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1.世界上最好的哥哥
    ,精彩无弹窗免费!

    “村长, 你不是唬我们的吧?你说那个小丫头变成鬼来找你们了,那怎么可能呢?”

    老张头和他的三个儿子被叫来了林有德家,现在还是白天,林有德家里的房间里除了开着灯, 还点了十几根蜡烛, 林有才裹着被子在炕上瑟瑟发抖, 显然还没有回神。

    “咱们这这几十年死的女人也不止那小丫头一人啊,再......”

    老张头本来还想接着往下说,可这仔细一琢磨, 以前死的那些女人那都是自己想不开自杀死的,而那个女人不一样, 她是在被林有德拖上炕的时候被林有德失手打死的。

    难道被人杀的人怨气比较重?

    老张头打了个哆嗦, 有些说不出话来了。

    在他看来自家完全是无辜的啊, 本来那么漂亮水灵一个儿媳妇, 看牢了没准现在都怀上崽了, 要不是林有德横插一杠非要弄她, 哪里会有后来的事发生。

    当下他就有些坐不住了, 觉得林家这屋子也阴气森森的, 不像是个正经的地, 回过头来想想, 那姑娘可就是死在这间屋子里的。

    他隐晦的打量了一下林家炕头的那个小矮柜,咽了咽口水。

    “哥, 她一定是来报仇来了, 哥, 咱们下山吧?”

    林有才看的可是真真的,那血窟窿的眼睛现在还不停在他脑海里回旋呢,大哥没亲眼见到那女鬼,所以现在还勉强能保持镇定,可他却是亲眼见到过的啊,还见着那女鬼伸手要掐死大哥,只是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还没掐就走了。

    林有才不想死,向他们这样穷凶极恶的人比一般人还惜命,他有钱,有儿子,可不想因为他哥的一些错误白白失去了性命。

    “下什么山,山头的吊桥都断了,咱们村,是被彻底困在山里了,只能等哪天山下的人上来,或者等信号塔修好,咱们打电话去山下求救。”

    林有德脸上的横肉越发可怕了,他重重垂了一拳头。

    “不就是一个女鬼吗,她活着的时候老子能杀了她,她成了鬼老子让她魂飞魄散。”

    林有德的话让老张头和他的三个儿子面面相觑,心里头忍不住一寒。

    “哥,你怎么知道山头的吊桥断了,你昨晚上去看了?”林有才裹着厚厚的被子,忽然意识到有点不太对劲,朝着大哥林有德问道。

    林有德原本凶狠的脸上表情一滞,不知道该咋解释这个问题,他能说今天天一亮他就跑去了山头,准备下山吗。

    “其实村长,你说会不会只是你们俩酒喝多后的错觉?”

    老张头的儿子大春忍不住开口说道,“这世上哪有鬼呢,再说了,难道昨天晚上林嫂子和大妮儿她们几个也听见了什么响动声?”

    “那倒没有,那娘四个就在灶房里吃饭,我从屋里跑出来的时候她们四个说刚刚啥都没听见。”

    林有德觉得不是错觉,昨天晚上他就只喝了三两酒,那点酒哪会让他神志不清啊,再说了,昨晚上那脖子上被指甲掐着的感觉可是真实存在的。

    “村长,那你说让我们咋办?”

    老张头觉得儿子的话有道理,当即心里头也不那么慌了。

    “鬼都是晚上出来的,今天晚上你们就住在我家,黑狗血,公鸡冠,桃木枝,这些驱鬼的东西我都备齐了,那个女人就是成了鬼,那也只是一个新鬼,一定怕这些东西。”

    林有德将自己白天收罗来的东西摆在桌子上,“咱们六个男人,阳气那么重,女鬼还不一定敢过来呢。”

    老张头胆子小,他可不敢掺和这些事,再说了,他真的觉得那闺女的死和他们一家没关系啊,他就只想着让那姑娘给他生几个孙子,又不要她的命,都是林有德手劲太大把人给打死的,就是要偿命也该找他去啊。

    “怎么,不愿意?”

    林有德握着一把大砍刀,脸上煞气很重,透露出来的威胁的气息,压根就不给老张头和他三个儿子反抗的机会。

    “就......就......晚上,爸,我要见我媳......媳妇,生崽......崽崽......”

    老张头的痴呆小儿子留着口水朝着老张头说到,老张头对着这个傻儿子有些无奈,叹了口气答应了林有德的要求。

    这天晚上,天暗的比往日更早一些,依旧是连绵的阴雨,林有德把他媳妇和三个闺女都赶去了弟弟林有才那栋基本上不住人的老房子里。

    不是他对妻女还有一份真心,只是因为村里老一辈的说法,女人阴气重,容易被鬼借气,尤其他们现在遇到的还是一个女鬼,要是被上身了更难对付,所以他才在天黑之前把人赶走。

    六个大男人晚上就吃了几个馒头,围坐在炕上,背对着背,眼睛一眨不眨的瞪着门窗。

    “这都什么时辰了,村长,真不是你们兄弟那天喝多了酒自己把自己吓着了吗?”

