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隐婚的渣影帝
    ,精彩无弹窗免费!

    于心妍一进门就在玄关处看到了晏褚换下来的那双男鞋,立马意识到现在谁在房间里,她微微有些紧张、期待以及更多说不出来的感觉。

    在好友面前,她能洒脱的说出放弃的话来,可是电视中,晏褚的那翻表白如何不让她动容。

    十二年前的那个晏褚,给与了于心妍太多太多的感动,他教会了她怎样爱一个人,许许多多的第一次,都是和他一起尝试的。

    只是在随后的几年里,随着晏褚越来越忙,夫妻俩聚少离多,有时候一年往往只能见到几面,再多的爱情也开始渐渐的随着时光积淀,到现在,当初炙热的情感还剩多少,连于心妍自己都说不清了。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晏褚不仅仅代表了她曾经那份深沉热烈的情感,还代表了她十二年的喜怒哀乐,更代表了一份执念,他的名字和于心妍早就纠结在了一块,对于于心妍而言,早就是她所摆脱不了的存在。

    于心妍看着那双鞋神色莫名,嘴唇微抿,屏住呼吸没有换鞋就往客厅走去。

    这时候晏褚正握着晏傲天的两只狗爪,诉说着他对它的父子情深。

    “你......来做什么?”

    于心妍的声音很好听,温婉柔和,如潺潺流水,轻柔中带着一丝妩媚柔情,吴侬软语,一听就是江南水乡里走出来的毓秀女子。

    原本她是想问对方明明都答应和她离婚了,为什么今天又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可是想着白天看到的电视直播,又心软的没有问出如此生疏绝情的话。

    “妍妍。”

    晏褚似乎这时候才意识到她出现在了自己的身后,马上从沙发上起身,看着于心妍的眼神满是欣喜。

    “嗷嗷嗷嗷!”

    晏傲天看到妈妈出现了,欢呼着朝她蹦蹦跳跳跑了过去。

    于心妍下意识的蹲下身,保住晏傲天的脑袋帮它顺了顺毛,在发现它身上黏着的羽绒絮时抚摸的动作顿了顿,抬眼看了晏褚一眼。

    宠物似主人,晏褚总是让她伤心,晏傲天也不逞多让,最会惹她生气。

    晏傲天傻呆呆的早就忘了自己闯祸的事了,吐着舌头被摸的老开心了,咧着嘴,眼睛眯成了一道黑色的弯弯眼线。

    “刘哥给我接了一档综艺节目,萌宠向前冲,下个礼拜就要开拍了,到时候我会带着傲天一块参加。”

    晏褚看着于心妍,低沉着嗓音说到。

    所以他忽然出现,只是为了带走傲天吗?于心妍忍不住有些心酸的想着。

    说起来晏傲天虽然是于心妍一手带大的,可确实是晏褚的狗没有错,于心妍想开口把晏傲天留下来,可是晏褚的综艺节目一定是一早定下的,现在再去找一条合适的狗培养感情也来不及。

    “好,不过如果等哪一天你不想养傲天,或者没工夫照顾它了,可以把它带过来。”

    忍住心底的不舍,于心妍抹了把晏傲天蓬松的毛发,把它朝晏褚站着的方向推去,自己则是转身想要上楼。

    “嗷嗷嗷。”

    晏傲天觉得自己前途堪忧,它妈妈居然不要它要把它还给渣爹了,果然因为父母的不幸福,连带着它也要成为单亲家庭的狗了吗?

    晏傲天夹紧尾巴,按照这个方向发展,如渣爹叙述的那般狗生惨状是极有可能发生的啊。

    它觉得不能放任爸妈分开,它要做一个有爸爸妈妈同时疼爱的宝宝。

    这么想着,晏傲天赶紧挡在于心妍离开的方向,用自己肥胖的身躯阻挡她的离开。

    “这是我参加的最后一个综艺节目,等完成现在的一些合约,我会彻底退出娱乐圈。”

    晏褚看着于心妍的背影说到,让她正在准备绕开晏傲天往上走的动作一顿。

    “为......为什么?”

    于心妍拳头紧握,眉头微蹙,转过身诧异的看着他。

    对上晏褚的眼神,她隐隐意识到,或许,这一切都是为了她,她能够这样想吗?

