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7.叛国的将军
    ,精彩无弹窗免费!

    对于周明砾这个皇姐, 周明珠并没有多少记忆,在她上辈子为数不多对对方的关注里,印象最深刻的似乎就是对方拒绝了父皇的指婚,执意带发出家, 入了妙音庵为大周皇室及子民祈福。

    彼时大周有一个不败将军晏褚, 并不需要一个牺牲一个公主和姜国联姻, 为此也没发生今生这样的事。

    周明珠第一次听闻那个上辈子她不怎么在意的皇姐居然被指婚给了那个垂垂老矣的姜王的时候,还是有那么一点愧疚的,可是转念一想, 对方牛心左性,即便是不嫁给姜王, 那也是当尼姑的下场, 横竖都是守寡一般的日子, 成了姜王后, 将来姜王死了她还是姜国的太后, 锦衣玉食享之不尽, 说来周明砾还得感激她呢。

    “你们说皇姐为什么一定让晏小将军送她出嫁?”

    周明珠不明白的事这件事。

    “这奴婢也不清楚, 不过听小宫女小太监们说, 大公主似乎并不喜欢晏小将军, , 知道对方现在断了手脚筋,特地想要在派晏小将军送嫁的途中羞辱于他。”

    周明珠身边伺候的宫女也不清楚, 就挑了一个宫里流传最广的消息说给公主听。

    当初周明砾替晏褚求情的时候, 宣室殿内只有周王和她两人, 周王自己不会和身边的人说这件事,周明砾则更加不会,也真是因为这一点,宫中的人对现在宫里的留言保持着半信半疑的状态。

    周明珠思索了一下上辈子的记忆,并不记得晏褚和周明砾到底有什么地方结过仇。

    不过仔细想想,周王宫里可是王后一人的天下,周明砾作为一个异域舞姬的女儿,还是这宫中唯一不是周王后所出的公主,怎么会有多好的日子过。

    诚然周王后根本不屑于和这个庶出的公主计较,毕竟她是女儿身,不像庶子还会有可能和自己的儿子争夺皇位,可是宫里不乏趋炎附势的人,虽然周王后对这个大公主保持着模式的态度,却依旧自作聪明的捉弄她,欺负她,好在皇后面前留一份脸面。

    这样的行为,直到公主渐渐长成才好一些,至少对方还有一个公主的名分,终究不敢做的太过分了。

    周明珠回想起这件事,想到难道是晏褚也和那些人一样曾经在周明砾小的时候欺负过她?所以上辈子周明砾是见自己憎恶的人到达了她一个公主也不能报复的高度,心灰意冷之下才出家的吗?

    这么一想,周明珠就更加觉得自己之前的做法没有错了,那样的男人,根本就不配她明珠公主的喜欢。

    因为自觉知道了真相,加之晏褚确确实实成了一个废人,太医院最好的圣手都已经判了他死刑,这辈子,他是掀不起什么风浪了。

    “前不久母后不是给了我几盒上好的血燕吗,给晏家送过去,就说大公主那儿我劝不了,希望晏小将军此次万万小心,保护好身体。”

    周明珠可没打算在明面上和晏家撕破脸。

    晏家在军队里的力量绝对是不容小觑的,现在晏褚叛国的罪名洗脱了,即便成了一个废人,或许也有不少人愿意跟随他,而她要的就是晏家在军队里的人脉关系。

    必须让晏家承她这份情,只是一些她吃腻的东西罢了,用这些当人情,很值得。

    小宫女们不知道周明珠打的算盘,还以为公主依旧对晏小将军情根深种,想着现在两人一个成了废人,一个却被皇上另许他人,就和话本里有缘无分的一对璧人一般,直教人唏嘘。

    ******

    周明砾之前在宫里并不被重视,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她既是周国的公主,更是未来的姜国皇后,因此她的和亲队伍浩浩荡荡,光是送嫁的队伍,就达一万人之多。

    金银玉器就不必说了,足足一百八十八抬,即便是将来明珠公主出嫁,或许都得不到那么多的嫁妆,因为周明砾的婚事,已经不单单是一个公主的婚礼,更是意味着周国和姜国的邦交。

