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食与饿殍
    两个人度过了尴尬的一夜。

    天蒙蒙亮,莫离又早早地起床准备早餐,然而萧卿也破天荒的起了个大早。

    他看向莫离的时候礼貌性的笑了笑,仿佛昨晚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一样,神情自然,没有什么可疑之处。

    莫离虽然觉得奇怪,但他也没有去问什么,俩个人一如既往吃过了早饭就去上班。

    一整天下来,萧卿也没有表现出什么奇怪的行为,两个人面对面坐着,其间有几个伤病患者过来请莫离帮忙治疗了一下,别的就没有什么工作了。

    “萧卿,你有什么话要说吗?”将近下班之时,莫离终于忍不住了,他微微蹙着眉头看向萧卿,“你今天很奇怪!”

    末了,萧卿闻言抬头,他的脸上挂着礼貌不失风度的笑容,淡淡道:“我哪里奇怪了?”

    见萧卿这样的回应,莫离觉得更奇怪了。他站起身,双手撑在桌子上,附身向萧卿凑去,萧卿的耳根以肉见可见的速度迅速蹿红,他再也绷不住,炸了。

    “哇,你干什么!”萧卿捂着脸向后退去,瞪着一双大眼睛,狠狠地剜了莫离一眼,“你让我一个人静静不行嘛!”

    “怎么了吗?”莫离一脸担忧的看着萧卿,漆黑的眸子里闪烁着温柔水光。

    又……又是这样的目光……

    萧卿只觉得自己胸腔里有一只疯了的小鹿在乱跑乱跳,他暗暗喘了喘气,骂自己没有定力,他眨眨眼睛,强装镇定:“干嘛!我没事!我就是……我就是想学学我大哥高冷高冷不行吗?”

    萧卿这样的借口说出来他自己都觉得愚蠢,但说出去的话如同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他只得挺着胸抬着头,趾高气扬的看着莫离。

    但萧卿不知道的是,他这般样子落在莫离眼里就像一只小奶猫,张牙舞爪却没什么威慑力。

    莫离轻笑着说“是是是”,迎合萧卿,萧卿也没矫情什么,顺着莫离给的台阶就下了。

    等到下班的时候他们在特处部门口碰见了等他们许久的萧月。

    “姐!”萧卿一看见萧月就来了精神,然而他脑子里闪过昨晚令人尴尬的事情,他顿时僵了僵,看向萧月的眼神也飘忽不定,“姐……你在这儿干嘛呢?”

    萧月抬眸瞟了一眼萧卿身旁的莫离,她伸手一把揽着萧卿的肩膀,然后冲着莫离笑了笑,“我找卿卿有话说,不好意思啊。”

    说着她就拖着萧卿走远了些,低下头,悄声道:“卿卿,你给我说,你们俩不会是真的在一起了?”

    听到萧月这么一说,萧卿心里“咯噔”了一下,在他哥哥姐姐里,萧月是最了解他的,他微微吸吸气,说:“姐,我们俩是真在一起了,你别担心我。”

    然而萧月却并不放心,她担忧又心疼的看着萧卿,“卿卿,我知道你心里难受,你被叶家退了婚事,你一直放在心里,觉得难受……”

    “姐我没有……”萧卿咬着牙,萧月始终是萧月,最了解他最清楚他的人,萧卿别过头,不敢直视萧月的眼睛,“姐,那些事情就让它过去吧,我喜欢……我喜欢莫离,你可不可以别再说那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了?”

    “你不是喜欢叶家那丫头吗?”萧月睁了睁眼睛,片刻后她又明白了过来,幽幽的叹了叹气,“行吧,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但是你可别投入太多感情,我怕他并非良人。”

    “嗯,我明白的姐。”萧卿顿了顿,他松了口气,再看向萧月的时候笑了笑,“姐,你和我们一起回去吗?莫离做得饭很好吃哦。”

    闻言,萧月回头瞧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等着自家弟弟的莫离,她又想起自己昨晚看到的那一画面,她还是摇了摇头,说:“我就不去了,你……你们好好过吧。”

    说着,萧月就拉着萧卿的手走向莫离,她郑重的将萧卿的手放到莫离手上,严肃道:“莫离,我就把我弟弟交给你了,你要是敢欺负他,我可绝对不会放过你。”

    “我不会欺负卿卿的。”莫离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萧月也对莫离实在挑不出什么毛病,她又叮嘱了萧卿几句就匆匆离开了。

    “我今天听前台的毛小秋说beelzubub并没有离开人间,他在另一个地方又出现了。”莫离和萧卿走在回家的路上,莫离忽然开口提了这么一句,“不过事发地点在外国,我们国内的特处部管不到,不用我们担心。”

    萧卿看向莫离,眨巴眨巴眼睛,自己今天和胡兰兰等人打了招呼之后,脑子晕晕乎乎的,啥也不记得了。

    但beelzubub没有离开人界,他还继续留在人间为非作歹,萧卿微微蹙着眉头,实在想不通为什么地狱魔会出来作乱,难不成是真的要发生什么大事了吗?

