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六章 都带回去好好审讯
    海面上,五艘商船紧紧的挤在一起,它们的船锚已经抛下,在它们的周围还不时响起几名大嗓门水手的喊声。在他们的周围,十多艘悬挂着日月旗的战舰已经将这几艘商船团团包围,船舷的炮仓全部打开,指向它们的炮口正散发着寒光。

    “所有船只全部降下风帆,所有人必须全部上甲板,任何躲在仓下的人全都格杀勿论!再重复一遍……”

    中间那艘武装商船的甲板上站满了水手,看着已经将自己团团包围的大明水师,许多人的脸上流露出了抑制不住的惊恐之色,毕竟谁也不知道这些大明水师会怎么处置他们。

    不少人可是知道自家人在抢掠商船时,对那些不听话的商船和水手是怎么如何处置的,一刀杀死那还算是痛快的,要是碰上心狠手辣的人,将不听话的人吊在桅杆上在烈日下活活暴晒而死,那种死法才叫惨呢,不少人想到这里身子都在微微的颤抖。

    甲板上,石井次郎看着几艘战舰准备靠过来搭上木板,他忍不住压低了声音对施大瑄道:“施桑,如果少主因为你的缘故遇害,我看你有何面目去见主上。”

    对于石井次郎把对他的称呼从大人的尊称变为施桑这样的平语,施大瑄只是轻哼了一下,冷声道:“石井次郎,刚才我就说过,我在投降之前可是跟你商量过,而且你当时也是同意了的,现在才跟我说这些有意思吗?不过你尽管放心好了,我老施一人做事一人当,若是日后有幸还能回到大当家身边,我一定会如实将今日之事禀报给大当家,绝不会连累你!”

    “你……我是那种怕死的人?”石井次郎不禁为之气结,正想继续跟施大瑄争辩几句,却听到不远处一艘战舰传来了一声暴喝:“不许说话!”

    随着话音的落下,只见一艘战舰正在缓缓靠近,最后跟他们的商船贴在了一起。

    只听见“咚”的一声,两艘战舰轻轻碰了一下发出了沉闷的声音,随后几名穿着有一条条斜杠的蓝色条纹短衫的水手抛出了绳索,将两艘船紧紧连在了一起,这才搭上木板,很快几名穿着蓝色迷彩服,军官模样的人在数十名水手的护卫下登上了施大瑄所在的商船,当看到来人时,施大瑄的瞳孔就是一缩,脸色迅速变了几下,一咬着牙道:“我早该想得到的,原来是你这个叛徒!”

    “叛徒?”

    登上了商船的人自然就是刘香,当他听到施大瑄所说的叛徒这个词的时候,他冷笑起来,不屑道:“我若是叛徒的话,你们又是什么?大明朝廷的叛逆么?”

    “你……”

    施大瑄不禁为之气结,刘香和他曾经同为十八芝的成员,相互之间自然是非常熟悉的,作为十八芝当中唯一而且是非常漂亮的女性,刘香的人气在郑氏集团里是除了郑芝龙外最高的,否则当年刘香在跟郑氏集团决裂后也不会有那么多人跟着她干了。

    深吸了口气,施大瑄努力让自己的情绪变得平静一些后才说到:“刘香,今日你带人来围堵我们,是想要求财还是要命?如果是要命的话,看在多年前咱们曾经一起共事的份上,你给我一个痛快吧。”

    “痛快!”刘香缓缓的摇了摇头:“老施,我可以明白的告诉你,如何处置你们我没有权利做主,现在你马上让你的人都乖巧一点,否则我可不敢保证会不会有伤亡!”

    施大瑄惨笑一声:“这么说你是想要将我交给那位江宁侯来做主啰?”

    “当然!”刘香正色道:“江宁侯为人处事即为公正,如何处置尔等侯爷自有主张!”

    “若是如此施某也无话可说。”施大瑄惨笑道:“只是施某这里还有一些妇孺和孩童在船上,不知刘统领能否高抬贵手放他们走?”

    刘香眼神闪烁了一下,这才看似不经意的问道:“这些孩童很重要么,值得你施当家的如此喜爱”

    “当然不是!”看到刘香漫不经心的样子,施大瑄却感到心脏猛的一跳,这个刘香素来精明过人,难不成被他看出什么破绽来了?

    “把他们都带上来吧。”刘香淡淡的看向了施大瑄,“老施你尽管放心,我是什么人你还不清楚吗,若是这些孩童妇孺真的没问题的话,我想……侯爷是不会为难他们的,现在你先把他们带出来吧。”

    看着刘香那淡淡的神情,作为曾经跟刘香共同相处了好些年的施大瑄,心情不但没有轻松,反而更沉重了,别人不知道他还不知道吗,刘香还跟着郑芝龙那会就以聪慧而着称。

    不过施大瑄也知道此刻他不能再说话了,否则要是被这个女人看出了破绽就更糟糕了。

    很快,十多名十三四岁的孩童和几名仆役模样的女子就被带到了刘香的跟前。

    刘香的目光不停的在这些人的身上扫过,这些孩童大的七八岁,小的才三四岁,全都穿着仆役的粗布衣裳,表面看起来很是普通。

    看了好一会后,刘香似乎有些漫不经心的问道:“这些人都是什么身份啊?”

    施大瑄也平静的回答:“都是一些仆役和下人的亲属家眷,这次是要带到长崎去的。”

    刘香看向了站在距离施大瑄不远处,一副正经扶桑武士打扮的石井次郎微笑着问道:“那这位呢,又是什么来头?”

    施大瑄看了石井次郎一眼:“这位是田川夫人的人,奉命前往台湾办点事情,跟咱们没有什么关系。”

    “是吗?”刘香不置可否的反问了一句,随后又将目光在这些孩童当中扫了一下,最后嘴角浮现出一丝微笑,让众人都想不到的是,刘香突然说了一句:“来人啊……将这个石井次郎和这些人都都带回去好好审讯”

    “轰……”

    刘香的话犹如一枚炸弹在施大瑄脑海里爆炸,他第一个浮现出来的想法就是,“糟了……郑森被这个贱人发现了!”我在明朝当国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