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隐婚的渣影帝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大家好, 我是大家的园长大华,今天我们园里又多来了两位新朋友,让我们欢迎影帝晏褚和他的爱宠晏傲天,以及当红小花于心桐和她的爱宠辛迪。”

    晏褚和于心桐?

    节目组这是要搞事啊?

    五位常驻嘉宾已经陆陆续续知道了这次神秘嘉宾里最大的王牌影帝晏褚, 因为太过惊讶, 他们也就没了打听另一个嘉宾的心情, 反正再怎么样也不可能比晏褚更大牌了。

    万万没想到节目组牛啊,居然有那个胆子把前不久还和影帝传过绯闻的于心桐给找来了,要是影帝自爆隐婚前也有算了, 之前影帝可是再三表明他很爱自己的妻子,而且八卦周刊那个记者的下场还摆在那儿呢, 现在影帝的那些粉丝对这些捕风捉影的绯闻黑料很敏感, 一旦闹得不好, 很容易影响节目组的口碑的。

    不过不管心里怎么想, 现在摄像机开着呢, 他们都要表现出一副热烈欢迎的模样来。

    于心桐的金毛是经过专业训练的, 乖巧听话, 一路走来就温顺的跟在于心桐的身后。

    而晏傲天相对就跳脱了一些, 因为这一次的节目拍摄地是在海滩边上, 踩着热乎乎的沙子, 晏傲天有刨开沙子把自己埋进去的冲动。

    摄影机忠实的记录下了这一幕:温暖的阳光下,一个高大俊秀的男子半边身子迎着光线缓缓走来, 半边身子逆着光, 打下的阴影使得他的五官就如同刀刻一般, 像是上帝最好的杰作。

    而他的身侧,一头同样俊美强健的黑白大犬,它欢快的边走边用力刨着沙子,咧着嘴甩着舌头,笑的像个傻子,完全破坏了这幅画面的美感。

    哈士奇是个逗比大家都知道,不过现场看到它卖傻还是很有趣的。

    于心桐就有些倒霉了,因为刚刚出场的时候她站在晏褚身后的位置,晏傲天后踢沙子的时候正好把沙子溅在了她白色的蕾丝长裙上,留下了星星点点的黄色污迹。

    她气的脸都快歪了,可偏偏现在摄像就对着她,只能强颜欢笑,镜头记录下来的就是她有些扭曲的笑容,连带着她那精致的五官都显得有些别扭了。

    “嗷嗷呜。”

    晏傲天打量着在场的猫猫狗狗,有红的白的黄的,唯一一头和它有几分相似的狗毛发又有些偏红,没有黑色来的大气,至于那团白的耀眼的狗,全身上下就只有一种颜色,又显得单调。

    晏傲天满意了,它还是最漂亮的那一只狗,不用担心渣爹喜新厌旧了。

    *****

    节目拍摄时间一共是两天,于心桐纠结了许久,将金毛交给了自己的助理,穿上一件微微露点乳.沟的吊带长裙,套上外套,化了个精致的妆容,拿着几叠点心朝其他明星所在的房间走去。

    等剩下最后一盒的时候,她理了理头发,脱下外套搭在手上,朝晏褚的房间走去。

    “你来做什么?”

    晏褚住的是套间,他的助理也住在这间房间内,不过此时那个小助理正出门买东西,因此开门的就是于心妍了。

    “姐姐不欢迎我吗,我找晏大哥,他最喜欢我做的曲奇饼了,之前一起拍戏的时候他就夸我的手艺好,只是那时候太忙了,都没机会多做一些。”

    于心桐笑的甜甜的,看着于心妍素面朝天,穿着一身宽松居家服的模样,微微挺了挺胸,露出自己傲人的资本。

    “姐姐你可别误会啊,我和晏大哥就是很好的朋友,我们之间绝对没有什么的。”

    似乎是察觉到自己刚刚的话有些暧昧,于心桐捂着嘴一脸担忧的说到。

    所谓的欲盖弥彰大概就是这样的,要是之前晏褚没有和于心妍解释清楚他和于心桐的关系,并且告诉于心妍于心桐和楚天河正在交往的事,恐怕这会儿于心妍还真会难过。

    “饼干收下了,你可以离开了。”

    于心妍没有放于心桐进门的意思,接过饼干就让她离开。

    “姐姐你这是怎么了,难道你真怀疑我和晏大哥之间有什么吗?虽然我比你年轻,比你漂亮,可是晏大哥的人品你都不相信吗,他不是那种会背叛婚姻的男人。”

    于心桐看着于心妍这张无辜的脸就来气,这个贱人和她妈一样,明明守不住男人的心还尽想着阴谋诡计试图重新霸占,要不是于心妍她妈,他们一家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

    “我相信晏褚的人品,但我不相信你的。”

    于心妍看着于心桐冷冷的说到,嘭的一声把门关上,于心桐来不及躲避,差点没把鼻子给撞歪了。

    “你。”

    她气的直跺脚,想要拍门,可是附近几间房住着的可都是其他艺人,要是把他们都吵醒,到时候她也会闹个没脸。

    只能跺了跺脚,狠狠的剜了眼紧闭的房门,负气离开。

    “谁啊?”