    周王后在这件事上还是很拎的清的,所以她没有在这个庶长女的嫁妆上有所克扣,而是怎么大方怎么来,好让对方记得她的恩德,将来成了姜国的皇后,不要忘了生她养她的大周。

    这一天,晏褚穿上了那件尘封已久的银白色铠甲,每一片甲片都被擦拭的锃光发亮,不染半点尘埃。

    这件铠甲,已经陪伴晏褚足足五年了,期间除了因为大小不合身送去工匠处修改过几次外,晏褚每一次上战场,都是它陪着的。

    这件铠甲上面沾了无数敌军的血,同时也有晏褚自己的,早就浸染了无数煞气,盔甲上泛着的幽暗冷光,给人无尽的威慑力。

    晏褚看着祖母和娘亲瞳孔中的自己,将晏家祖传的宝剑挂在腰间。

    “一路保重。”

    晏三夫人犟不过儿子,现在她红着眼眶,能说的也就只有这些了。

    晏褚点点头,和祖母、母亲以及大伯母还有几个堂姐告别后,带着十几个自己的亲兵,离开晏府,朝城外赶去。

    “娘,三弟妹,小虎儿有这番上进心,你们应该开心才是,我们该做的,就是这段日子替他烧香拜佛,祈祷佛祖保佑于他。”

    比起晏褚这个侄子,晏大夫人更心疼自己的三个闺女,现在晏褚的罪过洗清楚了,似乎又有从头开始的打算,她比任何人都高兴。

    先不说对方以一个半残障的身体能做到什么地步吧,好歹也不会比现在更差了,她不求太多,只求两个小女儿能顺顺利利嫁出去,至于大女儿,那只能随缘了。

    晏大夫人并不觉得晏褚能将晏家恢复以往的荣光,对此,她的要求也很低很低。

    *****

    城门外,和亲的队伍基本已经集结完毕,公主出嫁的陪嫁浩浩荡荡摆了一条长龙,从城门口往里看去,浩浩荡荡看不到尽头。

    周明砾坐在龙肩舆上,绣着龙凤的红盖头遮挡住了她的视线,视线所及之初,只有自己的膝盖,和那双玉白色的双手,以及指甲上染得通红刺眼的丹寇。

    似乎是心有灵犀,在身边的人骑马奔驰而过时,她稍稍侧了侧头,一阵疾风吹起了轿子的侧帘,同时也吹动了她头上的盖头。

    而那人似乎也有所触动,刹那间,四目相望,可惜转瞬即逝。

    骑马的人没有停留依旧驾马向前,而刚刚那阵吹起盖头的风也随着骏马的疾驰而过而消失。

    周明砾伸手捂了捂自己的心,跳的真快啊。

    “晏小将军。”

    晏褚来的时间并不算太晚,吉时还未到,和亲的队伍得过些时间才能出发。

    因为之前的那些事,以及他现在的身体状况,说起来,晏褚其实还是一介白身,虽然周王令他护送大公主出嫁的队伍,可也没有明确下旨说过他是以什么样的身份出使姜国。

    晏小将军这个称号太深入人心,因此即便现在的他已经不是这个身份了,在大家不知道该用什么命好称呼他时,还是选择了这个。

    多数人都以为晏褚从以前的天之骄子,忽然沦落成了一个四体不勤的废物,此时的他应该是颓废的,抑郁的。

    可看着那个身穿铠甲,神采奕奕,驾马而来的人,既吃惊,又觉得本该如此。

    那是晏家的儿郎,又怎么会被轻易打倒呢。

    其中几个本就是晏褚部下的副将眼眶都红了,小将军还是那个小将军。

    今天是送大公主和亲姜国的日子,皇室里亲近些的成员都出现了,周王和周王后,以及两位皇子和二公主自然也不能落下。

    说起来,这还是晏褚第一次亲眼见到二公主周明珠。

    在他养伤的日子,所有人都在向他灌输当初的他和周明珠是多么情深意切,他们从小一起长大,本来是命中注定的一对。

    即便是在所有人都落井下石的时候,只有周明珠开口向陛下替他求情,包括在之后,也只有她一直惦记着他,隔三差五就往晏府送东西,似乎丝毫也没顾忌那个她现在的未婚夫符将军。

    晏三夫人就时常念叨少了这么一个佳媳,不过顾忌晏褚的心情,她基本上不会当着晏褚的面说这件事,只是私底下偷偷惋惜罢了。

    可今日见到这个二公主,晏褚不禁有些怀疑,传闻中的二公主,和他亲眼见到的二公主真的是同一个人吗?

    对着那双漂亮的眸子,晏褚只看出了隐晦几乎不可见的恶意,以及流于表面的情谊。

    他垂下眼眸,这个二公主,可真有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