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6.叛国的将军
    ,精彩无弹窗免费!

    “小虎儿, 你悠着点。”

    晏老夫人现在是完全不管什么家族什么传承了,只要她这个孙儿能够好好的,她就万分满意了。

    转眼之间,距离晏褚被无罪释放已经过去两个多月了, 皇城外张贴了告示, 证明晏褚的叛国, 只是被陷害的,那些因为他莽撞的举动而牺牲的将士,周王以晏褚的名义开了自己的私库又多给他们加了一笔阵亡的抚恤金, 原本每天挤在晏府门口闹的百姓,也渐渐散去了。

    不过虽然晏褚叛国的罪名是洗清了, 可是所有人都知道, 即便这样, 晏家也衰败了, 毕竟战场上不需要一个残废的将军, 一个可能连武器都拿不起来的男人, 没有资格统帅晏家军。

    除了最开始的那段时间, 现在的晏府人庭冷落, 府中的下人被裁了一半, 每天大门紧闭过自己的日子。

    此时晏老夫人和晏三夫人就看着晏褚身上的伤才刚愈合不久, 就在习武场里做他所谓的复健。

    即便是放到医学水平发达的现代,对于肌腱严重损伤的病症, 也没什么特别有效的修复方法, 尤其是脚筋手筋断裂, 即便是用针线缝合,其实也只是把断裂的肌腱勉强重新缝到一块,实际上并不可能让它真正的重新生长在一块,受伤部位的活动依旧受到伤口的限制。

    也就是说,肌腱损伤严重的患者,即便是再努力的锻炼复健,也无济于事,除非出现奇迹。

    太医院的太医已经判了晏褚死刑,只是他自己仿佛并不觉得这一切都是绝对的,在勉强能下地走动后,就开始了自己的锻炼之路。

    晏老夫人和晏三夫人看着他挥汗如雨,因为复健动作的疼痛而脸色惨白却咬牙坚持的孙子/儿子,都不知道该怎么制止他。

    不过或许真的是奇迹,她们看着他从之前走路都勉强,吃饭甚至还需要下人们喂的状态,到现在已经能勉强匀速缓慢行走,以及颤颤巍巍捧起自己的饭碗,已经是意外之喜了。

    自己的孩子自己知道,晏褚是个多么骄傲的人,他怎么会愿意让自己成为一个废人呢,她们现在制止他,不是为他好,而是让他彻底对未来失去希望罢了。

    “老夫人,宫里来人了。”

    正当晏老夫人算着时间差不多想让孙子休息片刻,吃点东西的时候,府里前院的下人匆匆忙忙走了进来。

    晏褚耳尖的听见了下人的话,他拿过拴在一旁的干净帕子,擦了擦脸上的汗。

    “祖母,娘亲,既然是宫里来人,孩儿跟你们一块过去吧。”

    晏褚的动作有些温吞,所有人都知道他受伤的事,能在手脚筋都被挑断的情况下,用几个月的时间回复到能够正常行走用饭,已经是超乎常人的意志了。

    反正府上的下人都为自家小少爷抱屈,也觉得这时间真的再找不到第二个比他们小少爷更厉害的人了。

    他们哪里知道晏褚现在的真实状况,还记得当初晏褚从系统商城买的内造丹吗,它的功效写的是内伤必备,保命良药,两百积分三颗,在来的第一天晏褚就服用下了一颗,后来他又被拷打折磨,还挑断了手脚筋,但是为防止丹药不够,那些天他都忍着,直到回到了晏府,才服下第二颗。

    晏褚原本以为内造丹只是对身体内部的脏器有显著的功效,谁知道内造内造,其实是把皮肤以内身体的所有部位重新制造一遍。

    他原本还在烦恼手脚上的伤该怎么处理,结果一颗内造丹,把这些事都给解决了。

    现在他只是循序渐进的演着一个手脚筋断裂的病人罢了,实际上他的病,早就已经都好全了。

    晏老夫人和晏三夫人现在满足晏褚提出来的所有要求,只是想要一起去前院听听宫里来的人说什么,那算什么要求。

    宫里来的是周王身边的一个小太监,他本身没什么重要的,可他的干爹,也就是周王身边的大太监徐贵可是个人物,因此府上的下人很有眼力见的就给那个小太监准备了茶水瓜果,让他安心等待。

    想想以前,宫里来的那些人哪个不巴结他们,可现在,眼见着晏家落难了,一个个的都恨不得来踩上一脚。

    晏府的下人看着那个喝着茶还嫌茶叶不好的小太监,心里腹诽,动作却一点都不慢,马上就给他换茶叶,重新泡茶。

    现在府里已经够乱了,他们这些做下人的,就别再给主子们添麻烦了。

    好在那个小太监对着晏府的下人傲了些,对待晏老夫人还是有几分尊敬的,看着他们一行人进来,立马放下翘起来的二郎腿,站起来给晏老夫人行礼。

    晏老将军死的时候还有一等公的追封,即便这个爵位不能传递,可晏老夫人还是堂堂超一品国公夫人是不假的,看到她,就连小太监的干爹徐贵也得行个礼。

    “不知道公公前来所为何事?”

