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8.过河拆桥的凤凰男
    ,精彩无弹窗免费!

    孟欣音的爸爸孟国华和她的妈妈于秋月都是很有善心的人, 他们每年都会筹措一批物资送往各个贫困的乡镇小学,并且资助那些因为家贫,无法念书的学生。

    这个举措,是在两夫妻结婚后就开始的, 而姜茉莉, 就是夫妻俩最早资助的那几批学生之一。

    她出生在西北部的一个小山村里, 家里有两个妹妹,一个弟弟,生个男孩传承香火是老一辈村里人的执念, 可是对于前头的三个闺女,夫妻俩也并没有亏待, 宁可自己少吃口, 也不会让女儿饿着。

    姜茉莉运气不错, 在她刚开始念小学的时候, 于秋月正好带着一批物资来到了她生活的那个小村庄, 也是在那时候, 她借着自己的乖巧聪颖得到了于秋月的喜欢, 并且得到了于秋月资助她一直念完大学的承诺。

    小山村里消费不高, 在她念高中之前, 于秋月每个月会给她寄两百块钱, 那时候物价也低,两百块钱她除了生活费, 还能时不时买点小零嘴和漂亮的小发卡, 这是她几个弟弟妹妹都没有的待遇。

    上了高中就得去县里了, 那时候物价也上涨了,于秋月每个月让人打给她的钱也从两百涨到三百,三百涨到五百,对于当地的消费而言,这些钱也足够使用了。

    姜茉莉要强,她知道学习是能改变自己生活的唯一出路,她是他们村里为数不多的大学生,父母走哪儿都说她是他们的骄傲,可是姜茉莉却不喜欢他们那么说,毕竟她现在取得这样的成就,都是源自她自己的努力,以及于阿姨的资助。

    在入大学之前,她是真的很感激于秋月的。

    考上大学后,于秋月给个月固定给她打钱的账号上多了一万五千块块钱,除了六千的学费,还有就是给她买电脑的钱,以及一个学期的生活费,电脑不用买太贵的,三四千就行了,这么一来她每个月的生活费就将近一千五了,这还是姜茉莉第一次接触到这么大一笔钱。

    她以为一千五很多很多,可是来到津市这个繁华的国际大都市,她才发现,一千五除了吃食堂,淘淘一些小商铺的衣服,其他什么都做不到。

    她的室友随便买一双皮鞋就四五百,冬天的大衣更是一两千一两千的往外砸钱,而那时候,姜茉莉身上所有的装备加起来,可能都没超过两百块。

    就在她迷茫的时候,她认识了孟欣音,也发现了她居然就是那个一直资助自己的于阿姨和孟叔叔的女儿。

    在她每个月只有苦哈哈的一千多块钱的生活费的时候,对方一个简简单单的包包就能花掉她十个月的生活费,她的大衣都是名牌专卖店的,摸上去又软又舒服,她的鞋子都是真皮的,之前让她瞠目结舌的那双室友花四五百买的鞋子,还不及孟欣音最便宜的鞋子的零头。

    姜茉莉嫉妒了,为什么孟欣音就能那么幸福,拥有所有她没有得到一切,她也怨上了于秋月和孟国华,觉得他们伪善,觉得他们虚伪。

    明明每个月给自己的女儿那么多生活费,为什么对于他们这些被自助者就那么吝啬,一千五百块钱,买几支口红,买几条漂亮的裙子就全都没有了,她的嫉妒心越来越旺,她的野心也越来越大。

    为什么她不是孟欣音,如果孟家的一切都是她的那该多好。

    晏褚看着走在女友身边,牵着她的手时不时说着趣话逗女友开心的姜茉莉,该用什么样的方法,才能让欣音看清楚姜茉莉的真面目呢。

    这个世界总的概括,可以说是三头白眼狼的故事,而他的原身,就是白眼狼中的极品狼凤凰狼。

    在最开始之初,凤凰男其实在最开始之初指的是出身贫寒但努力拼搏的男性,是褒义词,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久而久之,却变成了一个贬义词。

    现如今,凤凰男多指出身贫寒,和城市女结婚,靠着妻子一家在城里扎根,思想偏传统,愚忠于父母,在父母和妻子发生争执时,无条件偏袒父母,对亲戚朋友无比大方,且大成本不断投入,永远不会对贪得无厌的亲戚说不的优柔寡断的男人。

