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1.谁让我是老实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家属都在外面等着。”

    今天是二十三号, 正好是邱医生值班的日子,救护车把人送到医院的时候,对方已经在产房等着了,几个小护士拦住想要跟着进去的梁桂芬等人, 然后把产房的门给关上了。

    “方姐, 你说怎么会这样呢。”

    梁桂芬坐在产房外家属等候的椅子上, 她双手握在一块,表情复杂。

    刚刚儿子把她和方老太太叫住,给他们看了一段视频, 视频拍摄的场景,正好就是卫生间门口那片位置。

    画面中, 能清楚的看到当时发生的场景。

    大概在梁桂芬出门后不久, 梁知之就从自己的房间里出来, 她先是去了一趟厨房, 等再次出来的时候, 手上已经多了一杯水了, 这也没什么, 可能只是她口渴了出来倒杯水, 令人惊讶的是之后发生的那件事。

    她居然将碗里的水直接泼到了卫生间门口那个位置, 然后又回厨房将碗给放了回去。

    之后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 就是她走到那个位置,很刻意的一屁股摔在了地上, 这一摔是实打实的, 很快她的下身就开始流红, 并且高声尖叫呼喊。

    梁桂芬不明白儿媳妇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对她不差啊,她至于拿肚子里的孩子开玩笑来陷害我吗?”

    她把自己的好姐妹当成了倒苦水的桶,对着她一阵质问抱怨:“你听听她刚刚说的,还怪我没把地给拖干净,她想干什么?不满意我我们分开过啊,非要往我头上倒屎盆子,她至于么她。”

    梁桂芬心里是又急又气,原本梁知之在她心里的形象彻底毁灭了,对于她而言,现在的梁知之就是一个可怕的,不择手段想要挑拨她和儿子关系的女人。

    “妈,等孩子出生,我要去做亲子鉴定。”

    晏褚就坐在两人对面的椅子上,他双手撑着额头,即便看不见他的表情,此刻也能知道他是有多沮丧。

    “别胡说。”

    老太太跺了跺脚,怎么就闹到亲子鉴定上了,那一次知之和他第一次同房,不是有那啥吗。

    “桂芬啊,我看褚儿说的么没错,还是去做做那亲子鉴定吧,不是我嘴大心眼坏存心挑拨,而是你那个媳妇的肚子,真的不像是七个多月的,倒像是足胎的。”

    方老太太也是纠结了许久才开这个口的,这种事从外人嘴里说出来,总是吃力不讨好的,可是刚刚那段视频监控给她的震撼太大,现在在方老太太心里梁知之就不是什么正经姑娘,她可不会像自己那个小姐妹那般单纯的以为对方没事找事,用肚皮陷害她闹着玩。

    或许梁知之闹这件事,是想要掩盖什么吧。

    “如果什么事都没有自然是最好的,如果真的是......晏褚还年轻,不能做冤大头吧。”

    方老太太拍了拍怔楞住的梁桂芬的手背,叹了口气。

    其实现在想想,这里头存在的疑点确实有些多。

    梁知之在大城市里工作的好好的为什么忽然就回来了,她条件不错,为啥就看上了稍有余钱的晏褚,并且没有经过长时间的相处,就火速的和对方结婚。

    也怪她结婚前掩饰的太好,乖乖巧巧一个小姑娘,谁会怀疑她,包括这一次,要不是那个晏褚为了防小偷而装的针孔摄像头,恐怕他们所有人都认为真的是梁桂芬没擦干净地这才把她和孩子给摔了。

    照方老太太对晏家母子的了解,恐怕他们心里都得愧疚死,以后更是要爬在他们母子头上作威作福了。

    之后的三人陷入了可疑的沉默,谁也没有再说话,只隐隐听得到手表滴答滴答指针走过的声音,以及医院走到偶尔会经过的行人的脚步声。

    “母子平安。”

    不知道过了多少个小时,产房的门终于被打开了,负责接生的邱医生从里面出来。

    “母体突然受惊刺激了宫缩,加上这是早产,母亲和孩子都需要住院观察一段时间,不过孩子虽然是七个月早产儿,身体却很健康,想来也是在母体里接收到的营养比较充分的缘故,不幸中的万幸。”

    邱医生今年四十多岁,她在小县城里已经算是老资历的,县城的新生儿里,一半多都是她接生的。

    对方的模样和气,很容易让人心生好感。

    “医生,确定是七个多月早产儿?”

