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抛妻弃子的知青
    ,精彩无弹窗免费!

    原身的记忆力并没有并没有关于父亲太多记忆,可是晏褚想着,只是简单几封信,就能让一个原本必死的人重获生的希望,对于对方而言,原身或许是很重要的一个人吧,只可惜,上辈子他直到死也没再见到这个儿子一眼。

    “晏褚,干嘛呢,高兴楞了?”

    林青山在一旁推了晏褚一把,现在正是去女方家迎亲的时候,吉时可不能耽搁了。

    晏褚回过神来,暂时没去管那三百积分,带着一群知青和乡邻,热热闹闹朝林家赶去。

    因为晏褚的长辈远在都城,婚礼里里外外都是林家人操办的,村里也有不少说闲话的人,觉得表面上林家是嫁女儿,实际上和招赘没区别,贴钱捡了一个上门女婿。

    这些话不好听,黄茹花实在是烦死了那些多嘴的八婆,她心里清楚一个正常男人的自尊心,懂点道理的知道这些闲话,不会迁怒媳妇,要是遇到个黑心的,听到这些话,还不把错都怪在媳妇和媳妇的娘家头上,自卑又自傲的人天底下多了去了,心机深的就在心里给你记着,等哪天他占了上风了,有你好瞧的。

    黄茹花这性子就是容易想太多,但是她愁的也不无道理,好在晏褚并不是那种小心眼的人,再说了,其实村里人包括一部分知青说的也有道理,现在的他确实像是个吃白饭的,工作是媳妇舅舅安排的,房子是媳妇家里之前的老房子,聘礼就只有原身带着的那个欧米茄手表,就是那个手表,也就是走个场面,到时候还是会作为林丁丁的陪嫁还回来的。

    晏褚听了那些流言完全就没有生气的意思,只是越发觉得他媳妇好,老丈人和丈母娘宽和大方,他能做的就是对他们更好。

    时间见证一切,总有一天,别人会知道岳父岳母把丁丁嫁给他,是亏了,还是赚了。

    *****

    “听说了吗,高考恢复了?”

    1977年十月,一则令人震惊的消息,传遍了附近的几个村庄,消息是有人从县里带来的,几乎在同一天,所有得到消息的知青都疯了。

    没有一个知青不盼望着回城,包括那些已经在村里娶妻生子的,对他们而言,回城几乎已经成了执念,他们的亲人在城里,他们的梦想在城里,比起贫瘠的乡村,繁重的劳务,显然城里体面轻松的生活才是他们习惯的生活方式。

    林广成看着原本分配给知青的那块田,今天没有见到一个人影,拿着旱烟枪,吧嗒吧嗒抽着烟,深深的抬头纹,满是愁绪。

    “这算是什么怎么回事呢。”

    黄茹花这两天一直提不起劲,又是擦桌子,又是拖地的,只要一停下来她就头疼。

    “当家的,你说晏褚那孩子......”闺女已经结婚大半年了,除了还没怀个孩子,几乎没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甚至可以说掉福窝里了,当初背后说闲话的,现在谁不羡慕她闺女啊。

    晏褚是个有责任心又体贴妻子的,现在他一个礼拜六天的时间在公社小学教书,晚上回家,帮着媳妇烧水做饭,村里的大男人哪个会帮媳妇干这个。林丁丁的小日子,晏褚都不让她碰凉水,连贴身的小衣都是他帮着洗的。

    家里的收入就更不用说了,他在小学教书,一个月有二十块钱的工资,刚过手还没热乎,就全都交到媳妇的手里了,不抽烟,不喝酒,不打媳妇,夏天的傍晚,还常常能见到小夫妻在河边或是山脚下散步纳凉,常常能看到林丁丁手里捧着一束漂亮的野花,问谁摘得?还不是晏褚特地才来逗媳妇开心的。

    村里的男人可能会觉得晏褚这么做太没男人的脾气,老婆娶进门不就是生儿子加使唤的吗,不听话就打,打服了就该知道怎么服侍男人了,他对老婆这么好,让人觉得没了男人的骨气。

    女人们对此嗤之以鼻,一群没心肝的大老爷们儿懂什么,对着一个个不爱洗澡,又抽烟又喝酒,每天臭烘烘就想着钻被窝的臭男人,晏褚这样的好丈夫,简直被对比成了天神。

    当初还在背后偷偷嘲笑林丁丁眼瞎找了个中看不中用的男人,浪费了她那好家室的同龄女孩,别提多后悔了,早知道晏褚是个这么体贴的丈夫,她们早就上了。

    再加上这个丈夫模样还是出了名的俊俏,简直让人嫉妒的抓耳挠心,翻来覆去睡不着觉。

    “别瞎想了,晏褚是高中生,这次高考恢复怎么会不参加,今天队里统一帮他们报名,他和丁丁的名字都在上头。”

    林广国虽然诧异闺女居然也报名参加了高考,可是对于闺女的成绩他心里还是有数的,估计就是凑热闹去的,相反晏褚,那可是来自都城的高中生,高考考上的希望很大,到时候一个大学生,一个乡下小村姑,即便晏褚记挂着妻子,没有当陈世美的意思,日子一天天过下去,夫妻俩的差距越来越大,这日子过得,怕是也难。

    黄茹花的担心还真成了真,她把抹布往桌子上一甩,和丈夫一样,同样没觉得自家闺女报名有考上的希望。

    “当家的,那名单不是得过你手吗,要不你把咱们女婿的名字,悄悄的,悄悄的......”

