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世界上最好的哥哥
    ,精彩无弹窗免费!

    “后生, 你回来的太晚,灶头的火早熄了,现在饭菜都凉透了,要是重新开火, 可得加钱啊。”

    老根头笑的朴素, 晏褚也回了他一个爽朗的微笑。

    “不用麻烦了叔, 我不饿,你放心,今晚的饭钱我照样给你。”

    晏褚明白对方的意思, 无非就是想要多一笔钱,还有就是今天晚上的晚饭, 他虽然没吃, 但是家里做了他那口, 所以这钱也得照给。

    老根头虽然失落于对方不吃晚饭少了重新开火的钱, 可是转念一想晚上还赚了一个人的口粮, 明天早上起来拿剩饭煮一锅粥, 早饭就糊弄过去了。

    他砸吧了嘴巴, 告诉晏褚灶房里有热水, 让他擦擦身, 然后就带着儿子回了他们自己的屋, 晏褚也往自己的房间走去,进门后, 不忘把门梢插上。

    他放下自己的背包, 拉开拉链, 除了最上头那层山菇,底下全是白骨和腐肉,他虔诚的从一旁炕上的登山包里拿出一个锦盒,将那些白骨,一个一个的放进去。

    “茵茵,暂时委屈你住这个小房子了,等哥哥办完事,哥就带你回家,爸妈都盼着你回家呢。”

    他朝着边上的少女说话,那个垫着脚飘浮的女孩似乎在回想,哥哥,爸爸,妈妈,那些到底是什么东西。

    渐渐,似乎想起了些什么,可怖的血洞眼眶流着鲜血,枯瘦如鸡爪一般的十指试探着碰了碰晏褚的胳膊,可是她只是魂体,根本触摸不到晏褚的肌肤。

    她收回了手,眼眶里的鲜血流的更汹涌了。

    并不可怕,反而凄凉又悲伤。

    晏褚收拾完一切,将身上沾满了泥浆的衣裳脱去,躺倒炕上。他拍了拍身边的位置,那个浑身是血的小姑娘愣了愣,浑身僵硬的飘浮到炕上,学着他的模样,躺在了他的身边。

    晏褚很累了,他闭上了眼睛,那个小姑娘看了他许久许久,直到他睡过去了,悄悄的,悄悄的将脑袋蹭到他身边。

    原本血洞般的眼眶消失,那是一双多么漂亮的眼睛啊,看着晏褚的表情充满了依恋和眷念,以及深深的悲痛。

    她闭上眼,一滴眼泪从眼角滑落,等她再一次睁开眼睛时,又恢复成了之前可怖的样貌。

    只是她依旧保持这刚刚的动作,一人一鬼就这样相互依偎着,似乎谁都无法将他们分开。

    “十七号宿主,你被原身的记忆影响太深,我不得不提醒你,仔细想想你这一次的任务到底是什么。”

    晏褚的身体睡着了,可是他的精神却活跃在意识空间中。

    神出鬼没的007飘浮在他面前,看着这个一向让自己很省心的宿主,有史以来第一次产生头痛的感觉。

    “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难道你不觉得,做错事的人,就该得到应有的惩罚吗?”

    晏褚笑的格外灿烂,此时的他身上多了几分鬼魅疯狂的气质,可是偏偏他的表情又气定神闲,似乎现在所做的一切都在他的把握之中。

    系统的机械眼深深看了他一眼,只希望他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吧。

    这一次的任务可以说很简单,也可以说很难,因为这一次,许愿人一共有两人。

    原身和晏茵是一对感情特别要好的兄妹,妹妹晏茵今年十六岁,模样好成绩好,读书时跳了好几级,今年刚结束高考。

    原身是医科大学大四的学生,今年二十三,原本两兄妹商量好了,等高考成绩出来填志愿的时候,妹妹晏茵就报考哥哥所在的大学,他们一起念书,到时候去同一家医院,留在同一个城市。

    他们的父母出生农村,只是一对很普通的夫妻,两人在一家工厂工作,每个月的工资不多,教出这样一双优秀的儿女,是他们最大的骄傲,一家人日子过得虽然清贫,但是和乐美满,就像是全天下普通家庭的缩影。

    只可惜,发生了一件改变了他们所有人人生的意外。

    晏茵失踪了,在她和同学的毕业旅行上,其他同学都安全回来了,唯独少了晏茵一人,他们都说是晏茵自己脱队先回来了,并不清楚晏茵的下落。

    手机打不通,各种联系方法都联系不上,晏父晏母都急疯了。

    那时候正是晏褚准备考研的关键时期,父母没让他知晓,怕影响他,等原身得知妹妹失踪的消息的时候,也是他接到父母车祸身亡的消息之时。

    晏父晏母也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到在堰都似乎看见过他们家闺女,夫妻俩当即就开着自家便宜的二手车上路了,只是没等他们赶到堰都,就在路上出了车祸,货车司机酒驾,负全责,赔偿了晏家六十万。

