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9.过河拆桥的凤凰男
    ,精彩无弹窗免费!

    晏褚在大三那一年创办了自己的游戏公司, 前所未有的大ip为游戏雏形的方式,在吸引了一众原著粉后,靠着精致流畅的动作画面,以及可玩性高的特色几乎以病毒性的方式, 风靡了大半华夏。

    游戏公司的利润是很高的, 尤其是在氪金玩家日益增加的现今, 晏褚公司所设计的游戏极其注重人物服装道具的外观,即便是对游戏内容不怎么看中的一些女玩家,为了集齐那些不断更新的漂亮服饰, 也不断的往游戏中砸钱。

    于秋月虽说对这个女儿喜欢的男孩还在考量的阶段,可却并不吝啬对他的投资, 因为他这样的人即便不能成为女婿, 也会是一个好的合作伙伴以及投资对象。

    也正是因为音海集团的保驾护航, 晏褚的创业之路的前期可以比旁人多走一些捷径, 当然, 最后的成功更重要的还是他个人的能力。

    在他毕业之时, 已经比他预料的更早积攒了亿万的身家, 也是在这时候, 天水大学的学生才知道原来他在不声不响的时候, 已经跑在了他们多数人的前面。

    那些原先嘲笑孟欣音眼光不好, 找了一个中看不中用的男人的人觉得脸上火辣辣的,二十四岁的亿万富翁, 还是白手起家的, 明眼人都知道只要他不作死, 光是现在他公司推出的那款主打游戏的持续利润就够他舒舒服服的过一辈子,更何况,他的成就,绝对不会止步于此。

    当初嘲笑孟欣音的人都转了口风,改夸她有看人的眼光,一些原本就对晏褚有好感,可是碍于他的出生不好开口的女孩更是悔到肠子都青了。

    当然,大家的看法也不是绝对统一的。

    有一部分人坚定的认为晏褚能有今天这番成就,绝对是因为孟欣音的父母在背后帮助,他们不希望自己的女儿被嘲笑看上了一个穷小子出生的男人,就帮他找了一个出色的游戏设计团队帮他设计了这个游戏,然后再冠上晏褚的名字,就是为了替他造势。

    说来说去,他还是个小白脸,没了孟欣音,他什么都不是。

    那些人坚定着自己的看法,因为对于他们而言,一个事业出众,女友又优秀的男人实在是太令人羡慕了,他们更愿意凭自己的臆测替他编造各种各样的缺点,好让自己的心里好过些。

    姜茉莉就是其中之一。

    因为两年前的事,这两年她不敢和晏褚有太多接触,这也导致晏褚开了公司的事,她还是在新闻上报导出这个新的亿万富翁的时候,才知道的。

    她的第一反应当然是不相信,毕竟在她的记忆里,晏褚根本就没有这样的才华和天赋,所以在听到上面那番猜测的时候,她也以为那就是事实。

    她虽然有些奇怪为什么上一世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事,却也只当这是自己穿越后带来的蝴蝶效应,并没有思考太多,反而欣喜于孟家人为晏褚铺设的庄康大道,晏褚现在的名声和财富,将来都会是她的。

    她等着晏招娣和晏来娣的到来。

    说来也奇怪,因为种种原因,等到晏招娣和晏来娣见到于秋月这对未来的亲家夫妇的时候,已经是两年后,也就是孟欣音大学毕业后的事了。

    晏招娣和晏来娣听自家弟弟说过欣音家里的情况,来见未来亲家之前,两人都还是有些忐忑的,同时也有些认命了。

    当初那个老道士的话姐妹俩可还记得清清楚楚呢,老道士说弟弟未来的媳妇旺夫,会给他带来助力。

    弟媳妇娘家爸爸是大画家,一幅画能卖几百万,弟媳妇的妈妈是企业家,开着大公司,规模比晏来娣她男人大几百倍几千倍,利润又可想而知了。

    这种女人不旺夫,谁旺夫。

    再说了,出发前弟弟都讲了,他能开那么大的公司其实都是弟媳妇她妈出的钱,可以说弟弟就是弟媳妇旺起来的,那时候他弟弟都还没女朋友呢那个道士都猜的那么准,他说的那些话,基本也就**不离十了。

    姐妹俩仅有的那一点侥幸也没了,她们只想着怎么能把这弟媳妇哄好,长长久久的和弟弟在一块,不然离了她,弟弟可是要没命的。

    抱着这种心情,姐妹俩出现在于秋月和孟国华面前时,也就没那么有底气了。

    这一趟来,两姐妹把孩子都带上了,倒是晏来娣没带上她丈夫。

    她知道她男人是什么性子,要是让他晓得弟弟找了一个有钱人家的女儿,保准会缠上来,笑话,那是她弟媳妇的钱,也就是她弟弟的钱,别的男人能碰吗?

