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9.过河拆桥的凤凰男
    ,精彩无弹窗免费!

    原身能和孟欣音有交集, 存粹来源自一场过于俗套的英雄救美。

    那时候孟欣音倒霉遇到了抢劫,而原身正好路过,他认出了那是他们学校的系花,怀着某种不可言说的目的, 他冲出去救了她, 并且因为突然掏出弹簧刀的匪贼, 胳膊上被划了一道长长的口子。

    光是皮囊,原身还是很能唬人的,他就是模板式的白马王子, 加上在危难之中挺身而出的光环加身,从未动过心的孟欣音一下子就对他产生了好感。

    又因为原身受伤, 孟欣音带他去医院, 照顾他, 在几日的相处中, 两人很快就确立了情侣关系。

    为什么说许多电视剧和电影里, 富家女总是被草根男吸引, 总裁总是放着白富美的未婚妻不要, 转身爱上一个迷糊弱智的平民女。就是因为生活的环境不同, 短时间内, 他们会因为对方所描绘的另一个世界而迷惑。

    尤其他很聪明, 在孟欣音面前从来不试图隐瞒自己的家庭状况,在他的描述里, 他不同意姐姐们的这两段婚姻, 他知道这是她们的牺牲, 并且努力奋斗想要回报她们。

    孟欣音的父母就是伟大的慈善家,她并不觉得出生能够代表什么,反而因为原身的坦诚,以及原身在单纯的孟欣音面前表现出身为寒门子坚韧、刻苦的品质后,更让她觉得他是一个很可靠的男人。

    一切矛盾爆发在他和孟欣音结婚后。

    原身的两个姐姐十分疼爱他,这也意味着她们对于自己未来的弟妹会有诸多挑剔,孟欣音那琳琅满目的化妆品,以及一个个天价包包,在两姐妹看来都是不可理喻的。

    这个弟妹不会干活,不会伺候男人也就是他们的弟弟,好几次姐妹俩来津市探望弟弟,看到的都是弟弟给弟媳妇切水果倒茶的画面。

    更让两姐妹生气的是弟妹就给弟弟生了一个闺女,就说着什么父母的爱要唯一且专一,就不肯再生了,这让觉得她们老晏家绝了香火的晏家姐妹和弟媳妇的矛盾到达了不可调和的地步。

    孟欣音毕竟还是个大小姐,之前她忍,是因为她喜欢原身,可不代表她可以为了原身放弃自我,放下尊严去迎合他两个姐姐的不合理要求。

    姑嫂矛盾上升为夫妻矛盾是再自然不过的事,那时候原身刚生完女儿,不仅要忍受两个大姑子的指责,还敏感的发现,她深爱的丈夫,似乎背叛了她。

    那时候孟欣音刚生产完,正是她不答应生二胎和两个大姑姐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原身作为夹心饼干,干脆借口公事,减少回家的时间,而姜茉莉也是在这时候,趁虚而入。

    作为于秋月资助的大学生,以及孟欣音的好朋友姜茉莉在毕业后顺利的进入了于秋月的公司并且很快得到重用。

    那时候原身作为于秋月的女婿,在公司的技术部门任职,同处一个公司,他和姜茉莉的接触也多了起来。

    一边是生完孩子,体型发生巨大改变的妻子,一边是小意温柔,和他有着相似的出生,崇拜他,仰望他的姑娘,原身不可避免的做了无法饶恕的错事,在一次醉酒后,和姜茉莉发生了关系,并且被她拍下了亲密的照片和视频。

    姜茉莉并不喜欢原身,她喜欢的只是原身所代表的孟欣音的丈夫的身份,和他上床,让姜茉莉有别样的满足感。

    在原身和孟欣音的孩子还没满周岁的时候,于秋月和孟国华按照惯例,送了一批物资去了一个偏远的小村庄,不幸的是,山体崩塌,他们俩所坐的那辆车,被埋在了山下。

    孟欣音受到巨大的打击,也是在那时候,她的好闺蜜,拿着她和她丈夫的亲密照片出现在了她面前,随之附带的还有怀孕四个月的产检报告,孩子是原身的。

    孟欣音几乎崩溃了,可是她记得自己还有女儿,不论怎么样,她不可以倒下,第一时间,她强忍悲痛,通知了自己父母的律师,让他拟定离婚协议书。

    就在姜茉莉见过孟欣音的第二天,孟欣音从家中别墅三楼坠下,死因自杀,所有人都说,她是没法接受父母的死亡,所以选择了逃避,连原身都是那么认为的。

    他悲痛了一段时间,作为孟欣音的丈夫,他接受了孟家所有的财产,这笔财富比他想象的还要庞大,这时候姜茉莉又出现在了他面前,依旧是产检报告,她告诉他,她怀的是个男孩。

    原身和姜茉莉领证了,没有办酒席,毕竟姜茉莉原来的身份还是孟欣音的好闺蜜,现在对方才死多久,他们就结婚,这不合适。

    姜茉莉被原身送到了国外,生完孩子又过了好几年才接回来,在去机场接他们母子的时候,原身出了车祸,司机醉驾负全责,车上还有原身和孟欣音年仅五岁的女儿,因为想让女儿和弟弟早点培养感情,原生特地把她也给带上了。

    作为原身的未亡人,姜茉莉和她的儿子接受了原本属于孟家的庞大财富,之前孟欣音拥有的一切,都是属于她的了。

    这个世界,讲述的就是那么一对出生草根的夫妻,姜茉莉和宋昆,他们都是孟国华夫妇早年捐助的学生,宋昆是学法律的,在毕业后顺利进入到了于秋月的公司,孟欣音自杀前打的最后一个电话都是给他的。

