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4.谁让我是老实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通常这种相亲宴, 梁桂芬和作为介绍人的晏褚的大姑都不会在这个席上久坐,基本上在替小年轻们把气氛给炒热后,随便吃几口,就会找个借口离开, 去别处再吃点什么, 把空间留给相亲的两个主角。

    在饭菜上齐没多久后, 大姑就以忽然想起来还有些东西没买为由,拉着梁桂芬离开了,临走前, 梁桂芬还抓了抓儿子的手,给了他一个鼓励的眼神。

    少了原本炒气氛的两个人, 只剩下从开始到现在只说过一两句话的晏褚和看似文静的梁知之, 除了筷子和碗盆碰到的声音, 以及附近几桌吃饭的人的聊天声, 两人的氛围仿佛陷入了一片死寂当中。

    “晏先生, 算了, 晏褚, 我能这样叫你吧?”

    梁知之喝了一口她自己点的木瓜汁, 放下杯子, 朝晏褚柔声细语的说道。

    她看着对面的男人, 样貌五分,打扮负十分, 人笨嘴拙, 坐在一起吃饭, 居然还要她这个女生主动找话题聊,性格再减十分,放在以前,这样的男人她是看都不会看一眼的。

    梁知之修长纤细的脖颈高高抬起,就像是一只美丽高傲的天鹅,从上往下俯视着晏褚那只丑小鸭。

    “可、可以。”

    晏褚这一次附身的人就是这么一个羞涩的性格,不然也不会在家里有两套房两间铺子的情况下,一直拖到了28岁,这在普遍结婚比较早的一百八十线小县城里还是比较少见的。

    “不知道红姨有没有和你们介绍我的基本情况,如果你想要了解的话,我可以再介绍一遍。”

    今天他们吃饭的饭店应该算是县里比较有档次的,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即便梁知之表现的客气,什么都没点,梁桂芬还是一口气叫了六个大菜,以及一些小菜。

    梁知之似乎是在减肥,那些在别人看来丰盛的菜色在她看来丝毫没有吸引力,从坐下到现在,几乎没有动过筷子。

    秉着不浪费的态度,晏褚不同于梁知之,基本没有停下过嘴巴。

    在很多老一辈人的眼里,大鱼大肉就是好菜,梁知之不主动点菜,梁桂芬从自己的角度出发点她认为的好菜,重油重盐的,吃的饭碗脏兮兮的不说,有时候一不注意,嘴角也得粘上一些酱渍。

    看着他这副模样,梁知之都有些犹豫,即便自己现在这个情况,也不能委屈自己和这样的男人在一块啊。

    没有红酒牛排,没有动听钢琴演奏,就在这个乱糟糟的小饭馆里。

    就眼前这人的见识,他恐怕都不知道什么是拉斐吧。

    只是想着自己现在的处境,她纠结了片刻,终究还是克制住了自己想要起身就走的冲动。

    现在不是她任性的时候,毕竟......

    看着对面梁知之极力克制着她自以为隐藏的很好的鄙夷,不懂她到底哪里来的自认为高了他一等傲气。

    “我这个人对感情比较真,既然来相亲,那自然是冲着结婚去的。”

    梁知之长相就是那种偏文静的姑娘,此时她说这样的话,在旁人听来是很有说服力的。

    “我之前在魔都一家外资公司担任部门经理,月薪在两万左右,今年28,和你同龄,原本我是打算留在魔都的,毕竟大城市,发展的空间也大。”

    梁知之说话的时候有一种别样的魅力,让人不由的盯着她的眼睛。

    “既然这样,梁小姐为什么回来了呢?”

    晏褚吃了块炖的酥烂的猪蹄肉,果然论味道,还是大中华的料理更有滋味。

    梁知之并不意外对方会问她这个问题,毕竟这座她出生的小县城人均收入并不高,基本都是两三千左右收入,因此梁知之抛弃过万的月薪选择回来,在多数人看来似乎是不可思议的。

    “不久前,我爸爸生了场大病,那时候我在国外出差,因此错过了父母最需要我陪伴在身边的时刻,我们都是做人子女的,想来晏褚你应该明白我当时的心情吧?”

    梁知之的话语有些哽咽,要不是晏褚清楚的知道在她父亲动手术的时候她为了谈成一个大项目,陪对方公司的老板坐着游轮逛了大半个华国,他还真以为对方是一个多么孝顺的女孩呢。

    如果这时候是原身那个本就孝顺的青年,恐怕早就被感动的无以复加了,觉得眼前这个姑娘多孝顺多善良多值得珍惜。

    “钱是挣不完的,所以我决定辞去现在的工作回来,好好陪伴父母。”

    梁知之似乎是收拾好了心情,开始切入了今天的正题。

    “说实话,我的年纪也不小了,所以培养感情可以在婚后,现在主要就看条件合不合适。我对另一半并没有太多要求,主要就看人品。当初介绍人红姨和我说起你的时候就说了你现在是小学语文老师,那你一定是一个很温柔细心的男人吧?”