    反正在这婚事妥当之前,晏来娣是决心将这件事瞒的死死的了。

    李瘸子今天也来了,他穿着合身的西装,头发上还擦了摩丝,第一次来到这么阔气的大饭店,他有些紧张。

    本来他是不想来的,毕竟他是个瘸子,要是给妻弟丢脸了就不好了,可是晏褚一定要他来,这让李瘸子又高兴又感动,决定以后一定要对媳妇再好一些。

    于秋月和孟国华本来就是十分随和且没有门第之见的人,加上他们去过许多贫困穷苦的乡村,和晏招娣姐妹谈话的时候,也很能拉近距离。

    这次见晏褚的两个姐姐,于秋月主要是想看看她两个姐姐的为人。

    俗话说一个姑姐一个婆,晏褚的父母早逝,可是他是两个姐姐一手带大的,闺女一家过去,等于顶头两个婆婆,她们的脾气要是不好,闺女可是要受委屈的。

    在晏招娣两姐妹带着丈夫和孩子进来的第一时间,于秋月就先打量了一下三个孩子里唯一的女孩李多美。

    乡下地方都重男轻女,她不希望自己闺女到时候因为生了个女儿就被婆家责怪,所以她想看看晏家人对女孩子的态度。

    李多美今年十二岁,是个十分活泼爱娇的小女孩,在爸爸和舅舅的宠溺下一点都不怯场,胆子特别大,也特别机灵,说出来的话逗得大家笑了好几次。

    于秋月看着她这模样就满意了几分,要是那些重男轻女的人家,可绝对养不出那么机灵大胆的女孩来。

    “晏褚这孩子我和音音她爸都喜欢,现在我们两个老的,就等着抱外孙了。”于秋月抿了口酒,笑眯眯地对晏招娣和晏来娣姐妹说道。

    “不拘外孙、外孙女,只要是他们俩的孩子都好。”

    晏招娣心里有些愁,这弟媳妇娘家妈似乎有点重男轻女啊,也是,那么大一份家业,就一个女儿,没准还想着到时候交到外孙手里呢,可是大师说了,她弟弟这辈子就只有一个闺女啊。

    “亲家妈妈,我第一次见到音音这姑娘就喜欢,这模样多俏啊,要是能有一个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闺女,我和她小姑都把她疼到骨子里去。”

    晏招娣这话别提多诚恳了,她这辈子就没有侄子命,注定一个侄女。

    为了那个侄女能有良心,将来别白眼狼不孝敬她爹妈,晏招娣和晏来娣都想要了,要死命的疼她,都那么疼她了,她总不能白眼狼吧。

    于秋月看一个人说没说谎,还是看的出来的,晏招娣那眼神别提多坚定了,居然还真是一个喜欢小姑娘的人,怪不得她家闺女那般活泼俏皮。

    这么一来,于秋月的心情就好了不少,觉得当初确实不该相信宋昆给的那些资料,完全就是无稽之谈。

    说来这两年于秋月也有些冷着宋昆了。

    之前宋昆私底下偷偷调查晏褚的事她虽然有一点不高兴,却并不觉得这是宋昆的原则问题,毕竟对方的出发点是好的,她真正对那个孩子转变看法,是在一次听到了自己的秘书和助力八卦的时候。

