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2.过河拆桥的凤凰男
    ,精彩无弹窗免费!

    晏褚可不知道那两个他要对付的麻烦人物重生了, 此刻的他正在想着该怎么解决大姐和二姐的问题。

    “狗子,你告诉姐,你没犯啥事吧。”

    说来也巧,晏褚正想着两个姐姐的事呢, 大姐的电话就打进来了。

    狗子是晏褚的小名, 他小时候身体不好, 父母担心这个好不容易得来的儿子养不活,就用贱名压他,说来也巧, 取了这个小名后,他的身体果然一日日健康了起来, 也显露出和其他孩子不一样的聪慧。

    晏家的长辈坚信这是这个名字的功劳, 在老家, 几乎没人喊他大名, 都是狗子狗子喊过来的, 晏褚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都无奈了, 却只能硬着头皮应下来。

    “大姐, 我能犯啥事啊。”晏褚觉得可能是他打给大姐的五万块钱惹的事。

    “狗子, 你别唬姐, 姐就你这么一个弟弟, 你要是出了什么事,姐都没脸去见地下的爹娘, 姐对不起咱们晏家十八代祖宗, 那些钱你哪来的?听说现在外头有人搞那啥传销骗人, 那是犯法的,狗子,你没掺和那些事吧。”

    晏招娣今天本来是想去银行看看自己卡里的钱少没少,她的胆子小,现在新闻不是经常报道谁谁谁存在银行里的钱没了吗,她担心自己这么些年给儿子给弟弟攒的娶媳妇的家底也莫名其妙的消失,养成了每个礼拜就去银行查一下存款的习惯。

    其实每次攒满一万块钱,她都会去存定期的,卡里的钱永远都保持在四位数,可对于穷苦人家出来的晏招娣而言,这也是一笔庞大的数目。

    不然她早该开通短信服务了,这不是银行卡开通短信费一个月要两块钱吗,银行就在她家小饭店的边上,晏招娣觉得还是自己走一趟来的划算,既能省钱,还能锻炼身体。

    今天这一查就出问题了,她的卡里居然莫名其妙多了五万块钱,可把晏招娣吓得够呛。

    想着网络上的新闻,她怀疑自己的卡是不是成了不法分子洗钱的账号了,还纠结自己要是把拿钱取出来,会不会犯法或是遭到黑社会的追杀,正愁着呢,让柜员一查,才发现打钱到自己卡上的账号,居然是自家宝贝弟弟。

    这下子,晏招娣就更紧张了,当时她就头冒虚汗,脸色惨白,差点昏了过去。

    五万块钱啊,他们家小饭店生意不错,一年也就挣个十几万,这在他们这样的县城,已经是很不错的人家了,可自己还在念大学的弟弟,不声不响就给她寄了五万块钱,是干了啥事啊,还是把自己的肾给卖了啊。

    弟弟的肾是要好好留着给他们老晏家生孙子的,可卖不得啊。

    晏招娣胡思乱想的,出了银行回到自家饭店就给弟弟打电话了,她说话带着哭腔,显然是真的急坏了。

    晏褚有些哭笑不得,不管大姐和二姐对其他人怎么样,对于他这个弟弟确实是没话说的,听着对方在电话里喋喋不休的表达着自己的担忧,晏褚反倒觉得挺暖心的。

    “大姐你放心吧,我没什么事,就是前段时间我自己做的一个游戏程序卖了钱,这些年我都靠你和二姐,这不弟弟本事了,也想让你享享福,那笔钱你就放心的花吧,多买点漂亮的衣服鞋子,也该好好打扮打扮了。”

    晏招娣一听弟弟的话,眼泪哗啦啦就往下流啊。

    “爸妈说的没错,我和你二姐就得靠你这个弟弟啊。”

    晏招娣一边哭一边使劲拍了自家男人一巴掌:“你听听,以前你还嫌我给我弟花的钱有些多,咱们家狗子是有出息的人,他稀罕你那点钱,还不都还回来了。”

    李瘸子不明白这战火怎么波及到自己身上了,明明刚开始是这婆姨垮着脸跑回家说她弟弟可能出事了,自己还劝了她几句,让她先别慌,现在好了,他里外不是人了他。

    “狗子啊,姐有钱,你姐夫给姐挣钱呢,你拿钱姐给你攒着,到时候等你毕业了,拿给你娶媳妇用。”

    晏招娣觉得自己这个弟弟一点都没疼错,人家弟弟哪个会像他们家狗子一样主动给姐姐钱花的,她妈说得对,他们家的狗子就是与众不同的,这孩子心好,就是他们老晏家的种。

    李瘸子对自己媳妇无脑偏袒他弟弟已经麻木了,不过谁让这婆姨给他生了一双聪明活泼模样又好的一双儿女,彻底改善了他们老李家糟糕的基因呢,只能忍着了。

    啰啰嗦嗦又叮嘱了一大堆,晏招娣这才恋恋不舍的挂断电话。

    “招娣,你这眼睛怎么红了,是你家瘸子惹你了?”