    可是这一切为什么来的那么迟,为什么要在她已经准备彻底放弃他之后。

    “因为你。”

    这个回答,晏褚说的毫不犹豫,他继承了原身的记忆,可这并不代表他就会演戏,原身取得的成就已经足够了,在最好的时间隐退,是最好的选择。

    晏褚本身就不是那种喜欢生活在聚光灯下的性格,让他常年和媒体和狗仔玩游击战,并不是他的风格。

    “太迟了......太迟了......”

    于心妍踉跄着朝后退了好几步,眼前仿佛弥漫了一阵雾气,让她都快看不清晏褚的脸。

    如果在她提出离婚前,听到晏褚的这番表白,她会很开心,或许说会开心的疯了,可偏偏是在离婚后,在她准备放弃一切以后。

    她有些心慌意乱,只想着躲开眼前这个善变的男人。

    “不迟。”

    晏褚怎么会让她躲开呢,他几步上前,将那个似乎想要逃避的女人紧紧搂在怀里。

    “我知道曾经我做了很多很多让你伤心的事,我放了太多的精力在我自己的事业上,我辜负了我们最好的十二年,可是妍妍,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们还有许许多多的时间,我们去你最想去的普罗旺斯,去看你最想看的北海道的大雪,就如同十二年前的我们一样,给我们彼此一个重新认识的机会。”

    于心妍靠着男人宽厚的肩膀,她能感受到男人炙热的体温和砰砰砰的心跳,那淡淡的古龙水的香味,让她忍不住有些沉醉。

    “我不知道,我现在很乱。”

    情话太美妙,尤其是晏褚所描述的未来,可是于心妍不敢相信。

    当初他也曾一次次告诉她会公开他们的关系,会渐渐减少他的工作量,可是一次次的结局都证明他只是在骗她。

    更重要的,于心妍的心里还有一根刺,那就是晏褚和于心桐之间似有若无的暧昧,难道那一切都只是她的错觉吗?

    想着曾经在那仅有的相处中,晏褚谈起她那个妹妹双眼放光的模样,于心妍的心一冷,一下子清醒过来,挣脱开了晏褚的怀抱。

    “你不需要胡思乱想,前十二年是你在等我,现在,换我等你了。”

    晏褚握住于心妍的双肩,眼神深情而又执着的看着她,深邃温柔的眼神,让于心妍的呼吸都停止了好几拍。

    不得不说,他的那句话实在是太有诱惑力了,于心妍再一次被蛊惑。

    “而且我们还有傲天,你想要它做单亲家庭的孩子吗?”

    晏褚指了指趴在一旁吐着舌头的蠢狗,于心妍还隐隐从他这句话里听出了几分委屈。

    “嗷嗷嗷呜!”

    晏傲天追着自己的尾巴绕圈圈玩,它不想做单亲家庭的狗,它想做父母双全的狗啊。

    “你胡说八道。”

    于心妍有些羞恼,正想抬脚踩晏褚时,忽然想起当初晏傲天刚刚来到这个家里时,晏褚就是指着那个刚断奶不久,还是个灰白团子的晏傲天,笑着说以后这就是他们俩的孩子,她是妈妈,他是爸爸,那时候他们虽然聚少离多,可远没有现在这样紧张的关系。

    这么一想,于心妍的心就忍不住软了几分,原本要踩下去的脚也收了回来。

    晏褚看的出来,这是于心妍动摇的前奏。

    不过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想要打开这么多年积攒的心结,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晏褚不禁有些庆幸了,好在他来的第一天就答应了离婚,这么一来,一切都有了重新开始的机会。

    “随便你,我现在想要休息了,你带着傲天赶紧离开吧,玄关处的柜子有它最喜欢吃的狗粮,狗窝里的是它最喜欢的一些玩具,你都带走吧。”

    于心妍挥开晏褚的手,只想落荒而逃。

    “你怎么还不走。”

    在她踏上楼梯停顿转身后,见到晏褚还站在原地,晏傲天则是摇着尾巴跟在她身后想要上楼,忍不住开口问道。

    “我把所有的东西都给了你,现在无家可归啊,所以妍妍,拜托你收留我吧。”