    对于公司员工的私生活她是不做评判的,可是在那什么完之后还把小姑娘赶出房间,这就是人品问题了。

    于秋月觉得宋昆似乎并不是她想象那般正直稳重的孩子,之后宋昆私底下再来找她,她能避也就避了。

    她倒没有开出宋昆,毕竟对方的工作能力还是可以的,不过对方似乎也察觉到了她态度的变化,在半年后主动辞职。

    有人说他现在在炒股,发了大财,于秋月听一耳朵也就忘了,现在对于她而言,宋昆已经是个不相干的人了。

    这一次双方家长会面十分成功,双方商量着婚礼的场地,需要宴请的宾客,以及婚宴菜单酒水之类的事,氛围十分融洽。

    晏褚和孟欣音的婚礼在音海集团名下的一间五星级酒店举行,宴请的宾客并不多,除了双方至亲,也就是各自的好友。

    姜茉莉虽然曾经有过许许多多不恰当的行为,但毕竟这两年她一直很安分,加上重活一世的她比原本这个年纪的她更了解孟欣音的所有喜好,所以虽然关系不如以往亲密,却还是个不错的朋友。

    她坐在酒席上,看着台上那一对新人,耗费了很大的毅力,才控制住自己不要流露出嫉恨的眼光。

    她的视线转向坐在主家席的晏招娣和晏来娣姐妹,她们还是记忆中的模样,只要有她们姐妹在,孟欣音现在所拥有的一切,早晚都会是她的。

    她的财富,她的男人,只是现在暂时借给她享用一番罢了。

    姜茉莉一口饮尽杯中的红酒,一抹兴奋的红晕染上两颊。

    虽然现场保护的十分严密,可是婚礼现场的照片,还是有一些流传了出去,毕竟作为主人家,他们也没办法检查每一个人的手机。

    婚礼的这对主角,一个是最年轻的亿万富豪,也是身带草根逆袭光环的励志少年,一个是背后站着音海集团,继承油画大师父亲的天赋的艺术少女,加上经过艺术渲染的千金小姐和穷小子的校园爱情故事,报纸一刊登,就成为了网络上议论的焦点。

    照片里,新郎的俊美丝毫不亚于任何当红流量巨星,加上高材生,天之骄子的名号,当他深情款款的看着相片中的女孩时,所有人都觉得这是真爱无疑了。

    而那个被他注视的少女,娇艳美丽,眼睛里带着水光,在水晶灯的映射下波光粼粼的,这样一对站在那儿,所有人忽然都相信,王子和公主的童话故事或许真的是存在的。

    在结婚前,晏褚花大价钱购买了一栋距离孟家车程不到十分钟的别墅,当初那间作为两人爱情见证的春江里的小房子两人并没有卖掉,而是留在了那里,一切都保持着原样,作为情趣,两夫妻时常还会回去小住几天。

    那时候晏褚的公司刚刚起步,里面的每一个家具摆设,都是孟欣音在经过精挑细选对比过价格后购入的,里面的每一样东西,都有他们美好的回忆。

    因为婚礼刚结束不久,晏招娣和晏来娣姐妹也难得来一趟津市,现在就住在弟弟的大别墅里,暂时还不打算回去。

    姜茉莉提着水果来拜访的时候,晏褚和孟欣音正好回原来的房子收拾一点东西,只有晏招娣和晏来娣他们在家。

    “你是茉莉吧。”

    晏招娣是开小饭店的,认人的本事必须要好,一看到姜茉莉,她就认出对方来了,似乎是弟媳妇的一个朋友。

    “大姐你好,欣音他们不在家吗?”

    姜茉莉是看着他们的车开出别墅区才过来的,现在只是她明知故问罢了。

    “刚出去了,你是找他们有什么事吗?要不我给他们打个电话?”

    晏招娣给她找出来一双干净的拖鞋,然后就让保姆刘婶去切水果倒茶。

    “来就来呗,带礼物干什么。”

    晏来娣将姜茉莉拿来的水果篮子顺道交给了刘婶,这姑娘送来的水果似乎就是大马路边上最便宜的果篮,她才舍不得用弟媳妇买来的高价水果招待对方呢,用这个篮子里的水果正正好。

    “欣音从小就是娇养着长大的,对于做菜打扫之类的事一窍不通,不过她命好享福,哪像我,自己要是不做这些事,家里就成猪窝了。”

    姜茉莉似是打趣自己,实则是在给孟欣音浇火。

    上辈子作为孟欣音最好的朋友,她可是知道对方这两个大姑姐和她闹得最多的事,除了对方只生了一个女孩儿之外,就是她不干家务活,不是个合格的女人了。

    “小姑娘勤劳点招人喜欢。”

    晏招娣觉得姜茉莉这话还是很对的,她弟媳妇就是命好啊,这才能旺她弟弟啊,至于家务活,你让一个画一幅画随随便便就卖好几万的小姑娘去糟蹋她的双手,这合适吗?

