家里养的媳妇,生死都是家里的人,看她身量,能跟着梅花她们干活,正好梅花也到了嫁人的年纪了,买了这个小姑娘回去,正好抵上。

    就如同大儿媳妇说的,一个女娃娃能吃多少粮食,到时候孙儿没出息,就娶这个小丫头还能省下一笔彩礼钱,要是都有出息,就当是养了个女儿,到时候把她嫁出去还能赚一份彩礼钱贴补这些年在她身上的花销。

    晏江氏的立场很不坚定,短短几句话就被刘福春给说动,并且拿了一袋原本打算给小闺女带过去的金秋新打的谷子,因为是精细粮的缘故,那袋米还被倒出了一小半。

    傅蓁蓁就被自家婶娘用大半袋新米的价格给卖了。

    “以后在这位老夫人家,你要听话,少吃多做,别给人家添乱知道吗?”妇人欣喜地扛起那大半袋粮食,看着不远处一直守着的男人孩子,心里也很有底气。

    只是看着那个从头到尾都没有吭过声,在被卖了之后安静地上了晏家牛车的小姑娘心中闪过一丝愧疚,对着她又提点了几句。

    小姑娘不知道多久没吃过饱饭了,都瘦脱了形,一双眼睛大的出奇,看的人心慌。

    那个妇人眼神闪躲不敢看她,说完了那段话后,咬了咬牙,红着眼眶就朝那几个早就守在边上的男人跑去。

    “你叫什么名儿?”

    粮食也给了,人也坐上了牛车,这时候,晏江氏才觉得自己似乎做了一件挺荒谬的事,可是刚刚卖孩子的妇人早就拿着粮食跑远了,现在后悔也来不及啊。

    “蓁蓁,我叫傅蓁蓁。”

    小姑娘的嗓子有些发干,说话也没什么力气。

    “以后你就是我们晏家的人了,等回家了,要乖,知道吗?”

    晏江氏拿出随身携带的水壶,还有一个准备在路上垫肚子的麻饼递到她的手里。

    “谢谢老夫人。”

    傅蓁蓁接过水壶,有些猴急的喝了好几口,等口不那么干了,这才吃起了手里的麻饼,一小口一小口,有点小碎屑掉身上都捡起来吃下,吃完巴掌大的饼子,满足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笑了笑,从那张黄瘦的脸上,老太太居然看出了几分娇俏,论模样,似乎比黄秀才家的闺女还好上几分。

    买了这么一个孙媳妇,似乎也不亏。

    *****

    “奶到底在想什么,你是读书人,怎么能给你找一个不知道从哪里买来的小姑娘当童养媳,这未免也太欺负人了。”

    晏桃花坐在弟弟房间的炕沿,对着拿着沾水的毛笔,不断的在纸上写字的弟弟说道。

    此时傅蓁蓁也已经来家里三四天了,原本晏家人就当老太太一时善心,买了一个家乡遭难的小姑娘回来,那小丫头还挺乖巧懂事的,家里的活抢着干,现在和晏桃花她们姐妹住一间,也有了一些感情。

    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村子里忽然流传出了那个晏家新买的小姑娘是给晏褚当童养媳的流言,说的还有鼻子有眼的,仿佛他们都看到当时晏老太太买人的场景似的。

    对着傅蓁蓁那个本就可怜的小姑娘晏桃花发不了火,只能向弟弟诉说自己的抱怨和不解。

    实际上流言能窜的那么快,其中没有有心人的推波助澜晏褚是不信的,不过刘福春确实是个很聪明的人,恐怕现在就连老太太也想不明白,到底是哪个嘴碎的,把傅蓁蓁原本是她当作童养媳买来的事说出去的吧。

    听着三姐的抱怨,晏褚手上的动作却没停下。

    想要考科举,光是能写一手好文章是不够的,你的字写的怎么样,在阅卷官员看来,也是一个很重要的评分项。

    纸墨费钱,晏褚就用水代替墨练字,等到有把我了,才会磨好砚真的开始下笔写,因此这几年,即便是同样在书塾启蒙,可是晏褚的花销仅仅只是晏祹的三分之二。

    他的这些举动晏老头和晏老太太也都看在眼里,对于这个以前他们并不怎么重视的孙子,也多了几分疼爱,不说比得上大堂兄,可是和二堂兄相比,祖父母还是偏疼他的。

    因此晏褚基本能肯定,这一次即便是买童养媳,可是老太太的初衷是给谁买童养媳却不一定,流言传的那么广,还那般信誓旦旦,有谁的手笔,那是显而易见的了。

    “三姐,现在我最重要的是应对县试,其他事,等以后再说吧。”

    晏褚还没想好怎么处理和傅蓁蓁的关系,因此在县试结束前,他并不打算和傅蓁蓁有太多的接触。

    “对,你要是成了童生,爷奶就不会让你娶蓁蓁了。”

    晏桃花确是因为弟弟这话想到了能够摆脱童养媳弟妹的烦恼,爷不敢再打扰晏褚学习了,捂着嘴赶紧离开了,这些日子她得看着些,千万不能让蓁蓁和弟弟有太多的接触。

    因为晏桃花的决心,在县试前,晏褚居然真的和傅蓁蓁没什么私下接触的机会。

    县试当天,晏长学和晏长习两人架着家中的牛车送两个孩子去县城参考,整场考试,两人就在外面守着,饿了吃干粮,渴了喝点水,上茅厕都是两人轮流的。

    因为书塾里的夫子说了,有时候考试会有意外,毕竟人吃五谷杂粮,总是会生病的,县试不比以后的乡试会试,看管没那么严格,有考生病了,就会直接被抬出来,到时候就需要家里人把人带回去。

    晏长学和晏长习怕自家儿子就是那个倒霉的,自然寸步不离守在考场外。

    原本只是为了确保万一,可是没想到,考试才开始不到一个时辰,刚刚进去还好好的晏祹,就脸色苍白,冒着虚汗被衙吏抬了出来。

    晏长学急得团团转,今天这考试,可是决定着他儿子和二房那侄子,谁能继续往下念书,怎么好巧不巧,儿子就突然犯了重病了呢?

    “晏褚”也同样不明白,自己不是因为欺君被判流放了吗,怎么此刻的自己居然出现在了县试的考场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