    晏褚摊了摊手,然后将身上那件嘻哈风的宽松垮裤的口袋扯出来,里面同样找不出一粒硬币。

    他的话确实不错,在离婚的时候,他就是净身出户的,可于心妍不相信他一个大影帝,会连一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刚刚应付了一群记者,妍妍,我好累啊。”

    晏褚微微垂着眼,难掩疲惫,虚弱的模样隐隐勾起了于心妍几分心疼。

    这个男人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厚脸皮了,简直就是吃定她了。

    于心妍抿了抿嘴唇,什么也没说就上了楼。

    晏褚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忍不住笑了笑,果然是个心软的女人呢。

    *****

    接下来的几天,不论外界风风雨雨,晏褚就待在家里,哪儿都没去。

    每天早晨,他会做于心妍最喜欢吃的溏心蛋和松饼,午餐和晚餐基本上也照于心妍的胃口来,每天早晨,都会有人把当天份的食材送到别墅门口,这更让于心妍确定那个口口声声说自己没钱求收留的男人就是个骗子。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即便她知道男人有钱,也没有开口让他离开。

    至于晏傲天,它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宝宝了,以前妈妈为了控制它的体重,每天喂它的鲜牛肉和狗粮的分量是有严格配比的,现在掌勺的是爸爸了,它每天都能吃好多好吃的鲜嫩小牛排和小羊排。

    幸福的晏傲天每天晚上睡觉都伸着舌头流口水。

    果然父母双全的孩子是个宝,看在爸爸这么上道的份上,晏傲天决定原谅以前那个渣爹了。

    今天如前几日那般,于心妍晨起梳洗完,正打算出房门的时候,又没忍住又进了趟卫生间,对着镜子看了看自己的头发和衣服。

    不知道是不是昨天晚上那顿火锅的缘故,于心妍的鼻子上长了颗小痘痘,她当即就拿起梳妆台上的粉底打算上个妆遮盖住这个瑕疵。

    正准备上妆时,她立马又把手上的粉底放下,火急火燎的冲出了浴室。

    她是怎么了,今天又不出门,不就是多了一个男人在家吗。

    于心妍觉得自己妥协的太快,她咬了咬下唇,在下楼前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恢复成前几天那副波澜不惊的表情。

    按照习惯,她朝餐厅走去,往常这个时候,晏褚已经做好了可口的早餐,她能在拐角处就看到穿着居家服的高大男人系着围兜,将早餐盛到餐盘里。

    这个时候,如果对方发觉到她的出现,会给她一个灿烂的笑容。

    于心妍考虑着如果这一次对方又对她笑了,是不是该回一个微笑,这绝对不是原谅,只是因为她有礼貌。

    没错,就是这样。

    这是这一次,本该站在厨房的男人不见了,厨房和餐厅空空荡荡的。

    于心妍身形一僵,心中有些冷也有些委屈,只是第四天,他只能坚持四天吗?

    “嗷嗷嗷嗷!”

    晏傲天开心的叼着自己的小牛骨出现在于心妍的面前,嘴角还沾着食物的残留,显然是刚刚饱餐了一顿。

    于心妍看着晏傲天这副餍足弟弟模样,赶紧朝餐厅走去,桌子上摆着精致的早餐,还带着热气,即便屋里的人离开了,应该也才离开没多久。

    于心妍眼尖的看到桌子上的牛奶杯压着一张纸,她赶紧拿起来看,看完了便签上写的内容,原本紧皱的眉头马上舒缓开。

    “谁担心你去哪儿了。”

    于心妍口是心非,她自己都没发现此时她脸上的笑容有多美丽。

    “晏影帝召开新闻发布会,传闻中的神秘妻子到底是谁,网上流传的流言蜚语到底会有什么样的回答,不知道晏影帝会不会在今天给我们一个答案,锁定娱乐播报,等前方记者给您答案。”

    于心妍洗完了早餐的餐盘,端着牛奶来到客厅,打开了电视。

    晏傲天嗷呜叫着跳到了沙发上,毛茸茸的大脑袋枕在于心妍的大腿上,也转着眼睛看着电视机,仿佛能看懂似得。

    “晏褚......”

    于心妍正打算换台的动作一顿,看着电视忍不住紧张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