    不过当着姜茉莉的面,人精晏大姐自然不会那么说了。

    “说来我和欣音一般大,却连个男朋友都没交过,大姐二姐,你们见多识广,以后要是有好的男孩,也替我留意一下呗,不求和晏褚那么出色,有他十分之一我都满足了。”

    保姆还在厨房切水果,而厨房离客厅还有很长一段距离,对着晏招娣和晏来娣说这些话,她一点压力都没有。

    “说来也好笑,小时候有一个算命大师路过我家,还说我这辈子保准生男孩,这都什么时代了,算命大师的话能信吗,我就比较喜欢女孩子,女孩子多可爱啊,男孩子皮都皮死了。”

    “茉莉啊,姐告诉你,算命大师的话,有时候还真不能不信,高手在人间懂吗?有些大师深藏不漏的。”

    结合自己的经验,晏招娣严肃的提点了姜茉莉一句。

    这闺女的命怎么就那么好呢,保准生儿子呢,哪像他弟,只能有一个闺女,要是生了儿子,可能会被克死的。

    想到这儿,晏大姐心里打了个突突,和晏二姐相视一眼。

    当初那算命先生怎么说的,说他们弟弟会在外头找小三,小三会给他生一个儿子,然后把他们都害死。

    这段时间看下来,弟弟公司里连苍蝇都是公的,身边压根就没有除了弟媳妇之外的女人出现,想来想去,也就弟媳妇的那些朋友,疑点最大。

    眼前这个小姑娘可是被算命大师亲口认证过的包生儿子的,难道弟弟后来有外心的对象就是她?

    两姐妹安耐住心里头的不愉快,在姜茉莉说完了这趟来主要想说的话离开后,脸一下子就拉了下来。

    “不行,不能让这危险人物在咱们狗子身边再出现了。”

    晏招娣觉得这种事情宁可错杀一万,不可放过一个,两姐妹商量了一通,在晏褚和孟欣音回来的时候,立马就告上黑状了。

    “欣音,那个叫姜茉莉的是你的朋友吗?”

    吃饭的时候晏大姐开口问道。

    “嗯?是啊。”孟欣音愣了一下,点了点头。

    “那孩子感觉有些不对劲啊,今天你们前脚刚走,她后脚就拎着果篮来了,然后阴阳怪气说了一通话,听着让人觉得怪不是滋味的。”

    晏大姐皱着眉:“她是你的朋友,却在外面面前说你娇生惯养,一点家务也不会做让我们多多包涵。”

    “她还说她命中是生儿子的命,如果你生了个闺女让我们别怪你。”晏二姐在边上添油加醋,篡改了姜茉莉的话。

    “对,她还让我们介绍对象,说是照着咱们家狗子那样来找,你说这话怎么听着就那么不顺耳呢,欣音啊,我们两姐妹都是实诚人,既然认定你这个弟媳妇了,怎么样都不会改变,你以后可千万别听你那朋友瞎说,你本来就是大户人家的小姐,会不会做家务又有什么妨碍呢,再说了,生儿生女那都是命,你看我们两姐妹对多美多好啊,我们压根就不是重男轻女的人。”

    晏招娣就差拍拍胸脯和弟媳妇保证了,一旁吃着香喷喷的可乐鸡翅的李多美悄悄翻了个白眼,被对面的舅舅抓包,吐了吐舌头老实了许多。

    “大姐,我知道了,以后我不会和姜茉莉再来往了。”

    孟欣音也有些气,她当然不会认为和姜茉莉无冤无仇的两个姑姐会冤枉她了,她想不明白,为什么姜茉莉要背着她,在大姐和二姐面前说那么多奇奇怪怪的话。

    好在大姐二姐都是开明大度的人,不然被她那么一通瞎说,心思刁钻一些的,恐怕早闹起来了。

    她有些心寒,想到了两年前的那桩事。

    难道姜茉莉喜欢晏褚,所以才会一次次背着自己和晏褚联系,又在他们结婚后,跟大姐和二姐告她的状?