    老张头年纪大了,本来就睡眠不好,倒还撑得住,麻烦的是他几个儿子,尤其是痴呆的傻儿子,早在一小时前就闹着要睡觉了。

    “不可能。”

    林有德刚说完话,嘭的一声窗户被风吹开,屋内点的蜡烛瞬间就被风吹熄。

    老张头几个吓得汗毛竖起,拿着那些浸了黑狗血的桃木枝护在胸前,懊恼之前为啥答应林有德留下来的事。

    太邪门了,这窗户刚刚可是栓的牢牢的,他们都检查了好几遍了,到底是什么样的风,才能把它吹开啊。

    “别过来!”

    林有才是第一个叫出声的,他闭着眼挥舞这桃木枝,乱劈乱砍,似乎看到了什么不该看到的东西。

    “有才,有才,你看到了啥,在哪儿呢?”

    林有德和老张头几个背贴着背,身上发颤,看着林有才问道。

    “鬼,女鬼来了。”林有才带着哭腔,恨不得昏过去。

    “哪儿,女鬼在哪儿!”

    老张头几乎是喊出来的,越是未知的恐惧才吓人,他啥也没看到,要是女鬼此时就站在他面前,他不是死定了吗?

    “啊啊啊啊,别过来,是林有德杀的你,要偿命你找他去啊。”

    第二个发疯的是老张头的大儿子,他挥舞着手上的桃木枝,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无锡急促,脸上一抹显然不太正常的潮红。

    “噗嗤。”

    他似乎骨气了勇气,举起桃木枝往边上狠狠一戳,顿时血花四溅,与之一块响起来的是他三弟,那个小傻子的惨叫。

    他的桃木枝赫然就插在弟弟三春的眼珠子里,插对方很深,□□的时候连脑浆都带出来了。

    “三春!”

    老张头和儿子二春惊呼,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这一幕。

    “你别来找我,我杀了你,我杀了你。”

    张大春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杀的是谁,在他眼里,那个脸面鲜血的人就是那个女鬼,他马上就要把女鬼给除掉了。

    结实的树枝随着他的动作一下下刺到张三春的脸上,眼眶里,带起一片血肉,很快那张脸就没法看了。

    老张头回过神来就想去拉开大儿子,他杀的是自己的弟弟,不是女鬼啊。

    “啊啊啊——”

    还没等他的手碰到大儿子的胳膊,一旁的二儿子就开始发疯了,他举起炕上的桌子,直接砸到了老张头的脑袋上。

    老张头猛喷一口血,扭过头,不敢置信的看着二儿子,张了张嘴,嘭的一声,张二春又朝他挥了一桌子,头骨碎裂,他的眼睛凸起,看着自己心爱的儿子,不明白为什么会死在他的手里。

    “有才,你冷静点。”

    林有德注意到了张家那边的情况,他明白这或许就是那个女鬼给他们施的障眼法,想让他们自相残杀。

    他拽紧弟弟的双手,林有才的身材瘦小,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此刻就被他牢牢控制住,无法动弹。

    “呼——”后背又是一阵凉气,林有德猛地转头,之间一闪而过红白色的影子,他打了个冷战,手上的力道也就没那么大了,被林有才挣脱开去。

    “杀了女鬼,杀了女鬼。”

    林有才魔怔了,他疯了似的挥舞着手上的桃木枝,林有德一时不备,手上被尖利的树枝划了一道大口子。

    鲜艳的红色刺激到了一旁的张大春和张二春,他们也不再专注于身前的两具尸首,挥着桃木枝朝他冲过去。

    林有德对着弟弟投鼠忌器,对着张大春和张二春两人却不会,此时他早就急红了眼,过度的恐慌浇熄了他的神智。

    他举起手上一直握着的大斧子,在张大春朝他挥着桃木枝的时候一刀砍下去,手起刀落,张大春的胳膊就直接掉在了地上。

    他一声惨叫,终于回了神,看着边上爸爸和小弟的尸体,以及举着斧子朝他砍来的林有德,惊恐的朝门口爬去。

    “杀人了,杀人了!”门锁地死死的,张大春怎么都打不开门,他拍着门板,想要把附近的人叫来,阻止林有德的恶行。

    此时屋里的人不知道,屋外头早就聚集了大半个村子的村民,在屋里刚发出惨叫声不久后,他们就三三两两的赶来了。

    奇怪的事,门窗砸不开也撞不开。

    他们听着里头时不时传来林家兄弟和老张家那对父子的惨叫,不知道里头到底发生了什么,心急如焚。

    “怎么回事儿,知道我这趟来要带来新货色,特地来迎接我的。”

    暗色中,赖三几个穿着雨衣,拿着手电筒出现,他带着自己的五个马仔,身后捆着几个年轻的小姑娘,笑着看着他们。

    本来大雨天他是不想上山的,可谁让林有德给他打电话,说他们村这次有五户人家要买媳妇,一下子就能把他这趟拐来的姑娘给包圆了,所以即便有些冒险,他也还是来了。

    五个姑娘放手里不安全,与其在山脚下逗留找买家,他还不如直接上山呢。

    这时候屋里的惨叫声已经停下了,赖三就看着村里的村民围在林有德的屋子前,神色有些诡异,还想着难道是他这趟带来的新货色不好,被嫌弃了?

    这不挺漂亮的,不至于啊。

    就在他想要开口询问的时候,“吱呀”一声,原本紧闭的大门自己开了,满屋子的鲜血和残肉,地面上,墙四周,一股血腥气扑鼻而来。

    “呕——”

    抵抗力差些的直接吐了,大伙看着那个举着斧子唯一完好的站在屋子中央的林有德,吓得倒退了好几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