    在最开始的那一段时间,宫里的赏赐还和流水一般往晏府赐,现在似乎看晏褚注定是废人了,赏赐也就渐渐少了,晏老夫人不怪人心寒凉,实际上,在处理晏褚的问题上,陛下已经给了几分恩德了。

    “就是关于大公主和亲姜国的事,她提出来想要晏小将军一路护送她去姜国的国都。”

    小太监看了眼边上的晏褚,刚刚他可是亲眼看见这晏小将军不用靠人搀,就自己慢悠悠的走进来的。

    以前他们宫里也有触怒了妃嫔被打断脚筋的小太监,一个个基本上都废了,宫里不养废人,最后的结果无非是送出宫,要是宫外有家人愿意照顾还好,要是没有亲人,或是亲人不乐意照顾,左右不过乱葬岗的下场。

    因此亲眼见到晏小将军能恢复到这个程度,小太监还是惊讶的。

    原本他想着大公主的要求未免太强人所难,现在看来,晏小将军也不是不能担起这个重责啊,没准公主想要刁难他的举动,还意外的帮了小将军才是。

    是的,刁难。

    在太监宫女们看来,大公主和晏小将军无亲无故的,为什么要让他担任护送公主仪驾前去姜国的重任,还不就是晏小将军可能在哪里不小心得罪过她,所以她才想着让这个曾经威风凛凛的小将军以废人的模样在他以前的部下面前出丑吗?

    且不说断了手脚筋的晏小将军能不能正常走路,光是身份上的落差,就足够那些曾经和他有过嫌隙的人看他笑话了。

    换一个心理承受能力差一些的,忍受着送嫁途中的异样眼光和流言蜚语,再加上身体上的病痛,恐怕从此就颓废再也起不来了。

    反正现在宫里都是这么传的。

    “不过陛下说了,如果晏小将军身体不适的话,刚刚的那句话,就当没听见过吧。”小太监就是来传个口信的。

    大公主马上就要成为姜国的王后了,陛下也不免看中她几分,因此对于她这个看上去有些无理的要求也只能勉强答应,不过周王还是替晏小将军争取了,一切听他自己的意思,如果他觉得身体承受不起这样的负荷,完全能够拒绝。

    “还请公公回禀陛下,我们——”

    晏老夫人皱了皱眉,想要不想就要替孙儿拒绝。

    “我们答应了。”晏褚原本还想着怎么样能够用一个不突兀的方式重新显于人前,这个大公主就给他递了一把梯子,还真是巧了。

    说来他还为见过周王室的两位公主,他只知道二公主似乎和原身青梅竹马,陛下之所以会重审他的案子,也全是因为那个二公主的恳求。

    当然,这些都是他从祖母和母亲的嘴中得知的,不过二公主后来让自己的身边人送来的滋补良药确实也不是一般货色,看上去对原身似乎真的有一番情谊。

    晏褚没有原身太多的记忆,对于现在周遭的一切,听说的多,切身感受的少,因此即便二公主表现的深情厚谊,在他没有亲眼见到对方之前,并不会做下决定。

    倒是那个大公主......

    晏褚想着在宣室殿那天隔着屏风感受到的注视,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对她产生了些许好奇。

    小太监没想到晏小将军还真就答应了这个要求,不过这也不干他的事,拿着晏府的管家塞给他的厚厚的荷包,小太监颠了颠分量,满意的朝宫里赶去,他还得快点禀报陛下这件事。

    大公主的婚期就在今年开春,和亲的队伍在冬末就得出发了,不然可赶不到姜国。

    “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做些什么?”

    在小太监走的时候晏老夫人没有制止,她毕竟不是一般的女人,看晏褚答应了护送大公主和亲的队伍去姜国,就知道了他抱的到底是什么心思。

    这孩子不甘心,包括这些日子非常人的锻炼,都在和她们诉说着,他并不打算就这样消沉下去,放过当初陷害自己的那些人。

    毕竟现在的一切都被推脱在了当初神秘的刺客身上,所有人都猜那可能是姜国或者是明国人使得计谋,却无法给晏家一个公道。

    “祖母,我姓晏,我是晏家的儿子。”

    晏褚眼神坚毅,眉骨上那一条可怖的伤口都显得格外有气势,他朝着晏老夫人轻轻笑了笑,这一笑,看的老夫人心疼的无以复加。

    罢了罢了,他想做什么就去做吧,晏家为大周死了那么多儿郎,早就已经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