    晏褚装作不经意的问了一句,他焦急的往产房里探望,一副担心老婆孩子的模样,刚刚那句话,似乎就是他随口那么一说的。

    “之前不是做过检查吗?不过仪器也不是绝对的,偶尔有个十天半个月的差别也是有可能的。”

    邱医生没有把话说死,她对着身边的小护士私语了几句,然后以还有其他病人为由,就再次进入产房,从别的通道离开了。

    梁桂芬听了医生的话心里头就放松了许多,听听刚刚邱大夫的话,说明媳妇怀胎这事没有作假,就十天半个月的差距,那时候知之已经和儿子在相亲了,并且双方都有了接下去处处的意向,如果梁知之肚子里的孩子是那时候怀上的,她完全没必要和晏褚在一块啊,直接找孩子爹去不就成了么。

    她的性子是有些逃避形和和稀泥形的,一来梁桂芬是真怕梁知之肚子里的孩子不是她儿子的,这么一来不就说明晏褚当了活王八吗,二来她也是担心如果那真是她的孙子,万一哪一天儿媳妇和孙子知道他们的奶奶和爸爸曾经怀疑他的出生替他做了亲子鉴定,那孩子得有多伤心啊。

    看着梁桂芬又心软了,方老太太赶紧扯了扯她的衣袖,让她好好瞧瞧自己的儿子,她那个媳妇都能狠心做出自己倒水故意摔倒早产的事了,还有什么事是她做不出来的。

    对于梁桂芬来说,没有谁比自己的儿子更重要了,此刻看着儿子迷茫,憔悴,就和失了魂魄一般的表情,梁桂芬心都碎了,哪里还会在意其他什么事,既然儿子不放心想要做亲子鉴定,那就做吧。

    就如同方姐说的,别到时候替人养了儿子,那可真是倒霉催了。

    *****

    “亲家母,你也太不小心了,好在邱大夫医术高,不然不说我们家知之了,就是传钰那孩子都保不住了。”

    晏家人心里都藏着事,压根就没人想起来给梁家去一个电话,还是等孩子生完了,梁知之也被送回产房了,才记起这件事。

    梁家人是在梁知之生完孩子后两个多小时候出现的,在梁桂芬出去打水的时候,梁知之已经恶人先告状,把她编造的事情始末和自己的家人乱说一通了。

    “我做什么了?她怀孕的时候我鞍前马后,现在生完孩子我还给打水煲汤,亲家母你给我说道说道,我还得怎么做。”

    梁桂芬也不是真没脾气的人,她重重的将水壶放在病床边上的小桌几上,直勾勾的看着梁知之的眼睛问道。

    “诶,你——”

    梁母有些气恼,是,在闺女怀孕的时候晏家婆婆的做法确实不错,吃的喝的一点都不心疼钱,可是现在闺女确确实实是因为她拖地没拖干净,导致她滑到进了医院,对方怎么能不认账呢,还一副他们梁家对不起他们晏家的模样,不可理喻。

    可是梁母也意识到了,闺女毕竟是嫁到晏家了,现在闺女和外孙也都健健康康的,她要是死揪着这件事不放,或许只会让梁桂芬恼上她闺女,除非闺女这日子不想往下过了,不然现在绝对不是和梁桂芬撕破脸的时候。

    梁母憋着气不说话了,她坐在椅子上,扭过头不去看梁桂芬,以此来表明自己的立场。

    “妈,刚刚在家的时候我太慌了,现在我和孩子都没事,你放心,我不怪你。”

    梁知之已经知道自己确确实实生了个孩子,此时颇有些志得意满,不过她知道,在她还没有联系上张修远,并且从对方的嘴里得到满意的答复,就不能和晏家母子撕破脸。

    之前她演了那么一出,除了是想要增加晏家母子的愧疚心理外,也是想为之后的脱身做准备,因此此刻在病房里同样还住着另外两家产妇的时候,她对梁桂芬的态度就别提有多好了。

    “本来这事就不怪我。”

    梁桂芬深吸了好几口气,以前怎么没觉得这个儿媳妇那么不要脸呢,不过她谨记着儿子的话,没有告诉梁知之家里有摄像头,并且将那一幕全都拍下来的事,直接拿了几个梁家拿来的苹果去了外边,似乎是洗水果去了。

    “什么态度这是!”

