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四章 追
    “统领大人,那些商船要跑了!”

    在一艘悬挂着日月旗的六级战舰的甲板上,一身戎装,身材高挑匀称的刘香正静静的看着前方正在逃窜的那六艘武装商船,桅杆上的了望手正不停的报告着敌人的动静。

    “传我的命令,上满帆,加快速度追上去!”

    刘香的语气很平淡,但熟悉她的人若是细心分辨后就能听出来,刘香的语气中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凌厉。

    在两个月前的马祖列岛的战斗力,刘香率领的七艘战舰遭到了郑芝虎率领的数十艘战船的偷袭,经过一场大战后刘香率领的第二舰队虽然击沉了郑芝龙集团的十多艘连环船和好几艘战船,但她率领的七艘战舰也全部负伤,尤其是伤势最重的一艘战船更是失去了维修价值不得不废弃,

    更令刘香心疼的是那两百多名水手的伤亡和一名荷兰教官的死亡,在刘香看来这些人都是福建水师的宝贝,将来可是能发挥大作用的。

    忍气吞声可不是刘香的性格,等到所有战舰修复完毕后,刘香立刻就向杨峰请战,要求对郑芝龙进行报复。而早有此意的杨峰也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主,立即批准了她的申请。

    经过一番研究,杨峰等水师主要将领们一致认为,郑芝龙集团如今的实力还是很强大,若是主动在海上对他们进行报复的话,即便可以时不时的击沉他们几艘战船,但对于拥有数百艘船只的郑芝龙来说这些损失都在他们可以承受的范围之内,只有对他们的要害进行打击,才能让郑芝龙感到疼痛。

    但是怎么样才能让郑芝龙感到疼痛,而且还是刻骨铭心的疼痛呢?众人商议了许久都没想出一个好办法,最后一直沉默的刘香说话了,她只说了一句:“郑芝龙除了当海贼四处打劫外,他跟扶桑的关系最为亲密,几乎每个月都有好几支船队将抢来的东西和在各地收购来的货物运到扶桑进行贩卖,这些货物进行贩卖后,所得来的钱财占据了郑芝龙每年收入的七成,若是想对郑芝龙进行打击,咱们只需要派出一支舰队在船队必经的对马海峡进行设伏,专门拦截他们的船队就行了。”

    听了刘香的话,众人细细一想不少人都拍案叫绝。郑芝龙麾下有七八百条船只,数万人等着他吃饭,每天所要消耗的银两物资那就是个非常庞大的数字,若是财源被断的话,恐怕用不了半年郑芝龙集团就要分崩离析了。

    想做就做!

    众人在统一了思想和方案后,杨峰立即下令从第一舰队调拨了十八艘战舰配给了刘香,再加上第二舰队本身的八艘战舰,组成了一支拦截舰队,专门就守在对马海峡拦截郑芝龙集团的船只。事实证明,刘香的运气不错,第一次就碰上了施大瑄他们的船队。

    “追上去,一定刚要把那五艘商船给我留下来,我敢断定,一定有什么重要的东西或是人在上面,否则他们绝不会一看到咱们就扔下货船逃跑。”刘香肯定的说。

    经过这大半年实践,刘香对这些六级战舰很是喜欢。这款战舰最大的特点就是敏捷,虽然它只有一层火炮甲板,只能摆放20至28门火炮,跟第一舰队的那几艘主力战舰比起来火力稍显不足,但架不住人家的速度快啊,这种战舰用来送信或是用来追击敌人那绝对是最好的选择。

    只是让刘香感到遗憾的是,由于产量的关系,至今为止第二舰队目前只分到了八艘,前不久还报废了一艘,这也让刘香感到很是可惜和无奈,没有哪个带兵的人不希望自己麾下的兵力是多多益善的,一想到好不容易分配到的战舰用了还不到两个月就报废了一艘,刘香就感到一阵火起,对郑芝龙的恨意就更大了。

    事实证明,女人一旦记恨起一个人来,要比男人更加可怕,在杨峰下令后不到两天,刘香便做好了一切准备,率领舰队来到了对马海峡,在游荡了七八天后终于堵住了施大瑄率领的这支船队。

    “轰轰……”

    连续两枚炮弹落在了施大瑄所在福船的附近,溅起了两道高高的水花。

    “加快速度……快走……快走……”

    在施大瑄的旁边,石井次郎不住的催促着船上的水手,眼看着后面的大明水师越来越近,他的心情也越来越焦急,又对身边的施大瑄说道:“施当家的,咱们的速度就不能再快了吗?”

    “怎么快……”原本心焦的施大瑄没好气道:“咱们这是商船,不是战船!大明水师装备的又是新式的夷人战舰,咱们根本跑不过他们。”

    “那怎么办?”石井次郎几乎要绝望了,“若是少主今天有什么闪失,咱们可就万死莫辞了!”

    “还能怎么办,老子又不是神仙,没办法让咱们一口气弄到长崎去!”施大瑄也怒了,自从被大明水师追击后这个石井次郎就一直在自己身边鼓噪,就象一群苍蝇一样让他感到烦不胜烦,要不是这个石井次郎是夫人的心腹,他早就让人把他关起来了。

    “轰……”

    一声巨大的声响伴随着一阵惨叫声从不远处传来,施大瑄和石井次郎转头望去,原来是不远处的一艘武装商船被一枚实心弹击中了船舱,重达十二磅的弹丸轻而易举的击穿了那艘武装商船单薄的船体,并将里面好几名水手打得血肉横飞,甚至连里面货物都散落了一地。

    这也是武装商船跑不快的原因了,武装商船虽然装备有火炮,但它的本质上还是一艘商船,里面载满了货物,比起专门为了作战而设计的战船无论是坚固性还是速度火力都差得太远,这就跟业余跟专业的区别。

    施大瑄所乘坐的武装商船和那艘中弹的商船相隔并不是很远,虽然周围不时响起炮弹落水发出的响声,但他们依然能够听到受伤的水手们发出的惨呼声。

    就在施大瑄感到万分焦虑的时候,一阵凄厉的呼啸声传入了他们的耳中,随后伴随着一声巨响,整艘船开始震动了起来,一枚弹丸击中了他们的后甲板。我在明朝当国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