    晏褚正从浴室出来,穿着一身白色的浴袍,隐隐可见精壮的胸肌,头发还是湿的,时不时有水珠从额头滑落。

    “于心桐,给你送你最爱的曲奇饼来了。”

    虽然知道刚刚那些话存粹就是于心桐在气她,可是于心妍依旧免不了酸溜溜的。

    不论于心桐怎么样,有一句话她说的没错,她们俩的年龄差距摆在那儿,而且她和晏褚已经结婚十二年了,最开始的激情早就随着时光渐渐消退,于心妍自己都不清楚,这些日子他们渐渐和解,可晏褚依旧和她分房睡,到底是因为尊敬她,还是有些腻了。

    女人就爱在这方面胡思乱想,晏褚似乎没发现她的气恼,看了眼做工精致的曲奇饼干,诧异的对着于心妍说到:“你难道忘了,我并不爱吃这些东西?”

    原身并不喜欢吃甜食,曲奇饼虽然不算太甜,可也不是晏褚喜欢的类型。

    那时候他夸于心桐的手艺好,实际上只是因为原身在那时已经对她有了些许爱慕之情。

    于心妍当然知道晏褚的口味偏好,这不是想听他再确认一遍吗。

    “这些曲奇饼怎么办,你知道的,我也不喜欢。”

    于心妍想要控制住自己此时的表情,不过上翘的嘴角还是出卖了她此时的心情。

    “她送来的东西还是不吃比较好。”

    晏褚端起那盒曲奇饼直接倒在了垃圾桶里,谁知道于心桐会在里面加什么东西,虽然她还没蠢到留下这么大的把柄,可原身当初染上毒瘾,确实和对方脱不开关系。

    *****

    “晏影帝!”

    这趟拍摄,晏褚的行程都是隐秘的,可是第二天一早,当他们准备第二天的拍摄时,居然有无数记者粉丝围堵在了酒店门口,连普通住客的出行都遭到了影响。

    “晏影帝,这就是你的妻子吗,能不能让她摘下口罩让我们拍一个合影。”

    “晏影帝,你把妻子带在身边,是打算彻底公布妻子的身份吗?”

    “这位小姐,你和晏影帝不是离婚了吗,现在以助理的身份出现,是有复婚的打算吗?”

    听着那些记者挤得脸红脖子粗却还伸着话筒提问,剧组的工作人员都快急坏了,他们已经就近联系安保公司了,这么多人围在人家酒店门口,估计警察到时候也该来了,之久能顺利离开吧。

    不过听了那些记者的质问,大家也才发觉原来影帝身边那个打扮朴素的女子就是这些日子他闹得沸沸扬扬的妻子,只是也不知道这个消息是谁爆出去的,把这么多记者都给惹过来了。

    按理这里也没人认识影帝的那个神秘妻子啊,总不能是晏褚那边自爆吧,他都打算退圈了,完全没这个必要啊?

    于心桐低着头,被几个助理牢牢护着,嘴角一抹隐秘又得意的微笑。

    “晏褚,你怎么可以结婚,你怎么可以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你是属于大家的。”

    一个看上去有些疯疯癫癫的女人冲开围堵的记者出现在了最内圈,她的表情看上去有些疯狂,对着晏褚时是柔情,对着那个因为身份公开,被晏褚小心呵护的女人时确实极度的憎恶。

    “不对,这一切都是错的。”

    她拿着一瓶玻璃瓶装的透明液体,边上的人马上意识到这是什么东西,原本护在晏褚周围的人赶紧散开,他们也是人,这硫酸要是泼身上,毁容也就算了,严重点可是要没命的。

    记者们眼底都快冒火了,这是什么事儿?痴情粉丝现场围堵影帝妻子,泼强酸试图毁其容貌,大新闻,大新闻啊。

    他们一个个一边往后退,担心那疯女人泼酸的时候溅到自己,一边又怕错过这一手新闻,摄影机和照相机的闪光就没停过。

    从掏出硫酸拔开瓶塞,到直接将那瓶硫酸朝晏褚和于心妍泼去,几乎是电光石火间发生的事。

    于心妍之前还懵于现场那么多记者,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女人,唯一的反应就是伸手挡住晏褚的脸。

    虽然晏褚和媒体宣布了自己打算永久退出娱乐圈的消息,可是在于心妍看来,晏褚是热爱演戏的,她只是想自私的和他能够有几个月,一年,两年的独处时光,等到看遍了世界上美丽的风景,或许那时候她就会劝晏褚回去,继续他未完成的事业。

    所以在于心妍看来,晏褚的脸绝对不能出事,她的第一反应也是用自己的身体做防护,挡在晏褚面前。

    可晏褚怎么会让她这么做呢,他直接抱着于心妍一个转身,背对着那些泼向他们的硫酸,然后朝前面扑倒。

    因为他的反应够快,那些泼向他们的液体只有几滴溅到了晏褚躲闪不及的右肩上,顿时火燎一般的剧痛让晏褚瞬间冒出了一层冷汗,表情痛苦扭曲。

    没了硫酸,刚刚躲开的那些人赶紧上前把行凶的女人制住,于心妍看着晏褚舍身护她的模样,更是快急疯了。

    好在她还有些理智,当下第一件事就是撕开晏褚的衣服,不让布料和他的伤口黏连。

    泼酸是恶心事件,除了看热闹的,还是有理智的人赶紧报警通知了警察,警察和救护车很快赶到原本还想围着拍摄的记者也只能暂时让开,由着晏褚和于心妍上了救护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