    李瘸子家开的小饭馆饭菜味道不错,又是街坊邻居的,李家这饭店都开了三十多年了,从李瘸子他爸那时候起,大伙都知道他们家原材料真,从来不买那些烂叶子,臭猪肉糊弄人,只要是家里有人来做客,都愿意来他门店里打包一些饭菜带回家去,省心又省力。

    “没,他没那个胆子。”

    晏招娣面上难掩得意:“是我们家狗子打来的,那孩子也真是,他不是念了咱们国家最好的天水大学吗,这名牌大学的学生就是不一样啊,才大三就能给家里挣钱了,这不,给我打了五万块钱,我不要,他还非给,说是孝敬我这个姐姐的。”

    晏招娣可不是不知道这些年这些街坊邻居背后都是怎么说她的,不就是说她吃里扒外,拿着李家的钱养他们晏家的孩子吗。

    这就是嫉妒,嫉妒他们家狗子模样好成绩好样样都好,他们媳妇就没能给他们带来一个这么好的妻弟。

    五万块钱,这些年李家有在她弟弟身上花五万块钱吗,现在她这心啊,可是一点都不虚。

    “王婶子,今天东家有喜,等会儿你点的那份猪肉炖粉条,我让瘸子给你放多多的猪肉,分分喜气。”

    晏招娣现在大小也是老板娘,做事圆滑了不少,她就是想出口气,可没打算把这些顾客都给得罪了。

    “那感情好。”原本那老太太还有些不自在呢,现在一听居然还有便宜可沾,一下子就笑开了花了。

    很快的,李家媳妇的那个弟弟出息了,挣了大钱孝敬她那个姐姐的事也传遍了县城这巴掌大的地方。

    大家都说李家人有福气啊,前面投资了一笔小钱,现在大钱不跑进来了吗。

    他那个妻弟还在念大学呢,就能给他姐打五万块钱,等他工作了,挣更多的钱了,这李家岂不是也要跟着发财。

    唯独李瘸子并不像大家那么开心,他坐在自家店里,抽着电子烟,拿钱还不是被他婆姨攒着给她弟娶媳妇的,到头来,他还是赔钱的那一个啊。

    在晏褚接完大姐的电话没多久,二姐的电话也打进来了。

    和晏招娣一样,晏来娣也是被自己卡里突然多出来的五万块钱给惊到了。

    “狗子,你和姐说,你的肾还在吧?”

    应该说是亲姐妹吗,晏来娣和晏招娣的脑回路一样一样的,生怕弟弟给她打的拿笔钱,是卖肾赚来的。

    “听说现在大城市的孩子都喜欢用果八,你想要姐给你买啊,你可千万别做傻事啊。”

    晏来娣嫁的那个男人还挺精明,轻易不让她碰家里的大钱,不过那都是在她生儿子之前,生下儿子后,她在那个男人心里的地位就不一样了,反正将来一切都是给儿子的,现在提早给儿子他妈用点又怎么了。

    之前男人每天给晏来娣三千块钱的家用和零花钱,这在人均工资一千八,一条不错的裙子只买七八十的小县城,已经算比较丰厚了。

    有了儿子后,零嘴钱,营养品的钱,以及各种各样的花费一报,这家用一下子就翻了一番,晏来娣的零花钱也涨了,每个月除了五千块钱的家用外,她还多了两千块钱的零花钱。

    男人基本不着家,花钱也大手大脚,不知道在有自己的房子,并且不请保姆的情况下正常的花费是多少,每个月这笔钱,在保证儿子吃好喝好的同时,晏来娣都能省下近三千,她知道自己的儿子将来能够继承他爸的厂和县城的三套房子,这每个月的三千块钱,都是她给弟弟省下来将来买房子娶媳妇的。

    这样的两个女人,搁哪儿都能被称一句伏地魔,他们的丈夫,他们的孩子或许会很头疼晏褚这个存在,可是对晏褚而言,确实他就是得利者,所有人都能看不起晏招娣和晏来娣,唯独他不能。

    晏褚把对大姐的那番说辞对着二姐也解释了一遍,把人安慰好了,又告诉她自己这次寒假会早点回家的事,可把晏来娣给喜坏了。

    弟弟出息了,还知道体谅孝顺她这个姐姐,晏来娣觉得自己这个弟弟她没白疼。

    看着四岁儿子一屁股撅在地上玩着他满地乱扔的玩具。

    晏来娣在心里琢磨着,儿子的玩具也过多了,要不这几个月的玩具钱省省,这么一来每个月又能给弟弟多攒两三百块的娶媳妇的钱呢。

    晏褚挂下电话,他想着刚刚二姐对自己的肾的关心程度,觉得这趟自己应该早些回去,处理一下姐姐们对侄子过度执着的问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