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五章 投降
    在玩命奔逃了差不多一刻钟后,随着双方距离的逐渐拉近,施大瑄所乘坐的这艘武装商船终于耗尽了运气,一枚炮弹击中了他们尾部的甲板。

    由于这枚弹丸是以很小的角度击中甲板,所以它在击中了尾部的甲板后,在一阵木屑纷飞中又弹跳了起来连续扫中了甲板上的三名水手,最后好巧不巧的正好砸到了尾部的桅杆,发出了一声闷响后这才耗尽了动能,在甲板上慢慢的滚动起来。

    十二磅重的弹丸冲击力可不是说着玩的,虽然它经过连番的撞击后已经消耗了大半的动能,但即便如此剩下的动能也将那根犹如成年人大腿般粗壮的桅杆都打掉了小半,以至于震得整艘商船都震动起来。

    被船体的晃动震得一屁股坐在地上的石井次郎用最快的速度重新站了起来对施大瑄大声道:“大人,咱们不能再这么继续下去了,再这样下去我们迟早会被追上的!”

    施大瑄不愧是在海上讨生活了半辈子的人,即便商船晃动得厉害,他依旧稳稳的站在甲板上,他头也不回的说道:“那你想怎么办?”

    石井次郎不假思索的说:“咱们的船上也有火炮,应该马上还击啊!”

    “还击?”

    施大瑄转头看了眼身后已经越来越近的十多艘隶属于福建水师的战舰,脸上露出苦涩的笑容,刚才虽然不断有炮弹落下,但施大瑄知道对方并没有进行齐射,而只是犹如猫戏老鼠般用零星的火炮对他们进行炮击,目的就是对他们进行威慑迫使他们停船,如果他们进行还击的话,那么后果就不一样了。

    施大瑄甚至不用考虑就知道一旦己方进行反击的话,迎接自己的肯定不会是像现在这样零星的炮火,而是狂风骤雨般的打击了,对于这点施大瑄从来不怀疑。

    “大人,您在等什么,赶紧下令还击啊!”看到施大瑄默不作声,石井次郎急了,赶紧大声催促起来。

    “还击……怎么还击?”被石井次郎的催促弄得心头火起,施大瑄忍不住转过头大声反问。

    “怎么还击,当然是用我们的火炮还击!我们的船上不是装了好几门红夷火炮吗?”石井次郎毫不示弱的反问,“我们扶桑武士在面对强敌的时候都是迎难而上,从来不会因为对手的强大而退错,哪怕是战死那也是光荣的!”

    “战死?”施大瑄气极而笑,“你不在乎自己的性命,难道连少主的性命也不在乎了吗?”

    “呃……”

    一听到少主两个字,石井次郎就象被掐住了喉咙的鸭子般哑了,他固然可以不将自己的性命当回事,但他不能不理会郑森啊,他最大的任务就是将郑森平安的送到长崎,而不是让他死在这里,否则他这个负责护送少主的家臣就太失职了。

    “日……”

    就在石井次郎心中纠结的时候,一阵急促的呼啸声从半空中传来,随后又是一声闷响,一枚弹丸击中了旁边那艘刚中弹的商船,更加糟糕的是这一回弹丸击中的是吃水线以下的部位,船舷立刻多了澡盆般大小的破空。

    这一下可就糟了,汹涌的海水立刻倒灌进了船舱里面,很快商船上响起了水手们此起彼伏的惊呼声,不少人立刻拿起东西试图将这个洞口堵住。

    按理说被打穿的洞口并不算大,应该很容易给堵住。可如今船只可是行驶在茫茫大海上,在强大的压力下海水如同喷泉一般涌入船舱,又岂是这么容易堵住的。

    十多名水手七手八脚的用棉被、木块等杂物将洞口堵住,可好不容易将洞口堵住后,洞口又很快被海水冲开,就这样没有一会整艘商船就开始缓慢的下降,如果以这样的速度下沉的话,用不了多久这艘船必然要葬身大海。

    这艘武装商船的情况被周围的其余几艘商船都看在眼里,若是平常的话他们还可以立即抛锚停船,然后再实行紧急救援,可如今大明水师的十多条战舰就在他们身后紧追不舍,哪里能够停下来紧急抢修船只呢。

    听着旁边那艘商船上传来的呼救声,不少水手的脸上都露出了不忍的神色,毕竟大家平日里都相互认识,谁也无法眼睁睁的看着同伴就这样沉入大海里。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施大瑄突然说道:“再这样下去我们所有人只能死在这里。”

    “大人,你终于想明白了吗?”石井次郎还以为施大瑄终于不再逃避,想要跟这些明国水师决一死战。

    “不……”施大瑄摇了摇头,眼中露出了痛苦的神色,“我们停船投降吧,否则我们所有人都得死!”

    “纳尼……投降?”石井次郎一听差点跳了起来,投降这个词语在他看来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勇敢的武士怎么能向敌人投降呢?这是要被钉在耻辱柱上的!

    施大瑄咬着牙:“不投降怎么办?我们打又打不过,逃又逃不了,只有投降才能够保住少主的性命,而且那些明军并不知道少主在咱们的船上,咱们即便是投降了,若是弄得好的话,说不定咱们还是能让少主平安回到大当家身边的。”

    “我……”

    石井次郎一开始先是纠结,但他细细思考了一会后不得不承认施大瑄说得很有道理。郑森随同他们一起前往长崎的事并没有几个人知道,只要他们相互约定谨守口风,明军是不会知道这个不起眼的小孩子就是郑芝龙的儿子,只要贿赂一下那些明军,说不定他们都能成功脱身呢,至不济明军也不会为难一个四岁的小孩子吧?

    越想越觉得有道理的石井次郎也不由得点了点头,这次的货物损失也就算了,只要能把少主保住就好。

    “好吧,我同意。”石井次郎终于低下了平日里总是高昂的头颅。

    “大人……那些海贼停船了,他们要投降了!”

    刘香的身后传来了了望手兴奋的叫声。

    听到了望手的报告,刘香也长舒了口气,眼中露出一丝兴奋的神情,看来这一次的收获肯定不小了……我在明朝当国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