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2.叛国的将军
    ,精彩无弹窗免费!

    “晏老夫人, 大夫人,二夫人,三夫人。”

    在晏家的女眷随着太监穿过前殿的时候,忽然被一个十五六岁左右, 模样俏丽的小姑娘拦了下来。

    “拜见明珠公主。”

    几人看着来人, 赶紧行礼, 其中以晏三夫人,也就是晏褚的生母对这个公主的感情最为复杂。

    如果没有这一桩事,眼前的这个, 不仅仅是周国最尊贵的公主,也会是她未来的儿媳妇。

    本来在今年年末之时, 公主和她的儿子就该举办婚礼了。

    只可惜出了这样的事, 公主也不会下嫁了。

    不过晏三夫人心里隐隐有些期盼, 明珠公主一直以来都很喜欢她儿子, 或许对方会愿意替他求情。

    “几位夫人可是为了替晏大哥求情而去?”

    周明珠是周国皇后的幼女, 兄长是周国的太子, 作为宫中唯二的公主, 还是皇后嫡出, 受尽万般宠爱。

    她秉性温柔, 从来不恃宠而骄, 相较于异族女子出生,性子古怪, 总是冷脸待人的大公主, 更得宫内宫外的赞赏。

    当初明珠公主出生之时, 也是晏家的五个儿子丧命在燕国之时,为了表达对晏家满门忠烈的嘉善与慰藉,周国的皇帝将这个女儿指婚给了晏褚,在小的时候,明珠公主还常常去晏府,或是皇后召晏褚进宫,两人说是青梅竹马,一点也不为过。

    不过在两人长大,晏褚开始进入到晏家军之后,两人之间的联系也就渐渐少了,感情不再像小时候那般亲密。

    “刚刚我已经求了父皇,可是父皇对于晏大哥做的事情很生气,根本听不进去任何人的话,几位夫人,就算是为了莹姐姐她们着想,也别再和父皇说类似求情的话了。”

    周明珠的表情十分为难,不过她能在这样的时候主动去和陛下求情,已经让晏家人十分感激了,再和对方再三道谢后,晏家女眷又跟着那个太监往皇帝接见朝臣的宣室殿走去。

    “娘,其实公主讲的,未必没有道理,我知道晏褚那孩子是无辜的,可现在铁证如山,你也疼疼莹莹她们这几个孙女啊。”

    晏大夫人在老太太耳边轻声哀求,她嫁到晏家多年,算是晏家进门最早的媳妇,只是她没用,只给晏家生了三个女儿,一点香火都没给夫婿留下,因为这事她理亏,所以这些年公公婆婆把好东西尽紧着三房来而不是她们大房,她也忍了,谁让人家肚皮争气,生了个儿子呢。

    可现在闯祸的是晏褚,没道理让她几个可怜的女儿也搭上去啊,大女儿莹莹因为晏褚被婆家休弃,二女儿芊芊以及三女儿薇薇也相继被退了婚。

    可再怎么样还有命在,还有晏家这么些年攒下来的财富,即便没了现在的地位,只要找一个没人认识他们的地方,照样能重新开始。

    要不是她娘家早就亡败,这时候,她也真想学着二弟妹,带着孩子回娘家去了。

    “大嫂,晏家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既然你也认为我儿是无辜的,那么只要让陛下松口彻查此事,必然能够还我们晏家一个公道。”

    晏三夫人是晏褚的亲娘,她怎么会愿意放弃自己的儿子呢。

    晏大夫人见状不说话,因为她心里头也清楚,自己那个婆婆是不会同意她的话的,只能在心里替自己和自己的三个女人哀叹。

    她们进去的时候,大公主周明砾从宣室殿出来,看见晏家的女眷,依旧清冷的表情,微微向她们额首,也没等她们行礼,就带着婢女离开。

    两个公主,一个叫明砾,一个叫明珠,足以见得两人的受宠程度了。

    大公主生母是个异族舞女,连带着她一双瞳色也不似大周人士,茶色的眼睛,以及比常人跟白皙的皮肤和过于深邃的眼窝、高挺的鼻梁,让她受到了不少异样的眼光。

    作为皇帝的长女,嫁入高门,人家未必愿意娶一个血统不纯的媳妇,往低了嫁,又不符合公主的身份。也是如此,大公主今年十八了,却迟迟还没被指婚。

    此时晏老夫人她们也顾不上那个清冷高傲的大公主了,直接朝宣室殿内走去,而周王,正坐在龙椅之上等着她们的到来。

    “老夫人不必说了,朕的皇女已经和朕求过情了,晏家满门忠烈,晏褚那孩子也是朕从小看大的,之前将其羁押,也只是为了堵住天下人的悠悠之口,朕会从审此案,孰是孰非,到时候也请老夫人不要在为难朕了。”

