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5.过河拆桥的凤凰男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过年的这段日子, 晏褚就觉得大姐和二姐对自己格外的好,以前就已经足够好了,现在更是好到了让人有些毛骨悚然的地步。

    “狗子,你看你大外甥女多可爱啊。”

    晏招娣一把扯过自家闺女, 推着正在吃果冻的闺女到晏褚的身边。

    “以前姐没发现啊, 其实男孩子一点都不好, 调皮捣蛋的,哪里有闺女来的贴心,姐以后就靠咱们多美了, 姐给她招赘,将来就让她留在我身边给我养老了。”

    晏招娣一边说一边还小心的试探着晏褚的态度。

    “就是, 大姐说的没错, 儿子有啥好的, 要是将来金锦随他爸, 我都能被气死。”

    晏来娣搭腔, 一旁四岁的长得圆墩墩的江金锦眨巴了一下眼睛, 他听出来他妈这是在骂听了, 伤心的瘪了瘪嘴, 都能挂油瓶了。

    “多美好, 多俊和金锦也好, 都是好孩子。”

    晏褚心里寻思自己找来一个老道士演的这出效果真有那么好?怎么两个姐姐就和换了一个人似的。

    “好个屁啊,就多美好。”

    晏招娣急啊, 弟弟这事还喜欢儿子呢, 他怎么会知道, 自己将来就注定是只有一个闺女的命啊。

    她的弟弟,怎么就那么命苦啊。

    晏招娣和晏来娣心酸,可偏偏还只能强颜欢笑,那表情,要多怪异有多怪异了。

    这段时间,对晏褚来说是煎熬,对李多美来说又何尝不是呢,你懂一直以来都疼哥哥和表弟的亲妈以及亲姨忽然间当着舅舅的面对你关怀备至,仿佛你是她们心中最爱,然后等你舅舅一离开,就立马嫌弃的抱回了自己儿子的感觉吗?

    李多美觉得她妈和她姨或许是病了,她惹不起还躲得起,这些日拿着舅舅给的零花钱各种去同学家找好朋友玩儿,不到饭点都不乐意回来。

    她觉得幸好自己神经粗,换个人还不得被她们这精分的行为给搞傻了。

    好在这一切在舅舅过完年回学校上学后恢复了正常,李多美看着在家里气得跳脚,指挥她帮忙做家务然后和亲爹拌嘴的亲妈,觉得还是这样的她更让人放松些。

    *****

    “什么,老二你要搬出去住?”

    老大福满多艰难的转着椅子,看着刚刚说话的晏褚惊叹道。

    “老二,你打算住哪儿啊?”

    老四侯夜有些担忧,他知道晏褚租房子的钱绝对不会是跟他姐要的,虽然学院里各种传闻说晏褚能读书榨的都是他两个姐姐的血汗,但是同住一个寝室,他们都知道平日里晏褚花钱有多节省,几乎没怎么见他买新衣服新球鞋,多数时间又是吃食堂,每年他拿的奖学金就足够他的学费和日常开销了。

    现在津市的房价高,租房也不便宜,就是那种最破的城中村的小单间一个月也得一千出头了,那可是晏褚一个月的生活费了。

    “前段时间我卖了一个软件,自己买了一套房子。”他们寝室里的人都不错,晏褚也没打算瞒着。

    “行啊老二,津市的房子都买上了,请客请客,必须请客。”

    福满多和侯夜相视一眼,一胖一瘦两个人架住晏褚,也没问他到底卖了多少钱,反正能买的起津市的房子,即便是最外环的三四十平小公寓,那也绝对不下百万了。

    前段时间就常常见晏褚在床上拿着电脑敲敲打打,还想着他到底再干些什么呢,没想到不声不响编了个程序,还卖出去了。

    瞧瞧他们老二多有本事,还在大三就能不靠父母在津市买房,真想说出去让那些看不起老二的人听听,他们家老二到底配不配得上孟欣音孟大小姐。

    莫欺少年穷,他们看好老二,以后绝对不是池中之物。

    “吃海鲜,就吃新开的那家自助,我对着那扇门可来来回回走了好几趟了,一直舍不得进去,老二,感情深不深就看这一次了。”

    福满多扣住晏褚的脑袋,用自己博大的胸怀感化着他,实际上那家海鲜自助并不算太贵,最好的那一档三文鱼海胆帝王蟹各种海鲜畅吃也就两百八,还有二百三,一百六这两档的,在一些高档海鲜上稍微有些点定量。

    “就是,咱们不白吃你,到时候搬家我们这几个壮劳力任你使唤。”侯夜拍了拍胸膛,就他那竹竿样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底气称自己是壮劳力。

    “晏褚,姜茉莉找你,说你小女友有东西托她交给你 。”

    黄家俊觉得有些纳闷,他怎么总是担任传话员这个活,最重要的姜茉莉也有些奇怪,既然是孟欣音有东西托她交给晏褚,刚刚他想顺便帮她拿上来,姜茉莉还不乐意,难道是孟欣音还有什么话让她转述给晏褚?

