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5.谁让我是老实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在晏褚之前, 梁知之已经跟着几个介绍人见了不少她们口中很“老实”的男人了,可是哪一个也不如眼前这个男人让人来的满意。

    这里就是一个小县城,念过大学能留在外面的基本就不会回来,现在还留在县里的, 只有那些念了初中或是职校就进入社会工作的男人。

    不是说这种男人都不好, 而是那些男人在社会上混久了, 难免就有一些油气,不少看上去挺老实的男人见着梁知之这么漂亮的相亲对象,眼里流露出来的色气和欲气让她看着恶心。

    结婚只是她为了护住肚子里孩子的勉强之举, 她可没打算和那些男人发生些什么,所以在来相亲之前, 得知晏褚还从来都没有交过女朋友, 梁知之对他就满意了好几分了。

    小地方都是熟人, 低头不见抬头见的, 晏褚现在好歹也是个小学老师, 如果出去嫖了, 不可能听不到风声, 因此梁知之确定眼前这个男人很有可能还是个雏, 到时候糊弄起来也简单。

    再加上即便是打算暂时找一个挡箭牌糊弄张修远的老婆, 她也不想太委屈自己, 县城里条件好一些的青年,二十三四就该结婚了, 她虽然其他条件都很出色, 可毕竟已经二十八了, 这个年纪在小县城里想要找一个好一些的对象也不容易。

    晏褚虽然其他方面不怎么样,可是家里也还是有点余钱的,那两套老房子卖了也能在新开的楼盘买一套大平方的房子,至于家里的两个商铺每个月收来的租金和晏褚作为教师的那份收入,勉强也能支付的起她日常保养需要的全套护肤品和一些高档的彩妆。

    这些年她挣的钱不少,可存下来的钱只是勉强五位数罢了,多数都是变成了包包之类的奢侈品,现钱并不算多。

    为了以防万一,她怀孕的事连张修远都没告诉,就想着等生下儿子,到时候只要做个亲子鉴定,也不用担心对方怀疑孩子不是他的,至于现在就告诉张修远,这里面的变数太多,梁知之并不放心。

    她的父母就是普通基层公务员,两个人工资加起来,每个月也就六七千,还不够梁知之买一罐面霜的钱,现在她肚子里的是她将来的依靠,上班肯定是不可能的了,这么一来,就必须找一个财力还过得去的,不然怎么担负的起她的日常花销。

    此刻的梁知之丝毫不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什么问题,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再说了,自己那么漂亮,对方能娶自己当媳妇是一件多么有面子的事啊,要不是她,或许对方这模样,也只能娶一个矮矮胖胖,不修边幅,年纪轻轻就一副大妈样,满嘴油盐酱醋的村妇。

    再说了,自己只是要借他妻子的身份一用,等她生了儿子自然就会和他离婚,到时候自己有了张家的儿子,也不会借着离婚分他房子,也算是便宜他了。

    梁知之既然能做出这样的事,就说明她这个人的道德意识是极低的,你说愧疚?不存在的。

    晏褚笑呵呵的,低下头的一瞬间,眼底闪过一丝厉色。

    这个世界原身从小到大没做过什么利国利民的好事,可从来也没做过违法乱纪的错事,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老实人,除了对亲妈愚孝了一些,完全挑不出任何毛病来。

    按照这个世界的剧情走向,在十几天后,原身就该和梁知之去领证了,别觉得这个速度快,在老一辈眼里,只要看对了眼,双方又没什么大毛病,感情什么的,完全是可以婚后培养的。

    原身和梁知之猜测的那般,从来就没有过和女性亲密的经验,那些从岛国中流传出来的爱情动作片,被原身视为洪水猛兽,作为妈妈养大的孩子,原身即便是在大学里,也从来没有参与过室友共同鉴片的活动,因此即便已经二十八岁了,在男女性.事上,原身还挺停留在生物课上所学的浅显基础的理论。