    周王的话让晏家的女眷喜极而泣,她们简直感激死明珠公主了,刚刚对方还说陛下没有答应她的请求,想来是谦虚了,恐怕陛下那时候早就已经被她说动,愿意重新审理此案了。

    尤其是晏三夫人,她心里既感激又可惜。

    感激明珠公主对儿子的一番深情,又可惜两人注定没有姻缘,因为在不久前,皇上已经赐下圣旨,将明珠公主,许配给车骑将军符丛了。

    不过能够让陛下松口此时已经是意外之喜了,只要儿子能平冤昭雪,晏三夫人别无所求。

    周王见状也松了口气,他并不是那种嫉贤妒能的昏君,也并没有忌惮晏家,怀疑对方忠心的意思。

    只是当时气头上,毕竟那可是十城啊,因为晏褚的鲁莽行为,周国的损失巨大,即便没有通敌叛国之罪,他也会罚他。

    晏褚小时候有一半的时间在宫中长大,受的是和皇子一样的启蒙,对方的字迹,周王还是认得出来的,他知道这世界上有极少数能模仿他人字迹的能人,可那些信上的一些特殊的字的一些小错误和小习惯也都和晏褚一样,这就不得不让周王心存疑惑了。

    也是因为这一点,他并没有驳回朝臣要求严刑拷打晏褚的提议。

    这一次重审,是让周国的人知道他并不是那般薄情之人,也是为了给晏褚一个机会,如果他能证明自己的清白,或许他也能为大周挽回一名忠心耿耿的良将。

    周王看着一脸喜悦感动的晏家女眷,心里对于这一次重审,却很不看好,毕竟那些罪证,实在是无法辩驳啊。

    *****

    “公主,值得么?”

    一座僻静的宫殿内,传来一声清脆的小姑娘的声音。

    “人家心里可压根就没有你,就算你为他做了再多,这份恩情,还不知道被记到谁的头上呢。”一个穿着绿裙子的小宫女嘟着嘴,还是一团孩子气的模样。

    “值得,我觉得值得。”

    窗户边上,一个体态修长纤细的宫装女子站在斜照进来的阳光中,她的手里拿着一个早就因为长期的抚摸变得格外光滑的小木弓,笑的苦涩又带着几丝缅怀。

    一双罕见的茶色的眼眸在阳光下,仿佛流淌的波光。

    *****

    在这座只关了他一个人的囚室里,晏褚都快有些分不清白天黑夜了,这两天里,不论他怎么呼唤007,都没有得到对方的响应。

    晏褚不知道如果是因为这样的意外,他执行错了任务的话,会不会有什么样的惩罚。

    照他这两天的观察,以及刚刚附身在原身身体里的那声咆哮,他隐隐觉得,这难道是一个蒙冤而死的将军的许愿,而他的愿望,就是报复皇室和愚民,颠覆这万里江山?

    可是想想,似乎又有哪里不对,晏褚暂时还没想到。

    “算你运气好,皇上居然打听了你们晏家老太婆的话重审你的案子,哼,像你这样的卖国罪奴,证据确凿,还有什么好审的。”

    老狱卒拿着钥匙开门进来,身后还跟着一长串的侍卫。

    “我无罪。”

    自从晏褚穿越到这具身体之后,重复说的唯一的话,就是这三个字。

    老狱卒撇撇嘴,他的妹妹唯一的儿子就是死在了汴州,如果晏褚不发动战争的话,他就不会死,他就是个罪人。

    他身后的那些人都是宫廷禁卫军的打扮,看着昔日威风凛凛的晏小将军,此刻一身血肉模糊,就瘫倒在草垛之上,让那些人唏嘘,又有些同情。

    禁卫军多数都是世家出身的子弟,他们并不相信晏家人会和姜国勾结,毕竟这对他们而言没有什么好处,而且晏家有不少先祖层死在姜国人的手中,于情于理,双方都没有联合的可能性。

    只是他们也不明白,晏褚为什么要带兵主动突袭明国,这不合常理。

    军令是他下的,这也是所有人认定他叛国的理由之一。

    现在不少世家都猜测是不是陛下容不下晏家了,或许这其中,也有陛下的手笔,不过这还真是冤枉了周王了。

    禁卫军的人想要拉晏褚起来,发觉他的手脚似乎软塌塌的,没多少力气,即便是遭受了严刑拷打,就凭晏家人的本事,也不该如此啊。

    几个眼尖的护卫一下子就看到了晏褚四肢筋脉部位一刀刀显眼可怖的伤痕,这到底是谁负责拷问的,居然把晏褚的手脚筋都给割断了。

    即便这一次重审晏,小将军洗清罪名,他这辈子也毁了啊。

    一个废人,还能统帅晏家军吗?

    几人面面相觑,看着淡然,丝毫没有被打倒,眼神依旧坚定的晏小将军,不知道为什么,那些一直都挺不服气对方名声的世家子弟,这一刻起,对他都产生了一些敬佩的感情。

    他们将晏褚抬了起来,陛下和诸位大臣都已经在宫里等着了,只求晏老夫人她们看到晏小将军这般模样,别难过的昏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