    “那也谈不上,就是我教的学生,都还挺喜欢我的。”

    晏褚还是头一次听见女生这么直白的夸他,更何况还是一个正在和自己相亲的漂亮女生,听她那么一夸,脸都红了。

    看着他这么好对付,梁知之忽然觉得其实嫁给对方也不是一个多么难以忍受的事情,至少这个男人蠢。

    反正顶多也就两三年的事,忍忍也就过去了。

    这一次梁知之从魔都回来相亲,正和她之前在魔都陪的大老板有关。

    梁知之所在的那家外资公司有许多如同她一般的“经理”,她们的主要任务是负责替公司拉客户,至于怎么拉,用什么样的手段和方式,公司是完全不会在乎的,反正想要有多大的回报,就要准备多大的付出,公司里那些如同梁知之一般的漂亮女孩,都有这方面的觉悟。

    这一次梁知之碰上的大老板可不简单,身家起码是十位数朝上,即便借着公司这个平台,梁知之已经见过了不少老板,可那个男人也能在里面排上前三。

    那个男人姓张,叫张修远,本人就出生一个普通的公务员家庭,能有现在这□□家,离不开妻子那边的支持,不过风水轮流转,他运气好,乘着互联网兴起的这股东风,他的互联网公司很快在资产上、规模上就追赶上了妻子娘家。

    这被压久的男人一得势,立马尾巴就压不住的翘起来了,包二奶他暂时还没和老婆撕破脸的意思,不过逢场作戏什么的就少不了了。

    梁知之就是他某个有露水情缘的女人之一,只是这一段露水情缘长了些,足足一个月的海上游,又没有做好必要的措施,梁知之的肚子里,就多了某些东西。

    张修远当初和妻子在一起的时候说好了,第一个孩子跟他姓,第二个孩子跟妻子娘家姓,那时候张修远是要靠着岳父岳母家的,自然满口答应了,可是坏就坏在他妻子第一胎生的是闺女,第二胎生的是儿子。

    张修远的父母虽然是公务员,可思想境界却没有多高,觉得孙子和外人姓,自己却多了一个赔钱的孙女,早就不乐意了。

    张修远想和妻子提,让她把儿子改他的姓,然后闺女跟妻子姓,照样是一边一个,可是被他妻子拒绝了。

    对方倒不是和张家人一般重男轻女,而是当初生二胎的时候,大闺女已经五岁了,这时候忽然给她改姓,孩子要是问起来为什么,难道要告诉她因为她是女儿,爸爸和爷爷奶奶想要一个跟他们姓的儿子,所以把她的名字给改了,对于一个五岁的小孩来说她或许不能确切的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但是被长辈嫌弃的难过会伴随她一生,而且也不利于她和弟弟的相处。

    这件事让张家人对这儿媳妇一家产生了隔阂,张修远自己的生意越做越大,也越发觉得自己没个继承人。

    闺女迟早是要嫁人的,儿子和妻子姓,那就不是他们张家人,这么大一份家业,不能便宜了外人啊。

    而梁知之就是在陪对方的那个月里,清楚的了解到了他的这个想法。

    她今年28了,女孩子,尤其是她们这样以色侍人的女人花期是很短的,别看她们现在赚的挺多,公司提成每个月有五六万,加上那些大老板心情好给你买个包买点小首饰,一般做小生意的还不如她们来钱快,可同样的,她们花钱也厉害,你想和别的姑娘争男人,总得把自己那张脸捯饬的好一些吧。

    梁知之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自己还能过几年,她已经习惯了花钱如流水的日子,也想给自己找一个长期饭票,就此安定下来。

    小三小四什么的不长久,她也不奢望能够成为那些男人法律上承认的妻子,她就想给对方生个孩子,借着那个孩子,长长久久的套住对方的□□。

    张修远这样的情况,就是她最好的动手目标。

    不过她也有自己的小聪明,这些年张修远在外沾花惹草根本就没有瞒着他妻子,可是对方却能让那些女人一个都怀不上,怀上了也生不下来,足以见得那个女人也不是省油的灯,作为陪了张修远整整一个月的女人,没准对方的妻子也早就盯上她了。

    所以在确定怀孕后,梁知之根本就没有多做思考就辞职回了家乡,然后放出风声,说自己打算安定下来,结婚生子,以后就留在县城不走了。

    现在她肚子里的孩子也就一个多月,根本就不显怀,只要抓紧些速度,到时候用早产解释也是说的过去的。

    现在她只求自己的命好一些,肚子里的是个男孩,这样的话张修远绝对不会亏待他们母子俩的,至于女孩的话,梁知之也不稀罕要,眼前这个男人看上去傻憨傻憨的,估计除了她也没有那个漂亮一点的小姑娘会想不开嫁给他。

    自己和他结婚只是权宜之计,如果是女孩,就丢给眼前这男人吧,反正对他来说,这就是他亲闺女了,也算是便宜他了。

    “梁小姐,既然大家都是奔着结婚去的,那我也得说说我家的情况。”

    晏褚似乎还挺不好意思开口的,说话的时候有些紧张,“我爸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出意外去世了,所以如果我俩结婚的话,我妈肯定是跟着我过的,这点你要是不同意的话,或许我们就不太合适。”

    梁知之皱了皱眉,她可不想和上了年纪的妇女住在一块,当然,重点还不是这个,自己这么漂亮的女孩表现出对他有意思,就因为他想和他妈住,自己如果不同意就要拒绝她?

    妈宝男,梁知之只有这个反应,这样的男人,也不怪她看不上他。

    “我觉得年轻人和老一辈的作息不一样,可能阿姨也想过自己的生活。”梁知之委婉的开口。

    “不一样?”

    晏褚似乎有些纳闷:“不会啊,我妈的作息和我一样啊,五点半起床锻炼,七点吃早餐,然后我上班,我妈买菜打扫卫生,晚上六点半吃饭,八点锻炼半小时,然后洗澡看书看电视,十点前准时睡觉,这样的生活习惯很健康,梁小姐你以前在大城市工作忙,等在这边安定下来乐,也给调整一下作息。”

    梁知之的作息是很标准的灯红酒绿世界的年轻人,凌晨两三点才躺床上,日上三竿才起来,晏褚口中的生活习惯,在梁知之看来和和尚没什么区别。

    看着对面那个一脸这很正常的老实男人,梁知之都有些怀疑该不该继续聊下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