    在这个世界里,姜茉莉和宋昆是人人称赞的一对夫妻,他们乐衷慈善,资助了许许多多贫困学生,夫妻俩共同管理的利坤集团,在天津市数一数二。

    所有人都忘了,利坤集团,在很久以前,属于另外一家人。

    这一次任务的许愿者,是晏褚一开始没想到的,许愿人是原身的大姐和二姐,她们虽然讨厌孟欣音那个弟妹,却从来没想过让她死,他们也从来没想过自己教出来的弟弟,会做出那么多的错事,甚至为此付出自己的生命。

    晏招娣许愿,这一世弟弟能够补偿上一世亏欠孟欣音的,并且照顾好她未来的小侄女,希望这一次,弟弟能够阻止她们和弟妹的矛盾。

    晏来娣许愿,让姜茉莉和宋昆得到应有的报应,因为孟欣音和弟弟侄女的死绝对不会是意外,或许最初孟国华和于秋月的死,也有他们俩的手笔。

    依旧是两个许愿者,晏褚觉得系统抽风的次数似乎多了些。

    不过这个世界的难度相较于上一个世界,还是简单了不少的,最麻烦的就是两个姐姐和孟欣音早就已经根深蒂固的思想三观,尤其是两个姐姐,怎么改变她们对孟欣音这个弟妹的挑剔,以及接受将来弟弟只会有一个女儿的现实,这才是比较棘手的。

    “你们先点菜,我去隔壁的林记汤罐给音音点一罐乌鸡汤。”

    晏褚记得孟欣音的体质偏寒,每次来例假都疼的脸色惨白,算算日子,她的例假也快来了,今天为了打扮好看还穿那么一点衣裳就出门,估计得把她冻坏了,得喝点滋补的鸡汤补补身子。

    “你们家晏褚可真真是把你放在心尖上的,可把我这个单身狗给羡慕坏了。”

    姜茉莉看着晏褚远去的背影,对着孟欣音打趣道,看着她羞涩地低下头,姜茉莉眼底眼底闪过一抹嫉恨和不屑。

    如果不是因为孟家的钱,晏褚怎么会和一条狗一样巴结她,真爱,别逗了。

    那个男人和她是一类人。

    “服务员,来一份沸腾鱼,一份酸汤肥牛,一个蒜薹炒肉,三份碳烤小羊排,再来......”

    “茉莉,太多了,我们三个人吃不了那么多东西。”

    孟欣音看姜茉莉一口气点那么多个菜,想到今天是晏褚请客,为了他的钱包着想,赶紧制止姜茉莉。

    “再来一份剁椒鱼头和醋溜三丝,嗯,还有三碗白米饭,饮料就椰汁把,先来三罐,记得帮忙加热谢谢。”

    姜茉莉把菜单递到服务员的手里,然后转身对着孟欣音说道。

    “男人肯为一个女人花钱,那才代表他重视他,你看看你和晏褚在一块后,日子越过越回去了,以前怎么可能会在食堂碰到你,听我一句劝,如果等会儿晏褚付钱的时候变脸了,那就说明这个男人不值得你喜欢。”

    姜茉莉这番话看似推心置腹了,实际上依她对晏褚的了解,那个男人是很有城府的人,绝对不会因为一顿饭钱,就让孟欣音这个金子打的女朋友对他心生芥蒂,这钱,他必然给的很爽快。

    有了她前面这段话铺垫,孟欣音一边更信任自己这个对她推心置腹的朋友,一边更加沉迷于晏褚那个穷酸鬼给她编制的名为爱情的渔网里,一举双得。

    “茉莉,我去趟洗手间。”

    她的话孟欣音也不知道有没有放在心上,在服务员离开后,她拿上了自己的包包朝小包厢外走去。

    姜茉莉在她看不到的地方撇了撇嘴,上个厕所还得带上包,还怕她偷东西不成,不过那个包可是香奶奶限量款呢,她好想背一下。

    这个世界太不公平,为什么有些人轻而易举就能得到你所希冀的一切。

    孟欣音在离开包厢后没有往洗手间走去,而是直接去了结账的前台,把她们点的那些东西的钱都给了。

    鼎香园的饭菜价格不算便宜,七个菜,加米饭饮料,一共四百多块钱,孟欣音知道晏褚从来不用他两个姐姐打给他的生活费,相反每次拿到奖学金,除了学费,剩下的还会以给侄子侄女买礼物为借口送还回去。

    他的生活费基本上都是他自己接一些活赚的,这一点让孟欣音很佩服他,毕竟她还是一个由父母养的大米虫。

    四百多块钱,在孟欣音看来是小钱,可对晏褚就不一定了,她听晏褚的室友说平日里他在寝室都舍不得吃好的,攒下的钱都花在请她吃食堂小炒上了,一下子没了四百多块钱,之后的日子晏褚岂不是要餐餐白米饭配咸菜了。

    她付完钱,将小票放到包里,然后转身回了包厢。

    “怎么这么久?”因为前面有人买单,孟欣音等的时间有些久,姜茉莉一个人还怪无聊的。

    就在孟欣音回来没多久,晏褚也端着一碗打包好的乌鸡汤回来了,还冒着热气,他把汤盖儿掀开,又用餐厅提供的菊花茶烫了烫勺子,然后才递到孟欣音手里。

    装,接着装。

    姜茉莉看在眼里,心里翻了个白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