    因此在新婚当晚,原身被灌多了酒,早上起来看两人都光溜溜躺床上,崭新的被单上 还有星点的血渍,就以为他们做了该做的事,还为自己是梁知之的第一个男人感到高兴。

    原身虽然羞涩老实,可也毕竟是个男人,早就对那些男性朋友常常提起的很舒服的事感到好奇了,新婚当夜糊里糊涂就过去了,他自然也想着在自己清醒的时候,体会一下那种感觉,可是那天晚上自己似乎太过粗鲁,把梁知之身上弄得一身青青紫紫的伤,导致媳妇对这件事都有阴影了。

    原身觉得是自己的错,对梁知之多有讨好,看对方抗拒这种事,也不好多逼她,等一个月后,梁知之身上青青紫紫的痕迹淡去了,她也被检查出了身孕,梁桂芬和原身狂喜,恨不得把梁知之供起来,对于一个怀着自己孩子的孕妇,原身就更不好提起那档子事了。

    一转眼就是七个多月,这些日子里,梁知之享受着全家最好的待遇,想吃燕窝,晏褚就托那些去香江旅游的同事帮忙带,先妊娠纹难看,母子俩也顺着她的意,买那些几千块一套抹肚子的油和乳,虽然也心疼钱,可是在晏家第三代前,这些都不是事。

    千防万防,有一次梁桂芬在家拖了地,谁知道没把地板的水擦干净,梁知之出来上趟厕所直接就滑倒了,当即就见了红,虽然最后顺利生产,孩子也没有任何问题,可是梁桂芬还是怪上了自己,包括梁知之,孩子一有什么伤风感冒,就把那些病怪罪在梁桂芬这个婆婆身上,对于她生出来的那个儿子,更是不假他人之手,尤其是梁桂芬,仿佛对方会害自己的亲孙子似得。

    梁桂芬根本就没有去想她干了一辈子的家务活,又是而支付怀孕七个月的重要阶段,她怎么可能会犯下不把地擦干的低级错误,看儿子在媳妇和自己这个妈之间左右为难,加上在这件事上她也却是觉得自己对不起梁知之,为了平息家里连日的争吵和降到冰点的氛围,她选择从宽敞的大房子里搬了出来,转而在附近的老小区租了一间不大的一室户,只敢偶尔在梁知之不在家的时候,来看看孙子,并且帮儿子打扫打扫家务。

    原身就是懦弱嘴拙的人,他孝顺亲妈,同时也喜欢媳妇和儿子,面对两难的抉择,他只能选择把梁知之每个月从他工资里给他留下的五百块零花钱交给他妈,自己一分钱都舍不得花。

    原本他想着媳妇可能只是在气头上,等对方气消了,他就能把把他妈接回来了。

    他哪里想得到,还没等他哄好老婆把亲妈接回家,自己就先一步进了局子。

    说起来也和夫妻俩的房事有关系,之前梁知之怀孕坐月子,原身还能忍着,可是毕竟他现在也是有媳妇了的人了,可结婚快一年了,他和媳妇仅有的一次睡觉确是在新婚当晚,那天他还喝醉了,压根就不记得当时到底是什么感觉了,因此看着媳妇做完月子都已经三四个月了,原身这心里,也又有些蠢蠢欲动了。

    当天晚上,原身给儿子喂完奶粉,检查完尿不湿,确定那小魔王睡着后,就回了房,有些羞涩的主动提起了那件事。

    他本来以为夫妻之间,那种事就是顺水推舟的,哪里知晓梁知之当下就拒绝了,还抱起属于她的那个枕头和被子,说是要去他妈那间房睡。

    自从孩子出生后,梁知之为了身材的缘故,从一开始就拒绝了母乳喂养,她浅眠,睡不好就容易脾气躁,家里请了保姆,但不是住家的,白天孩子有那个阿姨照顾,到了晚上,照顾孩子的重任就交到了原身的身上。

    有过孩子的都知道,想要睡个整觉是很不容易的,原身白天要去学校上课,晚上又得负责孩子喂奶,换尿布,哄他睡觉之类的工作,短短两三个月的功夫,梁知之倒是气色大好,原生却被带累着瘦了一圈。

    可是作为一个没有爸爸的孩子,原身对于梁知之给自己生的那个儿子的感情是非同一般的,因此即便累,只要看着那个孩子,原身就觉得精力十足,因此即便梁知之这个当妈的把一切都推给了他,他也没有抱怨过什么。