    梁桂芬走后,梁母噌的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以前我还觉得你婆婆是个好的,没想到居然是这样不讲理的人,知之,你告诉妈,她之前在家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么对待你的。“

    “妈,你就别问了,我现在挺好的。”

    梁知之的表情有些暗淡,隔壁病床的几户人家都悄悄的看着这家人呢,听着刚刚那些断断续续的对话,大致在心里脑补出了一个被婆婆欺负的可怜媳妇的画面。

    床上躺着的都是当孕妇的,另外两人看梁知之这副敢怒不敢言的委屈小媳妇的模样,心里都对她有些同情。

    *****

    梁知之在医院呆了一个多礼拜,然后就抱着孩子被晏褚带回了晏家。

    晏传钰小朋友的模样随娘,脱去那层粉皮长开后,奶胖奶胖的别提多招人喜欢了,不过小婴儿都是混世魔王,不哭的时候像天使,哭闹的时候就是恶魔,偏偏一天当中,他们当恶魔的时间比较长。

    从医院出来后,梁知之似乎就忘了当初她因为梁桂芬没拖干净地早产的事,其乐融融的,偶尔还会和梁桂芬说一些好话逗老太太开心。

    她也是没有办法,实在是她烦透了自己生的那个儿子。

    所有的孩子都是夜游神,偏偏梁知之很注重养生,自从怀孕后,每天十点必睡,这一觉还得睡到早上十点才肯起来,自从有了孩子,她几乎就没有睡好过整觉,气的梁知之直接把孩子往老太太屋里一丢,再也不肯在晚上的时候把孩子抱到自己的房间里来了。

    在梁知之看来,反正儿子是她的,现在她暂时还离不开晏家,老太太喜欢孙子,就让她多抱几天吧,那可是将来亿万富豪的继承人,让那个土鳖老太太抱抱,是给她攒财气和福气,便宜她了。

    “晏褚,怎么那么大一个黑眼圈,孩子不好带吧?”

    晏褚从学校回来的时候,楼下正聚着一群大爷大妈闲聊呢,看他经过,就把人给叫住了。

    “嗯,孩子半夜总是哭闹,我和我妈也不知道孩子哭啥,给他换尿布,给他喂奶,也没个消停。”

    晏褚性子好,是小区里少有的几个愿意陪老人家聊天的孩子,在老人心里很有一番地位。

    “你媳妇呢?”

    那些老人也没听晏褚提起梁知之,有些好奇的问道,通常照顾孩子这种事,怎么能少了当妈的呢。

    “她嫌孩子吵,要睡美容觉,所以现在晚上都是我和我妈带孩子,我还年轻,晚上带的时间就长一些,白天我上班,我妈带的时间就长一些。”

    晏褚应该是很累了,说话的时候还打了个哈欠。

    “叔,婶,家里的奶粉快吃完了,我给买了新的回来,就先不和你们多聊了。”晏褚拎着两罐奶粉冲着老头老太太们说道,然后就径直朝楼上走去。

    “我说怎么一个多月没见桂芬出门了,就是买菜也是方姐帮她带的,原来他们家媳妇在家什么事都不干的。”

    一群老人聚在一块,丝毫没有怀疑晏褚刚刚说的那些话。

    “我早就想说了,当初晏褚他媳妇刚进来,怀孕月份还浅的时候就没见她做过家务,买菜打扫都是桂芬来的,如果她在工作,那另论,可是她也没上班啊,每天就在家待着,包裹一个接一个从来没见少过,晏家这哪里是娶了一个媳妇,简直是娶了一个祖宗回来,看看刚刚晏褚那孩子的样子,都瘦出下巴来了,以前胖乎乎的多招人喜欢啊。”

    说话的都是老人,自然是站在长辈的角度看事情的,几乎一个个都带入到了婆婆以及公公的身份,对于梁知之的这番行为很是看不上,提起对方就摇头。

    晏褚抱着两罐奶粉,上楼的步伐很愉悦,火候已经差不多了,是时候该收尾了。

    *****

    当天夜里,所有人都差不多要入睡的时候,忽然传来了警铃的声音,而且这声音,似乎就在他们这栋楼下。

    没睡的都披上衣裳走到了阳台,低头往下探去,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就看着晏褚被几个警察带出来,身后还跟着哭哭啼啼的梁知之。

    梁桂芬抱着孩子跟在后头,路灯昏暗,也看不清这一家人的表情。

    怎么回事?警察怎么上门了?

    和晏家交好的街坊邻居纷纷走下楼去,将警车给围住,好端端的把人给带走,总要给一个说法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