    孟欣音一惊,觉得这两年自己还和对方保持来往,简直就是引狼入室。

    好在晏褚是个可靠的男人,不然她哭都来不及。

    *****

    姜茉莉在自己租住的小公寓里等着晏家闹得天翻地覆,算算日子,马上就到了孟欣音怀孕的时间了吧,要是这一次能直接把她肚子里的那个孽种给气掉就最好不过了。

    “咚咚咚。”

    老公寓的大门没有门铃,姜茉莉不知道这时候谁会来找她,纳闷的起身去开门,站在门外的,就是消失了一年半的宋昆。

    “怎么是你?”上一世溺水的恐惧袭上心头,姜茉莉想也不想就要把门关上。

    “怎么,不欢迎你孩子的爸爸吗?”

    宋昆穿着一身名牌的西装,脚上的皮鞋锃光发亮,一副成功人士的打扮,看着姜茉莉此刻居住的一室一厅的小房子,眼中显而易见的嫌弃。

    “你你你......”

    姜茉莉眼神中难掩惊恐,不敢置信的看着对方。

    “你个蠢货,难道到了现在,都没发现那个晏褚也跟我们一样重生了吗?”

    宋昆推开对方走了进去,姜茉莉探头朝门两侧望了望,警惕的将门关上,看着没经过她同样就坐在她沙发上的男人。

    “你什么意思?”

    原来宋昆和她一样重生了,而且看起来,过得可比她好多了。

    上一世过了十几年养尊处优的生活,姜茉莉已经没有多少进取心也吃不了苦了,再加上她一不懂股票,二没有初始资金,而且她一心认为自己过不了多久就能成为孟家庞大商业帝国的女主人,压根就没想过利用重生的优势挣钱的事。

    现在她凭借着名牌大学的学历在一家公司做闲职,工资不高也不低,足够她租房和日常开销。

    可是如果真和对方说的那般,晏褚也是重生的话,她的计划就有些行不通了。

    “不可能,如果晏褚是重生的,他更应该现在就和我在一起,毕竟在他临死前,都认为我是那个给他生了一个儿子的人。”姜茉莉反驳宋昆到。

    她现在倒不像刚刚才见面时那么怕他,既然宋昆会来找她,那就说明他有计划找她合作,并不会对她做什么。

    “蠢,你说要是上辈子他时候,其实一直跟在咱们身边,窥视着我们的一言一行呢?”宋昆拿出一根剪好的雪茄烟,开始吞云吐雾。

    姜茉莉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完全不敢想象那个画面。

    “不然你怎么解释为什么对方的行为处事一下子与上一世截然不同,他创下的这个公司,背后可基本没有音海的影子,除了重生这个原因,还有其他的吗?而且对方显然对我们两人都十分防备,你跟在孟欣音身边那么久,他有和你接触过吗?”

    宋昆觉得自己这一次来找姜茉莉是不是一个错误的决定,不过无所谓,她很快也要死了。

    姜茉莉仔细回想,以前一起聚会的时候,晏褚会和孟欣音的室友说话,却从来不会主动和她聊天,自己仅有的一次和他主动接触,还被孟欣音知晓。

    难道真如宋昆所说的那般。

    “这次,你得听我的,等得到了孟家的财富,我们□□分,我六你四,到时候你拿着你的那份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我们两谁都别去打搅谁。”宋昆吐了口烟说道。

    这两年,他凭着从同事那里借来的本金炒股,已经积攒了小千万的身家,他熟知之后十几年的股市行情,凭借着自己挣来的那些钱,足够他衣食无忧。

    可是孟家的庞大财富是他的执念,上辈子,他甚至因此而死,再说了,到嘴的肉,不吃多可惜啊。

    对面那个上辈子害死他的女人,别说十分之四了,就是百分之四,他都不会给她。

    姜茉莉觉得和宋昆合作,就是与虎谋皮,可是有着晏褚同样重生的猜测在前,她似乎除了答应对方,没有其他选择。

    那么大一笔财富,不拿到手里,她实在不甘心。

    她心动了,宋昆笑了笑,神色被烟雾遮盖。

    *****

    *****

    #著名企业家于秋月女士与其丈夫著名油画大师孟国华先生疑似在往山区小学捐送物资之时遭遇山体滑坡,生死未卜#

    这是当天财经日报的头条新闻,同样的事情,提早了两年。

    #音海集团大小姐怀孕三月被紧急送往医院,疑似得知父母遇难消息流产#

    #雏鹰游戏总裁频繁出入医院,神色憔悴#

    姜茉莉看着一则则报道,脸上难掩激动的神色,看着宋昆的表情,也放松了许多。

    “说好的,事成之后我占四成。”