    可今天晚上不太一样,本来原身就因为他妈的事心里压着块石头,现在看媳妇这么不给面儿,一直都好脾气的老实人,忽然一下子就爆发了。

    他就不明白了,明明这就是自己的媳妇,自己怎么就碰不得了,他也没多想,把梁知之拉回来就要做事,梁知之怎么会让这个自己看不上的男人碰自己呢,当然不愿意啊,毫不留情挥着手就往原身身上抓。

    两人都有火气,动手也就没轻重了,睡在小床上的孩子被闹醒了,原身一看孩子哭了,也不和梁知之吵了,松手转身去哄孩子,而梁知之一被松开,当即拿着手机就跑了出去,报了警,告原身婚内强.奸。

    警察来的时候,原身都懵了,他不明白自己怎么就□□了,对方不是他媳妇吗,再说了,自己也没对她怎么样啊,明明被打的更惨的,是他才对。

    小县城一有什么风吹草动就能传的到处都是。

    原身作为一个教书育人的小学老师,居然对每天睡不好觉,忙着照顾孩子的妻子动手,对方因为太累拒绝了他求欢的提议,他还恼羞成怒试图用暴力成事,这完全违背了一个人民教师的品德。

    少数人觉得梁知之小题大做,可还是有很大一部分站在对方那一边的,尤其是女人,她们比任何人都明白带刚出生孩子的辛劳,觉得原身实在太不是个东西。

    那档子事就那么迷人吗,实在想要自己动手啊,人家姑娘替你累死累活生孩子,又替你日日夜夜照顾孩子,你就是那么回报人家的,忍一忍又不会要你的命。

    原身还没来得及解释,他的名声就烂大街了,现在媒体发达,因为具有爆点,被某个报社当笑话传到网上了,还引起了一番不小的热议,原身所在的学校觉得他坏了学校的风气,将他停职了,什么时候上班,也没给个准信。

    最后原身在看守所待了两天,这种家务事警察多数都是教育为主,再说了,这不是没□□成吗,最后晏褚就罚了两百的罚款,然后就被他妈接出来了。

    在看守所这两天原身有多委屈就不说了,等出来,还没到家,就听他妈说了妻子要和他离婚的事,并且要带走儿子,对于原身来说,和晴天霹雳没什么两样了。

    梁知之不要晏家的房子和钱,她只要孩子,不少人对她冲动的离婚举动有异议,可是一想原身是个在妻子哺乳期间因为妻子拒绝他的求欢就施暴的男人,这份异议也就没有那么大了。

    而且不要钱,不要房,这原身是得有多大的问题才能逼着人家闺女做出这种选择啊,那段时间里,光是周围人的指指点点,就能把人给逼疯了。

    不仅如此,当初梁知之是因为梁桂芬拖地没把地板擦干滑到早产的事也被爆了出来,许多人猜测恐怕梁知之要离婚,和梁桂芬这个“恶婆婆”也不无关系,说是不小心,谁知道是不是故意的。

    众口铄金,在旁人的嘴中,原身和梁桂芬,一个色一个恶,他们平日里的好都是装出来的,谁敢把闺女嫁到他们家,那就是把闺女推入火坑。

    梁知之带着孩子拍拍屁股跑了,给原身一家留下了无数的烂摊子,到最后,母子俩忍受不了周围人的指指点点,只能变卖了所有财产离开了这个他们长大的故乡,因为对女人有了阴影,直到梁桂芬这些年心情抑郁而早早过世,原身都没有再娶一个媳妇。

    再一次见到梁知之,那已经是二十多年以后的事了。

    他那时候所居住的县城里来了一个房地产开发商,他意外撞见,那个年轻的地产商居然叫梁知之为妈妈,看了看那个孩子的年纪,原身激动的正打算去相认的时候,跟在他们身后又出来了一个年纪比他还大了不少的男人,而他心中那个自己的儿子,和对方有六成的相像。

    原身躲在转角处,怕被梁知之那个女人瞧见。

    看着那亲密的一家三口,原身觉得自己仿佛拨开了云雾,曾经没想明白的一切,一下子都想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