    黄茹花还是不好直说让他把女婿名字从名单上去掉的事,毕竟这是太阴损,她一个普通的农家妇女,虽然担忧闺女,可也实在没法坦荡的说出这样的话来。

    “你还想不想闺女好好过日子了。”

    林广国白了媳妇一眼,尽知道出瞎主意,自己把名字从名单上一去,等到时候要考试了,其他人都收到了准考证,就晏褚一人没有,让他怎么想,又不是傻子。

    “放心吧,咱们女婿不是那样的人。”林广国眉头紧锁,看的黄茹花撇了撇嘴,一边说着女婿不是那样的人,也不知道是谁大晚上的,翻来翻去睡不着觉。

    *****

    “林丁丁,你男人来接你了。”

    结婚后,林丁丁找了活补贴家用,他们这边靠海,有一些工厂会分出一些活来,让附近几个村子的妇女帮着织网,一群女人边聊天边干活,林丁丁手脚快,一天下来能挣个两三毛钱,一个月下来钱不多,却也能减轻一些家里的负担。

    因为织网的地点定在村头一户家里院子比较大的人家家里,晏褚每天从学校回来,都会顺道经过,来接媳妇回家,家伙都习惯了这对结婚快一年依旧腻乎的小夫妻,说笑的话多数也是带着善意的。

    林丁丁把自己织了大半的网收起来,看着站在门口宠她招手的丈夫,笑的甜蜜,轻快地跑了过去。

    “得意什么,高考都恢复了,知青们还能愿意在这小村子里呆着,我看着晏褚也待不久了,现在越恩爱,到时候成了黄脸婆就有多打脸。”

    看着那个俊秀挺拔的男人小心护着身边的妻子的背影,一个和林丁丁差不多年纪的小媳妇嫉妒的嘀咕了一句,边上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很有默契的往离她远的地方稍微挪了挪。

    那人光顾着嫉恨了,也没察觉到这一点,还妄图引起别人的共鸣。

    “你们就看着吧,那晏知青对林丁丁好还不是因为林丁丁的爸爸是生产队队长,舅舅是公社副主任吗,等他考上了大学,成了大学生,看他还会不会这么巴结这个媳妇。”

    她说的信誓旦旦,实在是自己的日子过得太差,就眼红人家的,恨不得人家所有的幸福都是虚假的,是装出来的才好。

    “今天去县里汇报任务,买了你最爱吃的肉包子,还切了五两肉,晚上回去给你做蛋蒸肉,再给爸妈也拿点过去。”

    晏褚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用油纸包的严严实实的包子,因为贴身放着,即便天气已经转凉了,包子还是带着余温。

    “咱们一人一半。”林丁丁欣喜地接过肉包子,想也不想就将肉包掰成了两半,把肉馅多的那一半塞到了晏褚的嘴里。

    “是国营一店的包子吧,那家的包子馅肥肉多,比较香,不像二店,肉都是瘦的。”林丁丁吃着丈夫特地买的爱心包子,乐的眉眼弯弯,明明只是普通的肉包,就仿佛吃到了什么山珍海味一般。

    “晏褚,你说我要是考不上大学怎么办啊。”

    不知想到了什么,一向活力非凡的小姑娘突然间耷拉下了肩膀,即便是在吃自己最喜欢的肉包,似乎也没了滋味。

    林丁丁自己心里头清楚自己的水平,虽然从两人结婚后,晏褚就常常给她补习功课,在高考恢复这个消息传来后,更是加大了补课的力度。

    只是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林丁丁的底子摆在那里,并不是有晏褚帮助,成绩就能突飞猛进的,她就是初中学历,连当初那些知识也基本上还给了老师,更别提现在她要补上的还有高中几年的课程,考上大学,就像做梦一样。

    “晏褚,你要是上了大学,你就去吧,我在家等你。”

    她抬起头,看着边上那个无论何时都能让她脸红心跳的丈夫,坚定地说道。

    她知道,晏褚不该待在这个小村庄里,他有才华,有更广阔的未来,而自己不该是那个束缚他的人,再说了,晏褚做的努力她也都看在眼里,即便周围的议论让她心慌,可她都不想自私的留下对方。

    “傻瓜。”

    晏褚总算是明白了她这些日子总是茶饭不思的原因,原来又胡思乱想了。

    “你骂我。”

    林丁丁现在可是男人的掌中宝,也被宠的有些脾气了,一听自己忍痛牺牲的鼓励居然换回了一个傻瓜,嘟着嘴不想搭理他了。

    “就算你没考上大学,难道你就舍得让我一个人孤零零的去上学,我要是渴了饿了怎么办,晚上睡觉凉了怎么办,我的小媳妇可真狠心,就这么抛弃她的丈夫不管了。”

    晏褚无奈点了点小丫头的鼻子,从头到尾他可没想过抛下她一人去上学,即便他考上了大学,他也会带她一块离开。

    “什、什么意思。”

    林丁丁瞪大眼睛,随机就是欣喜的欢呼。

    “天快暗下来了,咱们赶紧回家做饭去吧。”林丁丁将剩下的包子往嘴里一塞,哪里还有之前的愁绪,轻快的脚步仿佛要飞起来,也不敢看晏褚此时的表情,总觉得刚刚像在演苦情戏的自己,在晏褚的心里一定无奈极了。

    晏褚摇了摇头,看着那个还像个孩子的小妻子,紧跟在她身后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