    她今天画了一个艳丽的妆容,比往日装小白花时,多了几分姿色。

    “你放心,我们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你知道我做的所有的事,除非我想像上辈子一般被你弄死。”

    宋昆摊了摊手:“这一次,不知道还有没有重生的好运,我和你一样,还是很惜命的。”

    姜茉莉稍微放心了些,拎上宋昆给她买的马家最新款的包包,高昂着头朝房间外走去。

    “蠢货。”

    宋昆暗骂了一句,这些日子他的人可都盯着她呢,她的房间里处处都有他装的摄像头,以为在电脑里放了一份定时发送的邮件以及一份放在银行保险箱里的亲笔信他不知道吗?这一次,他可不会那么傻了,让她有威胁他的把柄。

    *****

    姜茉莉来到晏家的别墅,此时孟欣音流产在医院保胎,晏招娣、晏来娣和保姆在医院照顾她,此时应该只有晏来娣以及回家取东西的晏褚在家。

    “不欢迎我吗?”

    姜茉莉看着晏褚笑了笑,灵活的从他胳膊底下的空位钻了过去,脱掉脚上的高跟鞋,露出涂着红色指甲的精致小脚。

    “晏褚,我知道你什么都知道了是不是?”

    她巧笑倩兮,在空荡的客厅里转了个身,对着晏褚说道。

    “你不用瞒我,你和我一样,都得到了重生的机会。”她如同一条无骨的美人蛇,想要依靠在晏褚的肩上,只可惜被他侧身避开。

    “上一世,我做了许许多多的错事,可是晏褚,我后悔了,直到你死后,我才发现我最爱的人是你。”

    姜茉莉眼底泪珠滑落,就和断线的珠帘一般。

    “这一世,我是像你赎罪的奴隶,晏褚,你即便不原谅我,也请你别推开我好不好。”她笑的脆弱,双手绕道背后,解开了自己衣服后的拉链,原本贴身的丝质黑裙一下子从身上滑落,除了乳贴,为着丝缕。

    “好你个小贱人。”

    晏招娣和晏来娣风风火火的从墙后面冲出来,照着姜茉莉的头发皮肉就是一顿扯。

    果然当初他们就没猜错,这个小贱人没安好心啊她。

    而晏褚,早就在她脱衣服的瞬间,就转过身去,什么都没看见。

    “你们——”

    姜茉莉被这突如其来的转折惊呆了,晏招娣和晏来娣不是应该在医院么,她的人可是盯着她们离开的。

    不仅仅是这两人,新闻报道中应该被埋在山体滑坡下的于秋月夫妻,因为情绪激动流产的孟欣音,都一个个从房间里出来。

    姜茉莉懵了,视线死死的盯着晏褚的背影,不可能的,那个蠢货,上辈子被他们耍的团团转的蠢货,即便多了一次的记忆,也不会厉害到察觉他们这一次的行动。

    “为什么?”

    孟欣音不相信姜茉莉刚刚说的什么前世今生的话,那太荒谬了,在她看来,这只是姜茉莉勾引晏褚的一种手段罢了。

    毕竟让没经历过这些的人相信鬼神的存在,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包括于秋月和孟国华,他们是坚定的无神论者,自然就更不相信了。

    于秋月对姜茉莉是失望且痛恨的,她不明白,对方受了自己的帮助,即便不心存感激,可怎么还能做出这样谋财害命,破坏他们女儿家庭的事来呢。

    这一次,要不是有晏褚的提醒,她和自己的丈夫恐怕就死了。

    这人心到底是怎么了?

    “宋昆在躲避警察追捕的时候从十二楼摔下去摔死了,不过根据从他房里找到的电脑和一封姜茉莉亲笔写的信,证实了在山里埋炸药的人就是他们。”

    晏褚接完电话,对着于秋月和孟国华说道。

    宋昆不能活着,那个男人比姜茉莉难对付的多,这一次也是借了对方信息不准确的光,对方似乎将他当做了上一世的晏褚,放松了警惕,这才使得他这么容易抓到他的把柄。

    也怪他刚重生的时候太不谨慎,居然和音音告状留下了破绽,不然自己也不会那么早确定他重生者的身份,并且一早派人潜伏在他身边,监视他的一举一动。

    姜茉莉一听宋昆居然死了,而自己藏在保险箱里的本该是作为自己保命的证据的亲笔信居然就在宋昆那儿,气愤的同时,又有一种大局已定的狼狈。

    “孟欣音,你以为他是真的喜欢你吗,他就是为了你的钱,上辈子,他可是跟我生了个儿子,他说他爱我。”