    原身拿着那笔司机一家凑出来的赔偿金,茫然的发现,爸妈死了,妹妹消失了,他居然成了孤家寡人了。

    他向学校申请了休学,拿着家里的积蓄和父母的赔偿金,开始迈上了寻找妹妹的路途,因为那是他唯一的亲人,也是他活下去唯一的支柱。

    他去找了当初和妹妹一起出去旅游的同学,一次又一次的找,直到把那些人都找烦了找怕了,有一个人匿名给他发了一个地址,让他去那儿找找,或许能找到人。

    那个地方就是这座小山村所在的蠡县,就在堰都边上。

    他在这个小县城潜伏了一年,也摸清楚了这贫困县城里那些肮脏的不为人知的秘密,他知道,自己的妹妹不出意外,或许就在山沟沟的某个角落,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

    那时候他还不知道他的妹妹已经死了。

    他伪装成一个旅客,开始在不同的村子里出现,直到有一次,他在山脚下的一个棋牌室里,看到有人拿他妹妹贴身带着的小金豆项链做筹码,他才真正找到妹妹的所在。

    他跟着那个赌徒来到了五德村,只是这里也没有他的妹妹。

    再然后,他悄悄躲进了深山里,每次只在晚上偷偷出现在村庄里,靠着门窗,听村里人说话,零零碎碎的,他拼凑出了妹妹的经历,然后他疯了。

    这个村庄太罪恶,所有人都是他妹妹死亡的帮凶,他在村里仅有的几口水井里下了毒,村里的洗澡,煮饭做菜,饮水,都是从那几口水井里来的,一天之内,村里只要喝过水的人都死了,仅有的几个没喝过水的,也被晏褚用斧头一刀刀,劈成了烂泥。

    他想着,他妹妹死的时候,比他们绝望很多吧。

    他杀了男人,杀了女人,这里头有些也是被拐来的,她们中一部分人因为恨,由被害者变成了施害者,但是还有一部分是无辜的,她们是和晏茵一样的受害者。

    他杀了孩子,男孩女孩,有刚出生的孩子,也有七八岁活蹦乱跳的孩子,他们都喝了井水,在原身看来,这些人长大以后就会成为他们父母那样的恶魔,他只是把一切扼杀在摇篮里。

    他疯了,彻底疯了。

    光是杀了一村子的人不够,原身觉得那些人贩子也该死,和他妹妹一起出去游玩的同学也该死。

    他们明明知道妹妹是在哪里失踪的,或许也知道妹妹到底出了什么事,可是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没一个人告诉他父母这个情况,他们都假装不知情,如果不是因为他们,他妹妹就不会死。

    那些人都是罪人,都是恶魔。

    他在村里等了六天,因为他知道那些人贩子该按照约定又送新媳妇过来了,在那个村庄里,他杀了带人过来的六个人贩子,正要对他们带来的女孩儿下手时,原身想起了妹妹,忽然舍不得下手了。

    他杀了那么多人,那三个姑娘都看见了,他该杀了她们的。

    他还是心软了,他给她们留了足够的食物,用铁链把她们锁在一间房间里,正好是让她们出不了门的距离,等山下的人哪一天上来,她们就能得救了。

    然后他换上干净的衣服下了山,回到了他的家乡,去寻找那些和他妹妹一起出去游玩的同伴。

    那些人也都该死。

    九个人,他杀了其中的六个,还没等他再下手的时候,他就被抓了,山上那几个姑娘比他计划的更早被救出来,他暴露了。

    警察拿着枪,他的刀正对着那九个人里的第七个。

    嘭,枪响了,他的刀也刺进了对方的心脏。

    这个故事只是男女主角生命中的小插曲,很幸运,他们分别是晏茵九个结伴出行的同学中的第八和第九。

    原身被击毙后,他们两家搬了家,这些悲伤的过去,也渐渐被他们忘记,他们忘了那个叫晏茵的姑娘,也忘了那个叫晏褚的恶魔,又因为经历了这场磨难,意识到对方的重要性,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

    这一个任务的两个委托者,一个就是晏茵。

    她的心愿很简单,就是希望哥哥好好的,不要报仇,他有远大和光明的前途,不值得为了她葬送一切。

    第二个委托者是原身,他的愿望很符合他死亡之前的执念。

    报仇,杀了最后逃脱的那两个人。

    因为一个任务里不会出现两个委托者,这次是系统的意外,所以晏褚可以选择其中一个委托者的心愿完成。

    只要他选择第一个任务,只要按着一个医科生的生活轨迹,当上一名称职的大夫,他的任务就完成了,前所未有的轻松,甚至比新手世界的难度还低。

    只可惜,晏褚显然不是那么想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