    而这一次晏褚附身的原身,就是这样一个人。

    他的父母在他八岁的时候车祸身亡,肇事司机家贫,给了一万丧葬费就拎着包裹坐牢去了,那时候原身的大姐晏招娣也就十三岁,她毅然辍学,回家照顾更年幼的妹妹和弟弟。

    为了守住自家的房子和地,晏招娣不可避免的变成了一个很泼辣的女人,妹妹晏来娣在她的教育下,也不可避免的跑偏了。

    而作为晏家唯一的儿子,两个姐姐心中执拗的她们晏家唯一的香火盏,受到了两个姐姐更多的疼爱。

    不能怪晏招娣和晏来娣愚昧,在她们生活的那个小村庄,儿子就是全部,在父母还活着的时候,姐妹俩早就被洗脑,坚定不移的认为只有弟弟,才会是她们嫁人后最大的依靠。

    实际上在那种偏僻的小村庄,也确实如此,谁家没有儿子会被所有人看不起,那家人的女儿即便嫁了人,也会因为娘家没有男丁被随意的欺负,认为在多数人眼里,她们都是没有兄弟撑腰的女人。

    原身很聪明,几乎每次考试都考第一,晏招娣不免也有了一些野望,她想把自己的弟弟培养成一个大学生,让当初那些欺负他们姐弟的,看不起他们姐弟的人都知道她晏家虽然没了长辈,却也不是好欺负的。

    在晏褚十三岁念初中的时候,十八岁的晏招娣把自己嫁给了一个瘸子,那个瘸子是镇上开小饭店弟弟,因为家里有点钱,虽然腿瘸了,可对于媳妇的要求还挺高,要个儿高的,瘸子堪堪一米六出头,想找个个高的姑娘中和基因,要漂亮的,因为瘸子除了瘸,模样也有些磕碜。

    因为要求高,这一拖就拖到了三十岁了。

    看原身的模样就知道晏家的基因不坏,晏招娣身段好,该大的地方大,该小的地方小,虽然因为做惯了地里的活,皮肤有些粗糙还有些黑,可是精致的五官完全掩盖住了她这个缺陷。

    瘸子就随着媒人见了晏招娣一面,当下就满意了,也很爽快的答应了晏招娣供她弟弟读书的要求。

    瘸子除了瘸一些,眼界高了一些,人品上没太大毛病,加上家里开着小饭店,从那以后,姐弟三儿的伙食算是上去了,尤其是在晏招娣嫁给瘸子第二年,就给他生了一对龙凤胎之后,在婆家,晏招娣说一,就没人敢和她呛二,原身读书的事,也因为大姐的牺牲彻底解决了。

    因为伙食好了,二姐晏来娣也渐渐随着充足的营养张开了,她的模样出落的比大姐还好,原本因为晏招娣嫁了有点钱的瘸子,晏来娣也能够去学校念书了,可她就不是那块料,勉强读了初中,就没有再念下去。

    瘸子家有点钱,却不是特别有钱,原身能够读书,能够衣食无忧,但是和那些正真的城里孩子,似乎又差了那么一点,晏来娣也和姐姐一样,坚定的觉得弟弟才是自己最大的依靠,她想着凭什么别的孩子都有手机还有什么名牌的球鞋名牌的衣服,而她弟弟没有啊。

    那时候,原身上了高中,而晏来娣也正好二十岁了,那是一个女孩子最好的年纪。

    那时候她在姐夫的小饭店里做服务生,不知怎么着,一来二去的就和常来饭店吃饭的一个小老板好上了,那个小老板是在镇上开厂的,据传身家过百万,在大城市里,这点家底估计砸下去都听不见一个水花声,可是在小县城里,在晏来娣的眼里,那已经是她能找到最有钱的男人了。

    那个男人比她大了二十岁,前妻死的早,给他留下了一个女儿,据传前妻是被他的花心给气死的,在刚落葬没多久,那个女儿就被妻子的父母接走了,男人并不稀罕迟早要嫁人的女儿,两边的联系也就少了。

    晏来娣是真漂亮,虽然学历低,可还是哄得那个男人正正经经的娶了她,在她可以领证后又补办了一次婚礼。

    婚后,男人难改风流的本性,晏来娣对此无所谓,专注的给自己的儿子以及弟弟搂钱,凡是原身弟弟学生有的东西,晏来娣一定会给他备上。

    对于这样的两个姐姐,原身是很敬重的,出于自私心理,在每个姐姐嫁人的时候他都不曾阻止,可是每一次看到那两个一瘸一老的姐夫,他的愧疚感就越发滋生,这也给他之后的婚姻埋下了隐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