    姜茉莉知道故意杀人即便未遂也是要判重刑的,她不好,也不能让晏褚好过。

    “你个贱女人,勾引我们家狗子不说,还敢冤枉他。”

    晏大姐和晏二姐打人的动作更来劲了,两人心里都慌啊,按照那个老道士的说法,这可不就是弟弟真正的命格吗?

    好在这一次她们两姐妹不糊涂了,没让这小妖精得逞,害了弟弟的性命。

    “你个两个老姑婆,最看不惯孟欣音的女人就是你们,孟欣音,你等着有一天被她们折磨死吧。”

    孟欣音一开始听了姜茉莉的话还有些难过,可是大姐和二姐对她很好啊,根本就不是姜茉莉口中那样的人。

    她一向都满嘴谎话,现在只是想要离间她和晏褚,她不能听信她的谎言。

    于秋月和孟国华也是这么想的,晏招娣和晏来娣什么样的性子,这些日子他们都是看在眼里的,对他们姑娘没话说,比对亲弟弟还好了,而且是真好还是做戏观察的仔细些就能看出来,姜茉莉说的那些话,完全只是为了让欣音对自己的丈夫心生隔阂,这用心,实在是太歹毒了。

    等警察来的时候,姜茉莉身上全是被掐被抓过的痕迹,不过知晓她所作所为的警察没一个同情她的。

    因为证据确凿,姜茉莉被判刑十五年,牢里的生活比想象中的更加黑暗,没等她刑满释放,就死在了监牢之中。

    至于宋昆,在那桩小高楼的天台上,他的魂魄每天都会日复一日的重复着死亡的过程,他会一次次感受脑浆迸裂的剧痛,永生永世得不到解脱。

    这是晏褚对他的惩罚,除非哪一天,他遇到了一个真正的道人或是高僧,可就算是有那样的人,就凭他身上浓厚的罪孽因果,也不会施手解救他的。他的惩罚,比姜茉莉的,更残酷了百倍。

    至少姜茉莉生前受了十五年的折磨,然后就烟消云散了,而他生前享受了许多,就只感受了一刹那的痛楚,却用自己的永生永世作为代价偿还自己曾经犯下的罪孽。

    *****

    在姜茉莉被抓六个月后,孟欣音生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姑娘,如晏招娣和晏来娣承诺的一样,她们比任何人都疼这个孩子,即便是父母,也比不上这两个姑姑来的宠溺纵容。

    小丫头也很喜欢两个姑姑,寒暑假一心就想着往姑姑家里跑,只要做了错事就给姑姑打电话,这么一来,爸爸训她就不会训的那么狠了。

    孟欣音的这一生很幸福,她有世界上最疼她的家人,有这个世界上最爱她的丈夫,还有一个最最最可爱的女儿。

    结婚十年的时候,晏褚的商业帝国就超过了音海集团,那时候所有人都说,当初被媳妇娘家压着的男人这下子翻身了,恐怕上流社会人人艳羡的恩爱夫妻,就不复存在了。

    是个男人就偷腥,更何况是在奢靡的上流社会,每天都有无数漂亮年轻的小姑娘挤破头想要踏入这个圈子,男人受到的诱惑太大,又怎么能把持的住呢。

    可是出乎所有人意料,即便是这样,晏褚依旧是那个每天下班准时回家,参加宴会的女伴永远是他的妻子的好男人,他将结婚时许下的誓言,履行了一辈子。

    “你不是他对不对。”

    在孟欣音垂垂老矣,全身插满管子躺在病床上的时候,她小声的,在晏褚的耳边问了一句。

    这时候的晏褚,也已经是一个满脸老人斑,满头白发,勉强看得出帅的帅老头了。

    “真好。”

    孟欣音没有等他回答,就已然猜到了答案,安详的闭上了双眼。

    晏褚握着她的手,听着检测心跳的仪器发出平稳无波动的电子音,亲了亲她的手背。

    下一秒,他再次出现在了系统空间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