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3.世界上最好的哥哥
    ,精彩无弹窗免费!

    李毅是这一次突击行动的带队队长, 同时也是一个身经百战的破案专家。

    他带人进了五德村,并且把那些还在睡眠中的村民都控制住的时候,林家的犯罪现场还未做处理,经历了大半个晚上的发酵, 屋里的血腥味和**气息更重了, 场景之惨烈, 即便是李毅,都忍不住有些皱眉。

    什么样的仇怨,能够让一个人将另外五人砍成这样, 而且另外五个死者也是男人,他们为什么还打不过凶手一人呢。

    或许一开始是群斗?李毅觉得在没有拷问过凶手以及目击者之前, 还是不要下结论来的好。

    实际上他在来之前已经看了网络上疯传的帖子了, 他不知道传帖子的那个人是谁, 警队里最厉害的网络高手都查不出发帖人的ip, 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 对方就在这个山上, 并且和这村子里的人有着深仇大恨。

    看这个帖子的时候他也很气愤, 作为一名警察, 他一直以正义二字为座右铭, 也坚信法律的正确性, 可是听着这个帖子的描述,被拐来山里的姑娘的悲惨生活, 连他都有一种直接把这村子里的人都杀光的冲动。

    他收敛了一下自己的暴脾气, 就在林家的院子里等着手下把村里的人都带过来。

    “她来报仇了, 她来报仇了。”

    最先被带过来的自然就是关在隔壁房间的林有德了,此刻他似乎完全魔怔了,嘴里不断的念叨着一句重复的话。

    “谁来报仇了?”李毅眉头一跳,直觉凶手口中的那个他(她),或许就是问题的关键。

    “谁?”

    林有德低着头,缩成一团,就在李毅靠近他的时候。

    “鬼啊!”他嘿嘿笑着,脸上都是血和碎肉,就和恶鬼似得,嘴巴咧的很开,眼睛布满了血丝,猛然间抬头。

    突如其来的动作把边上几个胆小的女警都吓得赶紧环顾了四周,看到什么都没有,才放缓了心跳。

    李毅的抗压性显然比这些小女警好一些,此时他已经基本认定林有德在装疯卖傻了,这世上是没有鬼的,作为一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李毅见到了这些犯罪之后装疯卖傻企图靠这种行为逃避法律的追责的人。

    林有德的演技显然比那些人都高一些,差点把李毅都唬住了,但这并不代表他就会被他带偏过去,真相信屋里的惨状,是鬼怪作案。

    “队长,村里的人都带来了,核查了身份信息,屋里的死者是张富贵以及他的三个儿子,还有一个林有才,是凶手的弟弟。”

    “除此之外,村里还有十三个不在人口登记表上的女性,以及八个外来的男性,经拷问,八名男性中七名为流窜作案的人口贩子,贩首赖三试图挟持人质逃逸,被我们的警员击中右腿腿骨,现在做了简单的包扎,已经被扣押住,那十三个女性确认是被拐卖来的女性,其中五个是今天刚被送来的,还有其他八个女性则是在这十几年间陆续被送来的,据询问,初她们之外还有五名女性,四名女性自杀,一名女性在逃离中闯入后山,被野兽袭击死亡,我们的人已经去后山寻找被害者尸首了。”

    即便有了心理准备,在场的警务人员还是忍不住为那些可怜的女孩哀叹,尤其是那五个死在花样年华的姑娘。

    一些跟着过来,试图找寻自己的女儿的老百姓双腿一软,差点就跪在地上,他们多怕,那五个死去的女孩里,就有一个是他们的孩子。

    原本抱着希望来的女人,软弱些的都已经开始哭了,抓着身边所有能抓的东西,朝被控制起来的人贩子以及村民打去。

    那些人想要防抗,却被武装队的人控制着,这趟来的也有不少是有孩子的武警,他们能体会这些家属的心情,明面上似乎在栏架,实际上就拦着那些村民和人贩子,让那些失控的家属能打的更重一些。

    虽然违反了规定,但是这时候谁还在乎这些呢。

    在场的没有一个蠡县的警察,毕竟辖区内发生这样的重大案件,上面绝对有理由怀疑是当地警局和不法分子的同流合污或者是有意纵容,这一次来的都是市里以及周边调派来的警力,他们对于蠡县这样的状况完全不理解,对于这些村人自然也就不会有什么同理心。

    “八个?还有一个外来男性的身份确认了吗?”

    李毅是老刑警,很快就发现自己的部下漏了一人没说。

    “还有一个是上山来看日出的游客,只是被大雨困在了山上,调查了他的身份,只是一名普通的休学大学生,没有疑点。”小警员看着记录对队长说到。

    “都休学了还有心情来看日出?”

    李毅朝小警员视线的方向看去,见到了站在屋檐下,三米之内空无一人的晏褚,他的眼神一眯,办案多年的经验告诉他,这个人很有问题。

    有些人觉得直觉很荒谬,可是到了李毅着样的程度,往往他们的直觉比任何东西都可靠。

    对面那个青年明明一副清秀文弱的长相,可是从他身上,李毅见到了连环杀人犯都没有的戾气和血腥气。

    当即李毅就决定,要对那个晏褚做更进一步的调查。

    他身上的疑点,实在太多了。

    “妈、爸!”