    晏褚皱了皱眉,按理上次有了他隐晦的提点,音音应该不会那么马虎的再给他和姜茉莉增加相处的机会才是啊,还是他低估了对方,实际上对方的手段和心智比他想象中的更高明,已经彻底哄好了音音。

    他拍了拍福满多勾住他脖子的大肥胳膊:“行了,今天晚上海鲜汇,请客,顺便叫上音音。”

    福满多和侯夜听罢嬉笑着放开了他,晏褚随意的拿上了一件外套,朝楼下走去,他倒要看看姜茉莉卖的是什么关子。

    “晏褚,我在这儿。”

    姜茉莉已经十多年没见过眼前这个男人,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眼前的这个男人仿佛比她记忆中的那个男人更耀眼,光看外表,不知道比宋昆高出几倍。

    上辈子她为什么要抛弃这个好拿捏又模样俊美的男人,而选择投靠心狠手辣的宋昆,姜茉莉一时之间有些想不明白了。

    “这是......音音送你的便当......都是她亲手做的。”

    姜茉莉今天特地仔细的化了一个淡妆,口红用的是号称直男斩的ysl12号,樱粉色带着玻璃的光泽,甜美诱人。

    她心计的在眼尾和颧骨的位置扫上了一些腮红,不轻不重,像是自然好气色,整个人青春又亮丽。

    她知道晏褚这个人的本性,自大又自卑,上一世,自己扮演的就是这样一个虽然喜欢他,却一直偷偷摸摸不敢说出口,敬仰他,却因为好友的关系只能压抑自己情感的卑微的小女人。

    也不知道那些男人到底都是什么毛病,女人愿意给他们当阿猫阿狗,他们就自我**了,似乎觉得这才是他们能力的象征。

    姜茉莉的本质也是个自私又骄傲的女人,她并不喜欢现在的自己扮演出来的样子,不过谁让晏褚喜欢呢,再加上有孟欣音那样需要人哄着的大小姐在一边对比,只会更加凸显出她的好才是。

    穿越过来没有继承这个时候的自己的记忆的姜茉莉还不知道鼎香园发生的那件事,在她心里,现在就是自己大二的时候,孟欣音和晏褚已经交往了半年,而她还是孟欣音在大学里最好的闺蜜。

    晏褚说了句谢谢,拎着便当就上去了,除此之外,没有和姜茉莉多说一句话,这个冷淡的反应让姜茉莉嘴角的笑意一僵,看着晏褚的背影,有些不可思议。

    “咦,便当盒,老二,你小子有福气啊,居然让孟大小姐亲自替你洗手作羹汤。”

    晏褚拎着便当盒进来,那个便当盒一看就是小女孩喜欢的那一种,价格还不一定低,绝对不会是外面的店里配送的,刚刚他是被姜茉莉叫下去的,那自然就是该是孟欣音做的了。

    “音音不会做饭。”

    晏褚皱着眉,表情似乎有些怪异。

    “额,没准是她特地为你学的呢?”侯夜挠了挠头,想想孟家大小姐家里应该有保姆,也不像是会做饭菜的模样。

    可如果不是孟大小姐,难道会是......

    寝室里的三个大男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他们老二的魅力没那么大吧,或许只是他们误会了。

    *****

    学校外的咖啡厅

    “宋学长,你说我妈有些东西托付你交给我,请问是什么?”

    孟欣音有些好奇,她知道宋昆这个人的存在,她妈妈似乎很欣赏他,有时候过年对方也会拎着礼物来家里做客。不过她和他并不熟悉,只是彼此知道对方名字的那种程度。

    只是她不知道为什么对方会知道他的手机号,难道是她妈告诉他的?

    “欣音,你可以叫我宋大哥。”

    宋昆深情款款的看着眼前的小姑娘,上一世孟欣音喜欢上那个穷小子还不是因为一场英雄救美吗,谁敢保证那一次的英雄救美不是一场策划呢,既然对方可以,他自然也能做到。

    孟欣音皱了皱眉:“宋学长,你这次约我出来是不是因为我妈妈有东西托付你交给我,如果不是的话,我就先走一步了。”

    她把咖啡的汤勺放在精致的瓷碟上,拿起身旁放着的小背包就要离开。

    这个宋学长看上去怪怪的,似乎和以前有些不太一样了,以前过年的时候,他可不敢用这种露骨的恶心的表情盯着她。

    “欣音。”宋昆下意识拉住孟欣音的手。

    “你干什么!”孟欣音抬高了声音,一下子把他的手给甩开。

    “是我冒昧了,只是我这趟来真的有很重要的事要告诉你,是关于你的男朋友晏褚的,你难道就不想知道,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吗?”

    宋昆似胸有成竹,收回自己的手,正襟危坐,亦如上一世他已经拿到了孟家的财富,功成名就受到所有女人的追捧和爱慕之后。

    “宋学长,我敬你是我的学长,还是我妈妈器重的手下,这一次我原谅你,如果下一次你再来我面前说这些奇奇怪怪的话,我就要给我妈打电话了。”

    孟欣音觉得宋昆莫名其妙,她的男朋友她不会自己了解吗,为什么要听他说那些不知道是真是假的话。

    她心中骄傲的小哼一声,拿着包转身就走。

    宋昆就这样被甩了脸,他脸上的笑容渐渐僵住,直至阴沉。

    “喂,董事长,我是宋昆,关于小姐有一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

    宋昆拿出手机,屏幕上显示拨打的对象,正是孟欣音的母亲,音海集团的董事长于秋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