    萧卿心里有很多疑问,这些疑问说出去恐怕会引起恐慌,他看了看莫离一眼,最终还是没有告诉他自己这个猜测。

    他叹了叹气,耸耸肩膀,道:“外国对beelzubub的研究比较多,我们就不要管了,说不定他们还能封印住他呢。”

    莫离想了想,觉得萧卿说的也挺有道理,便点点头,不再说话。

    彼时,在森林深处的特处部总部,萧厉坐在办公桌前,路烽舟拿了米国特处部传送过来的案件资料展示给他看。

    “这是米国德州的一个小镇遭受了beelzubub的攻击。”路烽舟面无表情的说着,仿佛一个没有感情的人,“他们当时派了驱魔人,但驱魔人赶到的时候beelzubub已经离开了,留了一地被他咬伤的人,第二天又出现在路州的另一个小镇子里。”

    “这是米国第几起beelzubub犯下的案件了?”萧厉伸手捏了捏鼻梁,淡淡的问道。

    路烽舟看着手里的平板,墨色的眸子里反映着平板的冷光,“算上今天的,一共是5起了。”

    闻言,萧厉不由得冷哼一声,他低眸看着平板里米国特处部发来的信件,说:“这个beelzubub倒是有趣,他看起来像是故意引起注意的。”

    路烽舟看了看那些案件,细细分析了一波,剑眉微蹙,说:“看起来好像是这样没错,但是……他为什么这么做呢?引起关注对他有什么好处?”

    然而beelzubub到底有什么目的他们也不知道,萧厉让人扫描了萧卿在藏书室里找到关于怎么驱逐封印beelzubub的古籍,里面确实有记载驱逐他的方法。

    这次米国发信件来主要是为了求助,他们被beelzubub耍的团团转,无奈之下只得向成功驱逐了beelzubub的华国求助。

    萧厉也不是什么吝啬之人,况且地狱魔危害人间并不是一个国家的事情,而是整个非人类智灵生物和人类的事,于是萧厉就让路烽舟下去把扫描的文件传送给米国特处部。

    处理完了一堆实务之后,萧厉坐在椅子上满脸疲惫的捏着鼻梁,忽然间门口传来一阵响动,他又坐起身,看见路烽舟推门而入,愣了一瞬。

    “萧部长还没走?”路烽舟愣了愣,随即恢复常态,他指着自己的办公桌上的手机,说:“我手机忘拿了,回来取一下。”

    萧厉看着青年走进来,又走到门口,青年忽然顿住了脚步,回头看向他,“萧部长要一起回去吗?今天刚好发了工资,我可以请你吃一顿晚餐吗?”

    “恭敬不如从命。”萧厉愣了愣,瞬间回过神来,一向冰冷的脸上浮起一抹难得的弧度。

    路烽舟开车带着萧厉去了一家大排档,萧厉倒是觉得稀奇,平日里路烽舟身上都散发着一股富家子弟的气息,没想到他还会来带自己吃大排档。

    “这里的鸭边腿和冒菜很好吃,我已经经常来吃。”路烽舟像是看出了萧厉的疑惑一般自顾自的说了起来,“不知道萧部长会不会嫌弃。”

    萧厉摇摇头,叫了两**啤酒,递给路烽舟一**,笑了笑,说:“怎么会嫌弃?我弟弟小时候嘴馋,吃过一次这里的烧烤后就常常求着我带他来吃,他胃不大好,每次都不能多吃,要不然被爸妈发现屁股就要挨揍。”

    “没想到萧部长居然这么亲民呐。”路烽舟仰头喝了一口啤酒,晶莹的水珠溢出嘴巴顺着下巴流过喉结,滑进衣服里,“不知道萧部长都清不清楚部门里关于你的八卦?”

    萧厉看了路烽舟一眼,他忽然觉得有些口渴,又喝了几口啤酒,说:“我自然是知道的,但是我没放在心上,也不是什么坏事。”

    路烽舟听了也点点头,道:“我想也是,大家平日里都不敢和你说话,觉得你太高冷了,不好亲近,其实并不是那样。”

    说着,路烽舟又喝了一口啤酒,他原本就长得白,现在喝了酒,脸颊一片酡红。

    “那萧部长,可有听说过我的八卦?”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