    几个远远走来的年轻姑娘原本都以为自己这辈子就毁了,没想到她们居然得救了,还见在这儿见到了自己的家人,当即就哭着朝他们跑去。

    “妈,二姨三姨,二姨夫三姨夫,我爸呢,我爸怎么没来啊?”一个清秀的小姑娘都快哭成了一个泪人,这一个礼拜,是她经历过的最可怕的一个礼拜。

    “你爸在医院呢,现在你找回来了,你爸马上就能好起来了。”一个看上去四五十岁的女人紧紧抱着那个姑娘,怎么都不愿意放手,生怕下一秒孩子就没了。

    找到孩子的自然是欣喜,也有些没有找到自家孩子的,则是抱在一块再次痛哭。

    这种给了希望又感到绝望的经历,实在是太痛苦了。

    “茵茵,你觉得哥哥做的对吗?”

    晏褚看着不远处的这一幕,轻声说道,在另一边一直默默关注着他的李毅看来,就更怪了,怎么还自言自语上了。

    魂魄状态的小姑娘并不能给晏褚答案,实际上在原身的心里,他对于这些活着的女孩也是有怨气的,同样是遭受了这样磨难的孩子,为什么他的妹妹死了,而她们却活的好好的,所以他在屠杀一整个村庄的时候,也没放过那些同样被拐来的女人。

    最后的那次心软,是他唯一的败笔,因为村里的那些女人早就麻木了,而那三个女孩,眼里还有希冀,他想着妹妹那时候一定和她们一样,乞求他能在她最害怕的时候出现。

    所以他放了那三个女孩,也致使自己在计划完成之前,被警方逮捕。

    晏褚虽然被原身的滔天恨意所影响,可终究还是有自己的思维和理智,所以他选择了救那些女孩。

    他想,这也是茵茵这个善良的姑娘希望看到的。

    站在他身旁,此刻除了他没人能看见的小姑娘歪了歪脑袋,可怖的长相却多了一丝单纯。

    她觉的身边这个男人似乎很难过,她不想让对方难过,就学着对方这些天做的那些动作一样,试图握住他的手,只要握手他就开心了。

    可是她忘了,她没法碰触到身边的这个男人。

    “乖孩子,乖茵茵。”

    晏褚主动握住身边的小姑娘,魂体很开心,眼眶里的血流的更迅猛了。

    李毅看着晏褚继自言自语之后的这个动作,心里头更纳闷了。

    所有的人都被带下山去,一些不懂事的孩子也被女警带走负责照顾,这件事的影响太恶劣了,完全不是法不责众四个字能解决的了。

    山上还留着一些警力,负责留守勘测现场,以及找寻那些被埋尸山野的可怜女孩的尸骨。

    那些村民被带走的时候还大声嚷嚷,他们是无辜的,警察没有权利抓他们,说起来其中确实有几家没有参与过人口买卖的人家,可同时他们也纵容了村子里的其他人家买卖妇女,并且在有被拐来的女孩逃跑时,帮助追捕,若说无辜,他们绝对称不上。

    可惜按照先今的法律,这些嘴里嚷嚷着无罪的村民,确实顶多关个几天就能被放出来,实际上要不是因为这件事影响太恶劣,可能几天都不用。

    就算是那些参与人口买卖的买家,按照现在的法律,也关不了多少年的牢,加上强迫妇女意志发生性关系这一罪,顶多也就十年,罪责太轻,对于这些穷山僻壤的百姓而言,监狱里的生活或许和家里的生活还没什么区别,说是惩罚,完全算不上。

    几个熟知办案流程的警务人员都要已经预想到之后网络上那些网名对政府以及法律的抨击,可他们自己又何尝不想着让这群恶心的人直接枪毙呢。

    立法是一件严谨的工作,人贩子量刑低,是因为他们通常都掌握打量人口贩卖的信息,以及抓捕的时候身边多数都有人质。

    一旦人贩子和毒贩一样量刑高,造成的后果很有可能会是一群持枪的,一旦被发觉就开火伤害人质的歹徒,或者其他更恶劣的后果。

    因此这个问题一直被提及,可是在没有足够的依据保证之前,无法改变那几条刑罚的缘故,可悲又无奈。

    一路上,除了那些人骂骂咧咧的声音,以及一些没找到自家孩子的家属的哭泣声,全程,那些办案人员都很安静。

    蠡县的警局暂时被征用了,而原本警队里的警务人员,暂时停职。

    晏褚虽然没有疑点,可是作为那段时间都留在村子里的人,他也被要求留下来录完口供再离开。

    他被一名女警带到一个空房间里,里面只有一张桌子,和三把椅子,他坐到了只有一把椅子的那一边,女警给了他一杯热茶,以及告诉他现在警力比较紧缺,可能轮到他录口供时会比较晚的消息后离开。

    晏褚没有喝那杯茶,他坐在椅子上,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从头到尾就没变换过姿势。

    李毅看着监控画面,以及身边的人递过来的一份份资料,心里有数了,拿着其中几叠资料,朝晏褚所在的房间走去。

    “晏茵是你的妹妹吧?”

    这是他进来后的第一句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